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菊韵】风停在原处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1:15:44

   风停在原处,阳光晒过,那片海褪了色。
   他穿着蓝底白条纹的长袖衬衫,系着深咖啡色领带。领带的颜色跟手里搅动的咖啡一样,混浊不清,定义不明。领结很松,不知是结没打牢实,还是给扯松了,歪在喉结一侧,显得没精打彩。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咖啡色,一种含蓄深沉的颜色,如同他的成熟。同时,又是一种近乎绝望的颜色,如同那些混沌的日子,那些不眠的长夜。
   他的袖口扣得很紧,两颗纽扣,像守卫,尽职地守护着他的高贵。他裸露的手腕清瘦、苍白,手掌宽大、有力。我很想摸摸那只手,我喜欢被它覆盖包裹的感觉。我也喜欢它滑过我的脸,滑过我的肌肤,滑过我的羞涩,带我一起飞。飞向蓝天,飞向虚空……从衣袖往上,细条纹随手肘的弯曲变了形、断了层。甚至,还有些微的褶皱。他就在眼前,我却觉得那么遥远。眼睛、手、嘴唇,还有声音,对我都是一种无声的拒绝。
   “你是我的‘妖孽’我为你着了魔!”动情时,他如是说,声音磁性而温存;“你就是个‘妖孽’,专门来把我折磨。”难过时,他亦如是说,声音阴沉而生硬;
   我喜欢听他的声音,透着男人的宽厚与坚实。“艾米小姐,请你简单陈述一下,做文秘工作应该具备哪些技能?”这声音有些蛊惑,我抬起头,撞上一对好看的单凤眼,心儿无来由地哐当乱响。“艾米,你的脖子真美,又长又细,像天鹅一样。戴上这条项链,你就永远是我的了。小米,我爱你,永生不分离!”A.Z。艾米,赵池。两个重叠的名字,两颗罪孽的灵魂,套住了我的脖子,也套住了我的一生。“是我害了她,是我!如果她死了,我也不活了!我不活了……”我用尽全力,抱住了他撞向墙壁的头,却抱不住缓缓下沉的心。“小米,我的心,别离开,求你!没有你,我的生活毫无意义……”淡淡的烟草味,甘甜清冽,如一枚罂粟,明知是毒却又无法戒除,沉沦,不知归路。“给我时间,我会处理好一切的。相信我!”我的心一片虚空,生活变成荒漠。
   那一天的阳光多么凶猛呵,像毒蛇,贪婪地舔舐着我的身体。我走出冰凉的医院,走在六月的阳光里,踩着斑驳的光影,就像旋转在舞池。没有音乐伴奏,没有观众喝彩,也没有肢体的舒展。有的,是一个字符的生硬和一条生命的悸动,是喜悦与悲伤的交战,还有眼泪与汗水的交融。
   下午的时光很安静,如同死亡,或者独幕剧的落幕。米箩咖啡厅,那个安静的角落,那个我俩专属的位置,那支凝固着两滴水珠的红色玫瑰,那首熟悉的钢琴曲《风居住的街道》,那服务生程式化的微笑……一切,都是一个月前的样子,好像时光不曾远走。
   他终于还是来了,带着一身暑气,还有一身火气。“什么事那么急,不能等到下班吗?”他瞪着眼,看都不看一眼我为他点好的蓝山咖啡,也没看我特意穿着他最喜欢的那条水蓝色连衣裙。他曾说那是夏天天空的颜色,纯净得不带一丝杂质,是他的归宿。他没看出我将常喝的卡布奇诺换成了黑咖啡,并且没有加糖。而我却清楚地看到了他眼里布满血丝,下巴上胡茬隐隐。一脸颓废,一脸憔悴,一脸不耐烦。我啜一口咖啡,胃一阵痉挛。他才三十六岁呵,怎么就变成这般模样?一年前的意气风发、风神俊秀呢?哪儿去了,都到哪儿去了?
   “到底什么事?快说!老总一会儿要来视察,我只有十分钟时间。”他不停地看表,眉头锁得紧紧的,我看到了眉心里的疲倦。“我……”我用力舔着舌头,“我要走了!”一个声音划破寂静,那么深沉生硬,那不是我,绝对不是我。“去哪儿?”他终于肯正面看我了,眼珠突出,眼神黯淡,显得更加不堪。“回家,”顿了顿,我深吸一口气,加重了语气,“结婚!””结……婚?”“是。结婚。”我看到脸部肌肉急速跳动了一下,接着,他猛地端起咖啡杯,仰着头喝了个底朝天,把杯子重重地搁在桌上。“不许结婚!”我用力撑着眼皮,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头顶上方。那里,挂着一幅仿梵高的油画《向日葵》,黄色的底色与花朵,或深或浅,或亮或暗,陈旧晦涩,意味不明。花瓣扭曲着,挣扎着,多像我此刻的心情。我感觉自己成了石膏像,眼皮也胀得发酸,我在等待着那句话。然而,他扭过了头,看向了窗外。
   窗外,是深南大道,道路像一条长长的排线,横贯城市的中心,没有起点,没有终点。从三十楼看下去,车辆和行人就像是蚂蚁,黑压压的,在各自的轨道上,奔走,交集,又分离。马路对面的高楼外墙上,是颜色不同形态各异的灯箱和海报。其中,蓝天事务所的招牌分外显眼,因为就在正对面。这城市,就像被风刮过的一般,乱糟糟的,让人找不到歇息的罅隙。窗户是密封的,隔着玻璃看去,窗外的世界清晰而虚幻。就像我俩的爱情,始终隔着砂,始终蒙着灰。我手抚着胸口,拽紧水滴形的项链吊坠,我感觉到A.Z在我汗津津的手心里融化。化成水,结成冰,变成剑,刺穿我的胸膛。
   从那以后,我经常做一个梦。梦中,我深陷在湖心。湖面好宽好广,湖水好深好蓝,天空好高好远。我的周遭一片虚空,我的内心也已成空。一双看不见的手扯着我的头,不停地向下拉。我在沉沦,沉入绝望的幽谷。我好冷。我用力挣扎,我高举着右手,手心里一张揉皱了的纸。一个B字如同变形的奥特曼,有我手心里不断膨大,大得和天连成了一片。接着,一片黑暗,下起了瓢盆大雨。雨水是咖啡色的,流进嘴里,不是咖啡的味道,是浓浓的甜腥味——血的味道,绝望的味道,死亡的味道。那B字开始卷曲、收缩,变成了刺目的红。接跟着,我的手红了,身体红了,海水也红了。我浸泡在一片血水中。我全身抽搐,用力呼唤他的名字,一声声,不停歇,直到声音嘶哑,直到喉咙出血江苏癫痫病哪能治疗好
   血水褪去,梦醒,一片苍凉的白。
   “美女,生命只有一次,要学会善待自己。你看,阳光那么灿烂,生活这么鲜活,有什么比活着更好呢?……额,我是这里的实习医生,叫张恒。张恒的张,张恒的恒……我看你叫艾米,艾米姑娘,我们交个朋友吧!”他的牙真白,跟他身上的白大褂一样白;他的笑容真灿烂,比七月的强光还灿烂。他就是个快乐的大男孩。
   张恒强硬地闯入了我的生活,毫无防备,就像手腕上扭曲的疤痕。
   后来,我试图戒掉咖啡,换成跟张恒一样的浓茶,我也努力把消毒水当古龙香水对待。然而,一切都变了,变得没完没了。对,没完没了。
   “别人的婚姻都……都是鱼水交融,我,我的婚姻就、就他妈的一潭死水。吵!吵哇……哪怕头破血流,也比这温、温吞水的、慢、慢性自杀强啊……”“就算一块冰,也该融化了吧?!……艾米,你就是一块石头!这么多年,我这么努力……为什么,为什么得不到你的心?”
   结婚照就挂在床头,我却记不住张恒的面容。只有一屋子浓浓的消毒水味,挥不散,化不开。这气味生了根,发了芽,长在了屋里。它生长着,赖在床铺上,躲在卫生间,钻进衣柜里,甚至附着在我的衣裙上。那一柜子天蓝色的衣裙,全都褪了色,像被炙热的太阳晒过,灰蒙蒙的,成了悲苦的颜色。
   “爸爸……我要爸爸!”儿子的哭声就是一条柔软的鞭子,夜夜响起,一声声抽得我的心支离破碎。我独坐床头,长夜,没有尽头。
   儿子已满八岁了,他很懂事,也很乖巧,他甚至知道帮我分担家务。可是,他还只是个孩子。他那清澈的眼睛,每月只有一次,才会特别明亮。我的心隐隐地痛。小时,他可是个小魔头,折腾得我精疲力竭呵。那时,我的心多么充盈。
   “艾米,大家癫痫病可以中医治疗吗都在问你呢?你就进群吧,十年了,多不容易。”
   手机震动个不停,阿莲的信息一条接一条,令我无力招架。
   “不要。”我低下头,快速地回复道。
   “别那么决绝嘛,截个图你看……”
   阿莲发的截图上,艾米的出现频率好高。青春的记忆,青春的气息,如一股久违的和风,吹得我的心儿颤颤的。可是我明白,我无法融入过去。当年,她来办公室掀起的海啸,杀伤力太过强大。以至于这些年,一回想晟宇实业,温暖就会被那些暧昧的笑容、轻谩的语言击退。我怎能,坦然回到他们中间?!
   “唉呀艾米,赵总问我了,怎么办?”这一次,居然发的是语音。这还是阿莲第一次给我发语音,她的声音依然那么好听,只是多了层沧桑。隐隐的,还能感觉出一丝小兴奋,小紧张。
   阿莲又发了张截图,是私聊。他的名字被阿莲备注为“赵总,爱驶实业总经理”。他的头像蓝幽幽的,是一张湖天相接的风景图。湖水深远,天空明净。图像放大后有些模糊,雾蒙蒙的,像覆上了岁月的尘埃。
   他公司的命名,他的头像,对我都是一种诱惑。我感觉到了手机在剧烈地颤抖,我无法控制眼泪的冲动。
   早先,我也知道一些他的消息。听说,从医院出来后,她就常年抱病,再也没在阳光下露过脸。就在我离开那座城市的第二年,他和她又生了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只比我的儿子小一岁。
   “为什么找我?”阿莲问。
   “呃,凡是当年晟宇的,我都打听过了。”他回答。
   “哦……为什么找她?”
   “就是,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然后呢?”
   “我离婚了。我忘不了她!”
   “既然如此,当年,怎么要放手?”
   “她太年轻了,我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
   不许结婚!其实那一天,只要他说出这一句话,我就会留下。哪怕粉身碎骨,哪怕永生在罪恶的包袱下匍匐,也绝不退缩。然而,他的沉默划开了无形的沟壑。我看到他颓废的脸变得苍白,看到他起身时身子打了个趔趄。我咬紧了嘴唇,直到他落寞的背影消失在眼底。
   “想不到啊艾米,当年全公司的冷面杀手,居然这么痴情。”“艾米,你就应了吧,人家一个大老板……”阿莲好像不知疲惫,一条接一条地发送聊天记录。手机震动个不停,吵得一屋子的空荡和清寂动荡不安。
   其实,我和阿莲并不是那么熟悉。在晟宇那阵,我是市场经理赵池的助理,她是前台。进公司不到一个月,她就离职走了,我们并无过深的交集。年初,在一个深圳旧友的微信群里遇到,就加了微信,寒暄几句就再没互动。前几天,她突然来拉我进群,说是晟宇公司一帮老员工组建了一个微信群。我拒绝了。过了两天,她又告诉我,赵池进群了。“你知道吗?赵总居然是爱驶科技的老板。唉呀,真没想到!”阿莲的仰慕之情,我隔屏也能感受得到。
   人在重庆,深圳于我,虽然已远隔天涯。但是,通讯资讯的发达,距离并我绝对的隔离。爱驶,近几年,一个频繁出现在媒体的符号。从相关资料获悉,爱驶公司成立于六年前,发展势头迅猛,现已是深圳知名企业。
   “爱驶,艾米,赵池,这名字原来大有讲究。天哪,赵总,他真是太浪漫了!唉,要是我能遇到这样的男人,就是死一千回,也甘愿……”这个有着火红狐狸头像,成天在朋友圈晒自拍、旅游、美食的寂寞女人,据说离婚五年了。我不知道,她怎么转了风象,热心起我的事来了。
   太热了,手机都烫手。我把手机狠狠砸到沙发上,走进了儿子睡房。
   小家伙正在蒙头大睡,空调被蹬到了一边,手脚张开,呈一个舒展的大字。这睡觉的姿势,跟他一个样。儿子的房间是我设计的,天蓝色紧条纹墙纸,天蓝色衣柜,咖啡色地板和小装饰。“你干嘛总是买蓝色和咖啡色?家里一点生气都没有。你应该多尝试鲜亮喜气的颜色。”张恒对色彩没有讲究,脱掉白大褂,什么颜色不论。他尤其喜欢黄色,但从来不穿蓝色跟咖啡色。他说,蓝色是阿根廷足球队服的颜色,而他是巴西队的铁杆球迷。但是,第一次去他湖北的老家,我却看到他卧室的墙上全是梅西年轻时的海报。
   儿子翻了个身,双手举过头顶,头歪向一边,发出悠长而匀称的鼻息。灯光下,他的皮肤泛着淡淡的柔光,像个小瓷人。他肉嘟嘟的小脸,菱角越来越分明,单凤眼,罗马鼻,薄薄的嘴唇……总让我想起旧时的某个片断,某张影像。上周末,儿子跟我说,他长大了,不要再穿蓝色跟咖啡色了。我问他想要什么颜色,他不假思索地说,他要白色和黄色。他还说,跟爸爸约好了,这次要穿一样的球服,去体育馆踢足球。现在,黄色的球服就在枕头上,明亮鲜艳,在一片蓝色的包围中,显得分外刺眼。
   我又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三年了,每月一次,儿子定期把这气味带回家,塞满了每一寸空间。儿子就是我的生命,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他,包括生命。
   一股咸咸的味道在口腔里扩散,我心里涌起一阵酸涩,轻轻躺下,把儿子的头拢过来,紧紧搂在胸前。他的身子帖着我的乳房,头顶着我的脸颊,我感觉到一阵痒酥酥的柔软。这头发长得也太快了,才剪了没多久,又长长了。突然,儿子身子向外一挣,手一甩,脚一踢,嘴里砸吧了一下,喃喃地喊了声爸爸,又沉沉地睡去。我感觉心口一阵疼痛,钝钝的,像被锤子锤了一下。
   我起身坐起,撩开散乱的头发,手指被狠狠地绊了一下。如同地震一般,整个床都晃动了一下。只是瞬间。我小心地摘下项链,再次躺下,合上了眼睛。<河北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br />   那个梦又来了——
   天蓝色的湖水,咖啡色的雨。湖面那么宽那么广,天空那么高那么远。我在湖心,找不到岸……

共 494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