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绿野征文】八月桂花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2:48
月秀婶过来的时候,桂花婶躺在炕上已经是弥留之际。她已经认不得人了,那张脸呈现灰败的颓色,那双眼睛凹进去暗淡无光,她的视线似乎定格在裱着花纸的天棚上,或许只是没有目的地停留着。那个天棚上仿佛镶嵌着从前的种种,那里有恨有怨也有留恋,还有不甘,更有无奈。在此之前的几年里,无论病痛怎样折磨,她都没屈服过,她的病也没人跟她明说。她以为只要自己坚强地与病魔抗争就一定会活下去,她总对月秀说,俺还没脱了孩儿皮(指上有老人)。她有太多的不甘心。可是现在,生命在一点点地流逝,就好像一把沙在指缝间渐渐流走,就好像夕阳的余晖在渐渐褪去……    【一】   桂花生在葫芦屯,是八月出生的,娘说八月是桂花飘香的时候,这一辈里又犯桂字,就叫桂花吧。桂花没见过桂花是什么样的花,但她想,那一定是种很美很香的花。桂花在刚刚记事时娘就死了,不幸中的大幸是爹娶的后妈对他们兄妹都很好,他们也把这后妈当亲妈看待。姑娘时的桂花常常是甩着一对麻花辫,丰满的身材,漂亮的脸蛋,在远远近近的村屯里就是那最美的一朵花。   不到30里外的大沿村是个景色优美的地方,这里四面环山,中间簇拥着一座水库,一年四季,风光旖旎。春夏秋三季自不必说,放眼望去,满眼的绿意在山间萦绕,叠障群峦含情带笑……就连光秃秃的冬天,也有水库上一望无垠的冰面可以欣赏玩耍。如果下一场雪就更美了,远山近岭素衣裹罩,有一种被围在冰雪世界的感觉。40多年前, 十八岁的桂花跟着后妈去大沿村串亲戚,她被这里的景色吸引了,在流连之中被村东头老李老两口一眼相中,托人提媒。老李家儿子李学峰也是个帅小伙儿,又有文化又勤劳肯干,桂花的后妈很中意,就定下了亲事。   桂花心里不愿意,她对后妈说:“俺不想这么早结婚,三哥还没结呢,妈让俺再待两年吧。”   后妈苦口婆心地相劝:“女孩儿家的,大了是要嫁人的,不能跟你哥比,你哥要结婚晚,就把你拖了。妈想你嫁一个好男人,让你以后的日子过得好,这小伙子不错,妈就替你做这个主了。”   桂花嫁过来的时候,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是她苦难生活的开始。   十八岁的女孩虽然有些事情还不懂,但桂花是个肯学手巧的人。无论是剪纸样裁衣服,还是纳鞋底做布鞋,都在请教别人与自我琢磨中学会了。在娘家时,上面有三个哥哥,地里的活她干得极少,初入李家,这地里的活计却全在她身上,因为男人在当地小厂子上班,勤快的桂花成了家里的主力。   此时的公公婆婆才四十多岁,两个小姑子,一个六岁一个十二。每天早上四点钟天不亮,公公躺在隔壁屋的炕上,用木棍敲门,门被敲得梆梆响——“她嫂子,起来做饭了——她嫂子,起来做饭了……”   桂花睡得正酣,被突然而来的擂门声惊得一激灵,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白天在地里累了一天,身上散了架似地疼,可新媳妇才过门,哪里敢不起来?她要给家里人做早饭,还要给上学的小姑子准备好中午带的饭,紧接着喂养畜类。   自从娶上了媳妇,四十来岁的桂花婆婆算享了福,每天早上躺到天锃锃亮起来,吃了早饭,就在房前屋后溜达,地里的活无论多忙自然是不做的,只做一顿午饭,那还是因为媳妇在地里干活回不来。桂花的婆婆矮矮瘦瘦,她的一张长脸早已老得沟沟壑壑了,实在跟年龄不相符,一对八字眉,稀朗朗的头发,拢在了脑后,用两只简单的黑色细发夹左右两边夹住了,剩下的燕子尾巴似的发尾两边翘着,常年穿一身的灰色衣裤,人很轻易地就湮没在灰暗里。她常常是站在自家地里观望远山近岭,有邻家地里干活的女人在,她就一脸愁苦地絮絮叨叨,自己身体如何如何不好,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不舒服,啥也干不了。   邻家女人就笑道:“大婶有福气呀,媳妇能干,哪儿用得着你干?”   她接口:“媳妇天天累得不行,唉!俺这老胳膊老腿的,想帮也帮不上。”   邻家女人赞叹:“大婶,还是你这婆婆知道心疼媳妇。后沟的赵香梅家婆婆媳妇打了个翻天,媳妇被欺负得天天哭哩!”   桂花婆婆便说:“啧啧,作孽呀,谁家闺女不都是妈身上掉下的肉?她既叫我一声妈,俺这虽然是婆婆,可也把媳妇当闺女疼的!”   桂花婆婆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精明泼辣,见啥人说啥话,从来都是满脸堆笑,三角眼里藏着狡黠。她指挥着家里的领导方向,公公就坚决执行实施。   桂花早上天不亮起来一直要做到天黑了才算完,她本是个勤快人,但脚不停步的劳累让她有些吃不消。偶尔抽空去娘家,总是抹着眼泪埋怨后娘:“妈,你给俺找的是什么人家啊,把俺当驴使唤,一刻不让俺闲着。”   后娘心疼她:“闺女,妈当初看上的是你的女婿,小伙子有前途,以为你能跟他沾上光,谁知道你公婆是那样的刻薄人。闺女,俺那女婿待你怎样?”   桂花见问,一脸茫然:“他对俺不冷不热的,俺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好,他什么事都听他爹妈的,也不能为俺做个主,俺在家里就是奴隶!”   【二】   李学峰在中学时跟班里一个女同学很好,两个人言语很是投机,李学峰其实是想要这个女同学的。结果跟爹妈一说,他俩是死活不答应:“还反了天了,你自己就想作主找媳妇呀,想也别想!”李学峰恳求也好,反抗也好,都毫无用处,面对的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最后只能妥协,算是棒打鸳鸯了。   李学峰在班里是班长,不但学习好,对同学之间的人际关系也处理得很好,很是活跃的一个人。那年部队下来村里征兵,他去报了名,那年月当兵是一个很好的出路,村里人更是积极响应。他的各项指标顺利通过,征兵的那人对他很是满意。临到最后跟爹妈一说,又炸了锅。爹说:“俺养儿子不能在跟前尽孝,跑远了还能够得着?还要你有什么用?”拿着扁担就要揍他。妈哭天抢地地大喊不能活了,就要往井里跳。征兵的带队人亲自上门劝导,老两口把人家一顿臭骂,直骂得那人青了一张脸,重重吐出一句:“不可理喻!”头也不回地走了。面对着这样的情景,李学峰雄心勃勃要去外面干一番的热血顿时冷却,他人生第一个机遇就这样泡了汤。多少年以后看到同班同学在学校并不怎样出色的都当兵混出了名堂,他的心里总是隐隐漫过悲哀。   当时对自己这父母包办的婚姻李学峰是很抵触的,对只有小学文化并且字也写不好的桂花充满了鄙视。桂花的美丽与勤劳并没有让李学峰对她有爱意,又因为年轻,也不懂得体贴人,两个人的感情不能很好的沟通。李学峰是个爱动脑肯用功学习的人,想要学的东西就持之以恒,一有点时间常常自学许多技术,这样对桂花更加不上心。事情便真像桂花说的那样,她每天的日子就在劳累中度过。   两人的文化素质不在一个平行线上,桂花的家务活却不含糊。生活的艰辛桂花还能承受,可婆家待人的刻薄冷漠却是桂花不能忍受的。   桂花的公公一辈子没有走出离家方圆五十里,平时说了算惯了,晚辈不能有丝毫的违抗。他曾在村里做过会计,家里的钱都是他掌握着,一分钱也到不了桂花的手里。那一回想回娘家看看,她犹豫了许久跟公公开不了这个口,知道拿到钱的希望不大,可是总得试试,没有钱怎么买东西回去看老人?   吃过晚饭,桂花碗筷收拾妥当,掀开公公屋里的布门帘,站在门边鼓足勇气:“爹,俺想回去看看俺爹俺娘……”她悄悄看了看公公的表情,看到的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嗯……爹能不能给俺点钱去给家里买点糕饼……”桂花说完了心里一紧,就等着公公给个话儿。   半晌,公公咳嗽了一声,又重重叹了声嗓:“嗯哼!她嫂子,你也知道,家里钱紧,没有余钱!”说完了,闷坐在炕上不再言语。    婆婆在外间早已经都听到了,掀开门帘进来,脸上的皱纹堆积成个愁苦的表情:“她嫂子呀,这家里大大小小六口人,哪一张嘴不得吃饭,你妹妹们还要上学。俺们这还都得算计着花,等宽裕了再说吧。”   桂花委屈,自己男人挣得工资钱一分不留地上交了,自己在队上挣的工分,出的人工,家里家外什么都是自己出的累,去趟娘家连几元钱公婆也不给。她知道这钱是指望不上婆家了,只能靠自己挣,她抽着空子,起早贪黑去山上挖草药,去供销社卖了钱积攒起来。   那次邻居翠兰嫂新做了衣裳,淡粉底上是艳艳的红色花朵的图案,晃得桂花眼晕,她忍不住去摸了料子,滑滑的,是正时兴的的确良料子,城里人都时兴穿这个呢,她羡慕的眼神在花衣裳上飘来飘去,却是知道自己是买不上了。   【 三 】   春去秋来,桂花怀孕期的反应严重,经过了艰难的过程,好容易挨到孩子快要生了。那天夜里,肚子疼得受不了,似乎羊水已破,去推丈夫,李学峰迷糊着,一时没有清醒,眯着眼看了看钟,才凌晨三点多:“桂花,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睡觉,把人吵醒了不好吧,再等等。”说完,翻个身又睡去。桂花疼得从炕上挪下地,地上爬上炕,好容易挨到四点来钟,对面屋又传来公公用棍敲门震天响的声音:“她嫂子,起来做饭——她嫂子,起来做饭……”   桂花眼里是滚来滚去的眼泪,推着丈夫,李学峰年轻不知道深浅,媳妇疼得死去活来,他因为白天累,刚刚迷糊中又睡去,被爹的棍子响声一下惊醒,爬起来套上衣服去妈的屋里,让妈去看看,媳妇是不是要生了。桂花婆婆一听,跑过来看了看情形,说:“怕是要生了,俺去做饭。”扭头就走。   桂花央求:“妈,先去通知接生的来吧,俺疼得不行。”   婆婆眼一瞪:“先忍忍,把人叫来了忙活起来,饭谁做?你妹妹们还要上学!”她出去自顾烧火,嘴里嘟囔着不满,锅碗瓢盆噼里啪啦地响。   桂花觉得时间太难熬了,直盼着天亮,好容易天边放了光,婆婆才去找人叫接生婆来。当终于把接生婆盼来时,大家看到桂花疼得攀着园边的墙爬上爬下,似乎是要分散痛苦。接生婆大叫:“怎么能乱动,快回炕上去。”桂花躺到炕上,接生婆检查了说:“不好,羊水已破,都快流没水了,这可不好生产!”并且埋怨道:“怎么才来叫俺,再过一会孩子大人都危险。”一串吩咐下来,就开始接生。桂花疼得死去活来,孩子却下不来。接生婆犹豫间,婆婆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把桂花的下体生生撕开一个大口子,桂花惨叫一声昏过去了,只听“哇”一声孩子下了地。婆婆用苞米缨子扑在桂花下面血流不止的地方。   桂花的月子只做了一周,还是因为自己实在起不来炕了。这一周每天听着婆婆做饭时的大声数落:“生个孩子就娇贵起来了,谁不生孩子?还想俺把你当祖宗供着啊……”她只能偷偷地哭,一周的月子里就吃了几个娘家送来的鸡蛋,婆婆家是一个没见着,公公婆婆要吃,小姑子也要吃,论不到她桂花。   转眼几年,三个孩子也一点点大了。饭桌上摆上来了苞米粥,桂花沿锅边贴的一溜的玉米饼子,一盘干炒大白菜,还有大碗萝卜干咸菜。最奢侈的是一小碗鸡蛋酱了。孩子看到那碗鸡蛋酱,眼睛一亮,视线再也离不开那只碗了。天天不换样的几样饭食,没有油水,大人孩子都吃够了,可也没别的什么吃的。    可那一碗鸡蛋酱,是公公的,小姑子春玲也可以吃。五岁的孩子啥也不懂,忍不住就伸出筷子夹了一筷子头,还没到嘴里,被爷爷一把打掉了:“没规矩,谁让你吃了?”又一巴掌打过来,孩子哇哇哭起来,桂花心疼,转头看自己男人,他正在吸抽有声地喝着苞米粥,偶尔抬头夹点咸菜,又低下头,集中精神跟碗里的苞米粥交战。她心里绞着一股气出不来。   公公里屋的屋梁上头,木头檩子排列整齐地裸露着,中间最高,两边矮,几根钩子勾在梁上,垂下来的勾上挂着篓子,里面装的都是好吃的东西。这样高高挂着,有两个好处,一是防止老鼠,二是防止孩子们偷吃饼干。那次孩子饿了,家里没东西吃,就去挪个凳子站上面偷偷拿一块饼干,被爷爷发现,大声吆喝,孩子吓得慌了神,从凳子上掉下来。爷爷还不罢休,教唆李学峰:“这还了得?这么小就敢偷东西!”结果孩子被李学峰一顿打。孩子是妈的心头肉,桂花搂过孩子,泪哗哗地流。她的情绪勉强控制着,渐渐地积怨加深。   【四】   四肢强直是怎么回事郑州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荆门治癫痫最好的疗法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的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