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琼楼】秘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5:53:41
王月白的心中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她死都不能说出去。   10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个女人,王月白一眼就看见了她左边唇下的那颗大痦子,有黑豆那么大。那颗痦子那么耀眼的挂在王月白的眼前,她的眼前被铺天盖地的黑暗弥漫。   “这是你王阿姨。”父亲对王月白介绍。   王月白知道父亲要再婚了,早熟的她对父亲再婚对象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安。   “这个是小月啊,长得真漂亮。”那个女人身材像旋转的陀螺,皮肤白,眼睛小,眉毛是画的,粗粗的一道插在脸上,有种凌厉的气势。   王月白怯怯的躲在父亲身后,她总觉得女人笑容里有一把刀。   “这孩子从小胆子就小,不管他。”父亲说。   王月白出生时难产,父亲失去爱妻,他对王月白又爱又恨,高兴时恨不得把王月白捧在手心;不高兴时就骂她是个丧门星。幸好王月白还有奶奶,她给了她冰冷世界里那一抹温暖。她在父亲冰火两重天的世界里慢慢长大,变得敏感而又怯弱,苍白的小脸上总是挂着忧郁。   王阿姨掏出两颗糖递给王月白,王月白捏在手里蹂躏着,糖块慢慢融化在她手掌心,直到最后消失不见。王月白忽然有种快感,她在与她的较量取得了胜利。   一周后,王阿姨搬来四五个编织袋,王月白的衣柜被取消,所有的衣服堆在一个塑料袋里,挂着墙角的一个图钉上。女人的衣服一件件挂在一堆里,像尸体。王月白看到那大红和黑色外套上头颅的狰狞的笑,王月白也傻笑。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让王月白回到现实。王月白扭头看到父亲手一直在发抖。   “你刚才是什么表情?”父亲朝着王月白吼道。   “我不知道。”王月白根本不记得刚才的心情了。   “你阿姨刚过来,还不太熟悉物品摆放,去帮忙。”父亲说。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这么小的孩子会干啥。”王阿姨劝解道。   衣服占据了衣柜,鞋子摆满了鞋架,洗漱用品堆满了浴室,过了几天她又搬过来几个编织袋,锅、碗、盆入侵了厨房,被子、被套、沙发一样样像攻城掠地一样,这个不足60平方的家里被逐渐侵占。   王月白的活动空间只有一个不能转弯的小房间,房间里还堆放着各种杂物。   她去客厅,父亲和她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磕瓜子看电视,不时传出王阿姨一声响雷似的大笑。王月白每次听到那笑声浑身像被寒风吹过。她唯一可以呆着的地方只有自己的房间,她坐在床上,抱着三岁生日时奶奶给买的小熊,小熊的毛暖暖的,王月白常常抱着它睡去,梦到一位容颜美丽的女人抱着她,王月白心里暖暖的。   奶奶自从上次跟王阿姨照过面后就再也没来王月白家里了。她说不喜欢那个女人。“长得像个冬瓜,脸上还有个大痦子,不吉祥,他真是昏了头了。”   王月白说不上对那个女人的感觉,总觉得她在家荆门看羊羔疯哪里权威里时,空气都被冰封的,走到哪里都被冻得瑟瑟发抖。有时王月白在饭桌上吃饭,冷不丁听到她说一句话,常吓得手一哆嗦,筷子滚落在地。父亲这时总会用冷冷的目光剜她,王阿姨说没事没事,眼睛里却扫过一束鄙夷。王月白都看到了。她愈发不喜在家待着。   父亲和那女人在一起时载笑载言,王月白游魂一样从他眼前飘过去时,他的眼神立即冰冷。王月白感觉到自从这个女人进家,父亲明显变了。以前他还会指导她写作业,现在常常不耐烦的挥手让她走开。有时问她饭菜合不合口味,一转眼就说还是阿姨会做饭,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王月白不喜欢她做的菜,太咸了,但她从来不说,只是喝很多水。   王月白习惯躲进奶奶家里,奶奶脚小,走路特别慢,每次出门,王月白走了老远一截子路,奶奶几乎还在原地踏步。   “快点快点。”王月白急得大喊。   “奶奶老了,不中用了,奶奶要是走了你怎么办?”奶奶常常这样说,开始每次王月白都哭,后来她习惯了。   天津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 “你走了我也跟着你一起走。”   “傻妮子。”奶奶笑着拍她的手。   奶奶又矮又瘦,但在王月白心里奶奶却很高大。她喜欢奶奶做的饭菜,喜欢她跟她唠叨一些鬼神故事,夜里两人在油灯下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儿。王月白渐渐陷入睡梦中。   “妮睡了?”   “还没。”王月白一翻身,听到奶奶刚说了个开头,她就沉入了梦中。   父亲一周来接她一次,慢慢父亲家变成了她临时的蜗居。每次回去,王阿姨都极热情地给她削水果,并宣布自己买了鸡鸭,要给她做顿好吃的。王月白根本不吃这些肉,她明明知道,可每次还是必买。   在家的那两天,女人很称职地扮演一个好妈妈角色,把王月白的穿脏的衣服全部放在一起,让父亲去洗衣服。她倚在门框上磕着瓜子指挥着,嗓门像敲锣。   王月白藏在自己的房间里看漫画书,女人不时走到她房间来,照照镜子或者走到阳台朝下望。   王月白渐渐习惯把房门上锁,一个人躺在床上脑袋闪烁各种画面。   半年之后,王月白与父亲的关系变得剑拔弩张,父亲常常因为王月白的一点小事就暴露如雷。王月白衣服晾在外边两天没收,他不高兴。王月白吃饭时没笑,他要骂她一通。王月白把洗澡池的水没放,地板弄得湿漉漉的,他也批评。家里的每一处,王月白走过,只要留下痕迹,都会重庆正规的癫痫医院有哪些?被父亲狠批一顿。   “要是那个女的不在就好了。”王月白常常想。她想起女人不在时父亲总在下雨时去接她上学,偶尔有好吃的就给她留着,有时还会带她去外边吃饭。周末父亲带着他去郊区玩,父亲还教她背诗词。   眉豆似的弯月挂在苍茫的天空中,王月白望着那一点浅淡的月光,伸出她孱弱的双手卡住了那个弯月亮,她的眼睛在夜色鬼影森森。   王阿姨病了。早上王月白起床后意外没看到那个大鲨鱼到处晃荡,走进厨房却看到父亲在熬粥。父亲告诉王月白王阿姨突然病了,脑袋乱哄哄的老是有东西在喊,昨天一晚上没睡觉。   王月白的水杯里疏影横斜,牙齿咬得咯嘣嘣响。她心不在焉的上完一天课,回到家冷锅冷灶,客厅里一片狼藉。连忙给父亲打电话,他说在医院,阿姨突然就严重了,抓扯自己的头发,直拍自己的脑袋,说里面老有哭声。临末他让王月白在家自己煮点饭吃。   王月白想起奶奶给她讲过的故事,每个人心里都寄居着一个神灵,如果这个人很弱,神灵就会出来保护她。王月白渴望要一个强大的神灵,但从未遇到过。她曾渴望借助这个神灵的力量撵走那个女人,但等到这个女人真的病了,她又开始害怕,她不希望她死。   王月白一夜未睡,早早起床熬了粥提到医院,父亲疲倦地躺在医院的长廊上,一夜之间,他的头发就变灰白了,嘴唇周围有密密麻麻的胡茬子。父亲是个很讲究的人,她从未想到只一夜父亲就如此苍老。   如果可以,王月白希望能成全父亲的幸福。王月白开始学做一个乖乖女,她每天早上去医院送饭,下午早早回家替换父亲,王阿姨的身体日渐转好,脾气似乎也没那么暴躁了。她看着王月白日渐消瘦的小脸蛋,伸出手了摸了摸她的脸,王月白感觉她粗糙的手掌滑过她细嫩的皮肤。   她想起父亲曾说王阿姨是个苦命的人,她是乡下人,18岁就结婚了,嫁给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结果不到一年男人就因煤矿事故离世。后来她嫁给一个大她4岁的男人,谁知男子酗酒,喝醉了就打她,她身上全是伤痕,忍了一年,最终离婚。   王月白不知王阿姨是以怎样的心情嫁给了父亲,但至少父亲让她有暂时的安慰。她发胖了,人也精神了。初见她时拿着颓唐和疲倦也没有了。她想起王阿姨对父亲也不错,至少她会给父亲做饭,做家务活,陪着父亲聊天。   王月白终于明白自己才是局外人。她终究要长大,而父亲也需要自己的生活。   奶奶听了王月白的想法,低着头西安哪家医院可以手术治癫痫病,半天她说:“妮子,你真不埋怨你爹?”   “不了,以后我会像亲妈一样试着喜欢她。”王月白说。   奶奶突然小声啜泣起来,她用枯枝般的手抚摸着王月白头发,王月白抱着奶奶的肩膀嚎啕大哭。   共 291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