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故乡的三个皇帝(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7:51

2001年夏天回到故乡莲花谷。听母亲说,口上水库都成旅游区了,黄庄也变成了长寿村。杀牛沟开了一个铁矿,据说能出好几千吨铁矿石!我诧异,又觉得新鲜。毕竟,深处南太行山区的乡村虽然区域大,风景好,水土也少受污染,但在物质时代与经济杠杆之下,深山理所当然地成为贫穷、愚昧、偏远的代名词。也是歌舞升平时代氛围下,有心者悲悯与不安的策源地。我记得,十四岁那年,父母亲好不容易盖起了新房子,还需要一些水泥用来打房顶。邻村一个开拖拉机的人,经常往武安沙洺、邑城一带拉东西。有一天,母亲让我和他一起去往回拉点水泥。主要目的,是省点装卸费。

从我们莲花谷村向上六七华里,直线距离不过1000米,就上到山顶上。山顶叫做黄背岩,这边是沙河,那边是武安。正是初冬,坐在拖拉机上,整个人像筛糠,还像热锅里的黄豆,被颠簸得一蹦即使没三尺高,三十厘米是绝对有的。过了武安的马店头村,继续向东南方向,就是一色红色悬崖,时髦的话叫做赤壁丹霞,科学的话说是玄武岩浆涌流奇观。但不管怎么说,因为公路在峭壁之上,窄不说,急转弯也多。

那些年,不断有翻车亡人的消息传来,或是外地的,或者本地的。听得多了,这一段公路就在心里有了类似鬼门关的可怕印象。其中一起,我印象最深,大致是1989年,十个人同乘一台大货车,行到这里,因为道路结冰,一个闪失,就都掉进了结冰的水库中。山下便是口上水库,建成于1969年。整个水库呈人字形,借助两边直立峭壁,形成一个大的蓄水池。大凡出事故的车辆,无一不是由百米高的凿壁公路窜下去后车毁人亡的。走到那里,虽然是拖拉机,我也惊出一身冷汗。手紧抓拖拉机车厢铁栏杆,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司机一个不小心,拐到悬崖下面去。返程时候正是黄昏,因为拉了一些水泥,没有那么颠簸了,可是夜风尖冷,穿着厚厚的军大衣,都觉得身上在缓慢结冰。

好在平安无事。此后多年,我不再路过口上水库。尽管时常还听到一些关于在那里发生的车辆事故。直到我离开故乡莲花谷,到西北谋生之后,故乡的一切都慢慢变得模糊又与己无关。2000年,我和妻子一同回来,母亲就告诉我口上水库已经变成了旅游区的消息。与此同时,比我们莲花谷还要偏僻,几乎无人问津,闺女们找婆家都躲着走的黄庄村也变成了名闻遐迩的长寿村,每日贵客临门,吃喝玩耍。以往穷到裤子都穿不上的偏僻乡野,成了日进斗金的黄金宝地。那村子,就在河北武安市马店头乡和山西左权县下庄乡交界处,村后就是两省交界处的海拔1700多米的摩天岭。

很小时候,爷爷给我讲故事,说很久之前,摩天岭上长着一棵巨大的槐树,一半遮住河北半个省,一半盖着山西一大片。还说,我们都是山西大槐树下人,明朝永乐年间才迁徙到这里来的。他这么一说,我无限神往。终于有一年,奶奶带着我,迈着前朝妇女的小脚,从我们莲花谷村向上,穿过黄背岩,再到阳鄄乡(现已撤并入马店头乡),再沿着向西的巨大河沟,再走二十多里地,然后向上,穿过一道只能容下一人穿过的峡谷,再仰头向上爬2000米的样子,有一座只有二十来户人家的村子,挂在半山腰上,一色的红色房屋胡乱排列,不多的田地都在村子下面。

这就是黄庄村,奶奶说。我们到村子里讨水喝,一个脏兮兮的老太太给了两碗清荡荡的温开水。我在对院子里看到,房子里面黑得连人脸都看不见,而太阳却明亮得能把人的肉身照穿。出了村子,沿着右边的山坡向上爬,令我惊奇的是,山道竟然都是用红色长条石铺起来的,上面还有一些马蹄或者骡子蹄印,足有一个厘米深。一直蜿蜒向上。当时我虽然年纪还小,但也明显地感觉到了时间的那种沧桑感,以及逝者在自然物上留下的痕迹对后人的那种震撼力。奶奶说,这个路,是清朝快完了的时候,山西左权县下庄乡土棚村一个叫王家彦的财主出钱修的,一共十里地,当地人都叫做十里红石板盘山道。

奶奶还告诉我,咱家隔壁那个老太太,你也叫奶奶,她娘家就是土棚村的,她爹是一个大财主,也姓王。我站住,不解地看着奶奶。奶奶说,现在都过去了,到她成年那会儿,家早败光了,要不然,一个地主家的闺女,能嫁到咱那穷圪崂儿去!奶奶所说的,就是她家隔壁那位孤寡老奶奶。我小的时候,她就是孤寡一个人,佝偻着腰,拄着拐杖,除了买房和柴火堆,很少去别的地方。

她有一个哑巴女儿,嫁到三里外的砾岩坪村。没儿子。按照我们莲花谷风俗。经人说合后,从她丈夫的亲兄弟那里过继了一个儿子给他,虽住在一起,但都是她的哑巴女儿经常回来照顾。那时候,我只知道她有一肚子故事,随便一张嘴,便是前朝烟云、响马书生、世道人心,两三年都未必听得完。整本的《水浒》、《隋唐演义》、《封神榜》、《西游记》在她口中滔滔不绝,并还会模拟各种声音,动作和表情,惟妙惟肖。我常常听得饭都顾不得吃。她要是活到现在,上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绝对会轰动中国。

我们骑着摩托车去武安。先到黄庄。过了阳鄄村,向后都是村庄,零星散落在两边山坳里,一色红石房子,树木参天,田地都在河沟上下。再向西,山势越来越大,悬崖壁立,峡谷风荡。四野苍绿,尽是茂盛草木。到那个极窄的峡谷外,凭空多了一个大门,上写长寿村三个大字。设栏杆,还有有人收门票,每人四十块。再向前,以前的无名峡谷也有了一个正式名字,叫“一线天”,也有了可行小货车以下的道路,还铺上了柏油。只是坡度很大。再向上两公里,就是黄庄村。但村口的大理石碑上,已写成长寿村。

村中一条石板街,两边还是老房子,一字排开,但多了店幡,“山里人家”、“长寿村香醋”、“山里红”“太行醉”等等。村子外围,多了十几幢两层三层楼房,也挂着各种招牌。上到村后,只见一条红色石槽曲折蜿蜒,中有清水飞速流动。一边还有一口美化了的水井。向上的崖壁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寿字。我没想到,母亲竟然在这里认识一个老太太。说她那年步行去山西时候,走到这里太黑了,就在那位老太太家里住了一晚。

两个老人拉呱起来,我才得知,前些年,一个媒体记者偶尔到这里来了,见黄庄村人均寿命超过一百岁。食用水出自村后山崖,水质甘甜,粮食、蔬菜极少使用农药,山上多有车前草、茯苓、茶、菌类等也中草药和野菜。写了一篇报道曰《太行深处长寿村》。不久,武安市委政府即决定开发为旅游区。

河北南部一带,素以煤矿铁矿众多,经济效益可观著称。然而多年的开发之后,生态环境遭受影响,人必然受害其中。

人总是欲望无尽,一方面渴望物质丰裕,一方面又要福寿延年。

沿村后小径向上,丛林之中,野草疯长,众鸟脆鸣,山风徐来,如清水浇身,令人身心洁净。爬到三分之二的时候,仰头,便是摩天岭主峰,如一座庞大碉楼,或将军头颅。再向北,便是我幼年时候穿过的峻极关。十多岁时候跟着奶奶从这里去山西,一心想看摩天岭上的大槐树,结果只有几棵太行山区常见的橡栎树,矗立山顶,风吹叶响。不免有点失望。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个残破的老墙叫做峻极关,只是隐约觉得,这里以前可能发生过什么战争。

城墙总是一种阻隔,里面的人寻求一种心理上的屏障,外面的人以为那是一种暗室和分割。这一次去,峻极关已经焕然一新,新石头夹在旧石头之间,有些沧桑的滑稽,悲壮的戏谑。走出去,就是山西左权县辖境,返回来,就是河北武安市地盘。这种出关入关,此地彼地的转换,有点穿梭日月与置换身份的迅即感觉。坐在关前的荒草上,向东,可以看到我们的村子及二十多里外的乡政府所在地,向南,是莽苍山岭,参差不一,奔纵不已。向西是山西左权下下庄乡的几座村庄,青石房屋落在巨大沟壑之间,偶尔的炊烟犹如一条条雾化的长蛇,向着丽日青天优雅盘旋。

最富有生命动感,并让人觉得一种卑微的自在的,当属散漫在山坡各处的牛羊。羊是山羊,还没靠近,就飘来一股骚味,充满生殖的力量,也富有生命的强悍。牛是黄牛,那种单调木讷的黄色,犹如山间嶙峋之石,倘不是它们偶尔移动和哞叫,这种笨拙而富有忍耐力的家畜,一定会叫人心生怜悯。

下山,吃饭,再去二十里外的口上水库。越过墙壁,过村庄,大水就在眼前。往悬崖边上一站,就可将整个水库尽收眼底。红色悬崖立在水中,也站在自己本来的位置。大水碧蓝澄澈,泱泱不动。只是多了一些有船,插着彩旗,流彩斑斓。新的,以及人工的机械的东西一旦进入本来浑然天成的自然,就有了做的味道。对面的山岭以前也是草木的天下,随季节苍翠或枯黄,现在则多了石径和亭台。大坝一侧,车辆成行,密密麻麻;游客成堆,红男绿女,煞是热闹。

这时候我才发现,口上水库也改成了京娘湖,并且是国家4A级风景区。开始不知道京娘是谁,从一侧的石碑上了解到,此地乃是赵匡胤送赵京娘所经之地,有“达衣岩”“梳妆台”“皇后留”“贞义岛”等景点。我笑笑。“达衣岩”是口上水库上方的一个村庄名字,后改称“搭衣岩”,顾名思义,便是赵京娘当时搭过衣服的地方。诸如此类。口上水库有两个水源,一在北,一在西。西有平涉公路,从下天庙村口转西,可通往长寿村;向北,就是我们家,并可达石家庄和平山县;北边峡谷无公路,但也有人家。有小路可到我们的乡政府所在地。以前好像没有正式的名称,现在一则叫宋祖峡,一则为皇后峡。有旅游介绍说,口上水库乃是“太行三峡”,并以“高峡出平湖”美誉之。

“高峡出平湖”是毛泽东的诗句,出自其《水调歌头·游泳》。拿来形容口上水库,当然也确切。对于不熟悉的外地人,美景总是富有想象力和诱惑力,而对于本地人,心里则有一些不适应或者穿凿附会的别扭感。但从实说,口上水库倒确实是一个呼吸新鲜空气,暂时摆脱冀南城市严重污染空气的好去处。这一有利条件,非独口上水库有,整个南太行山区因了资源匮乏,便从无工业,只有少数几处有铁矿并含硅的白石头,但早就被挖光了,现在只剩下一些黑黑的矿洞和整座山被挖掉的痕迹。

城市人所谓的旅游,怡身怡情是其一,越来越多的人,潜意识里在寻找一种适合呼吸的地方。空气也收费,以前是笑话,现在,好像是一个悲哀的谶语。回到家,我查阅了一些资料。第一个关于峻极关,修建年代应当在唐会昌年间(公元844年),修筑者为昭义(治所今山西潞城)节度使刘从谏之侄刘稹。《新唐书》载,刘从谏为人忠义勇敢,在多个战争中以谋略和忠勇取胜。势力渐成后,用心经营自己的势力范围,辖今河北、河南、山西、山东多个重镇。安史之乱之后,唐一蹶不振,一方面受制于吐蕃和回鹘,另一方面中央集团日渐式微,国内军阀并起,藩镇割据。刘从谏病重,因无子,以侄子刘稹为嗣。刘从谏死。刘稹效仿其他藩镇,秘不发丧,上书要求朝廷封其为留后,袭刘从谏故职。没被应允,反被唐文宗削去官爵。刘稹遂公开反叛。李德裕力排众议,起成德、魏博、河中等三镇兵力合力讨伐昭义。

刘稹性格懦弱,年纪又幼小,根本无力统军,实权都掌握在部将王协、李士贵手中。这二人贪财好色,对先前作战取胜的薛茂卿等军不予赏赐,导致军心涣散、众将各怀心事。不久,他的心腹高文端又归降唐军。紧接着,与潞州形成掎角之势的邢州、洺州、磁州刺史也举州投诚。刘稹连败,军心动摇。被部下郭谊、王协、董可武等人诱杀,并屠族,连同其襁褓中幼儿也未能幸免。

可惜刘从谏纵横一生,却难算后世,所托非人,再加上部将离心,其死后不久,多年心血便化为乌有。更可怜的是他竟然托位给本无才能的侄子刘稹,貌似传袭爵位和富贵,实际上也是害他,还连累了家族尚在襁褓中的幼儿。

整体来看,整个后唐,与前唐、中唐形成鲜明对比,以安史之乱为界限,李世民不与民争利;李隆基再接雄心,唐帝国巍然巩固,万民归心。然李隆基开元后排斥张九龄,启用李林甫。奢靡荒淫;以为天下大安,骄纵之气日渐嚣张。宠爱安禄山,倾尽所有,为其在长安修建豪华府邸,并将三个重镇军政大权赋予其一身。杨国忠专权,并与安禄山争宠。逼迫的安禄山反叛。安禄山本想在李隆基驾崩后再谋取天下,却被杨国忠一逼再逼,无奈之际,起兵范阳,半个月屠戮整个河北,兵抵洛阳。一阵杀伐之后,虽死,但从此却开启了后唐的这一个暴力时代。

就峻极关而言,自泽潞之战后,在史籍中不怎么显赫。但作为山西河北之间较为重要的关隘之一,在此发生的战争肯定也不会少。只是,正史都是以王侯将相为经纬,极少去关注草莽与无名者生平事迹。苍茫大地上,不论哪一处,也都发生过暴力流血事件,只是大都湮灭不存,民间无自作史传的传统,导致了无数的灰飞烟灭,往来无迹。

直到明代,峻极关才被重修。时间应当在1436年到1449年之间,时明英宗朱祁镇第一个“任期”,年号正统。这个朱祁镇,弱冠之年登基,身为皇帝,但无实权,太后张氏摄政,幸有贤臣杨士奇、杨荣、杨溥“三杨”辅政。公元1449年,盛极一时的西蒙古瓦剌部兵至大同、宣南、辽东等地,明英宗朱祁镇在王振等人怂恿下,仓促御驾亲征,在今河北怀来县东土木堡,被瓦剌军诱入包围圈。随军臣子多数战死,朱祁镇命好,被俘,几年后又被放回,斯时,朱祁镇弟弟朱祁钰已经继位为皇帝。朱祁钰还算仁慈,没有处死朱祁镇,而是将之软禁了七年。后又曹吉祥与石亨等人发动“夺门之变”,再次把朱祁镇扶上皇帝位。改年号为天顺。

武汉儿童癫痫专科医院抗癫药停用后发作到处乱跑武汉治癫痫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