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秋浦】柿把子老师的恋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6:10:55
柿把子老师恋爱胡志山近日总是郁郁寡欢的,成天低着头走路,不知在想什么心思,更少言语了。大家以为,他是为没被评上先进教师而心里烦躁。他不说,也很少有人随便问,怕他伤心。可是,大家对他也有了新发现,柿把子的柿把帽不见戴了,头发也重新修理了。留着寸发,还喷了发胶,油黑发亮。脸上的胡子刮的净光,尽管两鬓发青,面部白白净净的,给人一种很是精神的感觉。   柿把子简直变了一个人。他的闪亮登场,招来了大家疑惑不解的目光。教研室的议论又火爆起来了。那些儿女老师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开始推测,探讨,研究,企图做第一个揭开秘密的人。   “我就纳了闷了,柿把子咋一下子就变成苹果了?”田老师的大嗓门第一个嚷开后,接着大家就议论开了。“就是的,咋一下子变的焕然一新了,莫非是受到刺激,心理变态了!”“你尽瞎说,柿把子绝对不会为那点小事,变态的!”“你看那头发,油光发亮的,顶上的几根还站着,帅气的很啊!”“猜不透,别乱说,小胡肯定有了新想法!”“莫非谈恋爱了?要是这样就好了,免得大家操心!”   柿把子进来了,大家都住了嘴。其实,她们的议论柿把子早听到了。他不嗔怪大家的议论,那是对他的关心。他是善解人意的!   田老师别看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也是教研组里最调皮最能和人开玩笑的一个。她热心,热情,正直,正派,为人厚道。大家都很佩服她,也很敬重她!她可是个奈不住性子的人,是一个好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啥事要是她不明白了,她总会想法弄清楚的。她看见柿把子进来,柿把子默默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批改作业了。她就轻轻的走到柿把子背后,用鼻子在柿把子身上嗅了嗅,一股香水味,扑鼻而来。   “哈哈,柿把子还喷着香水呢!”她大声叫着,把柿把子吓了一跳。   “田老师,别逗我了,是吧。”柿把子和蔼的笑着说。当着柿把子的面只有田老师敢吆喝他柿把子,其他人还是小胡小胡的。   “小胡啊,闻你这身上的味道,好像柿子熟了!”田老师继续开着玩笑。   “哪里,我是别人给洒的,是吧。我哪有那玩意儿?是吧!”柿把子脸红的真像熟透了的柿子。   “嗯,有意思,别人给洒的?谁,是不是有心上人了?看来我们这喜糖是吃定了!”田老师肯定的说。“能不能告诉我,也让大家高兴高兴!”   “没,没,没有,你就瞎想!是吧!”大家笑的是叽叽咕咕。   上课铃声响了。田老师慌忙拿着课本,抱着作业冲向了教室。柳香香也笑得合不拢嘴。   教研组现在只剩下两三个老师了。胡志山没课,专心批阅着作业,有时也抬起头朝前面看看,柳香香正好在他的对面。他瞅上一眼,就又低下了头。柳香香心里有点怀疑,这胡老师好像在有意回避她的眼光,又好像在有意看她。她的心有点慌!她从对这个年轻而勇敢的人的同情里,看到了一种美妙的,充满了新奇事物的魅力的快乐。   很快胡志山就在她的心里激起了波澜,他的沉默寡言也成了一个可爱之处,而他的笨拙举止,虽然令人着急,但他的青岛哪里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沉着冷静,遇事稳重,深思熟虑,在关键时刻的爆发力,给人一种旱天惊雷的畅快,是一般人无法做到的。这一切都深深感动了她,也感动了周围的人们!   柿把子真的是想吃樱桃了。   胡志山还从没有过一种单纯的愉快感觉像今天这样深深的激动着他的心,也从未有过一种美色更令他如此的震撼。这突如其来的现实,一下子把他从沉睡中惊醒过来。   那天,看到柳香香在为自己裹手时的惊悸和不安,不免吃了一惊。柳香香那有着少女般的羞怯神情,对他这个性情和善的人来说,她的担心和着急深深触动了他的神经。胡志山在提水的时候,没想到一只桶的梁断了。桶水洒了一地不说,脚下一滑,就摔倒在地上。   正值天寒地冻,地硬的铁头一般,胡志山身子又重,疼痛的暂时爬不起来。   此时,正巧,柳香香赶过来了,努力地拉起了胡志山,替他拍拍身上的泥土,然后扶他进了教研组。   明亮的灯光下,胡志山发现柳香香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十分的着急和担心。一张美丽的脸流露出的关切的神色,不得不使他感到柳香香的心是多么的善良和美丽!   胡志山从此也不再用冷漠来对待柳香香了。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注意着柳香香的一举一动了。   一天的早晨,两个人终于对话了:“胡老师,你在这里工作几年了?”“五年了,我大学毕业后,就来这里了!是吧!”“像你这样有学问的人,咋不去高中教书呢?”“我讨厌那种生活,是吧!成天钻在书堆里。”   他尽量在克制着是吧是吧,意图把是吧是吧降到最低的数量。所以,他说的很慢很慢。   “奥,你每天这样,不是也很累吗?起早贪黑的!”“轻松,是吧,你知道的,是吧,没有压力,干自己愿意干的事情,是吧!”   这可是胡志山破天荒的第一次跟女孩子谈话啊,也是第一次告诉女孩子这样的秘密的。   “其实干啥也行,只要自己喜欢,心里痛快,就行!你说呢?”“是吧,是吧,我就是这样想的。”他有点激动。胡志山就为了这个问题不回答和他谈恋爱的女子而多次告吹的。以前那些女子一听到一个大学生教小学,就有点瞧不起他,所以,往往激怒了他。   “听说胡老师的书教的很好,和孩子们的关系处的也挺好!”“是吧,我就爱那些小孩子的天真,是吧!”“那天你作证,我真替你担心,吓得我出了一身汗!”“其实,是吧!小孩子打架常有的事,是吧,是那个女人,是吧,非要把事情弄大,是吧!我也是出于无奈,是吧,你都看到了,是吧!”   柳香香莞尔一笑,说:“我没想到你有那么大的勇气!真佩服你!”“是吧,大是大非面前,是吧,决不能犹豫不决的,是吧!”“你真是个正直的人!也是个好人!”柳香香笑的更是美丽了。“是吧,人在做,是吧,天在看,是吧!”   胡志山无意间的一句话,使柳香香陷入了可怕的回忆中,她神经质的想起了他没有站在领奖台上,她打了个寒噤。胡志山看见柳香香身子抖了一下,还以为是天冷,感冒了,就说:“天冷,是吧,你的穿厚一点,是吧,容易感冒的,是吧!”   正当二人聊得投机的时候,柳香香的电话响了,她翻开一看,是她父亲打来的。   “什么?啥时候?昨天晚上。现在在哪儿?家里,你们抓紧进城,我在医院门口等着,快点,自己不能找个专车,迟了就不好处理了,快点,快点进城!好,好,好!”   “柳老师啥事,这么急!”“我弟弟昨天晚上被开水烫了!”“是吧,是吧,那可不得了,是吧,赶紧一点,是吧,这里的活儿我来收拾,是吧,你赶紧,是吧!”   他越是着急,越是吧是吧的!   当柳香香去交住院费的时候,收费处的一个女的说:“已经有人给交了。”柳香香正在疑惑,转身一看,胡志山站在一边,手里拿着条子。   柳香香走过去问:“是你交的?”“嗯,我知道你走的匆忙,是吧。没带钱,是吧。就先交了,是吧,孩子没事吧,是吧。”“没事,没事!谢谢你!”“是吧,谢啥?是吧。我走了,一会儿有课!”。   胡志山觉得柳香香不仅人长得美若天仙,心眼也好,尤其是对他的理解和看法的相同,更使他感到这样的女人才是自己要找的情投意合的对象。但他虽然这样想,可不知道柳香香是否能看的上他?他有点烦躁!回头又想想,不管怎样说也得试试,决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到底怎样和柳香香开口呢?胡志山为难了,谈恋爱对他来说,绝不像解数学题那么容易。他有时候想,我宁愿再考一次大学,也难以做到去亲口问一个姑娘愿意不愿意嫁给自己的话。这柿把子还真怪,他认为谈恋爱比考大学还难!   真是笨人笨话,他也不想想,考大学其中的一个目的,还不是为了娶一个好老婆,过上好光景吗?他为这事可惆怅坏了,没事的时候,就在想这些,手中的笔不由自主的在本子上划着柳香香三个字。   田美琳越观察越发现柿把子有想法,越看越觉得柿把子好像堕入了一种爱的漩涡中。多管闲事成了她的爱好,关心别人的事情好像是她的一种乐趣!于是,她乘柿把子上课的时候,就偷偷翻阅柿把子的日记,柿把子是从来也不写日记的,所以,田美琳翻遍了柿把子的本子也没有发现有蛛丝马迹。她很是失望的又把翻出的书本放回了原处。   正待要离开时,忽然发现桌子上的一页废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柳香香,各种字体都有!田美琳如获至宝,心里暗笑,这个癞蛤蟆想起天鹅肉来了,怪不得这几天,神经兮兮的。原来是早有了醉翁之意。   她心里呵呵一笑,既然如此,我就得试着做这个红娘了。   元宵节刚过了没几天,人们还沉静在礼花的火药味中的时候,学校就开学了。尽管是春寒料峭的天气,女老师们宁愿缩着膀子,蜷着身子走路,也不愿再穿那冬季厚厚的棉衣了。柳香香当然也一样。柳香香穿着的也不太特色,很是大众化的。内套一件洁白的薄毛衣,外穿一件红色的夹袄,夹袄的领子向外翻着,领子的左边绣着一朵腊梅花,白里透粉,点缀着红色的底纹。下身穿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脚蹬三寸高跟,肩挎一个红色的小包。长长的秀发,随着高跟的咯噔咯噔和小蛮腰的一扭一扭,在脑后一起一伏。显得风度翩翩,蛮有气质。就连学校的第一美女田美琳也看的眼珠子发呆,自叹不如,心生嫉妒。   她忽然想起胡志山,怪不得那郑州治癫痫病好医院么痴呆着迷于她,果然是谁见谁爱的一朵奇葩啊!   星期三的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是学校每周规定的卫生大扫除日。田美琳把劳动任务安排好以后,就在自己的坏境区内和学生一快清理垃圾。   胡志山找到了田美琳,他二话没说拉着田美琳的手就走,田美琳还以为咋了?这柿把子神神秘秘的要干啥?他把她拉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胡老师,拉我到这里有啥话要说吗?”田美琳一本正经的问。   “嗯,我是想和你说,是吧——悄悄话,是吧。”   “有啥话,快点说,一个大男人吞吞吐吐的,窝囊不窝囊!”   “我是求你帮忙的,是吧。你先说能不能帮我,是吧。”   “看帮啥忙,能帮的才帮,不能帮的,帮不了的,自然就不能帮了,你说说到底是啥忙?”   “是吧。我想叫你帮我,是吧,去问问——是吧。去问问——是吧,”他羞赧的挠着头。   “好,好,我帮你是吧,你还嫌是吧少,好我帮着你说,是吧,是吧,是吧。”   “你别逗我了,是吧。我是说真的,是吧。不是开玩笑,是吧。”   “那就快点说。”田美琳是故意逗他的,她的心里已经明白了胡志山的意思了。   “我想和柳香香,是吧。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是吧武汉哪个医院能看小孩癫痫。”   “你想和柳香香借东西,是吧。”“不是的,是吧。想和她谈恋爱,是吧。”“哈哈哈,柿把子啊柿把子,你也不照照镜子,你癞蛤蟆想吃天鹅屁了,想的倒美啊!”   “我看上她了,是吧。她人好,心眼也好。是吧。你去帮我问问,是吧。”   “这事我不管,你自己去问吧,”田美琳故意买着关子,逗乐胡志山。   “田老师,是吧。是热心人,是吧。”“你叫我啥?”“是吧,田老师,是吧。”   “不行,想叫我问,你得叫我声姐!”   “是吧,好,好,好姐姐,是吧。你满意了,是吧。”   “唉,这还差不多。好了,柿把子,姐帮你这个忙,我下午就给你问问,行不?”   “是吧。那就谢谢你了。是吧。”   胡志山高兴的连话也说不上来了。   当天下午,田美琳就把柳香香叫到了一个地方,开始试探着问她了。   “田老师,找我有啥山东有哪所医院能治好羊羔疯事?”柳香香甜甜的一笑。   “小柳啊,我想给你牵线,说个对象,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心上人?”   “没有啊,”她见田老师有些怀疑,就补充说道,“我哄别人,也不能哄田老师你的!”   “不知道,你找对象有啥条件,说说,我听听!”田美琳怕柳香香看不上胡志山,所以,就得先看看柳香香的想法。   “也没个啥条件。只要人老实些,有工作就可以了。”柳香香羞涩的红着脸。   “你的条件,也太简单了吧。说的我也有点不相信。”田美琳说,“你人长的漂亮,心眼又好,不愁找个好对象的!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没关系的!”   “真的,田老师只要人对,我没二话。你说说给我介绍的对象,是谁?我听听!”   田美琳疑难了,她想来想去,胡志山也配不上柳香香,鲜花和牛粪,蜘蛛和蝴蝶,这根本就不般配,她还真有点张不开口。犹豫了一会儿,拿了拿主意,“给米不给米,不至于把人档住吧!”   于是,她就试探着问:“你说咱们学校吧,没结婚的男的,已经很少了,和你年龄相仿的就更少了,像胡志山这样的晚婚青年几乎是没有的。” 共 63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