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柳岸】难忘帽儿岭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23:51
摘要:我生在那个小山村,那里有一道岭让我没齿难忘。那里四季景色秀美,那里有崖哇哇的回声,那里是羊儿的聚散地,是羊儿打架玩儿的胜地,留下儿时趣味的回忆…… 我的老家营沟村有一道岭叫帽儿岭,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状如一顶官帽子。岭身是村庄,背靠着的层层梯田,岭顶碾盘般的巨石酷似一顶帽子,巨石裂缝中四季葱郁的柏树,是那顶带花翎。山庄对面的北山风度翩翩地牵着这道岭,它稳如泰山般为北山撑着腰,又友好地与八洼的八道岭挽着臂,岭靠着山,山扶着岭,岭挽着岭,也许这就是风水中的靠山之说吧。   岭顶开阔平坦,能远眺四方。小时候我们姊妹一行从八洼或邻坡拾柴捋叶叶或摘山桃回来,都到这里歇脚。那平整干净的巨石,我们或坐或爬或躺,玩不够歇不爽是不会回去的。   有一次我站在岭顶平石上北望,面对藏王寨那层层梯田,绿树掩映的村庄,隐约可见的茅屋,令人产生无限遐想。再低头看那高崖下的板涧河,如玉带缠绕着山脚,有趣的是它从马驹岭向东奔腾而来,一头撞到帽儿岭崖下溅起朵朵浪花,折而向西另谋了生路,环绕着村庄峰回涧转。一条河或而向东或而向西或而向南,不管坡缓崖陡还是乱石丛生,它不折不扣坚韧不跋地向前,向前。   看到如此壮美的景观,我禁不住想高歌一曲。于是我先清清嗓子:“哎……哎……”“哎……哎……”“你好吗?”“你好吗?”啊!我发现竟然有人和着我的腔调在叫,瓮声瓮气毫不客气。“唱山歌勒,哎——哎——,这边唱来那边和,哎——那边和..……”你听,山谷里的歌声比我唱得还悠扬动听。弟弟妹妹发现了这一情况也亮开嗓门大叫了起来,多人多腔,和声格调不一,河谷里“哎……啊……”的声音此起彼伏。我们正在疑惑是哪路神仙口技这么厉害,竟能摸拟众口不一?   从八洼赶牛回来的四爷爷为我们揭开了这个谜底:那是“崖哇哇”的声音。我们异口同声:“崖哇哇是谁,这么厉害?”四爷爷指指脚下的高崖说:“你们看这刀劈般的山崖,跌落百丈空旷的河谷,你们的叫声在河谷里遇到阻力返回来了,这种回音就叫崖哇哇”。噢,这么有意思呀!我们又张开了嘴:“哎——哎——”“哦呵——哦呵——”你叫一声,他也叫一声,你住嘴了,他也不叫了……热闹的气氛惹得四爷爷也亮开了歌喉,河谷里立刻传来粗犷豪迈的二重唱……   帽儿岭四季都很美,花美,果美,叶美,柴也美。春暖花开的日子,站在帽儿岭上仰望,北山坡是桃花的世界,整面山坡被粉红浸染。此时我们的村庄被桃花掩映着,空气中能拧出甜润的香水来。村庄里的姑娘和小媳妇们常常折些花骨朵插入花瓶,让简陋的家也添一抹春色。待到满山粉黛落尽,叶儿翠色欲流,山桃叶是喂猪的上品。等我们背着捋满叶子的口袋返回时,不管累与不累,帽儿岭照歇不误。转眼夏天来临,山桃千树万枝果实累累,我们姊妹一行人到山上采摘,个个筐满袋圆。虽然毛桃惹得我们像孙猴子那样抓耳挠腮,但是有桃胡油吃的诱惑胜过难忍的痒痒,帽儿岭上依然回荡着“咯咯咯”的笑声。天高云淡秋来了,帽儿岭情同手足的八洼岭上,满山红叶似彩霞般绚烂。光是那红似火,黄似金这两种色彩就会把你迷醉得留连忘返。冬季千叶落尽,我们从北山坡、八洼拾来成捆柴禾,烧暖炕,做饭,蒸馒头……‌   帽儿岭还是羊的聚散地。老辈们对村名各执一词,多年没有定性。有人因山环水绕,遍地药材,叫药沟;有人因这里特别朝阳,是南山冬小麦最早熟的地方,叫阳沟;有人依据历史上的刘秀在此安营扎寨,叫营沟。后来村民搬迁,这里成了联络亲情的大本营,历史与现实并举才定名营沟。其实这里土壤肥沃,而且坡场是放牧的绝好胜地儿,这儿又名羊沟。队里的群羊每天早上从帽儿岭放出去,下午太阳落山时羊群就在这里集结点数赶回羊圈。小时候农忙季节,麦假秋假我就充当过羊倌的角色。我跟着父亲学会了打口哨,还掌握了唤羊的花招。   早晨,当太阳从东山露出笑脸,我拉掉酸枣刺打开羊圈的门,羊儿们一股脑儿从羊圈出来向帽儿岭撒着蹄儿,不用吆喝它们就向崖边奔去。虽然崖陡如削,可这些羊儿个个都是攀崖高手,一眨眼的功夫羊群就游动到马驹岭、八洼那肥美的青草坡上,放眼望去虽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意,但看看那绿茵茵的山坡上游动着朵朵白云,听听悦耳脆响的铃铛声,那也是一种绝美的享受。作为放羊倌你尽可放心,因为那开阔的天然牧场周边没有庄稼,只要羊儿打进山里,它们就是这座山的主人,愿去哪儿吃草,就到哪儿吃去。渴了随时到板涧河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等到日落西山,羊儿们草饱水足,会守时自觉地在帽儿岭汇合。每当此时不管有无观众,一场好戏照常在这儿上演:好斗的公羊要摆擂打架,扬角摆尾低头撒蹄,冲刺相撞,撕杀得很是残烈;多情的公羊“咩咩咩”㖭着母羊献着殷勤;小羊羔从百米外的羊圈奔来,羊妈妈甩掉公羊的纠缠,“咩咩”地呼唤着自已的儿女,小羊找到妈妈撒着欢儿钻到妈妈身下,用头顶顶那两罐罐饱涨的奶,仰头衔住奶嘴“咕咚咕咚”地喝起来,好温馨的一幅羊儿归憩图啊!等它们快活够了,你点够数打响口哨,头羊在前边带路,羊群会顺溜溜被赶回羊圈。   可也有意外的时候,一天午饭后,天闷得慌。父亲说天恐怕要变了,要我早点去赶羊,预防有羊恋坡。我想每天羊吃得肚儿都背起来了,不回来在坡上干什么。我心里这么想着,但大人的话还是要听的。我顺便问了一句,“羊不回怎办”?父亲告诉我:“口袋装些盐巴,到时撒在帽儿石上,并大声呼唤,恋坡的羊自然会回来的。那天傍晚太阳果真钻云里了,我怡然地躺在帽儿石上翘着腿哼着小曲,耳听到头羊的铃铛脆儿响。嗯,该赶羊回圈了,可一点数少了好几只,我放眼在山坡上搜寻,那几只羊真恋在半山腰不肯回来。我亮开嗓门:“咩——咩——”叫起来,那“崖哇哇”的和声悠扬地传遍了整个河谷、山坡。我边叫着边掏出盐巴撒在帽儿石上,羊群也“咩咩”叫着忽啦啦围了过来。再看那几只恋坡的羊儿,已撒腿向山下奔来,眨眼的功夫归队了,我吹响了口哨把羊赶回了羊圈。   如今家乡虽然移民了,但是帽儿岭还在那里,通向帽儿岭的路虽然长满了灌木丛,但板涧河从无间断过流淌,我们多年没有与“崖哇哇”进行过二重唱了,他肯定寂寞了!好想好想再看一看那里的风景,好想好想再听一听“崖哇哇”悠扬的回声! 癫痫持续发作的治疗药是什么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好吗武汉症状性癫痫病大同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