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心灵】那年 那月 那事 那心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6:06:19
无破坏:无 阅读:1453发表时间:2015-06-24 17:25:37 摘要:这几篇文章是在不同的心境不同的地方留下的,每一篇都是对生活一次领悟。也许领悟还不够深切,但未来之路是如斯之长,我希望自己能以边走边学的心态走好每一步,不管是逆境抑或顺境,都不能向生活倒戈或骄傲自满。希望这些文字同样能给读者们带来一些心得与启发,如有灰暗的心境,只是过眼云烟而已,它不会持久停留,要相信自己。 (一)爱不简单      2009年,曾养过一只小石龟。   小家伙在市场鱼档处的盆子里,跟数十个伙伴爬来爬去,被我拣选购得。   买回来当天,我把它放在地板上。只有掌心大的它,探出小脑袋,惊恐四处张望,然后迅速扭动身子“飞奔”向前……我用脚轻而易举就拦截它的去路,心疼地把它捡起来。   我帮它取了一个“仔仔”的名字。以后,我便是它惟一的亲人。   电脑桌面上,有一处铁栏围住的小地方。我用湿毛巾垫底,把仔仔放在上面。它很安静。缩回四肢和头不吵不闹。   工作闲暇,偶尔会把它拿出来捧在手心,它会紧张而不敢乱动。这时,觉得失去趣味。为了使它活跃一些,我会将它翻过身子,仰得四脚朝天。它最怕这个姿势。它会用头奋力支撑前方,一路滑到有东西顶住头部,再用尽全力翻过身子来……   小家伙很是受惊。小小的世界,它无依无靠。内心一定哭泣过,或许也呐喊过。这些,我是听不见的。   怕仔仔会饿,我特意去市场买一些它喜欢吃的肉,用刀剁碎至烂来喂它。任我绞尽脑汁,仔仔始终倔强地不肯张开口。一天、二天……五天过去了,它滴水未进。   我愁坏了。别人说千年乌龟,是不用吃任何东西的,小小石龟,亦如此,不用担心。这些话多少让诚惶诚恐的我,释心宽怀一些。   仔仔体重轻了不少,跟它玩的时候,小家伙明显力不从心。一股恻隐之情油然升起:是否让它回归自然,回归河里。可心里一万个不舍,虽然跟它没有血缘之亲,但也有了浓厚的感情,难以分割。   小家伙日渐憔悴。难受的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迫于无奈,才想起把它放在水里饲养。   捧它离开桌面时,仔仔明亮的眼睛,象一个婴儿,单纯、无邪。没有杂质的注视,让我愧疚的心生满疼痛。终于放落装有水的盆子里,小家伙可能太久未接触水源,落水瞬间,惊缩一团。   为了仔仔能够增长体重,我把饭粒、碎肉一并撒在水中。除此之外,我不知如何喂养这个小宝贝。它的生命掌握在我手里,必须负起该尽之责,不能视若无睹,任它自生自灭。   数天后,仔仔病了。它的眼发炎,应该是水质不卫生引起的。那双清澈无邪的眼睛,现已紧闭,肿胀浮白。   小心翼翼把它放回原来桌面铁栏处,然后紧张跑出去买眼药水,一颗心因难过生疼着,祈盼仔仔早日康复。   小家伙的眼病越来越严重,气息已在弥留之际,一旁的我,难过不已。   朋友劝我,把它扔了吧,一个小生物而已。   我犹豫不决:扔吧,实在于心不忍,生命虽不重,毕竟是一条命,且灌注着感情,哪能轻易说扔就扔!   那你留它在此,对它也是一种折磨,难道这就不残忍?朋友不客气地说。   望着赢弱的小生命,我在一旁洵涕。手轻轻抚着它的背,冰凉的龟壳直抵心尖。是否它的心也如背壳一样透心彻骨,寒入心扉,而只能无声流泪。小家伙不能言语,但它一定恨我,恨我将它的命运提早终结,恨我将它买之而不会养之。   站在我的立场,我对它的爱是坚定的;是不被任河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何杂质亵渎的。可它,可它不会理解的。我已将它逼到生命的尽头,把痛苦的折磨套在手无束鸡之力的它身上……爱,真的不简单。   我终于明白:爱,不是占有,亦不是索取。爱,有时会适得其反。爱,是一种方式,方式对了,才算是爱;方式错了,爱,不能说包涵……   在一个黄昏的深秋,我把仔仔放落西湖的水中。   朋友说,真舍不得让它这样死去,倒不如让它回归自然,兴许它还会有起死回生之机。   望了一眼小生命畅游的身影,我头也不回飞奔而去。   爱,不是你付出,别人一定要接受。盲目的爱,往往是致命的伤害。   有些爱,负担不起,适时放手,才是明智之举。      (二)年味   乡下过年,提早十几天把屋室打扫,清理清洗闲置脏的或落满灰尘的物品。家家户户追逐年的脚步,以新的面貌迎接它。   家乡有条河,横亘在邻村与本村通往之间的路上。河水清澈,在冬时节,河面升腾一股雾气,氤氲袅绕,茫茫一片。村中妇女,挑着家里的被褥衣衫,成群结队,相约去河里洗刷。挽起裤腿,争相找个适宜的位置,弯腰立在河中搓洗。嘴里你一句我一句家长理短聊得不亦乐乎,手却不停忙活。年味在此扩散,升温乡下人一年来喜悦的心境。各种期盼,亦在临近年状而饱含热炽。失意带来的不快,可在辞旧迎新之际辞去烦愁事。年在此如同一种信仰,得到人们虔诚的膜拜。   腊月廿六、七,乡下该清理清洗的物品基本已告罄。赶上晴天,倒还好,家具湿漉摆在天井或家门前晾晒,柔暖的阳光能把木质的物品晒出原有的淡雅清香。孩童在巷头巷尾追逐喧哗嬉戏,将年的韵味呈出一种热恋,流淌在每个人的心里。赶上下雨天,犹似黄梅时节,雨丝绵绵,如同雾液在空中飘落不停。黏稠的地面湿答答,像是不会干的沼泽地。一坑一洼,使人不愿出门。那几天,更愿候坐家中,静待除夕的到来。   村妇这几天也不停歇——揉粉,擀面,做各种糕点。除了给家人解馋,亦因风俗习惯供祭神时享用。母亲常会做二至三种糕点——糯米糍、糯米角、热贴(家乡话俗称,一种用糯米粉揉搓包成一个圆状的糕点,然后放在芭蕉叶上面一起入锅蒸煮,待其熟后,便跟叶连在一起,故有此名)。香糯的糕点刚出炉,放在嘴里咀食,美味难以言状。或因年幼家境贫穷乏缺零食,才有美味佳肴之觉。   年愈逼近,岁末将画下其句号,倾尽这一年达愿与未达愿的心果,督促人们为下一年的生计作祈祷。年廿八,每家每户开始赶集备上年夜饭的菜肴。圩市人山人海,堆积如潮的声浪,湮没了每一个抢购者的身影。喜悦的心情不言而喻,年货备完,挑着大包小包,陆续回赶归家的途中。   年夜饭,是一年终结最后的告别。从下午两三点,开始着手准备。宰鸡杀鸭,屠猪分肉,各种生鲜蔬果,被清洗,煮熟。先供神灵,其后成为人的嘴食。鞭炮声陆续响起,东西南北,一发不可收拾,由远至近,或由近至远,空气中全是硝酸烟味,薰染整个村庄。到了傍晚五、六点,炮竹声星星点点,将祭拜的尾声推向熄燃。家家户户,围上自家餐桌,兴致勃涨吃着劳动成果。所有尽致的心愿,在这一刻落下帷幕。饱餐大食,下一年亦要丰衣足食,这是举国上下的共同心愿。   吃完年夜饭,该发压岁钱。翘首盼着这一刻,兄妹三人,从父母手中接下利是封,便迫不及待拆开看有多少钱,然后蜂一样炸开往外跑——去跟同龄的伙伴们比谁的压岁钱多。   大年初一,是拜年吉日,人们吃罢早饭,便上亲戚家拜年。母亲叮嘱在新的一年里,要说吉利话。我惯于随性,口不择言,常惹母亲不悦。偶于招致她故作愠色咒骂几句,我多数充耳不闻,或当玩笑一笑而过。   有些不去拜年的村人,吃罢饭无事,皆聚集在村中老林胜家的小卖部打打纸牌或摸摸麻将权当娱乐,作为缓解在外一年来的辛苦操劳,以此慰藉那些离乡苦、念亲涩的漂泊滋味。亦是村民们促进彼此乡情沟通的简单渠道。在这个安静的小村庄,流灌着一种淳朴又浓稠的血液,在年味的渲染下,共同得到振奋以及难忘家乡人的真实情感。      (三)素魅说梦   早上梦境,持续深迷,有内在的害怕,怪异想像,一些陌生的人和事,在梦里发生。是不愿接受那样的事,偏逃脱不过。我等待那个老女人的出现,意识里她不一定对我构成威胁,只是担惊,人的面目和行径,超出常规,被我窥见。仿佛像一部电影,气氛适合回溯旧的时代。剧情紧凑,且光怪陆离。过了一会,好像有木乃伊出现,其仰卧在四壁无遮无挡简易的木床上。只见像是动了,木乃伊弯起腰身,呈九十度坐了起来。包在其身上的白布条,被一只无形的手拉开。缓慢,有条不紊地,像一个要康复的病人,被医生轻轻的拆除身上所包扎的纱布。   见此,我惧怕转身就跑,拼命的跑,可是没有方向。到处是深渊与陷阱。环境是墨黑的底色,夜像被打翻的浓墨,渲染了整个夜空。我可以感受到身后的影动,携着阴冷的风,一步步在逼近。我害怕得忘了呼喊。然后,场景在转换,我跟一个男人在交谈,说这里有鬼,鬼在黑夜里出现。   一辆旅游客车载着一群小学生到此游玩。梦境里,我摇身一变,成了旅游景点的管理员。我似乎不情愿放他们进入的意思。我掐指一算,他们要经的地方必有鬼怪出现。我不想鬼怪惊吓了学生。带班的老师非常生气,说好不容易来一趟,如今白跑。我并不敢言出实情,被他埋怨,无奈,只能放他们入内观赏。   老女人是在印像中出现的,但我却错过了时间。好像光碟里播放的录像,有倒回的功能。我想看,她究竟是什么样的怪人。画面确定了,是一个矮个子的老女人,穿着刺秀精工的布衣衫,祖母绿的颜色,头上也围着一条祖母绿的布箍头带。像民国时期的大户老太。我知道她是鬼,瘆人的感触不断上升,在身上每个毛孔里扩散。我忘了我问了些什么,跟她怎样的交谈,一概忘掉。   后来,那班远道而来的学生,一半难逃我的预测。还有一半,慌乱中,作鸟兽散地逃出诡异现场。大概是惊到了,每个稚嫩的童颜都吓成了猪肝色。再后来,具体的细节被稀化。我睡得并不安稳,似乎我也被惊到,我欲想摆脱这个困境,却不知如何做才能脱险。我相信那个是现实,非常无助,困兽般的担忧。事实上我想跟对方谈判,问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如能,我给;如不能,那是强人所难之事。亦是无可力争之事。我沉浸在那个片场中,幻影不断,心内慌慽。我并不想面对那样的事实,知道他们要出现的事实,眼前晃荡,有不测的预感,仿佛我命不矣,侷促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PS:最近身心疲累不佳,加之疾病缠身,人像一个被意志鼓起的气球,每次遇上情绪波动时,都会削弱一些,原先饱满膨胀的热情,在慢慢泄漏,有想拼足余力补上这一缺失,却体现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枉费。身之轻,心之重,彼此交织,一些杂念如春笋般争先恐后冒出我原先制压的范畴,而这样的局面,经常不受控的泛滥成灾。   精神再度恍忽,已无力阻止。惟愿每天能平静淡然度过,只是这样简单的想法,有时颇难如期所愿。生活使我忘情,在留念之余,对其产生或多或少的抱怨。闲静时,也少了自省之心,有觉日子是被我糊里糊涂挥霍。混浊黑龙江哪个羊角风医院最好的思路,被固有的模式驱动行使。如同框住了所有想背叛身体而流走的血液。貌似安静的内里,给它一个缺口,便一发不可收拾。   半梦半醒间,有时忘了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的惆怅当中。亦非失眠,只是习惯间或醒来。喝水。吞咽。上厕所。倒床再睡。发梦。林林总总的梦,冗长而缥缈,在潜意识里发生进行。偶而,在迷糊醒来之际,仍会对作过的梦境进行梳理回顾,分析梦的意图所在。作梦多了,自会对梦有一番理解。它居多以所思所想变成某种活动形式映射在潜意识里,让我辨别其的本身与现实存在的因果关系。   一个作梦者的浮沉思维,你永远操控不住这样的欲望洪流。有时像山一样突兀眼前阻挡去路。有时亦像水一样从自我的意识奔走消失,让你迷惑不解。在这种虚与实中,体现出灵魂的无所依傍和人自身的孤独自由。可随处行走,亦可随处漂荡。   于我来说,对于“家”的观念,仅止于结构上的形式。哪里落脚,哪里暂时安顿。家跟生命本身就是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曲终人散辽宁癫痫医院,尽是虚空。一个人必需要认清和接受这一事实。忌讳并不等于逃脱,其实泰然接受比虚妄无知更强而有力地面对自己的处境,逢化并解决它,可能更轻省。少了桎心之事,用淡薄的心目瞧当下与未来。不谈拥有,用佛之说,拥有即是空。我从来都不觉哪里才是我的家,在我的意识里,它并未出现安稳、迷恋、幸福这样的词汇。对于一对男女的组合,附加孩子为准则,家冠冕堂皇贴上美满的标签。人人围着千百年来的模式加深美化家的观念和自我审定的标准,不停忙于对比的你追我赶中。事实非常累,可谁也不想停下。工作。恋爱。结婚。生子。马不停蹄,如同在玩一个追逐的游戏。极少停下,去思索深层意义的洞向。积累生命拂落的尘埃,感受光华逝去,等待垂垂暮年。而家,无非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壳,失去生命的暂居,也就成了无人打扫的荒冢。尘落迹销,一切皆化作生前乌有的追执,嘲弄世上的愚笨。   从根本的原理出发,个体的孤独是人无法逃脱的宿命。命定原理,以及自然界掌控的原理,操控人的精神和肉身,势必遵循它的意旨。若违背,只会突显以卵击石的不自量力。所以,梦着的现实,是投映一个人的内心意识,折射出真正的目的所向。这两者关系本身就没有复杂之分,但当你本能地去忽略不计梦跟现实的排比,你便认定梦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四)陌生的人   冷漠在我的心持续了很久。它跟我的颓废一起共进退,时有好转。但泰数的时候基本是带着毁灭的性质与我肉身对峙。这又有什么所谓呢,我想。我甚至也不想去改变什么——我的行为,或思想。我不知每个成年的人,他们是否会历经一个低迷期——面对人生的抉择和前途的出路,听不进任何人的劝导,一味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对待。 共 75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 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