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荷塘】我的那些花儿(外一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5:00:11

【我的那些花儿】

生活中有许多事情,看似很平常,可总让我们费心去惦记。比如我对我的那些花儿,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仿佛望见它们在阳台上沐浴阳光雨露,快乐成长。

由于居住的地方距离花市没多远,所以周末时常去那里转转,如果遇到中意的价格又能承受的,最终总会买下来据为己有。说来也怪,那花儿一旦付了钱被搬到车子上,就立刻变得亲切起来,甚至觉得它本来就是自己的,这种一瞬间彼此归属的感觉很奇妙,一直令我揣摩不透。所以,归途中自然也是满心欢喜,理直气壮,如同一起逛街牵手回家的亲人。

我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只要把新买的花草运回家,搬到阳台上,就迫不及待地为它们换盆填土浇水,那些塑料制成的花盆基本不会过夜就被扔掉。后来才知道这是一种扼杀,弄不好就糟蹋了一盆好花。然而,换盆时坐在矮矮的小凳上,左手扶盆,右手执铲,谨慎侍弄,细细欣赏,确是一种享受。比较起来,我更喜欢紫砂花盆,因为它透气性能好,利于花木生长,尤其是花盆外壁附着各种花卉图案或书法作品,更添了一股浓郁的文化气息。

看来,亲近自然是人的天性,当我们住进钢筋水泥浇铸的城市中,就特别向往广袤无垠的田野,怀念那些亲如父母兄弟的庄稼、花草,连同那乡村里树梢上萦萦绕绕的炊烟。不过,在城市的小区房内确实不利于养花,由于没院子,只能把花草放置室内或封了顶的阳台上,长此以来那些花儿就遭受了委屈,不能尽情吹风淋雨,不能得到充分的光照。渐渐地,我的那些花儿失去了鲜润的光泽,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这让我怀念起曾经拥有的那套简陋民房,它地处城郊,紧靠三八河畔,灰墙红瓦,十几米深的大院子。当初买下时,我如获至宝,并且一住就是八年。我把院中的空地开垦出来,随心所欲地种菜养花,一年四季花果不断。城内的朋友羡慕不一,频频来访,临走时绝不会空手而归。周日午后,或月明之夜,我喜欢在院子中驻足,漫步,阵阵清香和着泥土的味道,沁入肺腑,心中的富足与惬意溢于言表。后来由于房子太旧几近倒塌,才依依不舍地匆匆搬走。没想到,自从住进这装饰一新的商品房,竟失去了很多的闲适与快乐,尤其是我的那些花儿,眼瞅着就要香消玉陨了。

正犯愁,突然想起二楼楼道转弯处有一个露天阳台,那里不仅可以吹风淋雨,由于楼盘的走向有点倾斜,偶尔还能见到一段时间的太阳,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将它们迁移到了那里。果然奏效,只是十几天的光景,阳台上的花儿就仿佛恢复了元气,重新茁壮起来,那种生机勃然的样子让你看着就开心。所以,每次路过楼道,我总要探出脑袋安静地欣赏一会儿,或者为它们挪挪位置,转转方向,浇水时也格外小心翼翼,惟恐伤到枝叶碰掉了花朵。当我做着这些的时候,我就很庆幸自己为那些花儿找到了理想所在,甚至为自己的聪明发现感到沾沾自喜。

一天下班回来,突然发现阳台上露出一块空地来,我很快就弄明白少了三盆花。它们的名字很好听:一帆风顺、清香茉莉和木本海棠,而且都配有上等的紫砂花盆,尤其是茉莉花的香味正浓。我惊恐万状,转身回屋找遍每个角落,也不见花的踪影,问了家人和邻居都诧异地摇头。最终确认,那三盆花是被别人顺手牵羊了。说实话,那一刻我有些失魂落魄,几乎无法面对这个事实,毕竟,那些花儿和我朝夕相处了那么久,有了感情。

郁闷了好一阵子,又变得释然起来,我认为偷花者肯定比我还要爱花,否则不会出此下策;既然爱花,就肯定会好好伺候那些花的,再说,只是换了一个环境而已,说不定比我三八河边的院子还要大呢,风调雨顺,阳光明媚,这样岂不更好!

话虽如此,可我还是牵挂着那些花儿,这种牵挂像极了思念,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我很想问一声:“我的那些花儿,你们在那里还好吗?”

【麦田里的遥望】

一场春雨过后,天气渐暖,熬过漫漫长冬的麦子开始抖擞精神迎风招展了,放眼望去,麦田里郁郁葱葱莽莽苍苍,彰显出淮北大平原的辽阔与壮美。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喜欢到麦田里走走,把自己视同一株麦苗,感受春风的爱抚和成长的快乐。看着看着,眼前就幻化出另一幅画面:骄阳似火,麦浪翻滚,躬腰收割的农人在密密麻麻的麦穗之间,时隐时现……

麦子曾是我幼小心灵中遥远的梦幻,她神圣地挺立于红芋和野菜之间,让我垂涎欲滴向往不已。每年六月,熏风劲吹,耀眼的金色染透了家乡贫瘠的田园,连庄户人的笑容也是金色的。他们顶着烈日,戴着草帽,以各种各样的姿势亲近麦子,将希望和汗水交给麦子。在他们看来,麦子就是主心骨,就是仰仗,如果这一年没有了麦子,全家人的生活就没有着落,就会惶惶不可终日。

黎明时分的美梦,总是被父亲的磨镰声惊醒,那刀与石的摩擦像一声紧一声的催促,让我精神紧张睡意全无。母亲在厨房里烧火做饭,炊烟和晨雾纠缠在一起,袅绕在冷涔涔的麦穗上。寒星闪烁,露水浓重,我们跟着父亲在麦地边一字排开,挥舞镰刀,扑向麦子。在那些日子里,农人们忘记晨昏,拼命劳作,似乎积攒了一年的力气,只为了麦子。

到了晌午,麦田里热得简直像蒸笼一般,给人一种即将窒息的感觉。汗珠子一个劲地往外冒着,麦粒似地顺着裤管滚到脚趾,有时还会钻进眼睛,刺激得双目难睁。口渴难耐时,我恨不得一口喝光一桶冷水。往麦地里运水的孩子步履很急,时而也会停下来,弯腰拾起遗失的麦穗。母亲在地里边割边捡,无论多么瘦小的麦穗都躲不过她的眼睛,甚至连麦粒也捡,怀着一种疼惜的心情。成熟的麦草上灰尘太多,一天下来,所有的人都变成了黑头花脸,再经汗水浸泡,整个人就面目全非了,邻人相遇就忍不住相互取笑。

乡间土路上,满载麦草的木板车缓缓归来,云朵似地停泊在麦场边。不知是出于故意还是巧合,农人们都把麦垛垛成馒头或花卷的形状,让人禁不住浮想联翩。那时的麦场上没有机械没有电力,只有人和牲口。父亲牵着老牛,老牛拖着石磙,在麦场上反复不停地转圈。父亲随心所欲地哼着最原生态的小调,没有歌词的那种,听起来如泣如诉。一定是太疲乏了,瘦弱的老牛行走中也眯起眼睛打着瞌睡,父亲就不停地晃动鞭子,或厉声吆喝,时而抬头看看远天的云影,惟恐大雨突降,糟蹋了到嘴的麦子。

有月的夜晚,乡亲们都在自家的麦场上借风扬场,木锨起落之际,麦糠如烟,随风飘散,沉甸甸的麦粒沙沙落地,逐渐堆积。所有的声音混杂和鸣,形成一曲丰收的交响。月光下,麦子闪着诱人的光芒,父亲停下木锨,坐在扫帚上点燃纸烟,深吸一口,醉心地望着属于自己的粮食。父亲的眼光很准,瞅瞅麦堆就能估算出麦子的斤数。我疲惫至极,软软地躺下来,把自己埋在温热的麦粒里,贪婪地拥抱麦子,吮吸近在鼻翼的麦香……

长大后居住城里,远离了家乡,可在我的思绪里一天也没有离开过麦子,那金灿灿的麦穗一直在我心底摇曳闪烁,像火把一样,让我眼热心悸、欣奋不已。就像此刻,我还在无垠的麦田里昂首遥望、流连忘返......

中药可以治疗癫痫病吗原发性癫痫病病症有哪些呢癫痫不发作了还需要忌口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