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云】重回深圳“握手楼”(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04:16

暑假又在我们的盼望中来临,以前的假期,我翘首以盼飞向南方。因为我是一只候鸟,也是他身旁的一株木棉,“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而今年的“八一”建军节,他已不是那棵身穿绿衣的橡树了。

我心中仅管有十二分不情愿,但还是得收拾行囊,带上公婆和两个孩子,辗转千里奔赴老公的“阵地”――广州。转业后的他应战友之邀再次就业,本已团聚的牛郎织女被迫分离,我们的心中又多了一份牵挂。

来到羊城,目睹了一线城市的繁华与风采,住在舒适、环境优美的开发区,感到无比惬意的同时,我也愈发想念深圳的姑姑与妹妹。终于在一个周末,我们全家坐上去深圳的城际列车,穿越人流嘈杂的地铁站、火车站、公交车站,来到目的地——诺铂广场。我的心中抑制不住马上见到亲人的激动,急着想早点给姑姑打电话,因为她让我提前打声招呼,她好去接我们。但老公不让我这么做,他说姑姑毕竟是长辈,让她出来接我们不妥当,我们要先买了礼物再给她电话。我觉得老公想得很周到,在礼节方面他总是尊重别人,彬彬有礼。下了车,凭着记忆我带他们找到了姑姑住的地方,那是一片密集、拥挤、热闹的“小区”。称“小区”是因为那里楼房一座挨着一座,用“鳞次栉比”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但“小区”在人们眼中应是绿化非常好,管理非常严格,楼间距非常宽阔的地方,那里环境应非常优雅、干净、舒适。而姑姑算是深圳打工者中的一员,她租住在宝安区,听她说那里住的全是外地来的打工者。因深圳人口密集,外来务工人员逐年增多,在土地有限的情况下,人们盖的楼房只能缩小楼间距。因此出现了一种特殊的楼房,人们把它戏称为“握手楼”——两栋楼之间的人距离近得可以握手。

姑姑几年前来到深圳,就租住在这样的“握手楼”里。小小的几平方米的“蜗居、雀巢”,就成了她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安身之地。撇下家乡两室一厅的大房子空着,她一个人背井离乡,闯荡深圳,单凭这一点我很佩服她。几年的艰辛努力,她由最初幼儿园的一名厨师,成为荣耀篮球训练中心的一名教练。年近五十的她,依然享不了清福,还得靠自己的能力辛苦赚钱。否则一个月一千多块的退休金哪够她们母女生活?妹妹二十几岁了,没有正式工作,还得依靠姑姑养活,想想她们可怜的母女,我们的心里总是充盈着同情的泪。

我和老公来到楼前繁华的巷子,街道两边全是饭馆、商店、超市。做生意的有全国各地的人,南方的,北方的,混杂着各种不同的口音。站在眼前熟悉的街道中央,一种欣喜之情在我心中油然而生。此时是下午六点多,正是人们下班回家,买菜做饭的时候。眼前都是匆忙的行人,脚步匆匆,人来人往,电动车、拉货的摩托车也急切地从人们身边擦肩而过。这就是老百姓的生活,来到一线大城市打工的底层人民的生活。这里最接地气,柴米油盐,人间烟火从这里升腾,你可以从中窥见打工者的平凡生活。

我们来到超市买了几斤红提,一箱安幕希,一个无籽大西瓜。在“握手楼”中仔细寻找着西四巷,虽然在姑姑那里住过一段时日,但几年过去,曾经熟悉的地方变得陌生起来。我凭记忆仔细辨认,慢慢寻找,有的“握手楼”已改头换面,装修升级,名称也更换成了“公寓”。外表和名字洋气了,租金也随之大涨,姑姑住的“蜗居”租金也由原来的六百涨到了一千一。北上广深的房价越来越高,令普通老百姓望尘莫及,昂贵的租金也令打工者的心弦绷紧,得精打细算地花每一分钱。

终于看到了“西四巷”的小牌子,我高兴万分,老公这才让我给姑姑打电话。我站在楼下拨通了她的号码,告诉她我就在楼下。她从窗户里伸出头,喊我的名字,我朝上望了望,一格格小窗户演绎着一个个打工者的故事,从二楼熟悉的窗户里,我看到了姑姑的长发。顺着一楼往台阶上走,二楼的拐角处坐着一家人正在吃饭,他们是楼主人雇佣的房东。每一栋楼都有一户这样的房东,他们也是来打工的,只是称呼不同,一跃升为“房东”,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房东,但租房等事宜还是直接找他们。记得我们前年第一次来深圳,千里迢迢从火车上给姑姑带了一箱家乡的红富士。刚进屋,姑姑赶紧拿了五六个“珍贵”的苹果送给房东。我纳闷,一向节约俭省的姑姑怎么这么大方?红富士在深圳可要卖十元一斤呢,她可舍不得买,最爱吃苹果的她却从自己牙缝里抠食。她解释道,房东人挺好,住的时间长了,她假期回老家或平时有什么事也照顾她。

远离家乡,邻居比亲人还重要,我理解姑姑的这份心。人与人之间交往还是少不了真诚、友善,我体会到了这里的人们身上流露出来的人性美、人情美。越过房东家,从二楼光线昏暗的过道里径直穿过,黑漆漆的过道只容两个人并排前行,两边都是一间间相邻的小居室。姑姑的家位于左边倒数第三间,门是绿色的铁皮门,曾经,我和父母在这里住了几个月。哪间门我是记得的,而且知道她的邻居是一个中年女人,做钟点工。

门终于开了,也许是姑姑没有意料到我们这么快来,她带着些许惊喜开了门。那个狭小的“家”毫无遮拦地铺开来,仿佛赤裸着上身的少女,仅管娇羞但还得迎接来客。这样寂静的房间一下子进来四个大人,两个小孩,感觉连坐的地方也没有。狭小的空间还是摆放着那张一米五的床,一张小沙发,一个小方桌用来摆放东西,除了这几样家俱和一些衣物用品,整个房间几乎全被塞满。和几年前不同的是,墙上多了一只旧空调,这还是妹妹来之后嫌热,姑姑特意给她安的。这样的空间是要充分利用的,否则一个邋遢的人住几天会把屋子变成“猪窝”。而姑姑的家,始终是整洁、有序、舒适的,水泥地板被她拖得发亮,能照出影儿来。

我想像不出还能从哪里找见这样整齐、洁净的蜗居。姑姑要给我们泡茶,老公说把西瓜切了我们吃吧。她便到后半间“厨房”切瓜,我们边吃瓜边聊,她打电话给妹妹商量晚上要请我们在外面吃饭。妹妹刚找到工作,很忙,周末在考试,晚上和朋友在一起吃饭。虽然知道我们来了,可她脱不了身,我本以为妹妹有了工作,姑姑会很高兴。可她感慨道:“她爸爸走了这么多年(姑父去世了),要是人家的娃早懂事了,知道心疼她妈,会努力赚钱养家。可她呢,一点也不知道我的辛苦,还得我养活她。像我这样年纪的都在家休息了,我还得辛苦赚钱。”

看着姑姑随年龄发福的身体,晒得黝黑的脸庞,我难过得想落泪。物质上的贫穷不可怕,最怕的是精神上的忧虑与摧残,这么些年了,妹妹的叛逆与不懂事是她的一块大心病,也是大家的挂牵。我们来到街上,姑姑要请我们去吃大菜,老公坚持就在附近的小菜馆里吃。他找了家湖南的蒸菜馆,不知是不是因为见到姑姑的缘故,我胃口大开,吃得香甜可口,比平时吃得多。夜幕降临,晚上的小街巷比白天热闹许多,夜市上的各种小吃都摆出来了,地摊上的便宜衣服也挂出来了。我突然想起父亲那年来说过的话,他和姑姑在街上可以卖油饼,因为老爸的炸油饼技艺是一流的。虽然是玩笑话,但生活在这儿,大家都是陌生人,各凭本事赚钱,在城市的一隅演绎着平凡的人生。

还有姑姑楼上的邻居,老两口是收破烂、回收旧物的,每天起早贪黑,干着最卑微的工作。但听姑姑说,他们挣得可不少,孙子的学费都由他们出呢。来深圳的人每天匆匆忙忙,不讲究吃穿,只顾着赚钱。这些最底层的劳动人民,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们出门在外,常年过着孤单寂寞的日子,生活清贫,不图享受。我想起自己及身边的一些人,工资也不高,但攀吃讲穿,挣一点钱就贪图享乐。和深圳的外来打工者相比,我们确实要学习他们吃苦耐劳、踏实勤恳的品质。

临走时,我依依不舍地回望“握手楼”,心里度量着那握手的距离,想像两座楼上的人握手的样子。不管是谁,在陌生的城市里,同住一座楼,只要大家彼此坦诚相待,尊老爱幼,世界就是温暖的,光明的。

羊癫疯是怎么引起的呢治疗癫痫病最好的药物辽宁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西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