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绿野】 文 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45:15
一场秋雨一层寒。转瞬,就到了落叶纷纷的季节。也许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我心里面有深深的离伤在心头,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回忆过去的那段青春岁月……   我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子,在时光隧道里,回忆过去的日子,都是平淡无奇的生活。可无论多么平常的过往,都会有闪光的,精彩的一段光阴。那曾经的点滴,就像雨后的那道彩虹,永远的飘在记忆的天空,叫人久久难以忘怀……   相信和我年龄相仿的人,喜欢文字的人,报过文学函授的人,都对文友这个词,不会陌生吧?   那年我十九岁,喜欢看书的我,偶尔从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一则招生简章。是吉林省长春市的一个文学函授班在招生。当时,正是我做着文学梦的时侯,对写作一窍不通的我,如同久旱逢甘露,急急忙忙的去了县城,邮寄了报名费。其实,好多事情都是想着容易做着难,当第一期教材邮寄过来后,我根本看不下去。因为教材艰涩难懂,只能靠自己的悟性自学。因为我的妈妈,哥哥都是教师,弟弟在读高中,他们三人都住校。做木匠的父亲也走村串户的做木工活挣钱。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我自己。而家里有几十亩地,还有羊、马、鸡、猪。繁重的活计,把我累的,倒在炕上就能呼呼大睡。晚上我一个人害怕,就找了我最要好的同村姐妹给我做伴。那个时候,我经常和星期天回家的妈妈诉苦,有时候说着说着就掉下泪来,感觉特别的委屈。那个函授班规定一个月一期作业,我报的是小说专业。可我写了三篇作业,就放弃了,因为到了一年最忙的时候,秋收。我们家有四十多亩地,还有四十亩草场,不但要收庄稼,还要把草全部打回家,真的没有了精力去写作。   记得那个时候,有一个辅导老师辅导我写作。我还清楚的记得我的老师叫唐俊山。   这个老师是一个很负责的人,把我的三篇小说都做了仔细的修改。我在空闲的时候,用稿纸把它们认真的抄写后,保存起来。   虽然我再也没有交过作业,可一年的教材都如期而至。在冬天到来的时候,我收到了几封远方的来信,我感到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函授班有个交友活动,就是把每个学生的地址,姓名都登在了一本教材上,希望大家自由交友,探讨文学,交流写作经验。我因为好长时间没有看教材,所以不知道。原来这些信是文友们写来的。我记得有十几封信。我挑选了五封信,开始回复。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到今天我仍清晰的记得他她们的名字,是哪里的人。他们是赤峰的郑成龙,郑丽云,广东茂名的赖梦,广西的欧绍强,安徽的周志宏。这里面只有一个女文友。从此,我有了五位志同道合的文友,开始用文字,书来信往,传递友情。我的生活因此而变得充实有意义起来……   可以说,文友们的文笔都很好,字体也漂亮。特别是那个在呼仑贝尔大草原,当汽车兵的郑成龙,用的是小毛笔写的信。因为他爱写诗,信里总会有诗歌出现。我们通信的第二年春天,我拿着文友们的信,跑到了村外的杨树林。读完文友们一封封热情洋溢的信后,我默默地伫立在那条林荫小径上,此时,夕阳西下,粉红色的晚霞,透过树梢,斑斑驳驳的洒在树林中,每一片树叶都变成了粉红色。我恍然若梦。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情愫充溢着我的胸口。我摘了好多树叶,回到家后,夹到书本里,等它们完全展平后,用粉色亮光纸包好,放进了回信里。一开始,五位文友都有,后来都拿出来,就给郑成龙邮寄了树叶。现在想想真可笑,可当时,就傻傻的那么做了。他很开心,回信时,一页信纸都在说树叶带给他的快乐。他说,他把树叶放在了兜里,半夜也会打着手电看一看……   安徽的周志宏,是四位文友里最书生气的,也是最帅气的一个。他的信,语言华美,意境如诗如画。他曾经这样写过:夜晚,我怀着思念入梦,梦里,美丽的大草原,潺潺流淌的小河旁,一位美丽的内蒙古女孩,正在河里嬉戏。欢快的溪水从她光滑的脚面流过……鸟儿在欢唱,野花儿在舞蹈……那个时候,我的思想保守,除了信件,啥也没有,他只是凭借想象来写的这一段话。可他邮寄了相片给我。那个时候,我们都十八九岁,正是懵懂的年岁。共同的爱好,使我们的相处很默契,很快乐。后来他还特制了一个信封,给我邮寄了一只大蜻蜓。我没有见过那么大的蜻蜓,足有小饭碗那么大,我一直保留了好长时间,一直它变得像标本一样,也没舍得扔……   广东的赖梦,是文友里最时尚的一个,也许是生在南方的缘故。他的照片:爆炸式头型,喇叭裤,体恤衫,阳光时尚。信写的最长最浪漫,也最大胆:夜晚,一弯月像小船一样,驶向我的窗前,那个梦中的草原女孩也随着小船而来……他说他查看了地图,内蒙古离广东有几千里,他都知道,也许哪一天,他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那个时候真是山里女孩,太实在,当时信以为真,就再也没敢给他回信。有时候,村里来个陌生人,我都害怕是他,总是锁住门躲起来,等到人走了,才敢回家。一个月后,他来了一封信,只有一句话:7十7是不是等于14?他误会我了,生气了,从此消失殆尽。我失去了一位挚友……   可有些人不联系并不代表着忘记,我常常会凝望着天上的那弯月,想起他说过的话,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那样的夜晚,想着远方的友人,有淡淡的酸涩和牵挂在心里,有些人即使远离,却是永远留住在心里的……   广西的欧绍强是个特殊的文友。因为他不是函授班的人,他是在她姐姐的教材里看到的我,这是个真诚善良的大男孩。也是唯一给我邮寄过书的文友。我曾经给他说过,我离县城远,查邮政编码不方便,他就买了一本全国各省市的邮政编码汇总的书,邮寄给了我。他的信最少,只有几封,就没有再来过信。人与人的相遇,是一个天赐的缘份,缘深缘浅,都有因果,感谢那一场场遇见,和那美好的感动,一直陪伴着我走过似水年华……   赤峰的郑丽云,是一个百货商店的售货员,一个爱写诗爱做梦的女孩儿。比我大一岁。共同的爱好,叫我们有说不完的话。因为我们离的近,她多次邀请我去她家。当年就她和郑成龙,周志宏我们通信时间最长,我曾经把刊登我的小说的报纸邮寄给他们每个人一份,因为我的成功和他们的鼓励是分不开的,那些孤单无助的日子里,是他们的一封封来信,陪伴着我,才叫我有了继续写下去的勇气。我喜欢与这样的友人共同分享我的幸福……   那个时候,是八十年代,人们的思想都很封建,根本看不惯我写作。更不要说和陌生人通信了。乡里每半个月有邮递员送信到村里,再由母亲给我拿回来,有时候还有其他的文友们的来信,最多的时候,能有二十几封。邮递员曾经对我母亲开玩笑说:王老师,都是你女儿的信,你该请客谢谢我……   村里人都知道我和文友通信的事情,姐妹们在一起玩耍的时候,她们总是和我开善意的玩笑,她们会一起喊:看成龙来了,看志宏来了,我就会羞涩的笑着,追打她们……可那些个叔叔阿姨们,就没那么简单了,他们多次出入我家,给我保媒。我故意气他们,每次相看,都是头不梳脸不洗。而每次这样的无聊的事情过后,我都会躲在一个幽静的角落,暗自垂泪。我并不像人们猜测的那样,和哪个文友谈情说爱,我是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懦弱之人。我只不过是受了书籍的形象,不想叫人牵线搭桥,希望自己能遇到喜欢的男子,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而已……   克什克腾报虽是县级报纸,可它的威力不算小,因为每个单位,每个村委会都要订阅。我投的小说获奖了,编辑在头版头条写到,一个普通的山野村姑,一个初中生,几年坚持写作,是我们广大文学爱好者学习的榜样……   那个年代,还流行用报纸糊屋子,特别是过年,家家户户都去县城买报纸,我的小说走进千家万户,我的中学老师和好多同学都知道了,每次在县城遇到他们,第一句话就是,我看见你写得小说了,我还小有名气了……   每一个爱好文学的人,都爱浪漫,爱做梦爱畅想,我才刚刚二十岁,心里憧憬着美好的爱情。也许那样的年纪,那样的交往,应该有故事可以发生,可最终什么也没有,我们的信里,都是对理想爱情的憧憬,互相鼓励,互相爱护,交流写作经验,仅此而已。我曾经把和文友的故事,虚构成了散文《我的初恋》这篇散文,叫好多网友落下泪来。记得我曾把它发到二月群论坛,有好几个网友都是看了这篇散文加上了我。一个叫小子的网友在兰亭群论坛,看到了这篇散文,他当时坐在单位的门口看的。一个三十几岁的大男人,抹着眼泪,单位的人看到了,都以为他失恋了。这是他加上我后,聊天时说的,当我说起是虚构的,他就是不信。也许是那里面掺杂了我的真实情感,也许是未果的爱情都是最感人的缘故,好多网友都喜欢这篇散文。可事实上,那个年代的人,还太过保守,或许我们都不是那个对的人,只是彼此的过客而已,我们就是文友。我承认,是把所有的幻想都禁锢在内心深处了。多少心事都化作月夜里的泪滴,随风而逝。我是一个叛逆倔强的女子,但终未逃脱凡尘烟火的宿命。最后与所有的文友作别在我走进婚姻殿堂的头几天,一个令我柔肠百转,伤心欲绝的夜晚,我把所有的信,整理好,装进一个小衣箱里,包括我的理想,爱情,都一并上了锁……   那一刻,我明白,我和文友们再也不会通信了,因为我要去做一个妻子,背负着一个家的责任。世界上有哪个男人,会允许妻子和别的男子通信,而且是未曾谋面的陌生人……   我伏在装满信件的箱子上,泪如雨下,对于通了两年多信的文友,我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   在以后所有的岁月里,每当从书中,在电视上,听到和他她们名字,地方一样的字眼的时候,我都倍感亲切,记忆的闸门就会打开,思念如倾泻的水流,跳跃不止……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收到过他们两个人邮寄的贺年卡,成龙的贺卡上写着:浓浓的思念,深深地祝福。周志宏的贺卡是一颗光突突的树干下,落着两片树叶,没有写一个字。丽云在信中说,成龙给她写信时提过我,希望我幸福……我才知道他们是本家人,他的家也在赤峰,因为通信时,都是部队地址,真没想到他会离我那么近。信里还有他一张在牙克石会议室的照片,记得他在报考军校,也许考上了吧……   时间如白驹过隙,好快呀,当年那个傻呼呼的女孩儿,已经变成了满目苍凉的中年妇女,可回忆起和文友们,一起走过的那段时光,我仍旧像回到了少女时代,心里充满着快乐和甜蜜。这一段时光,就像山谷里的野花儿,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更像天空璀璨的烟花,虽然转瞬即逝,却在我的心灵天空,留下了永不退色的绚烂。小小的一场遇见,曾经的点滴,足够点燃万盏灯火,温暖我一生的历程……   人的一生,要有很多次相遇,只不过是,有的人擦肩而过,有的人陪你看了一段风景,有的人就像风一样一拂而过,有的人在心里生根发芽……   这篇散文全是真实姓名,我只所以这样写,是幻想哪一天,你们其中的一位,会走进我的空间,能看见这篇日志。也许当年爱文字的你,仍旧做着文学梦,也许你也喜欢上网,也许我们在此生还有相逢的那一天,也许你们已经把我忘记了,可我一如既往,还在痴痴等待着你的出现,和你再续文友情。   若在遇见,永不放弃……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见效快荆门看癫痫那个医院好青玉案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黑龙江癫痫哪里最权威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