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暖冬有你】老有所依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28:53
常妈妈不愿去串门,自从今年老伴突然得了急性病走了之后,她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心里总是慌慌的,有了一种危机感。虽然老伴在世时,攒下了几万块钱,可那是两个人省吃俭用一辈子积攒的养老钱。   三个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经营着自己的小家。自己才六十多岁,现在就拿出来花老本,将来要是得了拖累人的病,谁能待见!?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把手工活搬到炕上,戴着老花镜,看着电视做到十点钟。她把电视音量开得大大的,有个声响就权当老伴在和自己说话。要不这漫长的冬夜可怎样能熬到天亮。   虽说一天下来也就挣个十块八块钱,可觉得心里踏实。老伴在世时就不愿她天天没白没黑的缝啊缝,说劳累了一辈子该歇歇了。从夏天开始做,除去农忙季节,算下来也挣了一千多块了。一千多块啊!要是伸手向儿女要钱,别说一千块,一百块也要看看人家的脸色。谁有也不如自己有,儿女有也得伸手啊!   常妈妈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常学礼在县城一家橡胶集团工作,流水线上的工人三班倒也是辛苦得很。每天下班回家除了睡觉,地里的活计这么多年来都是老两口帮衬着大儿媳玉凤。现在的媳妇,地位抬得高高的。公公婆婆给招罗着地里的活成了应当应份的,再辛苦也讨不出儿媳妇一句暖心窝的话。大儿子三棍子敲不出一个响屁的主儿,虽然离父母家近,可是一年到头除了节日父母生日去吃饭,平时难得见到他的面。   二儿子常学志是市里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副总,这个儿子从小聪明伶俐,也是常妈妈两口子一辈子的骄傲。但令老两口郁闷纠结的是儿子虽然钱挣得不少,可是惧内。不知媳妇用什么方法把儿子收拾得服服帖帖那么听话,这也令老两口百思不得其解。二媳妇小林只是个普通的园林工人,长着一张抹了蜜的嘴,回家叫着爸爸妈妈比自己的亲儿子叫得还亲,只是为人非常小气,对父母就从来没有大方过。老两口常想,各人有各人的命,现在的社会风气把老婆当做第一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只要一家子都平平安安这些都是小事情。   而最令老两口牵挂的还是最小的女儿常蕾蕾。蕾蕾在生下孩子不到一年时,女婿就得了绝症撒手人寰,留下这孤儿寡母成了老两口心中永远的痛。后来找了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没有什么大能耐让娘俩个过上高大上的生活,但对孩子还是蛮好的。只要别要求的太高,这样的结局在他们看来已经不错了。      (一)      二月二,龙抬头。   今天正好是周末,周末回家看望父母是学志这么多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大哥虽说离得近,可是也指望不上。   回到家中,母亲没有如以前在厨房忙活着。走到屋里来,母亲躺在炕上呻吟着,脸因为痛苦被扭曲得有点变形。父亲去村卫生所找医生去了。冷锅凉灶的,因此屋里显得几许冷清。   一会儿父亲急匆匆地跑回来了,说村医一会就到。   看到母亲脸上的汗珠流下来,学志当机立断背起母亲开着车来到镇上的医院。来到急救室,当班的医生做了简单的检查立马让转院去市医院。   学志跑前跑后交押金取化验单,婆婆的身子几乎全压在小林瘦弱的身体上,她扶着婆婆楼上楼下的做着各种检查,一会儿身上就冒出了一身的热汗。   当一切安顿下来已经是半夜了,检查的结果显示是妇科肿瘤,晚上值班医生比较少,医生建议先输上液,最好是天亮以后再手术。   把母亲安顿下,小林和学志一身疲惫的坐在楼梯上,上小学的儿子这时候可能早已在家里进入了梦乡。两个人忙到现在连口水也没有顾得上喝。   小林问学志:“这样的事应该通知你哥和你妹吧?”   “要不我先把你送回去吧,孩子自己在家,明天还要上学呢。都半夜了,明天再通知他们吧!”   “父母是你一个人的吗?别出了什么意外,你哥和你妹埋怨咱,出力不讨好的营生可不能干!”小林接着说“妈家里那么多的猪也需要个人照料,爸肯定是走不出来。我们都要上班,嫂子不上班,和她商量着让她来接个短,我们轮流着伺候。”   正说着,学志的手机响起来,电话中常蕾带着哭腔说自己已经在医院的门口了。   顺着二哥电话上的指引,蕾蕾抽噎着跑进了观察室,一看到母亲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她就伏在母亲身上哭起来。学志把她拉起来,看到妹妹身上的工作服满身污垢,便知道她是在夜班上知道了消息就赶来了。   原来常爸自己在家侍弄好了猪牛,就赶到学礼家。玉凤和学礼正在吃晚饭,两口子看到父亲进来没有一个起身让座。常父倚在门槛上,不安地搓着手:“你妈不太好,刚才老二两口子回来把她拉医院了。要是住下院,可得人伺候”   “学礼肯定是没有功夫了,他休班要是超了额会被扣工资奖金的。老二两口子在城里离得医院近,啥事都方便。再说了,还有蕾蕾啊。”玉凤头不抬眼不睁。   常父看到儿子低着头依旧呼啦呼啦的喝着稀饭,他脸上的青筋暴起,脖子上的喉结上下动了几下,终究还是把话咽了下去。他转过身步履蹒跚的走出门去,在黑暗中揪起衣角抹了一下眼角。   积谷防饥,养儿真的能防老吗?常父回到家坐在冷冰冰的炕上越想越觉得窝心,他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他想着自己的三个儿女,学礼看眼下的情况是指望不上了,学礼身为家中的长子,该他挑的担子他不挑。学礼,学礼,理法都学到哪里去了?真是念书念到驴肚子里去了。学志这孩子书没有白念,家里的事都是他在挑担子,肯定在老婆跟前也没少受气。蕾蕾的日子过得不那么舒心,曾经的婚姻波折,造就了个火里冒脾气,一点就着。从外孙子上了小学,就到镇上一家私企打工,一天十二个点下来,看她整天累得那样,可真令人心疼。可是有什么办法?孩子毕竟不是和现在女婿生养的,就得自己多付出。老伴跟自己过了一辈子穷日子,日子刚刚有了起色,可千万别出什么意外。老了老了,最亲的人其实是老伴,而不是孩子们。   十点多,学志打来电话让老爸不用担心,说已经安顿下了,常父这才拨通了女儿的电话。   蕾蕾的班是从傍晚六点到早上六点,半个月轮换一次。工人们都暗暗骂黑心老板的苛刻,可是没有办法,农村闲散劳力多,镇上也没有太多企业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他们就是老板雇佣的廉价劳动力。前夫治病欠下的那么多债务,蕾蕾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子,可不想看人家的脸色,就托人来到这家私企打工。在车间里,她和男工人干一样的活,不偷奸耍滑,挣得工资甚至于超过了男工人。   这么晚接到父亲的电话,听到父亲吞吞吐吐,蕾蕾知道家里出事了,否则父亲不会半夜三更打来电话。蕾蕾问明情况,就心急火燎打电话让睡梦中的老公赶紧去村里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她连工作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匆匆走到厂门口,出租车一会儿就过来了,老公走下车,拿出钱包和几件换洗衣服递过来。   “你干嘛也来了啊?孩子自己在家呢!你赶快骑着我的摩托车回去,明早还要给孩子做饭呢!这几天我就不能回来了,孩子就拜托你了”蕾蕾掏出钥匙递给老公,心中涌起丝丝暖意。   蕾蕾在二哥的劝导下止住了眼泪,逐渐平静下来。看到大哥没在,火气就蹭地冒出来:“大哥呢?他为什么不来?怎么不通知他!”   “你看你,总是这么沉不住气!我通知大哥了,他明天会来的。今晚有我们两个在就行了,我把你嫂子送回去。人多了在这里也没个地儿,明天手术以后再说吧!”学志知道蕾蕾对大哥两口子成见大,就赶紧岔开了话题。   一夜无眠,天刚蒙蒙亮,常父就坐第一班车赶到了医院,随行而来的当然还有他的大儿子学礼。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伴呻吟不断,常父忍不住眼圈泛红。在手术单上签字的时候,他的手一个劲地抖着,连笔都握不住。学志拿过父亲手中的笔,毅然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学礼面无表情地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低着头,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蕾蕾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很久也不远撒开。   等待手术的时间是难熬的,当手术室的大门关上的那一刻起,常父的眼睛就一直盯着那里,他的心里如同猫爪一般。学礼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闭着眼打盹,他似乎总是睡不醒一般。蕾蕾来回在走廊上踱着步,学志一脸的平静,但他的内心犹如波涛翻滚。他现在就是大家的主心骨,容不得他再表现出丝毫的不安。   当手术室大门打开的一瞬间,看到医生脸上的微笑,经过手术切除和切片化验,是个良性的肿瘤。大家悬在半空中那颗七上八下的心终于落下来了。   常妈在病房中安顿下之后,护理成了当前最棘手的问题。常父对孩子们说;“你们都上着班,家家有孩子上学,那我就自己留下来伺候你妈吧!”   蕾蕾首先提出反对意见:“爸,这怎么能行?家里还有牲畜呢!再说,你自己身体都不好,要是在这里再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学礼打着哈欠:“过了今天我可得上班,超了勤我的奖金可保不住。”   学志皱着眉头说道:“嫂子不上班,要不让嫂子来伺候几天?我晚上来轮换。”   “那怎么行?你嫂子在家要给孩子做饭呢!我们离城里这么远,来回哪里方便啊?你们离得近多跑跑嘛!”学礼的眼皮不再如平常一样耷拉着睁不开,眼睛瞪得溜圆。   “谁家没有孩子上学?都有困难,但现在妈病了,需要我们。我们却都找借口……”蕾蕾忍不住白了一眼大哥。   “你不找借口那么这次就你伺候着吧!女儿伺候妈方便。将来要是爸住院,我们兄弟伺候!”学礼朝着蕾蕾说道。   “好,你们都有困难,你们都有孩子读书,我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我的工作就不是工作了?好,好,我伺候!”蕾蕾的脸涨得通红。   既然蕾蕾应承下来,兄弟两个如释重负,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      二月,北方的冬天还没有真正过去,医院的夜晚显得尤为寒冷。   临床的陪护,有亲戚送来被褥毛毯租个小床睡下,蕾蕾披着母亲一件外套趴在床沿上。后半夜寒气逼人,蕾蕾起来一杯杯地喝着热水,然后又一遍遍去卫生间把身上的热量排出去,她在走廊上来来回回地搓着手踱着步盼望着天明。   清晨,蕾蕾把母亲术前脱下的衣服洗净晾在了窗外,一会儿就冻得硬梆梆的。临床的陪护说:“要是有亲戚在城里,拿回去用洗衣机脱一下水会干得快。你这个样子,几天都干不了呢。”蕾蕾苦笑了一下。   上午探视的时间,小林带着母亲来到病房对婆婆说:“我妈听说了急得不行,不放心非要来看看您……”一阵寒暄之后,小林说自己没有请假偷着出来,就放下一箱八宝粥带着母亲走了。   当常妈可以吃流质食物以后,蕾蕾把小林母亲拿来的八宝粥拆开,拿了小勺喂给母亲喝。母亲一口没咽下去就吐了出来,连连说怎么这么个味啊?蕾蕾尝了一口吐了出来,拿起罐子一看,都过了保质期半年多了。   常妈一脸的落寂,这也太不拿我们乡下人当回事了,这不明摆着瞧不起人吗?蕾蕾一看母亲的表情,瞅了个空出来拨通了学志的电话:“哥,没有人非要你的城里亲戚来看妈!乡下人是没有城里人尊贵,可也不能把他们不惜要的垃圾来给一个病人吃吧!这叫什么事……”没等学志接言,蕾蕾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学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放下手头的活来到医院走进病房,蕾蕾给了他一个白眼,拿起八宝粥递给学志:“拿回去你们喝,乡下人再低贱也不至于到了让一个病人去喝变质的八宝粥。”   学志一脸的尴尬:“这不是刚过完春节嘛,亲戚之间来回这么捣鼓点礼物,毕竟是带包装的东西,变质了她也不可能知道的……”   学志拉着蕾蕾出了医院的门,来到水果摊前,挑了几样新鲜的草莓,香蕉桂圆打好包。趁着学志掏口袋的功夫蕾蕾抢先付了钱,提着水果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学志杵在那里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提着一箱八宝粥送回了病房。   “你啊你,总是沉不住气!你让你二哥多没面子?”病房中常妈嗔怪着女儿。对于亲家和媳妇的做法虽然心里不满,但常妈绝对不想让儿子为难,更不希望儿子和媳妇为了她而去闹得不愉快。   湖北到哪看羊羔疯武汉癫痫症状怎么治河南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武汉哪家医院冶羊癫疯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