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墨海】沈家老宅与报恩桥 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29:36
沈家老宅被拆了,我们去的时候,看到的只剩下一堆残砖断瓦,还有一些没搬走的旧木头。旁边的一间煏屋和纸槽厂,也不复存在,估计也一并拆了。   沈家老宅在村子尽头,连着山坡竹林。平时很少有人光顾,只有上山挖笋或者砍毛竹时,才有人经过,因此这里有些寂静。   老宅前面是一条小溪坎,上面一座石桥,有些像拱桥,又不完全像,两头有些拱的形状,中间却连了两根石条。桥身石条上写着“报恩桥”三个字,可惜字迹有些模糊,刻着的痕迹里长满了苔藓。我们弄了好长时间,好友秋风拿相机,总算拍下了迷迷糊糊的“报恩桥”三个字。说,也算不虚此行了。   沈家老宅跟别的厅堂老屋有很大区别。它像一艘船,就像嘉兴南湖里的游船。船头朝外,船尾在后,仿佛要扬帆山外。大门在船尾处,门口就是报恩桥。船头相连处是一间纸槽厂和一间煏屋。一张张洁白纯净的竹元书纸,曾经从这里源源不断地飘到这艏沈家不沉的船上。   沈家三代单传,到如今这一代时,却一下发了三个儿子,并且多了一个女儿。沈家祖辈一直以纸为业,以前村后山上的竹林,许多是他家的基业。曾经有几屋纸槽厂,一间煏阁。所生产的的元书纸,扬名省内外,据说他家的元书纸,一直冠名“桃源坞”,连日本人都竖起大拇指。   童年时,因为他家几个子孙跟我年龄相仿,便时常玩在一起。记忆中有两个老头,一个要称作“阿太”,一个要称作“老伯”(爷爷)。阿太名唤:寿生,果然像个寿星。白胡子,白头发,甚至连眉毛也似乎有些白。不过让人看了很善良的,我们很喜欢他。爷爷叫阿水,因为有些呆呆地,人们便唤他,阿水木佗。   沈家在村里是小姓,只有两户人家。另一家搬来时间有些晚,自然跟他们没什么瓜葛。老人们说,这个寿生阿太,有些硬涨(能干,有本事)。当初来时,就一个人带着阿水一个儿子。也不知从哪来?可能身上带有一点钱。那时兵荒马乱的也没人去问他的一些情况。住下来以后,买了一块地,又置了几亩山。从此开起了纸槽厂,做起了竹浆纸。由于为人和气,经营有道,过不了几年,又置添了一些山林,生意渐渐做大。据说期间也曾被人欺负,无奈之下,花了许多白洋,去买了一个乡长当。殊不知,这却成了后来被批斗的一大罪状。   报恩桥,据说是寿生阿太当乡长时修的。虽说有人欺负他是外来人,但村里的人基本上对他们很客气。有些事,比如当时造沈家老宅时,村里大部分人都是主动帮忙的。由于他家有些竹林,遇上忙工时,敲白,削竹那都是要人手的。还有做纸,晒纸没有一样不需要好师傅的。所以寿生阿太为了感念乡邻,就在他家门口的溪上修了一座桥,取名报恩桥。   寿生阿太和儿子阿水,后来经常被拉倒台上批斗。说是反动乡长,剥削山民。寿生阿太在一次被批斗时,站在台上可能时间过长,年纪也有八十多了。竟倒了下去,再也没又起来。阿水却从此,变成了一个痴呆,整天嘟哝着:我有罪。每天早晨,拿着一把扫帚,从村子的最里头(他家门口)的报恩桥开始,一边嘟哝:我有罪,一边扫路,一直扫到村口。大约过了五、六年,也离开了。幸好阿水的儿子,已娶妻生子。他们把两老人的墓,并在一块。就在老宅后面山上,对着村口。   也是老人结德,阿水死了以后。媳妇生了三个儿子,并一个女儿。他们早已不做竹纸,都改行养殖蜜蜂。经过辛勤劳作,都富了起来。他们在山外面村里卖了地,造了小洋楼。   后来阿水儿子也已离去。只剩下阿水儿媳,还舍不得离开。每当有人来时,就讲着她家祖上跟报恩桥的故事。   如今,沈家老宅也已不复存在。只剩下长满了苍苔的石桥,孤独地横在那里。阿水媳妇已经住进儿子们家的洋楼里了。      老屋      每次回老家,总有好心人提醒我:你家老屋要漏塌了。我不以为然地笑笑:塌就塌了吧。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还是有一些说不出的滋味。毕竟这老屋陪伴了我几十年,并且还是父母留传给我的。   这次回家,又有人对我说了,于是我忍不住去看了老屋。老屋已经十分破败,潮湿的墙脚长满了青苔,还有叫不上名的杂草。屋檐下石灰粉刷的墙面,泛着黄褐色的痕迹。门上的一把锁锈迹斑驳。看着这般光景,我的心仿佛被什么一击,一阵心酸涌来。不知为什么,好像突然看到离去的母亲,弓着腰,闪着泪花站在我面前。   离开家乡十多年了,我一直很少去看老屋。倒不是我没有情感,是觉得老屋留给我的是很多苦难和辛酸。我不敢去看,甚至不敢去想。老屋里的每一块泥土,每一根屋柱,留在我心里的都是不想回忆的苦涩故事。   许多时候,曾经在布满黑色灰尘的灶台间,烧水做饭。在堆满炉灰的灰槽里煨番薯,在灶台前的大水缸里舀水解渴。我必须在天亮前挑满大水缸里的水,必须满天早上在灶台烧火处,堆满砍得整齐的柴。老屋没有用水泥来浇地,一进屋门就是黑黑的泥地,使得整间屋子阴暗潮湿。如果遇到连续几个阴雨天,走在屋里也会打滑摔跤。   最怕的是老屋漏雨。一到雨天,特别是晚上。如果没有防备,半夜落雨,因为人已经熟睡。漏雨会把你床上的被子漏得稀湿。由于屋顶盖得是青瓦,很容易漏雨。这时往往搞得全家一夜难眠,家人把屋里所有的锅、盆、桶拿出来接漏。父亲则叹息着说:明朝起来就上屋顶去理一下瓦。但是没有用的,每次落雨照样漏。要是碰到连续下雨,母亲总是念叨: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有一回,外公住我家。天已经下了好几天雨,老屋就跟着漏了好几天。那个晚上雨下得特大,我们把盆里、锅里、桶里的水倒了又接,接了再倒掉。母亲觉得有些对不住外公,外公却微笑着给我们讲故事,说:有一回,天没亮,一只老虎去偷牛。途中听到有人说世界上“屋漏”最可怕。老虎不知屋漏为何物?觉得别人在说可怕,那肯定是很可怕的东西。老虎在偷牛过程中失误,被牛主人套住脖子牵着走。路上碰到一猴子,说:老虎大王,你怎么被人牵着走啊?老虎说:他是“屋漏”很可怕的,惹不起的。那牛主人一听,他牵着的居然是老虎,吓得连忙爬上了一棵大树。猴子逞能想帮老虎抓人,也爬上树。怎奈那主人被吓出了尿,尿下来滴进了猴子的眼睛。猴子眼睛看不见物,掉了下来。老虎哈哈大笑说:我跟你说了,那是“屋漏”,很可怕的,你偏不信。于是就吃掉了猴子。这当然是无奈之中,外公说的一个童话,但屋漏雨真得很头疼。   父母走了以后,老屋传给了我。我经过了翻修,屋里也浇了水泥地,屋顶瓦片底下 铺上一层油毛毡。再也不怕落雨,也不会漏雨了。但老屋依旧使我不满意。   我听烦了走在木头楼梯上,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也厌倦了走楼板时,整间屋子会震动的样子。心想总有一天,我会像城里人一样,把鞋脱在房门口,赤脚走进干净舒服的屋里。   后来我离开了老家,离开了那间为我遮风挡雨的老屋。离开以后一直没进去住过,甚至很少去看它。或许是年纪渐渐有些长了,最近忽然觉得,老屋有些悲哀,而我自己真的有些无情,竟然对老屋有许多不舍起来。心里想着,要回去把老屋彻底翻修一下,一来以后老了或许可以叶落归根,再者是否可以对得起父母。   安顺有哪些公司能治癫痫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在那里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