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八一】童年囧事(散文·家园)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28:10

有一天,有位好友问我,小时候调皮吗?我嘿嘿一乐,哪个小孩子不调皮呢?瞬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些年的顽皮囧事。

母亲偶尔提起过,小时候的我挺讨人喜欢的,就是倔得很。除此之外,还特别的小败家,经常拿了家里的东西去送人,为此,还曾招来过父母情急之下的棍棒教育。

哪个小孩子没被家长打过呢?而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父母把我捆起来打。

那时,也就五六岁吧。这是记忆中唯一的一次被暴打,却是因了我可能的“慷慨”败家行为而被误打。

我的父母都曾当过几年乡村教师,可教育起自己的孩子,那也是严厉有加。当时,跟爷爷奶奶同住在老房子的院子里,我家住着两间东厢房,木棱条的窗户糊着一层薄薄的白纸,光线还是有些灰暗。当时,我就被捆着扔在东厢房的炕上,不问青红皂白先是一顿暴打……

还记得,父亲随手拿起一个小笤帚照着我的嫩屁股狠命打几下,再问认不认错。可我从小就倔,即使错了,我也极少认错的。

打着打着,我明白了。原来,父母怀疑我把家里的首饰送给别人了。以前姥爷家比较富有,所以我家里有姥姥送给小孩子配挂的银锁、银链等首饰。父母发现首饰越来越少了,而且说看见我送给了一个小伙伴的“带头大哥”。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一直为自己争辩,也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说谎。

不认错,那只能继续挨打。有时就是这样,孩子越倔,越容易助长家长的火气。小孩子皮嫩,是不经打的。于是,我使劲地挣扎、反抗,都没有用。最后,我只能用大哭来表达我的冤屈、愤懑和抗争。然而却无济于事。哭着哭着,哭累了,就睡着了……

那时,我就觉得冤,根本没感觉到挨打的痛。也不知过了多久,父母才给我解绑的。这顿打,都没得到父母想得到的结果。多年以后,我曾几次跟母亲提起当年的这件事,希望为我“沉冤昭雪”。但母亲态度坚决,始终坚信是我的错……

有时,孩子在父母面前,是无理可讲的。

大人认准的事,很难改变观念或态度。现在我也是当父亲的人,直到女儿也这样抱怨我,才理解了父母当年的态度。

或许,每个小男孩都有一段淘气到有点坏的时段。

小时候,我寄住在姥姥家一段日子。姥姥家是临山而居的小山村,大部分房子是建在山坡上的。坡势,北高南低,梯次落差较大。虽然我在姥姥村里算外来的小孩,但不太认生,常找村里年龄相当的小孩子玩。

我跟表弟同龄,印象中很少跟他一起玩。唯有一件事,记得比较清晰。那是在姥姥家的屋后,在几个大人的鼓动下,我们哥俩比赛摔跤,看看谁厉害。小孩子也好胜。也不知道是怎么摔的,表弟的鼻子被弄出血了。一见流血,表弟哭着跑回了家。我傻眼了……

我哪还敢回家啊?是怕大姨说我。

至今,我还记得,惶惑不安!

我不知道那一天是怎样过的。直到天快黑了,表姐才找到我。回家后,我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说话,两只眼睛却偷偷地瞄着大姨看。好在姥姥和大姨没有埋怨,我才松了一口气……

我最喜欢找姥姥家附近的一个小女孩玩。她跟我年龄相当,方圆小脸,齐耳短发,常穿一件红格子上衣,笑起来一副娇稚可爱的样子。我经常带着她在村里疯跑捣乱,她也乖巧地跟着我……

那一次,跑到一排房子的后面,从这里可以轻松地看到前一排人家的屋里。路过一户人家时,看到那家的后窗是开的,窗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些碗盘什么的。我停住脚步,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我指着那些碗盘问她,看看好玩不好玩?她说没看见好玩的。于是,我说如果把碗砸碎了,你说声音好不好听呢?她一听,捂着嘴“嗤嗤”地笑。我转过身来,从路边打了一块小石头,小心翼翼地靠近窗前,对准了屋里的碗盘,往下一扔,就听“嘣”的一声清脆,小石头准确地落在了碗里……

就听屋里一声大喊,“谁呀!”

本来还想继续呢,没想到屋里会有人!吓得我们顾不得偷着乐了,撒腿就跑……

小孩子自有乐趣,有时也会把恶作剧当作乐趣。

童年,童真,无邪,快乐。那些美丽的记忆如同一幅幅黑白照片,定格在脑海里,只是我一直想不起那个小女孩的乳名……

或许她的记忆里,并没有我。

我们这一代的童年,多多少少都粘贴了贫困的烙印。勉强吃饱之下,有限的玩具大部分也是自制的。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小男孩对弹弓都不陌生。弹弓是由树杈和皮筋制作而成的,而皮筋主要是由小推车的内胎剪成的。四十多年前,小推车都是生产队的,想找内胎做皮筋,只能找大人帮忙的。真可谓,树杈好找,皮筋难寻。所以,想自制一副弹弓,也没有那么容易。

尽管费尽周折,但小伙伴们几乎人手一副值得炫耀的弹弓。

有了弹弓,就像士兵手里的常规武器。于是,打麻雀、打树杆、打石子等等,除了猫在被窝里睡觉,弹弓永远处于备战状态。

那个时候没少调皮捣乱。打麻雀,是最喜欢的游戏。树杈上,草房顶,草垛堆,屋檐下,随处都可见唧唧喳喳的麻雀。不知道有多少只麻雀成为了被打击的目标,但记忆里好像没有打下过一只麻雀。

说是打,其实就是玩。但是,玩也容易跑偏走火。

还记得那一年的春天,后街井旁的杏花已落尽,枝头上吐着嫩芽,零星地挂着一些小青杏。明媚的春光里,小伙伴们就像翻腾的松鼠一样窜上蹦下地疯玩……

这井旁的杏树和草垛就成了我们的“主战场”。也不知道是谁出了一个馊主意,大家轮流拉起弹弓,目标是正前方的正在玩耍的一个小伙伴。

当时,只是觉得好玩,乐此不疲的小孩子丝毫不知潜在的危险。然而,前几个人试打,都没有射中目标。轮到我了。

瞄准。发力。弹出。“嗖——”的一声,小石子穿越了对面的那片小树林,准确地击中了目标小伙伴。随后,就听到,“哇”的一声大哭……

我们几个还沉醉在玩笑中,不想那个小伙伴的哭声惊动了他的母亲。就见他的母亲从家里跑了出来,看了看伤口,一边安慰孩子,一边大声地骂道,是哪个小王八糕子给打的啊?

站在井边的小伙伴们,没有人应答,只是看着我都哈哈地乐着……

唯独我,早没了刚才击中目标的得意样子了,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大人骂了一阵,没找到“罪魁祸首”,又见孩子不哭了,也就消停了。

当时,我们几个小伙伴都去看过他的额头伤口,小石子正中他的额头中央,肿起的小鼓包,让人感到隐隐的痛。假如,目标距离再近一点,或者小石子往下偏出一指……

后果,都将不可想象。

每每想起这件事,我总觉得有些万幸。

万幸之中,深有教训。“枪口”,千万不要对人。

小孩子贪玩,喜欢舞刀弄枪。

那时,提倡备战备荒。小孩子喜欢模仿大人。大我几岁的姐姐,都有一支红缨枪。菱形的枪头,飘逸的红缨,在小孩子眼里多么威武霸气!

我什么“武器”都没有,怎么办?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要是有支红缨枪,那该多神气啊!羡慕是没有用的。没有缴获的“武器”,只能靠自力更生了。于是,我满屋翻找可以造“武器”的家什。最后,偶然发现院子的草棚里有一把小砍刀。我清楚地记得那刀锈迹斑斑。接着,又找到家里的磨刀石,我像模像样儿地打磨了好一会儿,刀刃终于有些锋利了了。又从院子里打了一块小木板,就躲在草棚里开始动手制作红缨枪……

草棚,是小时候对家里院子的记忆。

当时由于家庭条件所限,除了院门口是几块大石头堆砌起来的,院墙主要是由木头和苞米秸搭成的简易篱笆墙。还记得,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后,当时胶东地区也常发出地震预报,夜里不敢在屋里睡觉,就临时住在院子的草棚里,一直坚持住到地震预警解除。1983年家里建好院墙,才彻底了结束了草棚篱笆墙。

小孩子想干自己的活,有时也怕大人说。

那把小砍刀,非常钝!刀刃空有光亮,其实并不锋利。

用这小砍刀削红缨枪的枪头,加之小孩子没有经验,手劲又不大,制作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忙活了好一阵子,进展也不大。手上越想用蛮劲,越容易出问题。这不,一不小心,左手食指被横划了一刀,瞬间鲜血就流了出来……

我忙着用右手指紧紧压住左手指,血止住了,但痛得我哭了!

就地躺在草棚里的苞米秸上,哭了好一阵儿……

那时,我多希望姥姥能来安慰我一下呢!然而,姥姥在屋里的炕上,忙着家里的针线活,好像就没听见我的哭声似的……

姥姥对我很亲。天下的老人,大都是隔代亲。或许,姥姥是年龄大了,根本就没听见屋外的声音,而我却以为姥姥能听得见。当时,心里其实是很想得到姥姥的安抚,可小小的倔强又让我不肯跑到姥姥跟前哭诉。

没有完工的红缨枪的枪头被丢弃在一边,那把小砍刀也被我狠狠地往地上摔了几次,仿佛这样才能一解我的心头之恨。手指早已不流血了,而这一刀却永久留下了伤疤…

伤过,痛过,才知道教训,切莫急躁蛮干!

一个娃调皮不算什么,一帮小子凑一起整条街都要被掀翻。小时候受战斗影片的影响,时常玩打仗的游戏。有一次,小伙伴们聚在村里一起玩,不知是谁提议去外村打仗去。提议很快得到了“带头大哥”和大家的支持。

打仗,得有旗帜。于是,有人找来了长竹竿,有人从家里找来了一块黄绸布。大抵是找不到红绸布,否则也不会打着黄旗。都准备好了,又排好队,有点装模作样,还真像把自己“正规军”了。十几个孩子,浩浩荡荡地就往邻村方向开去……

村里人看见了,也有人好奇地问,干什么去?我们笑着说打仗去。

一路上,有说有笑,还哼唱着《红孩子》电影主题曲,“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我们都是中国共产儿童团……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小兄弟们啊小姐妹们啊……”

还真像小壮士出征。

小孩子,就是好玩。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滑稽可乐。

队伍没有开到邻村开战,而是到了与邻村交界的丘陵山地,选择了一个山口埋伏。小伙伴们扎好隐蔽用的草帽,至于能不能隐蔽好,不被发现,很难说。再就近备好进攻用的石块,这些石块都是吓人的,没有人真敢拿石块砸人的。然后,分几处埋伏,就像电影里的一样,准备“打伏击”……

这条路是邻村上山干活的一条必经之路。埋伏了一会儿,邻村的“敌人”真的来了!

两个小伙伴率先出击,也就是隔着一条山沟开始骂人了。由于距离不到百米,“敌人”很快便有反击了。对骂了几句,“战斗”就升级了。双方互扔小石块。埋伏的小伙伴们,也加入了“战斗”。小石块就像一颗颗手榴弹扔向敌人的阵地。其实,双方的距离根本打不到彼此。

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

不曾想,左翼“阵地”被邻村的两个大人偷袭了。接着,几处“阵地”相继被攻破并占领。战斗不到半小时,小伙伴们就被俘虏了。原来,正面的那两个“敌人”是虚张声势打掩护的,而后来了两个人却悄悄地从侧翼摸上来的。

小孩子终究没斗过大人。

不过,邻村的大人虽然打胜了,并没有打骂我们,只是说让我们住手,以后别骂人了,赶紧回家吧!在回家的路上,小伙伴们就像打了败仗一样,三三两两,不见了队形,也没有了歌声……

争强斗狠,可能让“战事”无法控制,而睦邻友好却让“战火”无声湮灭。

是大人给孩子们上了一课。

时光飞逝,童年远去。那些年的顽皮囧事,冒险的,捣蛋的,委屈的,构成了我懵懂时期的一幅幅画面,定格在记忆深处。往事如烟,当人生已步入天命时,无忧无虑的孩童时光却让我倍感怀念!

周口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山东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小孩得了癫痫能治愈吗?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