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东北】最数相思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59:37

最数相思切

一、相思

其实,最早看到这两个字时,我还真的很小,小得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晓得,小得只知道吃。用我姥姥的话来说,就是光知道吃饱了不饿。嘻嘻,那也很好哦。那时的我真的很天真,有些傻傻的呢。

相思,真的是很深奥的一件事呢,当我知道相思二字的时候,我被惊讶的舌头伸出来,半天也回不过神来呢。

记得那些日子,天气总是很不错的,每天,外婆都会早早起床,梳洗打扮。她老很喜欢她的一面铜镜,那还是定亲时,我姥爷特意卖给她的。

每当此种时候,我就总是坐在一旁也忙着我的自己的头发,一会梳起马尾来,一会编起两只小辫子来,感觉都不算很好,姥姥就说:“黛玉儿,你莫忙乱了,一会我给你梳,看看你梳的这头,就知道将来你的针线活是啥样子了,可别真的是黛玉托生的,捻不得针线,做不得家务活?”

我就嘻嘻笑着说:“不会的,别以为我小就不知道了,我听哥哥们说过的,那个黛玉总是哭的,我好似并不喜欢哭呢,我总是笑也笑不够,哥哥们说那个黛玉可是生生哭死的呢。”

姥姥听了笑着,腾出一只手来,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笨妮子,尽说些朝三不着两的话,不像黛玉又像谁?,这张嘴儿,到有几分活脱脱的林姐儿,可这样的笨又是谁呢?不用这样不用心,看将来你婆婆不点着你额头骂你笨呢。”

我就笑着直躲着,烂漫的心儿从来也不知愁,才不去想将来的婆婆骂不骂呢。说不定还会夸我也不定哦,必定我很勤快的嘛。再说,要嫁人还很很遥远呢。

记得,每逢集市,姥姥早早梳洗好了,给我也梳洗打扮一番,就会提着篮子,牵着我的手儿,一路的走着去东村赶集,东村有姨姥姥住着,姨姥姥每到集市也会早早做好饭菜,在家里等着姥姥的。

老姊妹见了,就说起来没个完,说着说着就笑,说着说着也流泪,不过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却说的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我还真的就如姥姥说的一样,就知道吃,什么也不去听,也不去问,跟在姥姥身后,乐得吃,乐得玩耍。

记得姥姥有个鸳鸯丝帕,蓝色的湖水上一对鸳鸯在上面游,还有一茎荷莲,红瓣绿叶,好似有风吹过,荷香幽幽,莲朵玉立枝头,鸳鸟莲下双双对对。

姥姥总是将那方手帕带在身旁,很少用它擦汗也很少擦泪,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捧在手上端详着,仔细的寻找着什么,边边角角的寻觅着,那么又是在寻觅些什么呢?我很想知道,却又总也没有问起过。

忽然有一天,发现姥姥喜欢用那方丝帕给姨姥姥包几块点心或几块糖,到了姨姥姥家里,姥姥就坐在姨姥姥的面前,不慌不忙的将那一方丝帕一层层打开,将那一块点心或糖用手轻轻的捏着拿出来,亲自放进姨姥姥口中,再给自己一小块,每次也都给我一块的。

当时也只知道吃,也没去想很多,得了一块就心满意足的含在嘴里甜甜的满世界去玩耍去了,那去管些别的。

那一方丝帕,就那样一直伴随着姥姥,夜深人静时,姥姥也会拿出来,在无灯的屋子里,拉开窗帘,借着月光轻轻的展开,细细的看着,抚摸着,脸上说不出的表情,是喜是悲,是思是念,是爱是恋?那真是万种情肠柔碎,千般情感都抚遍。

还记得,那年清明,同着姥姥去给姥爷上坟,在坟前,姥姥将那方丝帕打开,将笔笺一样样拿出来,嘴里叨念着:“就是喜欢写,就再写点什么吧,写吧,我给你磨墨,等着呀,等着,别急,就好,就好了呢。”

然后就将那丝帕抖一抖,一点点的拭泪,我见了感觉姥姥好优雅,也好美丽呢。虽然银丝白发,虽然满脸皱褶,可那双眼好清亮,透彻的好似有一尾鱼在游动。

于是,我蹲下去捧着姥姥的脸儿就突然问了句:“姥姥,我看见你眼里好似有鱼在游动呢,那是一尾什么鱼呢?”

“那是一尾相思呀。”姥姥忘情的一句,深深的刻在了我心底里,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相思这词汇,我没有相思过,我还不知其中味,但我已深深感觉到了其中的美妙,其中的点点滴滴说不清理还乱的那滋味。

时光似水,匆匆的过去了,当我再次来到姥姥的家时,姥姥已驾鹤仙去,我也出落成大姑娘了,跟上母亲去看姨姥姥,刚一进姨姥姥的家门,姨姥姥就喜成一团。

早就听说姨姥姥得了白内障,看不见了,可是我还没说话,姨姥姥就能感觉得到我,我真是很惊喜。就喊着:“姨姥姥,姨姥姥……”

是黛玉儿吧?快过来,让姥姥好好看看你。我就赶紧来到姨姥姥床边,姨姥姥早已迫不及待,满脸欢喜的说:黛玉,快来看,姨姥姥有什么?快帮我拿出来。

顺着姨姥姥的手的牵引,一路将手儿伸进了姨姥姥的被子底下褥子底下,床铺下面,才将那一包裹拿出来,千层纸万曾布的打开后,我又一次见到了那一方丝帕,姥姥的鸳鸯丝帕。

姨姥姥依旧欢喜的望向我:看见了吗?看见了吗?

“嗯,看见了,看见了呀,姨姥姥。”

“我谁也不舍得给他们看,天天压在枕头底下,压在被窝底下呢?”

姨姥姥用手指着那方丝帕上:“黛玉儿,告诉我,你姥姥临走时写了个什么字儿。最早的两个字儿是你姥爷写的,新写上去的是你姥姥写上去的。”

她的手指刚好就是按在了那丝帕一角,旧了的字迹上又叠加上的两个字儿上。旧相思上又加新相思。泪水一下就流了下来,姨姥姥,我姥姥写了的两个字儿,你从每看见过吗?

是呀,我那时就已经看不见了,可是我知道是什么字儿,定是相思两个字儿吧。

我收住泪:姨姥,您咋知道的呢?

这还用说吗?我这样的想你姥姥,我的老姐姐,她还能不想我吗?我想她,她也想我;我念她,她也念我,这不是相思又会是什么呢?呵呵。

姨姥姥笑着,欢喜异常,将那一方丝帕按在胸口,泪眼婆娑: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去找我老姐姐去了,黛玉你有什么话要对她说的吗?

我就依进姨姥姥怀中说:告诉我姥姥,我好想好想她,想她给我拿糖吃,拿点心吃,给我梳头发,送我上学校……

“那也是相思呀,黛玉儿最会相思,还不敢承认嚒?”

“敢,我也犯了相思,很是相思呢。”

相思,不仅仅局限男女之间,不只是只在爱情里面,相思是可以超越了爱,超越了情,超越了一切的物质,一切事物,是站在最高的精神世界层次界面里。

相思,那么高贵,那般圣洁,那般来得干脆直截了当,思念亘古,不染尘埃。就算是死去,就算是再次活过来,心无旁骛,心无纤尘,有一种思一种念,存在着人间,正因如此,人间才如此美好,如此让人感到暖暖,让人眷恋。

问世间最美,美不过的最属相思。

二、瘦了风儿

也许思你太久,也许念你太深。坐在深秋午后树荫的人儿,顿觉衣袖宽了,天气凉了,风儿瘦了。

无限思与念都掩在树荫里,在暗暗的等待,是等待来年的春天吧,等一个美丽的芽发吗?许是太专心致致,竟然不知雪花儿要扬起,寒冬要临,严寒逼在门口了。

浑然不知的还有那曼妙在风中的一只只粉蝶,失意般的在翩翩的飞,好似连自己是谁也忘记了,一种忘我的爱呀,那么的执着,在秋水飞逝的岸边徘徊,久久不肯离去。

因此给出一副无忧无虑的姿态,与世无争吗?在这深秋的午后,还不肯飞回故里,还在寻觅着花朵吗?还是等待一句诺言?这样如此的空灵,好似已成仙,许许多多事,与之无染无牵。

我却不能够,因为我忘不掉,忘不掉红尘,又怎能与世无争无扰呢?虽然与世也没几多争,却好有些怨呢: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

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

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

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这样一首《相思怨》却写出了相思人儿的因相思而生怨,这种因思生怨的诗词写的是我吗?我被书写了千年万年后,还是那般坚贞不移,不为被谁刮目相看,只为让你知道我的一颗心呀。

总是喜欢坐在午后的树荫里,遥遥的望着远方,还记得曾经的那一幕,望着你的身影没在那山后面,那山后面有什么呢?有海吗?你是那么喜欢海,你说到海时,你全身都在发着光芒,像全部的金色蔷薇在盛开,开的热烈,开得压怯群芳,那就是爱情吗?

思念起你,我就感觉衣袖宽宽的,好似要将整个世界的思念都能袖得起了,那风儿就瘦瘦的,瘦的好似我一指就可握住,牢牢的握在手心里吗?这样的盈盈,连我也好似飞起,寻你海角天涯。

想到这里我就哭了,一颗颗泪珠儿似冰凉的珠贝散落在即将枯了的荷叶上,我就此无力的放开刚刚握起的手,我将那风儿放回在空气里,我多么想那风儿就是我呀,那样,我就会随你而去,不离你左右。追随,也许这就叫做追随吧?

轻轻的我听到了叹息,那是风儿的咏叹吧,心碎的声音不过如此,有风穿过树荫,携来了山后面你的消息,该是回来的时候了吧?可我却要走了,远远的走了。

说起来有些凄凉,总是你来我未在,我在你未来,阴差阳错的事儿究竟是人为,还是天来定呢?总想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想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人,我们呢?是错!错!错!还是莫!莫!莫?一杯黄滕酒一饮就是千年,一双红酥手,一挥就再也无缘相牵。

也许在深秋午后的树荫里坐了太久,心儿也似珍珠儿,晶莹中有些薄凉,慢慢的站起,旋转,似临风的蝶儿,有些舞动,伸展开双手,让风满袖,让寂莫就似放逐出来,亲切的与山水亲吻吧。

由是想起你的那一吻,临别的一吻,吻定了我一生的等待,我痴痴的爱恋呀,就如那瘦了的风儿,藏满我宽宽的衣袖,我是否也袖起了你对我一世的温柔,一生的爱呢?

暮然间,我抬头望那山,却被遮起了视线,一缕缕气息,还是你从前的味道,一双眸落在我的脸儿上,你爱慕的一双眼儿,我又怎会轻易忘记。

“回来了吗?”

“嗯。”

“不再走了吗?”

“是!”

“为谁?”

“不为谁,只为爱。”

我问的执着,你回答的很干脆。你那么坚定,我不容怀疑。你真的,真的回来了吗?真的,不再离开吗?我梦语呢喃,你情语柔柔,可将等待滴穿,可将思念撕碎,化成风儿,瘦出一句海誓山盟:爱你,永恒!

仿佛间,真切切的,我就看清了你,漫在我汪汪的眸子里,比那瘦了的风儿还要消瘦。真真是呀,谁道海水深呢,相思已彻骨,否则你怎会如此的消瘦。若果不是真爱,又何必万水千山寻我,若果不是真情,又何故如此一往情深?

然而,我瘦,我心甘情愿,你的瘦,我却无法承受。心儿好疼,心儿好酸楚,要与你一起,再也不会分开,哪怕天蹦地裂,哪怕粉身碎骨,哪怕万劫不复。

三、与相思无染

长夜寂寂里,月色清浅的笼着一缕烟梦,撩动起红尘深处那抹久远的思念。轻轻地是谁拨动了心弦,明眸清敛,红唇轻启,唱暖这世上第一缕爱的阳光。纤指轻拈一片飘于天际的花瓣,抛洒一路如水的心?音。高山流水般的倾诉瞬间弥漫了红尘世间,于是又一次延心的曲径逶迤追寻你。

念你烟波江上一舟载远,再无音信,一声叹婉一声伤痛,不过是一个低首回眸的?瞬间,时光与地老天荒的传说便擦肩而过、风过了无痕。今夜,倚在小轩窗旁,翘然抬头远望,仿若由天际传?来阵阵箫声,箫声里滚落颗颗红豆。水袖轻扬,弹指一挥间,前生的?一帘幽梦已经遗落在多少红尘往事里。清瘦为《醉花阴》里一朵黄花,等谁来疼来惜来赏来依伴?是你吗?你可听到了我思你心音轻颤,你可感应到了我思你念你肠断。

今夜呀,是谁在云中凝望你,浅笑如铀?相思清瘦,是谁徘徊在你的梦里,倾诉?卿卿我我的情话?一低手、一回眸,便是花瓣如蝶纷飞、离歌切?切,过往历历目前。美景良辰又如何?纵是有万种柔情,又与何人能共?谁已把栏杆拍遍,谁将昔日的柔情缱倦?也只是隔岸看花。隔着一帘梦幽,倾诉断肠的情殇,也许唯有以一曲忧伤,诉说心底浅浅的印痕。?难绘难描难诉离伤。

月色阑珊,是唯恐夜深花眠去吗?花影摇曳,梧叶如池中荷舞婵娟。执一把花锄,袅娜月影花径之上。荷衣轻动,环佩铿锵,莲步踏醒鸟痴梦,娇影惊醉月娥心,吟一曲葬花,捧一抹花红,但看春去水流红,让忧伤散落一地?扯清风一缕,坐在岸边细理云鬓,让百转千回的落寞穿越时光的轮回,弹一曲婉约绵绵旧情。掸落一世唱挽,那是你我的千年情恋。谁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谁说三生石上,相许了你我姻缘?谁说蝶恋花的故事永远无荒?谁可知化蝶去的双双人儿永相牵?曾经的恋情,已隔世?隔着鸿蒙。生死两茫茫,繁花落尽梦一场。如此,下一轮的繁花,该为谁守候?下一回的梦幽,该与谁能共??今夜我轻将花儿葬,它年谁又倾其泪水将我掩眠深藏心底?我是谁的痛伤,谁又才是我的百媚千娇后的等待?葬花葬魂葬梦难葬情缘,执手情长,天老地荒,海角天涯,花飞满天,烟梦难散,情缘难了,说过的话许下的诺言,但愿一梦千年,醒来你依然伴我身旁。

花儿般的心事,无计可消除。还没下眉头,却又上心头,只是想若能,独揽今夜的夜风,是否可以,把心中的执念与期盼与爱与恋全部放逐,到天之涯,海之角,再与那缕缕相思无染,与牵挂绝缘?可你,出水莲般的容颜,依然是我心底婉约如莲的过往,该如何忘记?若我今夜,可以掬起一缕花香,是否可以,陪你天涯海角,独倾我柔情万千?若我今夜,可借得鸿雁的一双翅膀,是否,可以,飞进你的梦中,翩然如蝶,依你怀中,温润如昨陪你醉一场,诉我衷肠?

夜已过,你又一次别里在水岸那端,翩然若蝶,似老庄架起东风,走的没有一丝迷茫。也许最后的时刻已到了,也许这就是宿命,一场落莫的飘彻,再也拾捡不起那风中的落红,就这样与那爱与那情告别了吗?不会再来,再一次开始是下次的伦回吗?真怕那碗汤再也让我想不起曾经的你。想不起曾经的所为。你呢,又在哪里,是否再一次伦回在我梦里?与我在梦中诉一段九回肠,会不会不关风月,纯净而璀璨,甘畅淋漓的哪怕只是梦一场。

黑龙江癫痫医院哪里最权威成年癫痫病发作能治愈吗手术治疗癫痫疾病效果好不好呢癫痫病人的平均寿命大概是多少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