【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水系】大米的耳朵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5:12:04
   1   大米从金色年华大酒店后门出来,就急急地向六路公交站小跑。   她跑到站台,车子还是慢慢地合上门,呼的一声向前冲去。大米站在站牌下,狠狠地瞪一眼跑走的公交车,用右手抚抚胸口,长喘了几口气。这时,她的脸哧啦一下红到脖根,因为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胸部太鼓了,而且鼓得自己都接受不了,于是,她弓腰含胸让自己矮下半截。   车子,终于又来了一辆。   大米本来是可以第一个上车的,但她停一下,有意让另外一个胖得像面团的中年妇女先上后,自己才紧跟着上去。昏黄的路灯下,马路比平时空荡了许多,车子飞快地向前跑去,她还是觉得这辆车跑得有些慢。新华北路站台还没到,大米就走向车门。车还未停稳,她就急切切地下车。一只脚落地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车子又晃动了两下。   大米急急地走到新华社区医院门前时,卷闸门已经落下来了,但并没有全部落下,离地还有一尺多高,从里面向外扑出一片灰白的光。“这个大耳朵真是的,睡得这么早,要再晚来一点点可能就要关门了。”大米在心里骂道。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敲响了卷闸门。一直敲了十几下,才听到里面传出声音,“谁啊?关门了,明天再来吧!”大米感觉不太像耳朵的声音,又迟疑了一下,就问,“是耳朵吗?我是大米!”   这时,一只手伸出来,向上一用力,卷闸门哗啦一下提了上去。接着,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一脸不高兴地说,“大耳朵?不在这儿了!”   大米一下子急了,立即问道,“大叔,他到哪里去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辞职了,上午就拎包走人了。”这个瘦男人气哼哼地说罢,哗啦一下把卷闸门拉了下来,眼前的灰光立即收进了屋里。   大米知道瘦男人是这社区医院的老板,脾气大着呢。她听耳朵说,半年前的一个晚上,他骑电动车带着比自己年轻的媳妇从舞厅里出来,撞上了一个抢包的,电动车被踹倒了,女人不肯丢包,那个人就向她肚子上跺了两脚;女人最终松了包,结果她的脾也被跺烂了,送医院不到两小时就死了。这事以后,瘦男人的脾气就大起来,常常跟来这里的病人吵架。想到这些,大米觉得没有必要再敲门了,再敲,也不会有啥好结果的。   到这时,大米才想起给耳朵打手机。她本来从酒店里出来时是想打个电话的,但她想给耳朵一个惊喜,就没打。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拨了号码,那边却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再打,还是这句话,一连打了十几次,仍然是这句话。大米终于失望了,她带着哭腔地骂道,“这个该死的大耳朵兔子,你到底跑哪儿撒欢去了啊!”   耳朵来到药城这两个多月,大米与他见面并不多,也就十来次。他们联系主要用手机。现在他手机关机了,大米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无着无落。大米想,这个大耳朵冤家,你跑到哪里去了啊!   大米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离她们宿舍关门的时间还有半小时。这可怎么办啊?她转身看一眼前面的街道,觉得两眼有点模糊,用手一抹,原来是眼泪流了出来。她擦一擦,沿着街道向前走去。街上,一个挨一个的铺面差不多都关门打烊了,只有三个烟酒店还开着门,其中一个正在向里面搬着啤酒。耳朵不可能在烟酒店呀,大米又继续向前走。大约走了五六分钟,前面却有一处亮着红光的店还开着门。她疾疾地走过去,原来是一家美容店,门的玻璃上贴着“麦当娜美容店”。   耳朵不会在这里吧?大米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店门前站住了,身子有些前倾地向里面瞅。这时,一个夹着细烟的女人走出来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她把大米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又从下向上看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到大米鼓鼓的胸脯上,笑着说,“妹子,想到这里做吗?我这里生意很好的啦!”说罢,她仰起头,向空中吐了几个烟圈。   大米突然明白了,这女人是把自己当成来这里找活、做那种事儿的人了,急忙说,“不,我不是来找工作的,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找谁?是找你大叔,还是找你大爷啊!装嫩!还能瞒得了老娘的眼啊。”说罢,又对着大米吐了两个烟圈,转身进屋,猛地关上玻璃推拉门。   大米转身跑开。她觉得眼前又一片模糊,不争气的泪水又出来了,就连忙用手背擦。手落下的时候,又碰到了鼓鼓的胸。这时,她放慢了步子。瞅瞅前后并没有人,就用手摸了摸胸长期服用吃丙戊酸钠的危害,在心里骂道:这个该死的大耳朵!   原来,大米在金色年华大酒店当服务员,她胸下放着的是今天包厢里剩下的东西,一包牛肉,一包油炸花生米。   今天,她服务的“贵9”包厢只有四位客人,大华房地产公司的胥总请客,请的是市里的两个局长。他们点了一桌子菜,但并没吃多少,只是在不停地说话。他们吃饭的时候,大米突然想把剩下的牛肉和花生米给耳朵带出来。因为,耳朵跟她一道进城后人更瘦了,两只耳朵显得越来越大。   有了这个想法后,大米送走客人,见其它包厢的小姐妹们大部分都走了,于是,就用锡箔把牛肉和花生米包了起来,放在操作柜里。她飞快地把餐具洗好、擦干净、摆好,一切都收拾完了,她快速地从操作柜里把那两小包东西拿出来,贴着内衣,塞在了两只乳房的下面。又瞅了一下,并没有被人发现,于是,就解开腰带,把紧挨内衣的毛衣束在了腰里。   酒店里所人上下班都是要走后门的,这样做是提防人夹带东西出去。尤其离开酒店时更要走后门,要通过保安的检查才能离开,有时店长还亲自检查。今天负责检查的是门卫刘深圳。刘深圳是四川小伙子,长得却又高又大的,他心里喜欢大米,时常找机会跟大米说几句话。这一点,大米是感觉出来了,她没有过分地理他,但也没有不理他。出门在外,相宜个人开条路,得罪个人打堵墙,这话是她娘常说的。她就是按这样做的,在酒店不想得罪任何一个人。今天,大米是第一次向外带东西,她只所以敢这样子,是因为她听到了别的服务员小声说,今天是刘深圳查包。   刘深圳的五官,平时总紧张着,大米每次见他时都在心里笑他。但一逢到他查包,别的服务员的脸也紧张起来。今天,大米来到后门时,后门口就刘深圳一个人柱子一样站在那里。他一见大米,就笑了一下,挥了挥手。大米向他也笑了一下,就疾疾地走过去。这时,刘深圳却发了话,“别走这么快,小心绊了脚!”大米扭过头,又笑一下,加快了步子。   大米看一下手机的时间,快十一点了。她急得头上冒出一层汗来。这个该死的大耳朵,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难道是钻进地缝里去了!大米又拨打手机,传出来的依然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气得想把手机摔在地上。他把手机关了,自己的手机还有什么用。她想了想,就决定打辆车回宿舍,不然宿舍就关门了。出租车真在她面前停下时,她突然又想,找不到耳朵怎么办呢?他不会出什么事吧!于是,挥了挥手,急急地拐到另一条街上,继续向前找。   走啊、走啊,大米的腿都酸得快抬不起来了,她只得在一个路灯旁停下来。她现在必须休息一会儿。这时,她突然看见对面华联超市旁边的一间玻璃房里,有一个坐着的身影。耳朵!大耳朵!虽然只是一个身影,大米还是确信这人是耳朵。于是,她飞快地跑向那个玻璃房。她在玻璃前停下来,再看,果然是耳朵。这时,她大声地喊道,“耳朵,你给我出来!”   耳朵虽然勾着头坐在那里,但还是听到大米的喊声。他向外看了一眼,并没有起身,而是把头勾得更低,差不多要勾进裆里去了。大米见耳朵这样子,就生气地扒玻璃门,她想进去,甚至想抽他一个大嘴巴。可她不知道这门是自动门,不刷卡是进不去的。她扒了几下还是扒不开,于是,就用拳头碰。折腾了几分钟,耳朵终于站起了身,走到门前。门开了,他走出来。大米张开双臂抱住了耳朵,她的脸挨着耳朵的脸时,突然张开嘴,狠狠地咬住了耳朵的那只大耳朵。耳朵“啊”地叫一声,搂住了大米。两个人静静地搂着,谁都不说一句话。足足有五分钟,大米才松开耳朵。这时,她突然扬起两只细手,噼里啪啦地打在耳朵的两肩上,像一只扇着翅膀的白鹤。      大米费了好大劲儿,才把怀里的两包东西掏出来。她先把牛肉递给耳朵。耳朵一天没有吃东西,显然是有些饿了,他抓起一块牛肉填进嘴里。牛肉是一直贴着大米身子的,温着呢,牛肉的香味和大米的体香混在一起,使这牛肉便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奇香。耳朵一边望着大米流泪的双眼,一边大口地嚼着……   正在这时,一辆警车“吱”的一声停在了路边。紧接着,从车上跳下两个警察,快步跑过来,一把抓住耳朵的胳膊,向下一摁,耳朵手里的花生米就油晃晃地撒了一地。   耳朵和大米被戴上铐子,拉上了警车。接着,警车呼叫着,向前驶去。昏黄的路灯下,像河里一条向前疾蹿的鱼。   2   耳朵和大米到公安局后,就分别被带进两间办公室里。   手铐被解开,耳朵龇牙咧嘴地拂了拂腕子上被铐子勒下去的深痕,在心里骂一句:乖乖,这肉到底是跟铁碰不得呢。   这时,一个笑眯眯的警官手里晃着刚解开的铐子,对耳朵说,“过来呀!”耳朵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两眼愣愣地瞅着他。这个警官用手指了指靠墙的铁椅子,耳朵才明白过来。他很害怕地走过去,坐了下去。河南癫痫医院哪家有名他的两只手腕,又被铐在铁椅子的两个扶手上。   耳朵的那个包被另一个人提了进来。拉链哧地一下被拉开,里面的衣服和牙刷、小水杯被一件件掏在了桌子上。这人又仔细地翻找了一遍,可能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就又走过来,示意那个笑眯眯的警官把耳朵的手铐打开。他一拎耳朵的一只大耳朵,就笑了,“你这小子,耳朵比兔子的还大,是兔子托生的吧!”说着,就在耳朵的身上搜了起来。折腾了半天,还是没找到东西,就又把耳朵铐好。   笑眯眯的这个警官,坐在桌子前,突然变了脸,大声喝道,“说!作案工具呢?”   耳朵迟疑了一下,怯生生地说,“俺没作案,哪来的啥作案工具。”警官突然又笑了起来,笑过之后,点上一支烟,又沉着脸说,“别装迷,我们在摄像头监控你一个多小时了,你分明是想从那里面弄钱。老实交待,是想用卡取,还是想撬啊!”   耳朵一听,更不明白了,急急地说,“俺真的没有,俺是想在那里过夜的。老板把俺辞了,俺没有地方去了。”   “我们这是公安局,可不是粮食局,那,那个女的是干什么的。同伙吧?”另一个做记录的把笔一摔,问道。   耳朵的脸一红,就说,“大米,是俺一个村的,俺们是小学同学。她在金色阳光大酒店端盘子。不信,你去问问。”   “你来药城多少天了?作几起案了?”笑眯眯的警官盯着他问。   “俺刚来一个多月,在新华社区医院打工。俺以前没出来过,跟着俺爷在家开小医院。”耳朵如实地回答道。   “新华社区医院打工?是那个刚死了媳妇的老陈那里吗?你学过医?”做记录的那个警察又追问道。   耳朵感觉他们怎么就这么不信任人呢,有些生气地说,“是的。他媳妇就是被人踹死了,你们还没破案呢。他脾气不好,说俺的耳朵大,小区的孩子都来瞅俺的耳朵,影响了他的生意,就把俺辞了。俺不是医生,但俺爷是有名的老中医,下学后就跟他学一点。俺会背汤头歌,认得几百种草药,也知道人体的一些经络。”一说到他爷,耳朵就有些自豪。   问他话的警官那脸这会儿松了下来,就说,“那你不老老实实在家跟你爷学医,出来混啥?是不是城里满地都是票子啊!”   耳朵也笑了一下,“哪来的票子。倒是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子满地飞。俺本来也不想出来的,可中医没多少人看了,也没啥奔头。再说了,大米过年回家时让俺出来,说窝在农村没出息。这不,俺就跟着她来了。”   这时,那个做记录的警察笑了一下,然后说,“编吧,你们串好的是吧?我看你就不是好人。老实交待!”说着,这人又站了起来,走到耳朵面前,拎起了他的一只大耳朵,耳朵被这人拎得挤着一只眼,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耳朵心里想,在你们警察眼里哪有一个好人呢。这人松了他的耳朵,他又想:真倒霉,咋就长一对大耳朵呢。都说我耳朵大有福,有个屁福,都是这耳朵惹的祸。他恨不得自己都想拎自己的耳朵。可惜,现在得不了手。   另一间屋子里,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审讯着大米。   大米没有戴铐子,而且那个女警察还给她倒了一纸杯水。他们语气并不太硬,而是在一句一句套大米的话儿。大米如实说了自己的真实情况,但这些显然不是他们想得到的。他们并不急,就开始问她在酒店端盘子的一些事儿。这也是公安的另一种讯问方式,他们有时让你一遍又一遍地说自己说过的话,如果嫌犯说的是假话,往往就能从中找出破绽来。大米并不知道这些事,而是按他们的问话,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心里还想,这是什么警察啊,絮絮叨叨得要命,这能审出来真正的犯人才怪呢。   大米进城两年了,刚一进酒店当服务员时,她可羡慕在单位上班的人了。她很自卑,觉得自己在这城市里太渺小了,就像一滴水一点儿都不显眼,太阳一出来,自己一到酒店上班,自己就被蒸发了,无影无踪的。每当她听到吃饭的客人说“我马上还要去上班呢”这句话,大米心里就一颤,她就想,他们公家人真幸福啊,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桌子上肯定有部电话,还有几张报纸,说不定屋子里还摆着几盆花草呢,也许还是株红花呢。甚至多次想,啥时候自己能成为坐办公室里的人呢!每每有这个想法时,她的脸总是立即就红起来。咱一个打工妹子,那不是赖蛤蟆想上天吗。 共 33159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