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天涯】老路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10:24
1999年初夏的一个黎明,这座四面环山的小城还在睡梦中。位于城北火车站右侧的歌舞厅墙角外,一名男子趁着四处无人,并不老道的点燃了炸药包的导火索。随着一声巨响,小城顿时沸腾起来。公安人员和消防队迅速赶到了现场,当地的各大媒体迅速的赶到了现场。很快,当地的各大媒体纷纷以不同形式报道了这一起爆炸案,其中《太行日报》醒目的标题“孱弱女子如何走上犯罪道路”一时间成了人们街谈巷议的热点。      ——引子   (一)      又是一年年关来到,出门在外的人们纷纷踏上了归乡的路,在他们心里,大年夜和家人围坐一起吃团圆饭才是奔波一年的身心最美好的归宿。不同的是,琴和丈夫大张却要在这年关牛角梢舍家别子去200里开外的某化肥厂打工。明面上,琴说这是为了躲债,家里刚盖好的新楼房欠下了一屁股债,债主都逼着年底清帐呢。实际上,只有琴本人心知肚明,她要借着“躲债”这步棋走断丈夫大张和村里那“大锅菜”女人的暧昧关系。这门婚姻是她自己选择的,她决不能让婚姻出现任何问题而成为自己的“堵嘴板”,要知道,当年父母都不同意这桩婚事!      200多里的路程说起来不算远,只是当年的路况太差了,长途车也不多,交通很不便利。车上不让带太多行李,琴和大张随身只带了必需的被褥和衣物,另外有几斤老家的小米。想到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大张的手悄悄摸了摸兜里的八十元钱,那是来的时候琴的姥姥赠送的盘缠。 当年的山里人都不富裕,能借钱的地方又都借过了,姥姥的这几十元钱可是救命钱呀! 大张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把头靠在了坐位后背上 。琴也没做声,颠簸的车身让她的心一阵阵的发疼,她满眼里不是车窗外掠过的风景,而是她丢给姥姥的两个幼小孩子。她使劲不让自己流泪,此刻她只想默默给孩子传递着心音:等爸妈挣钱了就回来接你们,你们一定要听老姥姥的话,别摔着磕着呀!   来这座小城之前,琴已经托表妹租赁好了房子。下了车子,他们按着地址找到了租赁房。这是一间老房子,黑漆漆的墙上有一小方窗户,地面很潮湿,屋里除了一张简陋的小木床和铺着石板的炉台别无其他,当然这样的出租房才廉价。琴武汉癫痫病去哪治好和大张暂时就要在这小黑屋里”安家落户“了。生活必需品是一定要有的。大张让琴收拾屋里,自己则去街上置买“家当”了。   毕竟是城市,再小也比农村条件便利。没费多大功夫就听得大张在外边大喊:“琴,快来帮我拿,都买回来啦!”   琴赶忙迎出去。大张一看她出来了,特想表功:“喂!我麻利吧?这么短时间内就给你买来了锅碗盆瓢和面粉,连蜂窝煤都一起带回来咯!”   琴浅浅的笑了笑:“要不是趁着这位大哥的拉煤车,你能带回来这七般八样的东西吗?”   “咋不能了?要不是... ...”大张拍了拍口袋,没有把话说完。人家拉蜂窝煤的大哥还等着卸车走人呢。   “新家”很快搞定了,民以食为天,大张和琴也该吃饭了。   “咦,怎么没有菜板?没菜板咋给你切菜擀面呀?”琴疑惑的看着大张。   “来的时候身上带着多少钱你又不是不知道,哪够买的样样齐呀?调料也只是买了一袋盐。先凑合几天吧,等明天开始上班了,咱慢慢周转。咱不吃擀面,就做面疙瘩汤吧,碗里就能搞定!”大张是退伍军人,困难面前表现的很是轻松,这样也好,琴也轻松了许多。   崭新日子,就从“面疙瘩汤”开始——      (二)      安置好“新家",第二天大张就去化肥厂报到了。化肥厂规模不小,生产流水线上转动的机器是真正意义上的“机器”,它们不知疲倦夜以继日的工作着。过年节厂里需要增加人手,琴的表妹是化肥厂工人,就是逢此“天时”表妹帮大张联系好到厂里货场做装卸工的。   大张是退伍军人,身上有一种吃苦耐劳的军人精神。装卸工是需要付出体力的,他不惧怕这,不到30岁的年龄加上壮实的身板,体力是取之不尽的。况且,出来打工原本就是一种受罪过程,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以体力暂且谋生也很不错了,待时间久了混熟了,也许可以找到好一点的活儿。   城市的除夕夜和老家就是不一样,大街小巷张灯结彩挂满了喜庆,走到之处全是扑鼻的年味。大张刚下夜班,腋下夹着一样什么东西急匆匆的朝“家”的方向走去。他顾不上看街道上闪烁的霓虹灯,他脑子里只有琴等他安全回家的焦躁样子。   “琴,我回来啦!看我给你带回来啥了?”大张刚踏进大门,就大声呼喊。其实琴已经站在屋门口了,大张不需要喊那么大声的。   “小点声!这院子里住好几家人,你以为在自己老家呀?”琴提醒大张小点声,生怕惊动院子里其他的住户。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里,灰暗的灯光下,大张从腋下抽出一样东西:“呶,送你一件新年礼物,解决你擀面难的问题。”大张狡黠的冲着琴发笑。琴小心抖开“礼物”,原来是一个化肥袋里袋!   “这就是你搞的礼物呀?这和擀面难有啥关系?我还以为里边包着金项链了呢!”琴被大张的礼物逗乐了。   “怎么没关系呀?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咱也不包饺子了,就吃擀面条。咱不是没有菜板吗?把这崭新里袋铺在那炉台上就解决问题啦!大张嘻嘻笑着,双手捂到嘴上哈了热气又迅速捂在琴的脸上。琴没做声,看了一眼那光溜干净的石板炉台,靠在了大张的怀里,此刻,她心里是温暖的,这种温暖抵住了屋里的冬日寒气。她聆听着大张的心跳声,眼前飞传着在老家时的情景——   大张兄弟三人,他是长子。结婚没多久,父母就和他分家了,父母说还有两个儿子的“任务”没完洛阳哪家癫痫医院效果好成,家不能伙在一起。父母还说大张结婚办事欠外债了,这外债必须由大张自己清还。直到后来大张和琴才得知有几桩债务是假债:父母假说借某人的钱了,让大张还债,然后他父母再从某人那里悄悄拿到大张的钱。作为儿子大张没办法和父母理论,琴可气坏了!她和公婆理论:"干嘛变相揩钱?你们这不是暗着坑你儿子吗?给兄弟们娶亲花钱,你们明着要我们也会出呀!”   公婆也不示弱,理由更充分:“大张吃了头遍奶水,以后两个兄弟结婚要用钱他有义务掏钱!至于要钱的方式和你做儿媳妇的没关系!”   琴气急了:“大张吃头遍奶水了?他还第一人喊你们爹妈了呢!你们干嘛不把喊爹妈声也算成钱呢?!”   “想跟我们理论?哼!山高挡不住红太阳,你再会说也是个儿媳妇,到了家就得按家里的规矩做事儿!再有,要不是我们家生有这么个俊儿子,看你上哪能找大张这么个人样?没跟你算这笔帐呢!”公婆 混理连篇,“赶明儿别住我盖的房子,腾出来我还要给老二老三娶媳妇儿用呢!” 大张的父亲显得尤其强势,似乎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每字每句都是真理,且板上钉钉不可反抗。   琴不打算跟公婆唇枪舌战,那些根本就不按理路走的道理是永远争论不清的。说实话,她打心里不服气公婆的做法,尤其是公婆让自己腾房子这件事情。暗地里她下定决心:别以为我和大张结婚刚三、四年没积蓄就没胆子盖新房,我要让你们乃至全乡里都看看好女不在于嫁妆衣,好男不在于家产地,不住你们盖的房子我们一样有新房可住!   在当年的农村,谁家盖新房光备料备钱不准备上十年八年是不敢支架势的,琴和大张准备盖新房的消息很快就在好多村庄里传开,大伙都在背地里笑他俩人自不量力不知天高地厚,都在等着看一场闹剧。琴不以为然,她坚信没有困难能难倒自己。   接下来,琴和大张在众人置疑的目光和冷讽热嘲里批地基、卸砖瓦、备木料、请匠人开始盖新房。经过几个月紧锣密鼓的筹建,一桩四间楼房在村子边上落成了。人嘴就是这样,你失败了他会说“我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了,怎么样?照着我的话来了吧?”你成功了呢,人嘴又会说“嗨,一看人家那架势就不是一般人,成功是必然的!” 舌头没脊梁说话能拨浪,这不,大张的父母一看儿子儿媳这么快就盖成了新房而且是楼房,一改往日旁观者的态度,逢人就夸:“你们看看,你们都看看!除了我家儿子媳妇有这能耐,你们谁能说盖房子就盖起来?” 昨日的冷讽热嘲今日的赞叹拍马,琴没有飘飘然,她知道,新房虽然落成了,债务也更多了,日子,不能消停!   房子这块"心病"也算尘埃落地了,琴剩下的“心病”就是村里那个“大锅菜”女人总是有事没事的来找大张,有些举止根本就是在勾引大张,琴有些担心又找不到避开那女人的理由。也难怪,大张这张美男子脸庞确实惹女人喜爱,琴当初看上的就是这个,以致不顾自己父母的反对愣是嫁给了大张!根除“心病”,最好是拉开距离断绝念想。于是,到城里打工是还债并根除“心病"的最好办法!   琴聆听着大张的心跳声,眼前飞传着在老家时的情景,飞传着自己两个幼小孩子的情景,今夜他们在老姥姥家过年,肚子一定是饱饱的,被窝一定是暖暖的,幼小的他们一定想不到自己的爸妈在外地过年,大年初一将吃不到饺子,想吃擀面条也只能在铺着塑料里袋的石板炉台上 擀……      (三)      年,充其量就是一个举国同庆的节日。在这一天里吃好吃赖穿好穿歹,无非是富贵与贫穷的比较而已,富贵人家过一天贫穷人家过两晌,岁月会公平地给每一个人增加一岁。   大张和琴在这简陋的出租屋里,一把小火鞭点开了新年的第一天。他们没有鸡鸭鱼肉盘儿蝶儿,光溜的石板炉台铺上那个崭新的塑料里袋,做了擀面条吃就算是过年了。有时候幸福很简单,只要两口子心心相印,即使喝口白开水心里也是甜蜜的。   午饭后,大张上班走了,化肥厂的生产流水线是没有节假日的。琴在大门口目送了他很远,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这大过年的老家的人都在自己家清清闲闲的过节,谁会想起大张要忙着去上班呀?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琴没地儿去串门,就在屋里坐等天黑。大张夜班要到晚上10点多才能回来的,等到了天黑就离大张下班时间不远了 。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10点多,大张回来了。   “怎么啦?这么没精打采,累了吧?”琴见大张满脸沮丧,赶紧把他扶坐到那只破旧沙发上,“说话呀!”   “班长说了,昨天我私拿厂里的里袋子,扣工三天,我这还没上够三天班呢!”大张的神态难受极了,好像犯了天大的错。   “怎么回事儿?也是的,昨天我就想问你的,你拿那里袋过门岗时没人查看呀?”琴睁大眼睛看着大张。   “下班时路过缝袋子车间,我见值班的班长和另外几个人每人手里拿着几个里袋,她们说回家包饺子刚好放上边不沾皮,我也顺手拿了一个 。我们一起出门岗的,门岗上没人吭气。”大张像做了坏事的孩子,一点一滴的交代着。   “班长她带头私拿里袋,回头来却要扣你的工?这是什么厂规?!不行!咱不能受这气!明天上班让我去找她理论!”琴的火气一下子窜了好高,活了20多年,还没有她怕过的人和事!   “算了你别去!听说班长和生产科科长关系密切,她有后台谁都惹不起。她的外号就是母老虎,老虎屁股摸不得!”大张了解琴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他不想让琴去上班那里惹事。琴没做声,她的火气既然点着延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找了,就不会蔫头装哑巴。   一整夜琴都没睡好,她不信理论不过那个“母老虎”,大张刚上班就受这欺负,第一脚踢不开以后 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午饭后,大张拗不过琴,只好带着她一起去厂子里。“母老虎”正在值班,琴径直走到她面前。   “喂!你就是值班班长吗?”琴的声音很大,车间里机器轰鸣不大声是听不见的。   “你谁呀?来这里嚷什么?!” “母老虎”扭头看了琴一眼,目光里充满了轻蔑。   “我是大张媳妇儿,我想问问你扣工资是怎么回事儿?”琴尽量让口气平和些,先礼后兵是她处理事情时最常用的方式。   “猴刁沁水人把老婆都搬来啦?你妈B,连你爷爷搬来也没用,就扣你三天工你要干甚!”高平人不分男女口语里都带着“猴刁”,琴没有还口,她从小到大受工人阶级妈妈的调教是不骂脏话的。“母老虎”见琴不做声,来劲了:“你妈B,站那里干嘛? 多站一会儿就不扣你猴刁男人的工了?你妈B!”    “母老虎”口口声声带脏字,等她骂完最后一个字,琴开口了:“骂呀,继续!我倒要看看是你妈没长那玩意还是你没长那玩意?或者说你和你妈那玩意里都长牙了和别人不一样?!”   琴简直就是骂人不带脏字,那“母老虎”听得清楚,她第一次听别人当着面骂自己,这没带脏字的骂话比带脏字更难听,更让她难以接受。她低头左右看了看,好像想找什么器械跟琴打斗,琴早有思想准备,她原地没动不慌不忙的大喊:“把你们的领导都请过来,我倒要知道你们什么厂规?班长私拿里袋是应该的,工人私拿里袋就得扣工?!” 共 22163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