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江南怀旧】锅面(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36:14

一次偶然把“洗马锅面”四个字输入百度里点击一搜,打开网页一看,其头条竟然是我小时侯最爱吃的,用红薯淀粉手工做的锅面,做锅面在我们那里又叫线锅面。并且被我的一个小老乡,把洗马锅面卖到了湖南怀化城里的大润发乐淘美食城。从他上传来的照片看,其线锅面的工具还是小时见过的那几样,制作的过程也全是手工制作。看到客人们对线锅面工艺所表示出的惊奇眼神,以及品尝后一个个竖起的大拇指,我想那里一定有一幅刻在我脑海里永不褪色的写意画,有我许多熟悉的成长往事,更有那铭记在我心里的妈妈的味道。

我的老家,就是一幅藏在深山里的山水画,四面青山环抱,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村旁绕过。山岭葱郁,泉水叮咚,山上经常氤氲成雾,花香鸟鸣。家乡又象一枝美丽的莲花,处红尘而不染;清艳中,又有点逸世超然的空灵。

印象中的家乡人都很勤劳,不但种田种得好,在山上的自留地种的红薯也特别棒。红薯是个好东西,那时侯水稻单产不高,要是家里人多,口粮不够,可以蒸红薯当中饭吃,红薯丝晒干和着大米一起煮的红薯饭又香又甜;当然大部分的薯藤叶和红薯用来喂养猪,一般家里都会养个五到六头猪,每年春节过年的时候,几乎家家都要杀一头年猪。喂养了一年的猪肉是格外的香,现在一般是吃不到了;红薯还可以加工成很多好吃的东西,红薯糖,通体透亮软薯条,浓烈醇香的苕酒,而最难忘的是妈妈用红薯淀粉做的锅面。

每年的春暖花开时节,父亲就会从山脚下的地窖里把红薯种取出来,从猪栏里挑几担猪草粪到地里,把红薯种埋在地里,用猪草粪盖好,上面再覆上薄薄的一层泥土,不到一个多月就会长出茂盛的红薯秧苗。记得那时侯,村里刚刚分田到户,父亲种地的劲头很足。原先村集体分给我家的自留地都在屋后面的山坡上,看到家里小孩多,父亲又在原自留地边上的山坡上开了很多新地,有时候月上老树梢,蛙叫乌鹊飞,一个人还在地里忙碌着。在分田到户前的村集体,山上是不能随便开荒地,村集体分给每户多少自留地,就只能种多少自留地。有一次我背了一鱼草篓红薯苗,跟父亲扦插薯苗到晚上九点多钟,父亲一边教我怎么扦插,一边说你们兄弟以后不愁没有地种红薯,我这两年给你们开了这么多的荒地,你们以后可不能荒了它,一定要认真地种。人啊,只要攒劲,肯做,天就不会亏待你的。就如这红薯,只要你把它扦插到地里,它就会长出红薯来,不怕天旱,不怕虫咬,中间拔两次草,就再也不要耗费你什么劳动力,你们读书的钱和过年添新衣服的钱就都有了。

那时侯,种地基本上不用化肥,种红薯都是用农家肥料。天晴的时候,大人们就到茅草茂密的山上,用锄头和毛田刀把蕨毛和芦苇杂草刨过来,等晒几天都枯黄了,就堆积起来,上面覆上一层泥土,然后点火烧成草木灰。有时候一到黄昏,四周山上到处烟腾雾绕,村落炊烟袅袅,鹅鸭嘎嘎叫,山羊咩咩欢,一幅生气勃勃的田园美景。

施了用草木灰和人粪拌成的肥料种的红薯,大小适中,形状匀称,表皮光滑。蒸熟了的红薯,会溢出味醇香甜的糖汁。在凉爽的金秋时节,收割完稻谷之后,家家户户就准备挖红薯,我们每天上学前和放学后,都会去地里割红薯藤,挑回家,有些剁碎煮熟加些米糠用来喂猪;还有一些晾到楼上的木梁上,风干后,到冬天可以用做猪或牛的饲料。放学回家,吃几个母亲中午就蒸熟了的红薯,就到自家地里帮父母割红薯藤。屋后面的山坡上,到处是收割红薯的乡亲们,大家一边挖红薯,一边互相打招呼聊天,大人们你表扬他家的小孩懂事,他又赞扬你家的小孩勤快,丰收的喜悦溢于脸上。我们小孩子也不感到累,还互相比谁担得多,谁挑得快,要是比赢了,晚上睡觉都会做个好梦。

母亲一般会在我们周末不上学的时候给我们线锅面吃。一到线锅面的时候,我们小孩子感觉就象过节一样,邻里乡亲关系好的也会过来帮忙,大家有说有笑,就象开一个热闹的聚会。在线锅面的前几天,父亲首先把洗净的红薯打成泥浆,加水和稀,用一块大纱布做的包袱过滤到一个又深又大的木王桶里沉淀。过一天后,把上面的清水倒掉,铲出淀粉晒干。母亲也会吩咐父亲,去谷雨坡山上砍一根大楠竹,锯一节下来做成一个有底的竹筒子,竹筒子底部用铁火钳烧红以后钻几个不是很均匀的孔洞,线锅面的主要工具也就准备好了。开始线锅面的时候,小孩子烧灶火很积极,只想快一点吃到锅面。父亲会到水脚坪挑一担山泉水,只有用那里的山泉水线出的锅面味正色亮。母亲首先用一碗红薯淀粉和半碗水放进锅里煮成糊状,做为引子放进加好水的红薯淀粉里揉成面团,把揉好的面团放进竹筒子里,就用手使劲地拍竹筒,一根根的锅面就从竹筒里被拍了出来,滑入沸腾的水锅里,再用剪刀剪成一段段的。在开水里滚几滚后,马上用竹丝编的大漏勺舀出来,放到凉水桶里,过十分钟左右,黑亮的新鲜锅面就线出来了。再配点老坛酸水,大蒜子水,姜葱沫,油淋红辣椒,一碗味美爽口的锅面就做出来了。母亲告诉我们,线锅面的技术完全在和红薯淀粉这一关,和稀了锅面就不均匀,没有滑爽感;和硬了锅面就线不出来。由于制作时不添加任何添加剂,只有掌握好水和淀粉的比例,那线出来的锅面,才粗细一样,晶莹透亮,吃进嘴里顺滑爽口,有时筷子夹都夹不稳。

由于我们平常以米饭为主食,就特别想吃面条一类的东西。但面条一般家里都不舍得买,那个时候,家里来客人,肉汤面条还算一个主菜。而锅面用的原料是本地产的红薯,红薯容易种植,不花什么工夫,产量高,又比面条滑溜爽口,劲道好,姜葱沫,蒜泥,用擂钵擂的油发红辣椒,老坛酸水等佐料都是母亲自己做的,一碗锅面,酸酸的,辣嚯嚯的,唆几口就是半碗,这就是妈妈的味道。

随着父母亲年纪渐渐衰老,我们也都走出家乡,在外面成家立业,屋后面山坡上的红薯地已经草木丛生,那热闹的场景似乎已经隐逸在凄黄的草丛中,偶尔也会惊出一只乌雀,在一声悠远的长鸣中,飞过了寂静落寞的村落。灶屋里的竹筒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那热闹的欢笑声,那铭记在内心深处的味道,离我们也越来越远。也许只有在城市某个怀旧的角落里,才能偶然寻找得到,但总是感觉到有些淡淡的,没有那么味纯,更没有那么浓厚!

哈尔滨治癫痫医院哪里好黑龙江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西安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治疗羊癫疯的费用贵吗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