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江南】那些不经意的温暖(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50:21

从小我受的教育,就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所以在车站、火车上这些人员密集的场所,我总是保持高度的警惕,即使上厕所,也把背包背在身上,把行李箱拎在手中。我始终戒备地打量着周遭陌生的人群。

在漫漫旅途中,我从不轻易和人搭讪,总是安静地坐在一边看书。因为在我看来 ,陌生人都是冷漠的,必须提防。但是事情也有例外,后来发生在火车上的几件事,却改变了我固有的看法。

那时我在外面读大学,一学期回一次家。当时正是七月盛夏,我想买成都到西昌的火车票,但是非常不走运,没有订到卧铺,只买到一张硬座车票。我坐的那趟车,是昆明至攀枝花的871次列车。车到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穿着紫色的纱裙,脚蹬坡跟白凉鞋,右手拖着一个行李箱,肩上背着书包,左手还拎着一个小皮包。上车之前,身后一个中年男子问我:“姑娘,你也是到西昌吗?带那么多东西啊?”我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径直上了车。我上车的时候,车厢内塞满了人,烟味、汗味混合在一起,空气相当地混浊。好不容易挤进车厢,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却见中年男子又走到我跟前:“姑娘,我的座位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如果有事需要帮忙,记得叫我。”我觉得他阴魂不散,仍然没有搭理他。

大约过了三五分钟,一个彝族汉子上了车,挨着我身边坐下;一位彝族女子一边牵一个小孩,背上还背了一个婴儿,她走过来坐在我的对面。看起来他们是一家人,他们之间的对话我根本听不懂,天色一片漆黑,百无聊赖之中,我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隐约中我感到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也没有太留意。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才慢慢醒来。我抬头看看行李架,书包和箱子还在,我又看看拎在手里的小皮包,才发现小皮包不见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失控地嚷出声来:“我的包呢?你们谁看见我的包了?”整个车厢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我,却没有人上前主动帮助我。恰巧一个乘警从我身边路过,他问我:“瞎嚷什么呢?三更半夜的,有的乘客还在睡觉,你能安静一点吗?”

我说:“警察同志,我的小皮包丢了,很着急。”他说:“你就当打牌输了吧。”我又说:“警察同志,我的小皮包里装着一些重要的东西。”他这才停下来询问我情况,边问边做笔录。“你包里都有些什么重要物品?”我带着哭腔说:“皮包里装着我的学生证、身份证、钱,还有手机和火车票。”乘警问我:“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他又对着车厢里的其他乘客说:“各位乘客,这位姑娘的皮包不见了,你们都帮她找找,仔细找一下,里面装着钱物和重要证件。找到了就还给她。”

顿时车厢乱作一团,都低着头帮我找失物。这时中年男子叫大家暂停寻找,他说:“你们都不用找了,姑娘,刚才坐在你身边的彝族拿了你的包。我拍你的肩膀想叫醒你,可惜你睡得太死。他拿了你的包就下车了。”我擦了擦眼泪,问道:“那你知道他是在哪儿下的车吗?中年男子说:“是在甘洛下的车。这类小偷就是趁你睡得太死,没有反抗和戒备的能力,才偷了你的东西。”

乘警扭过头来对我说:“既然是这样,我也无能为力。拿你包的人已经中途下了车,这都开出好几个站了。茫茫人海,我到哪里给你抓小偷去?”说完正准备离开,我赶紧上前一步,拽住他的衣袖。“警察同志,我现在连车票都丢了,火车眼看就要进站了,没有车票我怎么能出站呢?”他半信半疑地看着我:“你能向我证明,你买过车票吗?你该不会是逃票上车的吧?你怎么不把自己弄丢呢?”我难过地抹眼泪,车厢内鸦雀无声。

四周安静得很可怕。关键时刻,中年男子站出来对乘警说:“我能证明这个姑娘买了票,小姑娘丢了东西已经很难受了,你就别跟她开玩笑了。”乘警重新给我打印了车票,他说:“拿好了,别再弄丢车票,免得到时候你出不了站。”我接过车票连声道谢。中年男子对我提出了忠告:“姑娘,出门在外别穿得太时尚,免得小偷觉得你是大款,很容易把你盯上;出门在外,重要的东西和财物应该放到安全的地方。”

他的一席话说得我心里暖暖的。下火车的时候,中年男子主动帮我提箱子,陪我一起走出出站口。他问我:“姑娘,你家是在西昌吗?”我回答他:“还远着哪,到我们县城还有好几十公里。”我问他姓什么,他说他姓唐。他又问我:“姑娘,坐了一晚上的火车,肚子饿了吧?我请你吃早餐。”我赶紧推辞:“这不太好吧?”他说:“这有什么啊?出门在外谁不会遇到点困难?”

我无言以对,心中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感动,心想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唐姓中年男子陪我吃完早饭,给我叫了辆出租车,我问他:“唐叔,你这是干什么?”他回答我:“送你回家啊,出租车费用我帮你出。”我说:“素不相识的,你为什么这样帮我?”他说:“姑娘,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叔叔我虽然也是外地打工的,经济上不是很宽裕,但如果我看见别人有困难,都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叔,你给我留个手机号吧。下次遇到你的时候,我好把钱还给你。”他似乎有点着急了:“说什么呢?就几十元的事,不用你还。”唐姓中年人把钱递给司机,叫他开车。车子启动,开出一段距离了,我回过头看见他还站在原地,给我挥手。

出租车司机问我送我上车的人,是不是亲戚。我就把整个事情大概讲了,司机听了,感慨地说:“这世上冷漠的人太多,好人却很难找。”

回到家里,我把路上的遭遇给父母讲了。父亲对我说:“你要对别人给予的帮助,心怀感恩。这世上助人为乐的人真的很少了。”我重重地点了点头,从那以后,我出门在外再也没有丢过东西。但是只要我一想起唐姓中年人对我提供的帮助,还有他朴实无华的话语,总能温暖我冰冷的心。

另外一次是寒假,我很幸运地订到了卧铺车票,而且是带空调的新车。车进站以前,我感觉站台上非常地冷,一股寒流向我袭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但是上了车过后 ,我感觉温暖如春,外面的冷空气似乎跟我毫无关系。我一上车,放下行李就脱了外套,车厢的广播里放的是张学友的《祝福》。

我刚刚坐定,就从书包里拿出泰戈尔的《飞鸟集》看起来。不经意间我抬眼看见我对面的女孩,也在看书,比我还专注。我一看封面,是戴尔.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

我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刚看了两页书。我就听见对面的女孩问我:“这位姐姐,你很喜欢文学吗?”我点了点头,回答她:“我买的是中英文互译的版本,这样可以一边欣赏文学,一边学习英语,一举两得。”她崇拜地看着我:“姐姐,你很好学。你在学校成绩很好吧?”我回答她:“我成绩也就中等偏上一点,马马虎虎了。平时我也没有多的爱好,就是喜欢阅读。”她说:“我也很喜欢阅读。对了,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余梦瑶。你叫什么呢?”我向她伸出热情的手,与她相握。“我叫余雪梅。”我们相视一笑,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原来是家门儿啊!”

我们一起聊海明威,聊舒婷、北岛、顾城,说村上春树;聊了各自在学校里的情况和见闻,就像相识很久的老朋友,聊完了文学和今后的打算,余雪梅跟我说起了她的家庭,而我这时成为一个专注的倾听者。

她告诉我,她家里是农村的。父亲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常年外出做生意,很难回一次家;她有一个姐姐很早就出嫁了,姐姐婚后很不幸福,常遭丈夫殴打;家中只有她与多病的母亲相依为命。她做梦都想走出乡村,看看外面的世界。

但是她刚到成都卫校读书的时候,曾一度感到自卑,因为她家贫寒,没有什么特长,也没有漂亮的容貌。周围的同学很多都穿名牌、用笔记本电脑、听MP4,而她手里只有一部旧手机,她感觉自己跟他们格格不入。我安慰她说:“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是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未来。”

余雪梅说:“姐姐,你说话很有哲理。”余雪梅说:“后来我想通了,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必须努力改变现状。别人用物质炫耀他们的家庭条件,而我可以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这样想想,我就不再自卑了。”然后余雪梅问我:“姐姐,你读的是什么学校,学的什么专业?”我回答她:“我读的是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学的是英语专业。”

“姐姐,你读的学校真好,专业也不错。”

“雪梅,在哪个学校都一样。学校的好坏是次要的,关键是能够学到知识。你说是不是?”

聊着聊着,车厢快熄灯了。我说:“聊了那么久,还是早点睡吧。对了你在哪里下车?”

“姐姐,我在漫水湾下车,你呢?”我说:“我在西昌下车。”在温暖的空调车厢里,我只把被子盖到腹部,就沉沉睡去了。由于太困,我一觉睡到了天亮。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余雪梅早就起来了,正在桌前看书。“你起那么早?”“姐姐,我睡不着就先起来了,没打扰你吧?”

这时车厢内的广播响了,“各位旅客,前方到站漫水湾,请要下车的旅客,收拾好行李物品,准备下车。”余雪梅对我说她要下车了,希望我给她留一个联系方式,我就把家里的电话告诉了她,她也给我写了她的家庭地址和手机号码。下车之前我把英汉互译的《飞鸟集》送给了她,她把戴尔.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也送给了我。

下车之前,她对我说:“姐,我们认识了就是朋友,记得经常联络!”我点点头,并朝她挥挥手。

自那以后,我和余雪梅保持着通讯联络,一直持续到大学毕业。虽然我和她的人生并无交集,我们只是萍水相逢,却收获了一份意外的友谊。当我感到迷茫困惑,或者灰心丧气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余雪梅,一想到她,我就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心情也会豁然开朗。我们不能左右这个世界,但是可以掌控自己的心情、改变自己的际遇。

大学毕业以后,我选择在外漂泊,也走过一些地方。但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2008年,我在北京打工,想尽早买到火车票回家过年。那一年中国北方遭遇了一场罕见的冰灾。我很怕交通拥挤耽误赶车的时间,就提前两个小时乘公交车赶往火车站。当我马不停蹄地赶到火车站,却被告知,因为前方的风雪太大,列车会晚点到达。到站的时间不确定,希望候车室的旅客耐心等待。

我兴奋的心情,变得有点懊恼、低落。我无聊地看着候车室的人们,这时一个军人走过来问我:“女士,你旁边座位有人吗?我能不能坐这里?”我客气地回答他:“这儿没人,你可以坐。”他说了声谢谢,就坐下了。我由于穿得有点少,冷得直跺脚,一边感叹:“哎,这恼人的天气!”他接过话头:“是啊,也不知道这趟列车,会晚点多久?”坐了一会儿,他站了起来:“我去买包烟,你帮我看一下行李。”我问他:“你就那么信任我?”他说:“我看得出你是个善良、真诚的人。”我也不知道在候车大厅坐了多久,大概过了四五个小时,晚点的列车终于姗姗来迟,我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火车到站的时候,兴奋的人群拼命向前挤,我感到周围的人群潮水一般向我压来,挤压得我快窒息了。绿军装说:“女士优先,大家都别挤!别挤!”

我以为上了车就会好一点,至少车厢内有暖气。但是更糟糕的情况,还在后面。上了车,我才知道车厢内的空调坏了,里面冷得像冰窖一样。外面是一片白茫茫的积雪,寒风毫不留情地往车厢里钻,凛冽的风吹到脸上,像刀割一般疼痛。

我不停地搓手、跺脚,还是感到身上很僵硬。我是又困又冷,只好叫坐在我旁边的绿军装关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一件军大衣披在了我身上,坐在一旁的绿军装正搓着手,往手心里哈气。

我缓缓直起身,问道:“你不冷吗?”他说:“我们当兵的人,都是国防身体,没事儿!”

“你叫什么名字?”他回答我:“我叫兰智平,英文名字Peter,陕西宝鸡人,在北京当兵,这次是部队休假,我到西安去看女朋友。”

我说:“你这么实在啊?”然后我也把我的名字告诉了他。简单寒暄几句之后,我从包里拿出一桶方便面,准备泡点开水。他看了我一眼:“你就吃这个?方便面吃多了,会伤胃的。”他从自己的包内,拿出面包片和果酱,还有午餐肉、肉夹馍。我好奇地问他:“这些都是你的晚餐?”

“是啊,我出门在外,一般都不吃方便面。”他说着,就把面包、肉夹馍分了点给我,我却没有接,因为我从来不吃陌生人递来的食物。他看出我的迟疑,笑了:“怎么的?你还担心我是坏人?好歹我也是当兵的,像做坏事的人吗?”我这才接过来吃掉。

到西安站的时候,他下车了,下车之前,他回过头来对我说:“记得照顾好自己!”在那个滴水成冰、寒风呼啸的冬天,我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车厢内的旅客,一脸羡慕地看着我。问我:“闺女,刚才那个小伙子,是你男朋友吧?他对你真好!”我摇摇头,“哪跟哪儿啊?不过萍水相逢罢了,我跟他的座位正巧是排在一起的。”他们这才恍然大悟。

在漫漫旅途中,有太多的过客。你我都是萍水相逢,不沾亲不带故。但是有的人,却乐于助人,哪怕一句关心他人的话、一个不经意的举动,总能为这个冷漠的世界,涂上一点温情的色彩。

谁说陌生人之间,就不能有关怀和温暖?那些不经意的温暖,总能让我在寒冷的冬季,感受到阵阵暖意。即使是走在陌生的街头,心里也四季如春。

那些细微的感动,那些不经意的温暖,一点一滴汇集起来,也许就是人间大爱!常怀感恩之心,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个世界将不再冷漠……

用药物左乙拉西坦治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哈尔滨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里呢辽宁癫痫病医院癫痫病患者吃复方苯巴比妥会怎么样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