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江南乡】枫林湖(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46:30

那天,太阳朗照,山田河边那棵老樟树还是那样挺拔,我像看到了多年的老亲戚一样亲切。回到了我童年呆过的故地——枫林湖,它在连云山的腹地,是我心中的浏阳九寨沟,站在湖边,虽是冬季,却也有满满的、干干净净的一湖水,看湖水清清,没有一丝的杂物,心也纯净。记忆也格外灵动,温润与绵长起来。

枫林峡谷在石柱峰的东麓,峡谷的山溪有一条清清亮亮的枫林河,也是捞刀河水系的重要源头。我依稀小时跟着伯母到过河边洗菜,河很宽,河水很清。

父亲说他做细伢仔子时,枫林也来过日本鬼子,横洞来了十七个日本兵,当时国名党也驻扎了一个营在那里,却是一盘散沙,可他们反而逃到正洞去了。日本兵把好吃的好看的都拿走了。

父亲因为他的叔父是国民党副师长的原因被双开,父母当年双双下放回到原籍,母亲婚前并不知道父亲家的大门是朝东还是朝西。父亲当过生产队长,放水排、挖红薯,早出晚归,母亲为给家里添点收入,跟着师傅专斗学做裁缝,挑着缝纫机翻山越岭去做上门工,我因此无人管教,自由自在,丝毫不像现在的孩子那样关在房里学这学那。有时坐在门槛上发着呆,等父母回家。屋后有颗红枣树,那时山上的吊它子、桑椹、梅子熟了,堂兄堂姐带我们这山爬到那山到后山去摘野果子吃,这树攀到那树,直到篮子装不下了,直到牙齿发酸了,就尽兴而归。

母亲对我说:有老人说你艳秋姑妈家的白石潭有一只大乌龟,年岁大了就神了,都不敢抓来吃。

相传枫林有只猴子受了伤,被戴姓中的一人救起,之后猴子为了报恩,经常叼腊肉、腊鱼来,戴家从此就富了,叫富家湾。富家湾是一个美丽的山坳,清清的河水,河面很宽,河里虾鱼多,螃蟹又大又肥,我们一伙人从河里捉了螃蟹,男孩子们偷了父亲的火柴,找了干柴火在河滩上烧着吃,又鲜又香。山里猴子多,我们在薯洞里玩,一声猴子来了,吓得小伙伴们使劲跑。一听猴子叫,穿背带裤的丫头片子便嗷嗷直叫,于是攀着稻草做的绳子躲进一口枯井里,六岁的青娃用圆珠笔在小根光光的屁股上画了一只大乌龟,然后要他在窄小的枯井里学会小乌龟爬,小伙伴们一齐哄笑。过听大人说过猴子爱上了一个医生的故事,说猴子爱站在红色的木桶上,等那医生回家就跳上去。

丫头们爱俏,用薯根秧掐成一小段一小段连着挂在耳上当耳环,看见一个合作社的女人留着短发打这里经过,发式很像西瓜皮,我们便唱“西瓜皮,西瓜皮,里面装着周扒皮……”一面用石头乱扔。

五阿婆是最疼娃们的,我们玩一大气就回祠堂去,阿婆就分板栗,分红枣,分红薯丝捻成的饭团,每人的兜里总能装上几颗。

天意已有几岁了,还站着要吃同音婶的奶吃,芳妹和洁伢粘着我玩,飞伢那天说她小时和我一起踩着矮凳偷我家木柜里的火焙鱼吃,我父亲会钓鱼,那件事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偷吃的柿子涩得我开不了口。依稀记得哲初哥讨二嫂时情景,是表兄妹开亲。

堂姐们说笑话,逗得我笑得在老式木床榻板旁边的泥巴地上打滚,可是止不住,笑得肚子疼得不得了。可见我从小就爱笑,我还赖地不起来,在泥巴地上滚来滚去,当然,只要我父亲来了我立马就爬起来了。

到了晚上,大人们忙过了农活家务,便将自己小孩架在头上过了石板桥,翻过几座层次丰富得山林去看《红灯记》《沙家浜》,至今也能哼一两句,听说原玉很会唱花鼓戏。但大人都对经过的路边上一棵神树很敬畏,不敢得罪树神,招惹病痛。

父亲和他的堂兄兄弟们水性好,河边钓鱼,河里摸鱼,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家里建房用的木材都是他从枫林洞放水排放出来的。阁伯家里小孩多怕无人看管,宁愿把儿子背在背上放排。

长根老子住在堪头边,两个儿子寿考和寿章,五个女儿,和我父亲关系好,移民时也一起移到了一个村。

我无数次地幻想,如果我家不是因为要修马尾槽水库移民,大人挑着坐在箩筐里的我,晃晃悠悠地从河里走过,我就还住在山高水深的地方,我会过着非常简朴日出而作的理想生活;当初也有恋着大山的人没有往山外迁移,就像我六公公一家,移民的时候本可以和我们一起移到肖家湾的,当时的村书记景师傅说欢迎他们移出来,可他们移到了女儿家琵琶洞,我小时候是跟大人去过的,房子建在半山腰,六公公的老婆,我们叫细阿婆,她女儿我们叫琴姑妈一直就守住在山里;看似愚笨的选择,在我看来却是最理想、最浪漫的选择。我幻想着,等我老了,我就会回到大山里去过宁静的原始生活。因为越朝上走,水越清,山越绿。

富家湾人和枫林湖有着千丝万缕、永不息绝的关联。我曾经和本家几十个人一起回来枫林湖扫过墓,移民出来后族亲的关系反而密切起来。也和作协的几车人来采过风。移民出来的富家湾人也都安家乐户过上了好日子,家家有房有车。从一个家族的变迁看出一个国家的命运。我和我的堂姐堂妹们像一朵朵山花飞出了大山,一个个在城里安了家,但骨子里的山野气总是挥抹不去的。

对于我来说,那是一段最纯净、最幸福、永远不可回转、也不可复制的美好岁月,是几代人的痛苦和坎坷兑换成了我的幸福,枫林湖里淹没了多少故事和恩怨,故事被传载着。那些过去的故事并没有荒芜了事,有事聚在一起,那些陈年旧事反而在心中疯长。

哈尔滨专业癫痫病医院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有哪些?郑州能根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