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时光】梨花落后清明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16:59
无破坏:无 阅读:1136发表时间:2019-02-22 14:08:18 用丙戊酸钠治疗癫痫会有用吗    昨夜雨疏风骤。黎明时分雨歇,风弱,晨曦若新娘的婚纱一般覆过来,天地之间,顿时氤氲着清新的芬芳。   吐纳气息,顺着蜿蜒的运河漫步,不知不觉行到湾里的那棵梨树。梨树斜插在湾坡上,如雪的梨花已经不见芳踪,新生的嫩绿叶片簇拥着将萎未萎的铁锈色花蕊。在树下驻足,抬头透过稀落的叶隙观天,天上流云五彩缤纷,不停地变幻着颜色和形状。   嘈嘈杂杂的人声如鸟语,从湾那侧传过来。须臾间,先是一面火红的旗帜招摇着闪入眼帘,随后,一队身着蓝黄校服、戴红领巾的学生蛇行而来。孩子们叽叽喳喳着,就像先前在河畔竹林里碰到的那群麻雀。   队伍顺着坡上的台阶翻山而去。刹那明白,又是一年清明,又到了扫墓的季节。   记忆里,哪怕是在穷乡僻壤的小镇,我们也是有过一次清明给烈士扫墓的。张老师那年分到我们学校,少先队的工作由她负责。她是一个朝气蓬勃、热情似火、有思想、有能力的青年,接手少先队的工作之后,很快在学校办了广播室。又在那年清明,组织少先队员们去给一位据说是红军的烈士扫墓。   关于那次扫墓,张老师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她不知从哪里借来了大鼓、小鼓、钹、小号等乐器。这些玩意儿,我们这些乡巴佬可从没见过实物,更没有实打实地摩挲过,它们闪闪的金属光泽几乎闪瞎了我们的眼,而它们的到来,犹如在一锅滚油里洒进了几滴水,操场上顿时沸腾起来,人人都摩拳擦掌,想上去演练一把。   可张老师宣布,乐手们只从我们毕业班挑选,落选的都去做纸花、扎清明吊和花圈。人群立马安静下来,一个二个地伸北京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长了脖子,生怕自己矮了张老师注意不到。张老师每样乐器挑选了两个学生,说是排练后挑选演奏得更好的那个。大鼓、钹、小号……张三、李四、王五……一个个同学被张老师叫到名字,成对地站到对应的乐器后面。揪着心,张着耳朵听着,眼巴巴地看着还没有配对的四面小军鼓,眼睛里都恨不得生出铁钩子来。直到最后一面,张老师终于叫上了我,与我一起的是小个子的雷鸣同学。   在我们集镇上,我们学校算是最好的小学。即便如此,一个年级也只有一个班,四五十个人。在我们班,读了几年书就当了几年学习委员的我,佩服的同学也就那么两三个,雷鸣同学算一个。佩服他,是因为他的数学常常可以跟我较量几下,让我时不时生点小紧张,尝试点棋逢对手的快乐。没想到的是,在数学学习上我们是竞争对手,打个小军鼓,居然也成了竞争对手。   张老师是我们的教练,她挨个演示一个个乐器怎么演奏,人要怎么站,手要怎么放,是什么样的节奏,演奏过程中又要注意些什么。每组两个人轮流着练。面前挎着个稀奇、金贵的玩意儿,感觉手都不是自己的手了,木偶一样僵硬、笨拙,手腕关节仿佛消失了,鼓棒哪里是弹敲到鼓面,完全就是直戳戳的,声音闷闷的,毫无生气。雷鸣同学也好不到哪儿去,并没有敲出“雷鸣”般的乐音,老是被张老师点名提醒。直至演练了几个小时,生硬的金属才多少有点温度,手也活络、协调起来,鼓棒敲在皮面上发出的共鸣有了点韵味,合奏多多少少像那么一回事儿。   张老师指挥合奏了几次后,就到了决定谁去谁留的关键时刻。我本是信心十足的,不料张老师的目光在我和雷鸣同学脸上来回留连了几次之后,最后选择了雷鸣同学。   心不甘气不顺的我回到了做纸花、扎清明吊和花圈的组。手里裁脑外伤引发癫痫服用左乙拉西着绢纸,捏出昆明癫痫病医院费用皱褶,绕成花的形状,眼睛却留在了乐队演练场上。雷鸣同学个子小,站在最末梢。小小的个子面前挎着小军鼓,黝黑的面庞在阳光下发散着光,薄薄的嘴唇紧紧地抿着,便有着说不出的气势来。心里就幻想着,那个人要是换作了我,那也一定是神采飞扬的我!   小学毕业之后,我离开了小镇到了县城上学,后来家也搬到了县城。其后上大学、工作、结婚、生子,离那个生我养我的小镇,越来越远。听说,雷鸣同学上初中之后得了白血病,走了。张老师嫁人后,生产时难产,也走了。   其后每逢清明,或是儿子打架子鼓的时候,抑或帮儿子擦拭小军鼓的时候,挎着小军鼓的、黑黑的、个子小小的雷鸣同学,都会抿着嘴唇,一脸严肃地向我走来;那个短发的、皮肤有些油黑的、脸上长满疙瘩痘的、眼睛细细的张老师,也会双手挥洒着有力的指挥动作,青春洋溢地向我走来。他们,在时光的那头,一齐敲响着铿锵的鼓点,那些鼓点里,睡着我回不去的童年,还有我回不去的家园。   说到那次清明扫墓,其实,真正扫墓时的细节全都模糊不清了,只记得,去时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回来时又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不过,我记得回来的途中,我跟随慧他们几个去拜访了一个“神人”——学姐周。   学姐周高我几届?想不起来了。没升毕业班之前,在我们学校她的大名已是如雷贯耳。及至升到了毕业班,班主任王老师是学姐周原来的班主任,王老师对她是赞不绝口,讲着讲着课啦,写着写着板书啦,评着评着作文啦……王老师都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赞美学姐周的机会。王老师又是教语文的,那些称赞人的词汇他都是信手拈来,恨不得全堆到学姐周身上。那时还没有“学霸”一词,在我们心里,学姐周便成了神一样的存在。   扫墓回来的途中,慧说学姐周的家就在附近,而且估计放假在家。出于好奇,我怂恿慧带我们去瞧瞧人家到底是啥三头六臂的人物。央不过,慧带我们找到了学姐周的家。她妈妈把我们迎进堂屋,屋里陈设简单,倒是四壁墙上贴满了新新旧旧的奖状。说明来意,她妈妈说她在睡觉,朝楼上喊了一声,又进里屋翻出一些笔记本、作业本、课本啥的给我们看。   在大家啧啧的夸赞声里,学姐周从楼上下来,中等个子,一副慵懒的样子。她妈妈说我们是来看她的学弟学妹,她扫了我们一眼,有些冷漠地回了一声“哦”,就自顾自地进里屋去了,再也没出来。也没啥三头六臂么,和我们一样,不过是两个肩膀抬一个脑袋,我心里不服气地想。这样一想,那浮着的神的光环也就没了,光环没了,所谓的拜访兴趣也就没了,便撤了。   这,算是那次清明扫墓的一个插曲。   听说,学姐周在初中跟一个老师谈起了恋爱,那老师给她开小灶补课,一门心思要助她考上好学校。学姐周读书还的确不赖,考上了省里的中专。那年月,女孩子能考上包分配的省中专,在山旮旯里,可算是祖坟冒青烟的大事。   可叹的是,人到底不是鸟儿,鸟儿倦了还会归林,人的眼界宽了,心也就变得活泛了。学姐周据说留在了省城,也做了新娘,新郎可不是家乡的那个老师。 共 24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