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江南】父亲的心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57:55

(一)时蔬媚盘餐

家有菜园,不管大小,只要它静静地停泊在院子一隅,一家人便拥有了一片能生长梦与清甜的地方。

我不吃反季节蔬菜,是因为我家院里有个菜园子。小青菜一下来,餐桌上,便青翠欲滴,一家人的食欲,也突然大增起来。

走进菜园子,也抵达了大自然的内心,绿意浸满心田。熏风起处,绿波荡漾,拍打心岸,恍若天籁,回旋耳畔,挥之不去。心清气爽,疲惫顿消。

清晨,水灵灵的第一件事,就去看顶着花生长的黄瓜。揪下一根,用手一撸,鼓动腮帮子,脆生,鲜嫩,清甜可口。黄瓜,其实挺调皮,总藏在我不容易发现的地方,需轻轻地翻开绿叶,才能发现它们;需一手掐住藤蔓,一手握住它们,轻轻一拧,它们便成了我的“囊中之物”。

摘个熟透的西红柿,也不用洗,在衣服上一蹭儿,用手心一搓儿,便迫不及待地送到嘴里一咬,酸酸甜甜的汁液,突然射出脏了衣袖,全然不顾。我猜,西红柿的肚子里,肯定藏了什么秘密。昨天还青呢,今天便红了,就像村姑,接亲的唢呐刚刚响起,脸上就爬满了羞怯,把无限欢喜藏在自己的心里。

齐腰高的辣椒秧不喜水,雨前,还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招人稀罕。一场大雨过后,开始是秧倒伏,接着叶子打绺儿,勉强结的小辣椒也跟着渐渐腐烂。辣椒秧的根须也娇贵,根须扎得太浅,才不经风雨呢。

豆角秧爬满栅栏,墨绿色的屏障,环绕于园子的四周。绿得蓝天窄小,绿得豆角躲藏。蜻蜓似乎也懂得攀援生长的道理,时而低掠,时而小憩。因为这天然的墨绿色的屏障,我才欣赏到它们翔驻无声、疾徐有致的优美而浪漫舞蹈。

菜园子,作为乡村最小的土地,却盛放太多太美的光阴和风景。我不必到集市上去花钱买晒蔫的蔬菜,来调理日常生活的无奈和乏味;我可以随手哪怕只是摘一根嫩黄瓜,便可清爽整个人生的苦涩与漫长。

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拒绝茁壮,包括沉重的脚步、纷乱的思绪、闪烁着五颜六色的霓彩。有时候,有了绿,便能彰显出鲜活的生命与勃勃生机,那是一片关于人生的菜园子。

(二)父亲的心事

已84岁高龄的父亲一场大病之后,我们兄弟几个态度坚决,不让他单过自己起火了,让他在短时间之内务必做出选择归到哪一家颐养天年。尽管,我们都知道,父亲病愈后一如从前,身体硬朗,照样还能开着电三轮轻松往返于离家10余里的集市呢。

一段时间动情晓理的规劝之后,父亲迫于儿子们的压力,总算做出了痛苦的抉择:离开生活80余载的老屯子,放下平时百般呵护足有二亩半地的菜园子,搬到镇里和我生活在一起。

我们一家老小,满心欢喜地迎接父亲大人融入这个幸福之家。为父亲特意腾出两间半干干净净的砖瓦房,还做了一套全新的铺盖,父亲也从里到外换上了新买的衣服。原以为,自家啥活儿没有,一日三餐定时定点,父亲没事爱看报,我这应有尽有,想溜达,镇里比屯子里的去处多,也比屯子里热闹多,老人家一定会舒心惬意乐哉悠哉。

可几天之后,父亲的那张苦瓜脸更像苦瓜了,饭量也大不如前。不言语,也不爱出屋走动。吃完饭,通常是往热炕上一躺,有时还能听到他唉声叹气,似乎满腹心事。怕他不适应新环境上火,我和妻子都劝他饭后出去走走,和街里闲溜达的老退休唠嗑解闷。他偶尔也走出院子,我有意看他去了哪里,在他走出院子不久,我也起身出屋,我霍然见他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公路边的马路牙子上,如一尊塑像,呆呆地望着老家的方向……我的心里像突然打碎了五味瓶,有种莫名的怅惘。

一天,我正对着电脑屏幕敲一篇小说,父亲不知啥时候坐在了我身旁的椅子上。我抬起头望着父亲,见父亲正怔怔地望着我。我问父亲,爸,有事吗?没事,你写吧。父亲的声音很轻,细若蚊蚋,仿佛那声音是从心底发出的,与他声若洪钟的从前判若两人。我不忍心冷落他,立马暂停小说创作,侧过身子和他搭讪:“还习惯吗?憋闷,可出去走走。”

父亲的嘴角现出一丝苦笑,缓缓地说:“这,哪样都好,就是没去处。”“过些天就好了,到一个新环境都这样。那么大岁数了,也不要总想太多的事,别总操不该操的心。”我说。

父亲也许听出了我话有所指,说他就惦记老四(我四弟),说他真舍不得他那个大菜园子,也不放心园子周围他亲手栽下的那些将要成材的高大挺拔的白杨。

我有些急了,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一倍,老四都四十好几了,有啥惦记的?菜园子有啥舍不得?一亩园十亩田,那么大个园子,劳累你要土埋脖颈了,还要劳累你多久!你没那天,那园子能带去吗?那些树也没人动,还会在那长得好好的!

父亲的脸色有些难看,也许看出了我的不快,说出了他的担心,你四弟工作不上进,时常出差错,也不知他能不能在电业站干到退休;还有,那么大个园子,吃啥菜也不用买,这离开数日,不知荒成啥样呢。

我一时无语。

四弟和孩子般热情呵护的菜园子,是父亲永远的牵挂。特别是与他相伴数十载的大园子,更是寄托父亲所有难言的情愫。菜园子,已成了父亲生命中的一部分。为了彻底断了父亲的念想和忧虑,从此过几天清静的日子,我说,你也有老的那一天,都那么大岁数了,实在不该再承受那么多,该放下就得放下,也真该享享清福了。

父亲一向很固执,他摇摇头,叹息着站起身,在他要离开我身旁的刹那,我忙安慰他一句,故土难离,可以理解。爸,离老屯子也不远,择个好日子,你开车,我也随你回去一趟儿,散散心。父亲似乎顿时来了精神,嘴角含着笑,说行,就明天,明天星期天,你们也放假。父亲已单方面决定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笑了笑,没有应答,也算是默许了。咳,都说老小孩,一点不错。

和妻子提及此节,妻子说,父亲在老屯子生活了八十多年,有感情啊!在咱们这,刚待这么几天,尽管是自己儿子家,但他还是觉得不是他的家呀!也是,一草一木最关情,人都是有感情的,长期生活在一个地方,什么都熟悉,什么都接受了,哪怕是不喜欢的,而一个陌生的环境,无论如何也需要适应,这适应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就更为残酷。

四弟一直和父亲生活在一个屯子,父亲也一直把四十多岁的老儿子当成未长大的孩子,经常叮嘱他把工作干好,可四弟偏不争气,我们三个当哥哥的见了他,总是指出他工作上的诸多失误,有时还严厉批评数落他。

这次陪同父亲回老屯子,第一站先到四弟家,父亲见到他的四儿子闲来无事在邻居家打麻将,走进屋,冷着脸扔了一句:“不年不节的,怎么还有心情玩?”四弟知趣地把麻将一推不玩了。随父亲去前院,一进院子,呈现在我眼前的便是无限生机的菜园子。

菜园子,在我看来,绝对是父亲最伟大的作品,如同父亲的亲人。我也表现出特别的关注,热情地走上前。父亲打开上锁的菜园子,导引着我进了菜园子。

一进菜园子,父亲便兴奋起来,吩咐我,去摘熟透的柿子吃,说你尝尝,可比市场卖的好吃,这才几天,就红了这么多,你看挨地的都烂了,白瞎了。你看,那黄瓜,也都黄皮了,老了。见驼背的父亲钻进了玉米地,我如同狼进羊群,在柿子地、黄瓜地一顿肥吃肥喝,一时没了时间概念。

父亲苍老的声音,又一次响在我的耳畔。你瞧,几场雨,几天之后,玉米地竟然生出这么多的杂草!我循声望去,见父亲手里掐着一把青草从地里出来,到我跟前还强调,要在以前,怎么会让园子生出杂草?咳,偌大个园子,不去侍弄,再茁壮的青苗也会被欺死,到时候也会青黄不接。父亲说到了动情处,眼角竟然流下几滴泪水,我的心里也有些酸涩。人非草木,谁能无情?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自已。老屯子,是父亲的出生地,是他生命的根,是他赖以生存的沃土,而大园子就是他朝夕相处的伴儿啊!

从老屯子回来,我和妻子说,爸与老屯子,与他操心的四儿子,永难割舍,不能割舍。许多事,无须强求。表达孝心,也不是非得坚持让老人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孝顺的前提,就是顺。一切就顺着爸的意思吧,他想在哪儿待几天,就去哪儿待几天,非但不要说他,还要鼓励他这样做,只要他开心。

父亲最终还是决定回老屯子生活了。

现在想,可能主要是因为园子周围的杨树不知被谁砍走了一棵。那天,他从老屯子回来,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似的,跟我学说,他栽在园子周围的杨树不知被谁砍走了一棵,他一遍遍跟我絮叨,还没成材呢,说如果他不离开老屯子,咋也不能丢。丢了一棵树,他仿佛失去了一位亲人似的。我开解他,丢丢吧,不值钱,我会吩咐老四平时留心看着点。我知道,我的话,不能劝到他的心里去,但我还是努力让他别当回事。

那是初冬的一天,父亲或许不好意思跟我说,去跟他的三儿子说,还是让他回老屯子生活吧,他说,我这当然哪都好,就是太憋闷了。我十分理解父亲的“出尔反尔”,而我一直纠结的心也从此得到了彻底释怀。

癫痫的危害有哪些?西安市哪里医院看儿童癫痫病好石家庄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