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星月】医魔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6:38:54
   一   颜红又一次从噩梦中醒来。   她的感觉越发不好了:以前只是胸闷,可现在经过一个晚上的睡眠,第二天早上醒来,她觉得像是走了好长的路一样累。这几天,她甚至出现了幻听的症状,经常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可一回头,却没有一个人。   颜红拿着自己经常服用的药找到了在某医院化验室工作的同学,她怀疑老公让自己吃的药有问题。   检查结果果然不出她所料,在老公给自己买的中药胶囊里竟然查出了微量的镇静药物。那个化验的同学说这种药物是刚上市的进口药物,偶尔服用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大的影响。但若是经常服用会产生很大的副作用,特别是对心脏有害,不仅使心跳加速,还容易让人产生幻觉。这种药物会在人的肝脏堆积,达到一定程度可能会引起肝脏衰竭。   颜红感到了深深地恐惧,她丝毫不怀疑同学的说法,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老公了,为了达到他的目的他会不择手段的!现在她不担心自己的死活,她只是放不下自己才十岁的女儿,她不敢想象,没有了自己,女儿以后的生活应该怎么过!   颜红的老公苏世杰是本市最大的医院里的一个著名的外科大夫,他毕业于北京某医科大学,曾经师从于我国最权威的医学专家进行研修。苏世杰在医院已经工作了十多年了,他凭借高超的医术和丰富的临床经验成为本医院的主刀大夫,有医院“第一把刀”的美誉。   颜红为拥有这样优秀的老公而自豪,但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自从几年前自己因为患了乳腺癌切除了左侧乳房,她的生活就开始变了。   虽然老公还像以前那样对自己温情脉脉,但颜红明显感觉到了他的疏远。手术前的颜红容貌秀丽,身材窈窕,尽管生育了女儿,但注重保养的她并未让岁月在自己身上留下多么明显的印迹。她的皮肤还是那么白皙,她的胸脯还是那么高挺,她的身材还是那么线条黑龙江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玲珑。也正因如此,苏世杰对她一直是宠爱有加,即使有了女儿,在家里他也亲昵的称呼妻子的小名“红红”,两个人的生活很是甜蜜。可颜红做了乳房切除手术之后,苏世杰就对她渐渐冷落了下来,夫妻生活有时一个月还没有一次,即使两个人同床共枕也是匆匆了事。而且,苏世杰很是忌讳颜红的乳房,不仅是那只残缺的乳房,那只完好的乳房他再也没有触碰一次。   颜红理解老公,她曾试探着向老公提出离婚,却遭到了苏世杰的严词拒绝,他耐心地安慰她让她不要多想安心养病。当他听颜红说晚上休息不好时,又带她去医院做检查,后来他给她带来几瓶包装精美的中药胶囊,说这是国内刚研发出的最新的抗癌新药,用于癌症患者的后续治疗,有助于杀灭体内增生的癌细胞,产生抗体,延长患者生命……   可这治病的良药却被老公变成了致命的毒药!颜红理解老公的为人,也了解他的医术,凭苏世杰的医术,完全可以杀人以无形之中!既然老公产生了杀害自己的年头,自己迟早会被他害死而且不留任何痕迹!   治疗癫痫到底哪里好?颜红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由于常年服药,她的脸有些浮肿,皮肤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白皙、细腻,当她看到自己身体左侧那平平的乳房时,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这是不是上天给自己的报应?可是如果有报应,也应该先落到苏世杰身上啊!不行,我不能便宜这个蒙着羊皮的恶狼!我要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哪怕这个惩罚来的晚了一些……   二   每当想念妈妈的时候,苏丹就会拿出妈妈为自己编织的毛衣深情地抚摸。   妈妈在苏丹的记忆力还是很深刻的。   在苏丹的记忆里,妈妈是个美丽温柔的女人。妈妈颜红和爸爸苏世杰在一个医院工作,爸爸是久负盛名的外科医生,妈妈是一名护士长。妈妈不仅长得美丽,而且性情柔顺,和爸爸非常恩爱,即使在她面前也丝毫不避讳他们的恩爱之情。妈妈很顾家,除了工作以外很少有其他不良嗜好,不打麻将不扎堆儿说三道四。唯一的爱好就是爱打扮,苏丹印象里的妈妈衣着时尚,经常把家里收拾得光鲜亮丽,一尘不染。妈妈身上经常散发着一种夹杂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和香水混合的特殊味道,苏丹甚至可以在黑暗中感觉到妈妈的到来,就是因为那特殊的含有淡淡茉莉花香味的香水味道。   妈妈去世那一年,苏丹才十岁,刚上小学四年级。   苏丹清楚地记得,妈妈先是因为生病住院做了一个手术,手术后的妈妈就不再上班了,她也变得不爱打扮了。但在苏丹的记忆里,妈妈就是不打扮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时常会无缘无故地晕倒,她的神智也渐渐有了问题。但妈妈却一直坚持着给自己打毛衣,打了一件又一件,看着妈妈夜里也不休息给自己打毛衣,年幼的苏丹就劝妈妈休息:“妈妈,你赶这么紧干嘛呢?明天再打吧?”妈妈疲惫地对苏丹说:“丹丹,我怕自己一睡下就起不来了,妈妈得抓紧时间给你打毛衣,你看,这是你十五岁时穿的毛衣!喜欢吗?”   心灵手巧的妈妈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就为女儿织了十几套毛衣毛裤,各种颜色,各种样式,苏丹看着每件都好喜欢,每一件都是那么爱不释手。妈妈看着苏丹拿着毛衣兴奋地在身上哈尔滨哪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比划着,有些伤感地说:“丹丹,以后妈妈不在你身边了,想妈妈时就拿出这些毛衣看看,你穿着妈妈亲手织的毛衣,就像妈妈抱着你一样!”年幼的苏丹没有听出妈妈的言外之意,还对妈妈撒着娇:“不嘛,我还要妈妈给我织更多更好看的毛衣!我不要妈妈离开我!”   妈妈还是因为突发心肌梗死离开了苏丹,给苏丹留下了无尽的哀思和十几件饱含着深深母爱的毛衣。   妈妈去世后不到一年,爸爸就把一个漂亮的女人带回了家。那一天,苏丹放学回家,正在家里写作业,突然听到门锁响动,爸爸走了进来,与往常不同的是,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漂亮女人,爸爸笑着对苏丹说:“丹丹,这是你张莉阿姨……哦,以后应该叫妈妈!”苏丹瞪着乌黑的眼珠看着这个闯入自己家里的陌生女人,没有吭声,张阿姨亲切地摸了摸苏丹的头:“丹丹吧?真乖!”苏丹嗅到了她身上那股浓浓的香水味儿,却不是妈妈那夹杂着消毒药水的香水的熟悉味道,苏丹猛然一晃脑袋,挣脱了张莉的手。张莉看到了这个孩子眼里那深深的敌意,心里一惊,但还是面带微笑地说:“以后熟悉了就好了,叫阿姨就行!”   几年来,苏丹和张莉阿姨的关系就像一杯温吞水,不冷不热的。张莉是一个中学数学教师,理性,时尚,对苏丹宽严相济,视若亲生。尽管和苏世杰结婚后又生育了一个儿子,但对苏丹并没有半点冷落之意。可是苏丹对她却始终亲热不起来,她身上缺少的不仅是那混合着消毒水的香水味道,而且少了妈妈颜红的那份温情,张莉给苏丹留下的印象不像是妈妈,更像是学校里严厉的老师。   两个人倒也相安无事过了十来年。   苏丹穿着妈妈织的毛衣,抱着毛裤钻进了被窝。这套毛衣是妈妈为她编制的最后一套毛衣,今年苏丹20岁。   突然,苏丹觉得胸口咯得难受,她又从被窝里爬出来打开灯仔细一看,原来毛衣的胸口有几个装饰性的小毛球,她轻轻捏了捏,发现有一个毛球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其他几个却没有,苏丹好奇地检视着这个异样的毛球,蓦然发现在毛球的内侧有一个小小的缝隙,她伸出手指探进去,掏出来一个团成一团的白色绸布,里面裹着一枚小小的钥匙,苏丹打开绸布,上面有一行蓝色圆珠笔写的字:丹丹,去找你小姨要妈妈留给你的东西。   长相酷似妈妈的小姨住在乡下,看到苏丹,她从自家书架最上层最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日记本——一个带着一把精致小锁的日记本,递给了苏丹:“你妈妈临死前几个月,我去看她时,她让我保管的。她还让我起誓不偷看,等你来要时亲手交给你,她还说,你要是不来要就让我等你过了二十岁一定要亲手教给你……唉,你妈妈走了快10年了,我也算完成任务了!”   苏丹谢绝了小姨留她吃饭的美意,匆匆坐车回到了家里。家里没人,今天是星期天。爸爸和张阿姨带着八岁的弟弟去游乐场了。苏丹钻进自己的卧室,把门反锁上,开始认真阅读妈妈的日记……   尽管苏丹在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她知道这个日记本里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她看着看着,她的心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三   颜红从卫校毕业分配到市第一医院不到半年,就喜欢上了她科里的主治大夫苏世杰。   苏世杰长得清秀俊逸,浑身散发出一种知识分子的高雅和知性。颜红刚出校门不久,是个涉世不深的单纯女孩,苏大夫不仅医术高明,对她和其他护理人员要求也很严格,他高超的医术和执著的敬业精神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而颜红在这尊重里还掺杂了喜欢的因素,不过,也仅仅是喜欢。她知道,苏世杰有家庭,他有一个深爱他的爱人,名叫柳月影,是市传染病医院的一名大夫,两个人是大学同学。   慢慢地,颜红了解了苏世杰的家庭情况,他的爱人结婚第二年因为一次意外而导致流产,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怀孕,两个人都是医生,也去好多专科医院看过,却查不出原因。但苏世杰夫妇的婚姻并未因为这个原因受到影响,他们仍然是公认的好夫妻。   一次意外,彻底改变了颜红的人生。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颜红上中班,那天的值班大夫正好是苏世杰。这天他们科里有一个病号需要做手术,等手术结束已经11点多了。收拾妥当,颜红和苏世杰结伴走出医院,手术的成功使苏世杰心情格外好,他对颜红说:“小颜,我们今天去新开的川味菜馆吃饭,我请客!”颜红是四川人,苏世杰的提议不仅勾起了她对家乡的思念,更让她想起了家乡菜的美味。两个人来到了川菜馆,苏世杰点了店里的几个招牌菜,还叫了一瓶西凤酒,素有“辣妹子”之称的颜红不仅嗜好吃辣,酒量也不逊于男人,两个人边吃边聊,不到一个小时,一瓶酒就见底了,颜红除了脸泛桃花,无甚大碍,可苏世杰却脚步踉跄,不胜酒力了。苏世杰挣扎着买了单,就趴在了桌子上。颜红一看苏世杰走不成路了,就跑出饭店叫了一辆出租车,她和司机把苏世杰搀上了出租车,把他送到了家。   到了苏世杰家,颜红才发现苏世杰的爱人不在家,她用苏世杰的钥匙打开屋门,吃力地把苏世杰扶到床上,当她帮苏世杰脱去外衣,准备离开时,不料沉醉中的苏世杰蓦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痛苦地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丽华,丽华!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爱你!”颜红使劲儿掰着苏世杰的手:“苏大夫,你醉了,我是颜红,你快松开我!”苏世杰突然发力,把颜红拉到了怀里,疯狂地亲吻起来。颜红挣扎着,可是不久,在酒精的催化下,苏世杰的亲吻和抚摸使她的心里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渴望,她开始迎合着男人的亲热……   第二天早上,已经清醒的苏世杰看着身边的颜红,他低声说道:“我再说对不起也难以弥补我对你造成的伤害,你放心,我会尽量弥补我的过失的!”   在随后不久举行的医院人事安排会议上,颜红被任命为外科的护士长。颜红知道,这是苏世杰竭力举荐的结果。说不出什么原因,当苏世杰在又一次值夜班约她一起吃夜宵时,颜红没有拒绝,这次,他们去宾馆开了房间。颜红知道自己和苏世杰不会有什么结果,但她想,自己好像是一个馒头,被苏世杰咬了一口,就不再完整了,咬一口也是咬,咬十口也是咬,何况苏世杰是她的直接上司,和他保持这种关系自己不会吃亏。   当颜红告诉苏世杰自己怀孕的消息时,她准备好了挨训,因为苏世杰不愿意采取避孕措施,一直是她吃避孕药,可她这次却大意忘记服药了——她想让苏世杰陪自己去外地做人流手术。   可是当苏世杰听到这个消息却没有她想象的责备和训斥,苏世杰在抽了两支烟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对她说:“这件事你不用着急,让我来想办法。”   半个月后,苏世杰又和颜红在宾馆幽会,一番云雨过后,苏世杰点起了一根烟:“我爱人这个星期在咱科做手术,我主刀,你任辅助护士。”“啊?什么手术?”“她的子宫里有一个肿瘤,这也是她多年不孕的原因……”“那太好了,手术如果成功她就可以怀孕了,你也可以做爸爸了!”“不一定,经过彩超检查肿瘤极有可能是恶性的,子宫得全切,以后她永远没有机会当母亲了!”颜红低声叹息:“太可惜了,你也当不成父亲了……”   “不!”苏世杰的嗓音低沉下来:“我可以做父亲,她不会生,你会!”颜红看着香烟缭绕中苏世杰高深莫测的表情,呐呐道:“苏大夫,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苏世杰轻轻抚摸着颜红的小腹:“如果我爱人手术中发生意外,你愿不愿意嫁给我?”颜红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战:“苏大夫,你要做什么?我好怕……”   苏世杰把一支无色透明的针剂递给颜红,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颜红声音都颤抖了:“我不敢……我们这是在杀人啊!”苏世杰眼里闪着冷峻的光:“不,这只是一次手术意外,我不说,没人会追究,即使检查也查不出来,你放心……”   几天后,苏世杰的妻子因为手术中血压突然升高引起大出血,虽然苏世杰和众医护人员尽力抢救,还是没能挽回她年轻的生命,而苏世杰大夫又累又伤心,竟然晕倒在了手术台边。 共 677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