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丁香】鬼城(小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33:43

毕业一年多了,研究生没考上,公务员没考上,应聘了几家单位,也都没有消息。一天天寄居在叔叔家,小心翼翼地看着婶婶的脸色,那滋味实在难以描述。

那天,婶婶放到茶几上一张报纸,我第一眼就看到了招聘栏目,我想婶婶是故意的。低头查看,整版的招聘信息,能够适合一点儿的,只有一则,某高档居民小区招聘保安一名。一个研究文学的高材生去当保安,这让我生出许多的感慨,但是每月3000元的薪水,包吃包住,还是让我决定去应聘。

和叔叔婶婶说了之后,叔叔沉吟着说再找找差不多的职业吧,婶婶白了叔叔一眼,说,大学生满天飞,没看新闻么,博士还修自行车呢。婶婶的话,让我坚定了决心。

离开的时候,我把物品也一并都带走了,当然,也没什么,就是一套行李,几件衣服,毕业证书,学位证书等。临行前,叔叔偷偷塞给我200元钱,眼神忧虑而无奈。我装得很轻松的样子,走出老远,仍能感觉到叔叔还站在胡同口眺望。

这个高档小区位于市郊和邻县交界,我租了一辆摩托车,行程近一个小时才到。远远地看见竖在欧式门楼上的几个大字:幽潭美城,在起伏的绿色旷野中显得孤单冷清。

兄弟,怎么来这里呢?

怎么了?

摩托车司机望望门楼,之后转脸,诧异地看我几眼,欲言又止,接过车费,疾驰而去。啪啪两声放炮一般的响声,喷出的尾气又黑又长。

小区不大,有几栋高层,几栋多层,葱茏的树冠探出墙外。奇怪的是,偌大停车场只停着两辆车,应该是很高档的车,但是,厚厚的灰尘,瘪掉的轮胎,泛白的漆色,看样子停了很久了。

推开大玻璃门,是宽敞高大的门厅,一名身着制服的保安坐在门边的长桌子后面,桌子后面是保安室。保安胡子拉碴的,又小又瘦,看样子和叔叔差不多年龄。听说我是来应聘保安的,顿时满脸喜悦。

自我介绍说姓江,江泽民的江,可是人家江主席不认识我。他嗓音嘶哑而低沉,一边和我搭讪,一边用对讲机联系领导。通话结束,他帮我按了电梯,告诉我到十一层物业公司找陈经理报到。

到了十一层,我看到了物业公司的门牌,公司里二十多个员工正伏案工作,其中一个胖子似乎正在等我,一见我上来就放下手中的材料,引我到陈经理办公室。办公室又大又豪华,陈经理很和蔼,站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把我递给他的求职申请材料放到一边,也没有问我学历和经历,就告诉我说,这是一个高档小区,高官和老板,明星居多,所以待遇很好,工作却很清闲,一定要好好珍惜。

一年多来,无数次应聘,这样的礼遇还是头一次,我有点受宠若惊。看来,这个小区不愧高档,就连管理人员的素质都是这样优良。

之后,那个胖子,后来我知道姓马,把我领到一间屋子,给我发了装备,两套保安服装,一套行李,一根警棍,一个手电筒,一部对讲机,竟然还给了一部手机,大马说,手机归己,每月补助200元,正好我那个破手机出了故障,比我那个好多了。每月200元话费,足够我用了的。我不由得暗暗高兴。

当我回到门厅时,老江乐呵呵地站起来,说,太好了,我终于有伴儿啦!

老江很健谈,他说,整个小区有一千多户居民,保安只有三个,现在就他自己了。我感到很不可思议,问,怎么,这么大的小区,才三个保安,怎么能这么少呢,公司里员工很多啊。老江说,小老弟啊,你不知道,居民一千户,只是个数字,这里的业主都是大手啊,房子天南地北的,多得很,装修完了之后就在这里空着,偶尔来小住几日,算是度假,但是人家什么费用都不差,物业就得照常运转,清洁的,维修的,人少了怎么行呢?可是保安多了没用,三个足够。不用巡查,也不用指挥车辆,我们就是看守这个大门就行,其它几处大门都封闭了。

江老哥,你是说,这里的楼都是空着的,没有人住吗?

老弟,晚上你站院子里看吧,看有没有一户亮灯的。老江说着,往门厅的走廊扬扬脸。走廊尽头,就是小区的院子了。

没想到居民小区没有一户人家居住。真是闻所未闻。但是这倒无所谓,清闲岂不是更好?再说工资不低,这就可以了,生活总算是有了着落。

到了晚饭时间,老江说,小老弟,我去把饭菜端回来,咱俩就在这里喝点儿酒,算我给你接风了。很快,老江就端来四样炒菜,一碟榨菜,还有一瓶白酒。

这酒是我儿子去年来看我时给我带来的,你尝尝,纯粮食酿的,度数高了点儿,但不醉人啊!

其实我也能喝一点酒,也就没推辞,我俩就对饮起来,酒落到肚里,暖暖的。酒瓶空了的时候,老江叹气说,我有一年没回老家了,总是梦见老家。他的眼圈有点潮红。

江老哥,老家多远啊?

300多公里呢,也不知孩子他娘的腰疼好没好。我儿子来时,说他娘躺在床上下不了地。

那你怎么不回家呢?

就我一个保安,领导能给假么?我等了快一年了,感谢上帝,你来了,我终于有了指望了。

怎么,这一年多,公司怎么不招聘保安呢?至少得有一个替班的吧?

能不招么?广告天天做,但是,一打听,谁肯来这里啊!

这里不是挺好么?员工不是很多么?嫌远?

挺好?老江嘿嘿干笑了两声,道:小老弟啊,那些公司员工倒无所谓,只是白天上班,可是保安黑天也要值班你不知道么?

这对保安来说那不是很正常么?

正常啥呀?你是不知道啊!

在我疑惑的目光中,老江仰脖干杯,又用舌头舔了舔杯沿,舌头有点发硬,眼睛发直,阴阴地哑声说,这个地方叫鬼城……

鬼城?!

梦里说这个幽潭美城,恶鬼横行,我想逃跑却被抓住了胳膊,喊也喊不出,拼命挣扎,一挣扎就醒了,满头大汗。

老江正窸窸窣窣地穿衣服,见我睡醒,笑着问我,小老弟,睡得好么?我说,还行吧,也急忙坐起来穿衣。

小老弟,你刚来,不着急,也没啥事儿,我先去值班。老江已经穿戴整齐,正要离开寝室。不不,我这就起床了。我说着就更加匆忙地穿,江老哥,你等一下,我有事想问你!问啥呀?老江站定,望着我。

江老哥,昨天你说,你说......这里是鬼城?

呵呵,小老弟,你害怕啦?我说的鬼城,不是说这里闹鬼,而是这么大个小区,空无一人,不是鬼城是什么?

是这样啊!我心里踏实了。

但是,小老弟啊,一天天一个业主都看不到,你说闹心不闹心?唉!折磨人啊!快疯了啊!哦,对了,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呢,我得找经理请假去。

一个时辰过去了,老江还没有回来,我猜想他是不是不顺利。回来的时候,他换掉了制服,穿一身干净衣服,肩上扛着一个鼓鼓的大行李箱,手里拎着一个小包裹和一个大塑料袋。原来老江请完假,直接就把东西收拾好了。真是归心似箭。

小老弟,江老哥一会儿就回家喽!

一会儿就走啦?多长时间回来呢?

回去一次不容易,我请了三个月假呢。老弟你自己照顾自己吧!每天就是从早到晚坐在这里,累了困了保安室有床。有访客就登个记,但是快一年了,还没有一个访客,偶尔会有个别业主回来暂住。业主家有事的话,我是说如果有业主的话,指示灯就亮了。每户都对应着一个指示灯。对了,就在那边,看到没有?

我顺着老江的手指,看到了廊柱后边的那个大板面,占据了整面墙,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红色小灯和黑色号码。

老弟呀,会很寂寞的,只怕你这年轻人熬不住,会惹出事端来啊!我本想陪你两天再走,有些事好好指点指点你,可是我儿子刚刚在网上把车票给我买好了......唉,看你文文弱弱,还真有点不放心呢。

寂寞或许会有,但是能惹出什么事端呢?我想问,又觉得没必要问,也许这不过是老江的客套话而已。

要是有女朋友,可以让她来陪陪你,整个小区到了晚上都归你说了算啦!

哪有女朋友啊?大一时有一个,不到一年就分了,跟了一个富二代,自己不够时尚还有点迂腐,最主要的是兜里没钱,拼命地写,也就那点可怜的稿费。哪敢请女友吃饭,喝茶,逛街?就连做爱都找不到地方(校园的树丛中还是可以的,没有费用)。现在的女生谁会喜欢呢?

我笑了一下,说,江老哥,你放心走吧!

中午去食堂吃饭,员工们都集中在一处,看到我进屋,都齐刷刷抬头,又对视一下再低下,弄得我有点莫名其妙,只有大马向我打了个招呼。后来的几个员工本来是端着餐盘往这边走的,看见我在,又折向另一个方向。任何地方,保安是最底层,这个我知道。

往出走的时候,正好和大马碰上,他问,就剩你自己了吧。

是啊!我说,江老哥要三个月后才回来呢。

大马的眼神瞬间闪了闪,上下看我一眼,似乎带着某种担忧,我很疑惑,又不好问。回到保安室照着镜子仔细查看,浑身上下也没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啊!

下班的时间到了,员工们纷纷离开,经过我的时候,都瞄我一眼,大马在我桌前停顿了一下,拍拍我的肩膀,说,老弟啊,多保重!很快又折返回来,小声说,在这里当保安,特别是夜晚,你可要当心啊!老江的衣柜里有个菩萨,他就靠菩萨保着。你多拜拜吧!

真是奇怪!莫不是认为我是胆小鬼?

我擅长写灵异故事,写完了自己也很怕,这倒是不假。有次刚在台灯下完成一个中篇鬼故事,就觉得后背凉飕飕的。猛回头,却是自己的影子。但话又说回来,不写鬼故事时,我的胆子还是很大的。

一个人值班有什么可怕的呢?怕鬼么?鬼在哪里,谁又见过鬼呢?鬼只是人类内心天生的畏惧意识而已。最可怕的倒是人,盗抢骗夺,这才是自己要防备的。

我锁好大门,检查了监控室,确定一切正常,坐了一会儿,实在无聊,就站起来伸伸懒腰,走到门口,向外看了看。穹苍深邃,皓月高悬,万籁俱寂,看不见一个人,不远处,一只脏兮兮的松狮犬(肯定是流浪狗)向这边张望。停车场那两辆车还是孤零零瘫在那里。

应该不会有访客或是业主了,我就经过门厅走廊进到后院,院子比三个足球场还大很多,沿着环路可以分别进入每栋楼房。

树影斑驳,假山嶙峋,小径蜿蜒,直通到一个人工湖,湖面宽阔,水平如镜,月亮如一轮银盘,浮在其中。四围的楼房黑郁郁,没有一丝亮光,似一群高高矮矮的黑衣人诡异地矗立着,裹着神秘的光晕。

这里是不是就是所谓“幽潭美城”的幽潭呢?

湖边一把铁制长椅,正对着湖面。我在椅子上坐下,放松地后仰,心想,有钱人真是令人羡慕啊!这么好的房子就这样闲置着,唉,人和人不可比较啊!如果一辈子能住在这样的小区里,就值喽!环视一圈,感叹一次。

感觉有点凉,似乎痔疮发作了,正要起身,恍惚看到左侧的楼里有光!眼花了么?定睛凝视,果然大约在14层区域,有一方桔黄色的光团。

没听说有人在这居住啊?如果是刚来的业主,大门锁着怎么能进来呢?还是灯光一直就没有关闭……可是,刚才没看见灯光啊?我仔细回想着,再次辨别那户灯光,应该是14层中间位置,是哪一户呢?

疾步走回门厅,翻开档案,在住户图表中找到了那个位置,对应房号是1414。我带上手电筒,警棍,对讲机(其实这个没用,和谁对讲?),一大堆钥匙回到院子里,灯光还在。

进了那栋楼,打开电梯,上楼,走廊很黑很长,我的脚步声十分地清晰。终于找到1414房间,门上没有对联,也没有贴对联的痕迹,不像有人居住。门镜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侧耳倾听,没有任何动静。我轻轻敲了敲,没有动静,又敲了敲,没有动静,我索性重重敲了几下,还是没有动静。一定是忘关灯了。找到门口的电闸,我关掉了开关。

回到院子里,再也看不到灯光了,四围一片漆黑,月色冷冷地倾泻在这个空荡荡的大院子里,偶有一两声蛙鸣在裙楼中回响,树丛中忽有一棵树头突地晃动起来,很快又归于平静。我略略感到有些不安。回到保安室,扫一眼监控画面,没什么异常,就仰躺在椅子里看起了电视。

电视正播非诚勿扰节目,各个俊男靓女,对答如流,从容洒脱,想必是彩排好的,真是没意思。眼皮有点发黏,回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越来越大的声响,把我的模糊不清的梦震荡成碎片,终于听清,是门锁撞击玻璃门的声音。我急睁开眼,天光大亮。

怎么搞的,睡过头了?

一咕噜爬起来,心想,员工们必是正在焦躁地等在外边,要是陈经理也在,可就糟透了。

我胡乱穿上外衣,奔到大门去开锁,门外正围着一大堆员工,有男有女,万幸,陈经理不在其中。女员工一见我就惊慌躲开,男员工则是忍俊不禁的样子。

打开门之后,我就愣愣地傻站着,晕头晕脑的。恰好大马进来,脸色大变,用手一指,我低头一看,妈呀,忘了穿裤子,只穿一件三角裤头。我弯腰慌忙跑回保安室,关上门,急急穿裤子,恨不得就此消失。有人敲门,我没开,又敲,匆忙去开门,帽子栽下来,急忙双手捧住。是大马。

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江苏南京癫痫医院治癫痫什么医院好定西市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