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江南】我不想活了(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15:24

人生真是诡异,不知是什么时候,“我不想活了”居然成了某一时刻我的口头禅,在有事没事不知不觉时就想说一句,像是一种祷告,更像是一个全身心的轻裘缓带般的释然。——微命若游丝,可能是前年生病以后,落了个慢性咽炎的后遗症,身体差了,情绪自然就低落了。再加上退休后对人生有了许多别梦依稀的怅然,所以就觉得活着就是一种日子的重复,一种毫无新意的情景再现,一种令人疲倦的漫长行走,就像是在长途车上看路边单调的风景一样,有了困倦的睡意。我活着就是在浪费粮食——这句我独创的名言在我脑海里已有许多年了,现在转换成了更为简洁的独白,我不想活了,也是一个语言进步。或许是退休后没有理想的追求,没有生活和思想的压力了,人就变得庸懒了,就像某种动物一样,想冬眠。所以每天睡觉前的必须仪式就一句——我不想活了。然后就开始了另一种人生体验,进入梦乡。

说实话我真想睡个长觉,睡一万年最好,梦中的人生度过,也成了我欲万寿无疆的愿景。

岁月如驰,繁华似梦。

清晨,我还是醒来了,又到了另一个世界,多有意思啊。一夜的休养,身体有了精神,再加上梦中离奇幻妙的遗存,心情又开始舒展,思绪也在混逐蔓延,由此感觉到自己还是想活的——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来看看新闻,还是没有什么新鲜事,三五天前的那几件事情还在那里挂着,随意看一遍新闻标题,就算完成了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凡例。接着再和陌生人在手机上下几盘棋,不论输赢,也算是完成一个醒脑程序,然后就去书房打开电脑,写东写西写南写北了。这就是我退休后每天生活的开始,至于早餐、午餐、晚餐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充满万恶的重复。我没有食欲,没有咀嚼的快感,没有味蕾的激动参与,没有对食物的幻想和依恋。我十分不屑人类居然有吃饭这个毛病,如果人类这个物种不吃不睡,每天躺在暖洋洋的圆木垛子上晒太阳、看飞鸟、冥想瞎想乱想多好啊。人有吃和睡这些必须的生理需求,注定就成了万恶的本源,成了人类悲情的起始,所有的恶都是从这里滋生,吃和睡是人间一切祸根的发端,因为这是欲。为了维护欲这个恶之源,为了获得这个天生的欲生理需求,人间盈满了滔天的善恶之争,人类因此才有了理想和精神,有了哲学、艺术等等被称之为文化一样的东西。善恶之争是一些人以施与吃睡为由,让人间从此丧失了无忧无虑的天性,并一点点的滋蔓了后天才有的奴性基因。这种基因可控制动物性情、让其心甘情愿为奴,这是神经生物学家们在恒河猴身上找到的一种叫做“D2”的基因,而人类身上也存在有同样的基因。这种基因的产生是在一种强压下产生的,甚至可以把人类社会引向赫胥黎小说中的“美丽新世界”。尽管在美丽新世界里有很多关于理想唆麻的格言和颂歌,但人与人之间根本不存在真实的情感,人在这里已经成了一种精心安排的物种,人性在唆麻的理想碾磨下灰飞烟灭。

我是最不屑那个“美丽新世界”的,只要一听到有人威胁要敲了别人的饭碗,不让人吃和睡了,就恨不得一脚把那人踢到爪哇国的丛林里去喂鬣狗,不剩一点碎骨头。但转头一看,说那话的人居然还是眉清目秀,身材俊美,活脱脱有着一个人间好标本的外貌,这真是超出人之常情所能想象出的恶梦,是人生匪夷所思的丑陋悲情,外在的丰美与内在的丑恶混淆在一起,让人很难找到一个价值的真实意义和标范。这也是我不想活的原因之一。这些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奇特且真实的事情蓄积多了,人生就丰满起来,就有了睿智的外表,有了老成的举止,有了豁达大度的谦谦君子忍让之心,但也就产生一种新奇的感觉——白天也不想活了。

人真是没意思呢,从人世的演化历史中纵观或横比,人还真还不如禽兽和草木呢。禽兽和草木还只是遵从着丛林法则活着,多少还算是一种天性使然,而人却利用人天性中的吃和睡去折磨人,愚弄人,残害人,把天性的纯净生灵硬生生关在阴暗湿冷的地牢,进入到永无光泽的“美丽新世界”,像无情无感的机器。时光倒退到远古,人之所以成了人,就是利用其它物种的自然天性,残害万物后,才进化成人。这样说来人类的先天基因就有残害万物的本能,因此,人类的前途是有违天性的,是最没有希望的,因此也是最没有前途的物种。无论物质多丰饶,科技多先进,思想多深刻,人类最后的自救必定是无法完成的,因为人类的先天基因就是与万物的天性作对,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人类必然会消失于万物之先。想到这许多我就感到无聊空虚的很,不想活了也就成了我实在的念头。回想起过去写的那些东西,好像是给自己写遗嘱一样,由此想到从出生以来摹窃到许多人间的烦心事,好像在不同的生命时光过程里,也曾有几次不想活的念头,但都是随便想想,真正的要实施还真下不了手。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一直活到了现在。

人都不想死,都想长久的活下去,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因为上帝造人时就想好了,人必须要好好活着,自杀是对上帝的不敬,但人不能永生,死是生的终结,也是生的开端,死是生的一部分。从这点来看,人最初创造上帝时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活着,上帝的使命是让人爱自己,爱同类,爱万物,只有这样,人类才可能活下去。上帝的出现是有迹可寻的,从最早兽性的人,到人性的人,这是一个智商和情商提高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通过观察,然后思考,最后再实践,终于找到了战胜万物的办法,就是利用万物的天性,不择手段的诱杀异类和同类,然后自己生存了下来——最终一支类人猿成了胜利者,这就是人类的祖先。这个人类祖先的最基本特征是,一日三餐,杂食,还必须要睡觉。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特征,可以试想一下,在人类进化的初期,类人猿的种类一定很多,那些食肉的,食素的类人猿在遇到大灾荒年时,缺少自己的食物就灭种了,最后剩下的就是什么也能吃的杂食物种,这就是我们的祖先。祖先的这种特性是伟大的,因为诞生了人类,但这种伟大包含了最可怕的内容,就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可以不顾一切的去获得,包括可以吃同类,胜利的法宝就是利用智商的狡诈,利用对手的天性,诱杀对手,成为强者。但祖先的这种特性也埋下了祸根,因为必须要一日三餐,必须要睡觉,因此也就成了奴性基因的发源,有了万恶之宗。因此,悲情的祖先们创造了上帝,用来自救。

如果这个上帝真是人创造的,那人类在早期的食人族时代,对人的概念就是一种食物和商品,甚至是最好的祭品。但问题是,既然初期的人类要祭天祈神,这说明是有一种无比沉重的恐惧像浮瘴凛砺、高耸峋峭的巨峰,压在初民们徨恐的头上,这种感觉引起的惊骇一定就是死亡。人类为了生存要祭天神,但要献最好的祭品是——人,这真是一个让人困惑的悲惘悖论。那个人类的初期,有时是需要大量的人来做人殉人祭,现在看来这是相当恐佈的事情,但在当时,这是发自内心的普遍认同,不仅很正常,而且还是必须。据现代考古发掘,杀殉人祭早在父系氏族时代,就在黄河流域、长江南北普遍存在。大汶口文化发现了最早的殉葬遗迹,龙山文化时期杀殉人祭的情况更为严重,不仅有男女合葬、多人殉葬,杀殉的乱葬坑、奠基坑也出现了。在齐家文化、良诸文化,辽西红山文化等遗址均有类似现象发现。可以这样认为,人类的文化史中就包含一部杀殉人祭史。

最初部落集团的规则认为,其它部落的人是可以作为商品和祭品,人肉人骨可以在集市出售,遇大事就必须要用人来祭天神,人在此时就分为三六九等了。有的人就可以吃其他人,有的人就可以要其他人的命,有的人就可以为了族群的利益把其他人做了祭品,这种事情想起来真是恐怖,但再细想一下,这种遗风至今都存在,只是换了一种方式,不是用绳索绑了去祭神,而是通过精神灌输,俗称洗脑,让人自觉的成为某种规划的祭品,或者说是为了一个高尚的目的到处奔波,历尽艰辛,甚至还要献身,这就真成了不是祭品的祭品了。想到我这一生几乎就是在成为祭品的路上奔忙着,为实现虚幻理想的荣耀而努力的成为祭品。这让人毛骨悚然画风,不仅让我觉得自己是白活了,还真是不想活了。

上古时,有的人以天的名义就可吃人,为了集团利益就可以要其它人的命,这就是王权的产生,王权还披上了至高无上的神权外衣,这样就能以神的名义吃人。与后来为了崇高的图腾可以献身连贯起来思考,王权的高贵就化成了神的真身,王是天之子,君权可以神授,王就是耀光灿灿的真命,民就是蝼蚁一般的贱命,一切都有巧妙的安排。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普通芸芸众生的性命还真是轻如草芥,甚至还不如某些高贵的人豢养的宠物。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人真的是很贱,高贵的人可以吃贱人,贱人得势了,反过来再把高贵的贱人吃了,高贵和贱只是一种暂时形态的比喻,谁都可能互换角色,成为祭品。人是一种可以用语言教化的动物,因此就比其它动物好管理,在不同种族的历史教科书上,都有大量奴隶为了王权的巩固,王们的奢靡消费,无休止的修建王宫、王陵;无休止的征战;无休止的充当祭品。为了王的安稳,王的野心,人类的历史就规划成王的历史,王的事业就是贱民的宿命。

考古发现及正史记载都证明,人殉不仅发生在王室,富家大族只要有足够的财力与物力也能实行,只是人殉规模大小不同而已。由此可见,人殉是上至帝王、下到民间大家族普遍存在的制度,这种制度的骇人之处是,许多人都在都利用机会,想把其他人当成实现自我成功的祭品,这是一种互害模式。这种模式是多方面的,用简单的例子来说,养鸡养鸭养猪的人,不吃自己用激素、抗生素饲料喂养的鸡鸭猪;种水果疏菜的不吃对外卖的激素、农药超标的水果疏菜;种粮食的不吃自己对外销售的粮食;卖油条小吃的不吃自己卖的油炸食物;制作腌腊食品的用剧毒杀虫剂防腐败……他们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吃,自己不吃,让别人吃,不怕别人中毒伤害,这就是把别人的命当成祭品,来成就自己事业的辉煌。许多制作有毒食品的人不仅自己不吃,还把这信息告诉圈内的人不要吃,以此作为私善的友好表示。而那些制作有毒食品的工人,电信诈骗的操作员,传销诈骗、欺骗老人买保健品的等等相关人员,都知道自己干的事是违法的,但还是要干,就是要把别人当成自己事业的祭品。至于那些大贪巨贪的高官们,他(她)们最知道自己每一次贪婪的行为都是违法,但还是要干,因为他(她)们就是要抢夺属于大众的财产,把大众的利益当成祭品,祭起自己的发家大梦。历史上的那些窃国大盗,更是用虚假邪恶的学说,把芸芸众生拉上他们邪恶的战车,充当了祭台上的牺牲,成了的替死鬼般的“辉煌”祭品。

总会有一些人吃饱了会想这些事的,这些事在饥饿时也会产生思考的萌芽,这些人被今天的人们称为先哲,他们在遍地贱民悲惨的哀嚎声中,想寻找一种普世的价值认知来规范人类,不然谁都可能成为祭品,谁也可能被别人吃掉,宗教和哲学好像就是为此而诞生的。最初的宗教是为本部落服务的,是一种政教合一的复合体制,首领就是神的化身,是替上帝看管羊群的牧羊人,把人作为羊来管理的时代是一种黑暗的时代。岁月在肮脏的血雨腥风中不断轮替,最后在不断的宗教改革中,将一种大爱作为宗旨,宗教产生了空前的变化,人的意义,人的价值被以人性化的觉醒召回,人文主义的曙光照亮了黑暗的世纪,吃人的理由不在那么冠冕堂皇,而是换了一种温和的方式——为理想可以牺牲——把自己自愿当成祭品。

为此,启蒙主义出现了。在未来的岁月里,启蒙、反启蒙;再启蒙,再反启蒙,各种革命不断发生,区域战争到世界大战,再到区域战争,死了无数上帝的羔羊。再后来还是吃人,用思想吃人,把人驯化成无脑羊,自动走向牺牲台。这个过程是如此的漫长,长到了天神对人间失去了信心,大地对人这个物种失去了耐心,最后的晚餐仿佛快要到来了,夕阳下一抹迷朦的离散彩霞,将人间美好的希望挂在天穹之下。这是上天最后的怜悯,这可能就是人类最后的救赎了。哲学家苏格拉底曾说过:不被审视的人生不值得度过。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康德也说过:没有目标而生活,恰如没有罗盘而航行……哲学的作用,就在于帮助我们审视人生,让人有尊严地活着。没尊严、没希望、没公正的社会是不合理的社会,不能让“权力至上”成为漫长的社会顽疾,不能让道德的天平失衡,人人都想把其他人当成完善自己的祭品,每个人就可能成为其他人的祭品,就是等时间和机遇的巧合了。

前景是否暗淡?

人类有没有信心?

我活着的意义何在?

天慢慢暗了下来,一天又快过去了,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好了许多,思路也日渐敏捷,精力也越来越充沛,这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真真是个绝对真理,两年多了,身体居然神奇地快复原了。我有了食欲,有了咀嚼的快感,有了味蕾的激动参与,有了对食物的幻想和依恋。不仅如此,在最痛苦的时候我进入江山开始写作,写作就是整合自己的思考,也是灵魂的梳理。写作居然还能消磨痛苦时光,让自己一点点的进步,一点点的感悟,一点点的好起来,身体的,灵魂的。

——病去如抽丝。

这晚开始,我的口头禅改了——活着也不错。

新的我在无形无意的涅槃中诞生,旧的我在有痛有苦的磨难中消失;过去的“我”不想活了,新的“我”还要好好活下去。人生就是一个弃旧迎新的过程,社会也一样,历史也一样。

我又想活了。

想活是我看到了希望,是我悟到了真谛。人的天性和所有的物种一样,有恶有善,天性中的善将会为了终极理想,一天天在痛苦中滋长……滋长……滋长……一点点的滋长,直到有一天以时间换到了空间,就像我的身体一样,病去如抽丝。

——复苏。

为此,在江山十周年之际,我要感谢江山。

我感谢江山的渔舟、菊韵、流年、江南,这里有许多人都是我的朋友,包括和我有争执的朋友。为了证明自己活着,我和你们说话、争辩并分享喜悦,我爱你们。

……

……

我们越是忙越能强烈地感到我们是活着,越能意识到我们生命的存在……

人,实则一切有理性者,所以存在,是由于自身是个目的,并不是只供这个或那个意志利用的工具……

——康德

那个旧的我,还是不想活了……

¬——不想活了。

陕西小儿癫痫病医院西安有没有有名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女性癫痫是怎样产生的呢哈尔滨儿童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