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留香】芙蓉花开(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34:32

芙蓉树,又名合欢树,马樱花,绒花树,在我们这里习惯叫她芙蓉花树。

——题记

芙蓉树型姿优美,冠状如伞,叶子细致别具,清新有序,犹如含羞草,昼开夜合。最美的,当然是那开在绿枝上的朵朵伞状的小花,浅红,深粉,纤细的羽毛般的花朵,着实惹人爱怜。还有那浓郁的醉人的花香,忍不住叫人流连驻足,频频回顾。

每年的浅夏,是芙蓉花盛开的季节。那一树一树粉状的小花,开满枝桠,在蓝天绿树间,尤为新奇壮观。清幽的绿荫下,朵朵粉红的绒花,争奇斗妍,忍不住采撷一朵,深吸一口,色香俱佳。心里像吃了蜜一样,满满的流淌着香香的甜。她没有大家闺秀的雍容华贵,却有着小家碧玉的玉体粉面,柔美的身姿,娇美的容颜,十分招人喜欢。

最初见到芙蓉花,是在我小时候,也是父亲上班的小城。我认为她和梧桐花一样,都属于城里的花,因为乡下极少见到的。城里的街道上,除了梧桐就是芙蓉,当淡紫的梧桐花凋零后,紧接着上场的就是这玉洁粉面的芙蓉花了。

那娇小玲珑的体态,那浓浓的花香,扑面而来,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喜人的花,高兴地手舞足蹈,非叫父亲摘一朵戴在发间,美美的。许是儿时的幸福就是这么简单,一个小小的心愿,就能满足,那便是能握在手心里的一枚糖块,或是一株可爱的花草。

父伯家的院子里,也有一颗芙蓉树。伯父是我父亲的表哥,那时候他和伯母还有父亲都在商业局上班。我经常去父亲那里住,所以也自然而然的成了伯父家里的一分子了。伯父家有三个男孩,两个表哥一个表弟,个个长得都很帅气。

在这个家里,我最敬佩的一个人,就是我的伯母,虽然不是亲伯母,但她对我非常好,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的百般照顾。在我的记忆里,伯母不仅长得美丽,而且心地善良,气质优雅。她有着一张宋庆龄一样美丽的容颜,说话和声细语,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种骨子里的迷人的气质。据说,年轻时是个美人坯子,有不少的追求者,最后,终于和潇洒英俊的伯父走到了一起。

大人们去上班了,我们就一起在芙蓉时下玩耍。花开的日子,满院子香气袭人,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摘几朵插进喝水的杯子里,于是,花香就溢满了整个房间。我们还在树下跳皮筋,玩方格子游戏,弹玻璃球,捉迷藏。那些童年的时光,就这样香香的过来了。

两个表哥很调皮的,有时候跟他们跑出去,满大街乱闯,我跟不上他们,几次迷了路,为此伯母没少训斥表哥。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个小表弟,温顺可爱,我们玩的最默契。特别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稚嫩的脸上,透着天真与烂漫,聪慧与机敏,像极了《闪闪的红星》中的潘冬子。

伯母还经常给我们买些好吃的,在我的记忆里,她永远有着一张微笑和善的脸,从没有和谁发过脾气,而且,心善的像个菩萨。一次,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要饭的,她给了那人一个馒头,又从兜里摸索了半天,掏出10块钱,那时候她的工资也不过几十元吧,这10块钱足够一家人的伙食费了。而她说,他比我们可怜。

我依稀记得母亲生小弟弟时,是在半夜,那时候没有救护车,伯母和父亲就用手推车将母亲送到医院去,一直陪伴着母亲。月子里,也是百般照顾,无微不至。

上学以后,我很少去伯母家了。三个表兄弟也都陆续上学,然后参加了工作,我也通过考学有了一份比较安稳的职业。又同在一个小城了,所以经常去看望伯母他们。而每次去,伯母都不让我下厨,连两个结了婚的表嫂也一样,她谁都不让干,都是伯母一个人干,她说,我习惯了,你们年轻,别弄脏了衣服。

弟兄几个中,小表弟是最有出息的一个。他去了市里的一个星级宾馆,不久被提拔成前台经理。正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刻,风华正茂的他,却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丧生了。那也是一个芙蓉花开的季节,一个年轻的生命,花一样的年华,就这样,永远定格在那美丽的一刻。

此事没敢告诉伯父伯母,怕他们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于是,给他们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表弟出国进修了,要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一年一年树绿了,一季一季花开了,可是,表弟再也回不来了。

又是一个六月的浅夏,我去看望伯母,伯父已经去世了,到死他也没问表弟的事。心知肚明的二老,早已明白了,或许,不问,更是一种理智的选择,也是一种最好的方式吧。

一走进那个熟悉的小院,我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花香,我知道,那是芙蓉花的香息。几年不见,高大的树冠更加郁郁葱葱,遮住了整个院子。伯母苍老了许多,本来就有关节病的她,现在背也驼了,腰也弯了,行动不能自理了,整个人卷曲在轮椅上,早已失去了当年的风华。

表哥说,她时而糊涂,时而明白,可能怕是认不出你了,当我说出我名字时,伯母居然记起来了,还问了我的工作和生活等等。一会,又叫表哥过来,表哥说,妹妹来了,我和妹妹说说话。表哥说,她就这样,经常让我过去拉住我的手,什么也不说。我于是上前,握住她那布满沧桑的手,就像小时候她牵住孩子们的小手一样,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心安。

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一年又一年,那棵芙蓉树越来越丰茂,而树下的人,却越来越苍老。历经多半个世纪的风吹雨打,她早已像枝头上花,慢慢枯萎、即将凋零了。

岁月究竟在她身上留下了什么呢?伯母不说话,目光久久地停留在那一树繁花上,那些殷虹的花朵,肯定在她的眼里,在她的心里,疼痛的盛开着……

湖北专业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靠谱癫痫病的成因及治疗方法沈阳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