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山水】踏进同一条河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52:36
走出法院大门,小君不想回家,独自一人踯躅在大街上,漫无目的。   这天天气很冷,漫天的雪花扯絮般地飘洒,厚厚的积雪早已把大地染成了一片银白。小君走过去,洁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串串清晰可见的足迹,但是,不大一会,飞扬的大雪又把这串串脚印抹得平平整整,看不出丝毫的痕迹,就好像是冰封的湖水,任凭波涛如何地汹涌,在湖面上也澎湃不出一丝丝的波澜。小君此时的心,犹如这因堆满积雪而显得平平整整的大地,犹如冰封了的湖面,冷到了零点,冷到了麻木。   天渐渐黑了,街道上的路灯在飞雪中开始闪烁着微弱的光。小君举目望望街道两则各家各户透着灯光的窗户,心想:那里面该演绎着怎样的精彩故事?是呀,有人说,每扇窗户里都有一个精彩的故事,小君家那曾经温馨的窗户里也像别人的家里一样上演过一幕幕酸甜苦辣的故事,让小君尝到了人生的五味。   “家,哪里是我的家呢?”   小君停下脚步,迷茫地四下望望,没有回家的意思,在她心里也早已没有了家的感觉。想到家,小君冰到极点的心再一次火烤般地灼痛,泪水不自觉地朦胧了双眼。小君离婚了,这次是小君第二次和薛峰离婚,第一次是协议离婚,这一次,是法院的判决。      两年前,小君和薛峰办理了第一次离婚手续。   薛峰,是个很精明的人。几年前,他开始做建材生意,而且生意极好,不久,他就把生意做到市里,不但在市里开了门店,而且还在市里买了住宅房和私家车。小君和婆婆还有两个孩子住在县城,她一边上班一边照顾老人和孩子的生活,偶尔节假日,也会带着老人孩子到市里小住几日,薛峰也在生意空闲时,常开车回家和家人团聚,这日子虽说不上赛过神仙,但也可以说是很滋润。   一天,小君和好友郭燕相约到市里逛街买衣服,之前,小君没有和薛峰打招呼,心想到晚上突然回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最好家(市里的家),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小君郭燕俩人兴冲冲地逛了一天的街,晚上又在街上吃了夜市,然后她带有炫耀和夸张地诚邀郭燕一起到家里做客,并许诺,一定让薛峰盛情招待她。但是,当小君把钥匙插进锁孔打开房门那一刹那间,屋里的一幕让她惊呆了:薛峰正和一个年青的女孩相拥相抱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薛峰看见突然闯进的小君和她的朋友,慌忙把女孩从怀里推开,站了起来,那女孩吓得脸色有点发白,也慌忙地跟着站了起来,下意识地躲在了薛峰的背后。片刻,小君好像刚从梦中醒来一样,叫骂着发疯地扑向了那个女孩,郭燕也趁机加入了厮打。郭燕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她人高马大,性格泼辣,为人豪爽义气,有股子男人味。所以,年青女孩瞬间就被小君郭燕摁倒在沙发上,既没有招架之力,更没有还手之力,脸被抓伤了,头发也被撕下一绺。薛峰拼命地左拦右阻护着女孩,并苦苦哀求,小君心里一软,和郭燕停止了殴打,哭叫着的女孩乘机夺门而走。   “为什么?”   面对丈夫的背叛,小君恍若梦中,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薛峰看着小君竭斯底里的大哭大叫、厉声地斥责,没有解释,也没有反抗,只是沉默地坐在沙发上,一根根地抽着烟,整座房子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良久,薛峰好像下定决心似的崩出一句让小君大跌眼镜的话:   “小君,我们离婚吧。”   “给我个解释?”   “我既然对不起你了,就不能再对不起她了。她已经怀孕了。”   “你休想,死我也不离,我拖死你们。”   小君满脸是泪,冲薛峰怒吼一声,扭头冲进卧室,“啪”的一声,卧室的门被死死地关上了,任凭郭燕在外面是如何地敲打。   小君是个漂亮的女人,虽然年届四十,但是她身材依然窈窕,窈窕中又透出一种成熟女人的丰韵,长长的头发辫成麻花辫温婉地盘在头上,清纯中透出一点时尚,时尚中带有一丝古典,古典中又夹杂一缕娇媚,特别是她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好朋友曾戏谑她的眼睛会放电,回眸一笑绝对能醉倒一群女人,就更别说男人了。由此可见,小君年轻的时候更是人见人爱的美女。   不错,当小君十七八岁,还是高中生时,她就是知名的美女,学校的校花,是众多男孩子追捧的对象,当然,同班的薛峰就是众多追求者中的一员。那时候,小君很高傲,尽管男孩子对她都是众星捧月,但是她整天像是骄傲的小公主,对谁也不看一眼。其实,在小君心里,早就有了薛峰的一席之地。薛峰也是个帅气的小伙子,180公分的身高笔挺笔挺,棱角分明的脸上透出一种男子汉的刚毅,最重要的是,薛峰虽然学习成绩不大好,但是他精明,脑子活,反应快,说话幽默,也颇受老师同学的喜爱。渐渐地,校园的小角落里,上学放学的路上开始出现了这对金童玉女的身影,招来了太多的羡慕甚至嫉妒的目光,还有一些流言和蜚语。   虽然,大家都认为小君和薛峰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但是,小君的父母却不看好,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女儿的早恋让人震怒,更重要的是薛峰的家庭情况很差,薛峰的父亲早逝,母亲没有工作,靠在街上摆地摊生活,母子二人的日子过得相当拮据。小君沉浸在热恋中,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决然和薛峰交往。曾一时,小君的父母为禁止他们来往,为小君办理了休学手续,把小君送到外地的姑妈家,还多次托人到薛峰家,威胁薛峰不要再纠缠小君。但是,就在小君住在姑妈家时,薛峰偷偷地跑去,和小君偷食了人间禁果,之后,薛峰长跪小君的父母来谢罪,并信誓旦旦一定要给小君幸福。小君的父母在暴怒之余也是无奈,只好同意了他们的恋爱关系,并很快为他们操办了婚事。   婚后,小两口的日子虽然清贫,但是很甜蜜。薛峰没有食言,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小君快乐。在家里,他奉小君是女皇,唯小君马首是瞻。在外面,他吃苦耐劳,贩过瓜,卖过菜,批发过水果,经营过农资生意。他再苦再累,回家没有向小君叫过一次苦和累,特别是当小君娇滴滴地叫上一句“老公”时,薛峰一度疲惫的心顿时飞向了云霄,整个人都酥了。由于薛峰的能干,再加上他精明,善于把握商机,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大,经济条件越来越好,特别当一对儿女先后出生,薛峰的干劲就更大了。前几年,他和朋友合计,觉得建材生意利润可观,于是又在市里干起了建材生意,不久后,他就在市里买了房子买了车子,让小君的很多好朋友羡慕红了眼睛,在痛骂自己老公的无能之后,众口啧啧称赞小君独具慧眼,找了个既能知冷知热,又能挣钱的绝版老公,每当这个时候,小君总是笑眯眯地,一脸幸福的小女人状。   薛峰整天忙于生意,长期住在市里,家里家务又有婆婆料理,因此,小君平时除了工作,很闲。于是,她经常是麻将桌旁坐坐,美容院里走走,时装店里逛逛,小日子过得惬意舒心。有要好的姐妹开玩笑地对小君说:   “小君呀,你整天傻大姐似的,啥心不操,当心薛峰在外面给你找个小情人回来哟!”   每次听到朋友这样的调侃,小君总是微微仰一下头,自信的说:   “不可能,薛峰的脉我还是能把得准,在这点上我有充分的自信。”   突然间,薛峰冷不丁地给小君唱一出养情人的戏来,并且还不折不挠地提出了离婚,这让超自信的小君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时,小君突然间想起,最近一段时间内,薛峰总是有意无意,半开玩笑地讲起离婚的事情,她没当回事,也是开玩笑的回答他:有本事找个回来,等找到了,通知我一声,我全线撤退。原来,薛峰早有了出轨的迹象,心里也早有了预谋,只是傻乎乎的小君没有察觉。此时的小君,那种自傲自信自恋在一点点地被剥落,一点点地崩溃!   小君把自己关进房间想了很多,她想他们初识初恋的羞涩,想他们新婚后的甜蜜,想他们儿女的聪明可爱,想他们同甘共苦的那一段难忘的时光,更想昔日薛峰对自己的百般呵护,女皇般的膜拜。当年,薛峰那种打摆下跪,口里还高喊着“参见娘娘”的情景一再在小君眼前晃动。小君想着想着笑了,想着想着哭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君想得头疼头晕,思维也模糊了,眼睛也朦胧了。等小君再次睁开眼睛时,她眼前一片洁白。小君很是惊异,侧身看看,只见一个输液瓶高高的挂在旁边,她的右手被扎上一根粗大的针头。她又看看另一侧,薛峰趴在她的床边,微闭着眼睛,棱角分明的脸上布满了憔悴,特别是他那鬓角上些许白发,一根根地刺痛着小君的眼睛。小君用手轻轻的摸摸薛峰的头发,一幕幕往事今情又涌上了心头,小君有一种难言的酸楚。   “小君,你醒了?”   薛峰也许被小君的触摸惊醒了,他抓住小君的手,惊喜地问。小君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她分明看到薛峰眼中的红血丝,还有薛峰难以掩饰的疲惫和无奈。   小君出院后,薛峰陪小君回到了县城的家,他把生意交给朋友和店员帮忙打理。在家里,薛峰一往如既地对小君婴儿般的呵护,女皇般的体贴,缄口不提离婚的事情。小君也不想提起,想让这件事情随风而去,然而,小君从薛峰的殷勤中看出了心不在焉,从薛峰稍一愣神中看出了他心里另有牵挂,更多的时候,她能从薛峰超乎寻常的沉默中看出了他许多的无奈甚至是无助。小君心里琢磨:那个刚刚21岁的年青女孩该如何对待薛峰,她的家人又该如何对待薛峰。小君似乎看到了薛峰被女孩的家人逼得无路可走,被女孩的兄弟打得遍体鳞伤。小君的心再一次地被揪疼了。   一天晚上,婆婆和孩子们都睡熟了,小君和薛峰没有睡意,房间里橘红色的灯光柔和地轻轻地洒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很有一种浪漫的情调,然而,小君的心却早已没有了浪漫的欲望。小君温柔地偎依在薛峰的怀里,悄悄地问:   “薛峰,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了?”   薛峰睁大眼睛看着小君,没有回答,他没有想到小君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   “薛峰呀,这段时间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很痛苦。我也想明白了,你想离婚咱就离吧,其实结婚离婚不就是一张纸的问题吗?只要你别忘了家里还有你的老娘和你的孩子就行了。”   “小君呀,你怎么这么傻呢?我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你,不会忘记老娘,不会忘记孩子,不会忘记我还有这个家!”   信阳去哪治疗癫痫病好薛峰把小君紧紧地搂在怀里,下巴抵着小君的头,声音哽咽,小君的眼睛里悄悄地流出了两行泪。   离婚的事情,小君没有向任何人说起,包括她最亲的人和最好的朋友。闲暇时,她依然是麻将桌旁坐坐,美容院逛逛,时装店转转,只是次数明显地少了,即便偶尔去一次,也是沉默了许多,每当别人和她调侃的,她同样会哈哈大笑,但是爽朗笑声中的幸福感带有些许的夸张。   自此,小君惧怕黑夜,黑夜有她难以忍受的孤独和寂寞。特别是万籁俱静的深夜,小君往往会瞪大眼睛出神地盯着天花板,好像看到了一只小壁虎时而摇摆着尾巴爬来爬去,时而纹丝不动以待吞食蚊虫,还有,她总是觉得有小蚊子从眼前飞过,她忙侧耳倾听蚊子“哼哼”的低吟,但是一切又趋于寂静。其实,天寒地冻的冬日,哪来的蚊虫和壁虎,小君在醒悟过来之后常常自嘲地摇摇头,干脆关灯睡觉,但是又睡不着。小君听人说数“羊”有助于睡眠,于是她开始闭目数“羊”,“一,二,三,四,五......”“一万......二万..抽搐是癫痫病发作的症状吗....三万......”,小君不知道数到多少个万,眼睛闭得酸痛,还是毫无困意,她就这样成宿成宿的失眠。小君也惧怕白天,白天的喧闹让她有一种惶惑。她不敢见熟人,尤其是朋友,怕别人无意中探知她的秘密,投给她或嘲笑或同情或麻木或探究的目光。每天,她除了迫不得已地去上班,更多的时间是呆在家里。不得已时出一次门,见了熟人,则是能躲则躲,实在躲不过去,就立马展现出灿烂阳光的笑容,稍有点高傲地微微仰一下头,很随意地打一声招呼,开上两句玩笑,然后再找个借口匆匆离开。家人惊异于小君无端的变化,朋友惊异于小君略显憔悴的面容,只有郭燕心中有一种隐隐的感觉,但她没问小君,也没向任何人谈论过。   薛峰回家的次数明显地少了,每次回家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但是他每次买回的东西却是以前几倍,给小君的钱以成沓成沓来计数。薛峰回家的日子,是小君最开心的日子,在这些日子里,她可以放心地挽着薛峰的胳膊,亲昵地逛街、会友。当他们走到大街上,她最希望见到熟人和朋友,即使别人没有看到他们,小君也会小鸟依人般地拉着薛峰的胳膊,热情地和人打着招呼。对此,薛峰乐此不彼,陪小君去购物,去打麻将,甚至陪她去做美容。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小君寻到了一种平衡,也感受到了另外一种心酸的辛苦。   转眼间,该过年了,别人家都在忙忙碌碌地置办年货,小君懒洋洋的,没有动静,再过几天,时间进入了农历的腊月二十六,小君似乎刚刚从睡梦中惊醒,慌慌张张地顾头不顾尾地忙东买西。在以前,像这类的事情小君压根不操心,采购是薛峰的任务,煎炸蒸煮则是婆婆的工作。今年小君的异常让婆婆很意外,心里纳闷:小君怎么了?像变了人似的。于是婆婆问“薛峰什么时候回来?”,儿女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小君告诉他们,最近生意很忙,他可能会回来得晚些。其实,这些天小君的心里一直在纠结,她不知道薛峰和女孩是不是已经结婚了,不知道薛峰会不会回家来过年,如果薛峰不回来,她该如何向家里人解释?如何向朋友们解释?她伪装的面纱将会被撕开,她的自尊将会被别人随意地践踏,每想到这里,小君都会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无望地望着门外。 共 1392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