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雀巢征文】刘建章在延边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04:38
无破坏:无 阅读:2144发表时间:2015-07-22 09:47:08 摘要:刘建章,老革命家,曾任铁道部副部长、部长,青年时代曾在延边地区参加革命活动,和日本侵略者进行过顽强的斗争。本文叙述的就是他这一时期的故事...... 1972年6月的一天,秦城监狱,年过六旬的刘淑清,在守卫们冰冷目光的注视下,带着孩子们迈过一道道铁门,终于见到了被关押在这里,已经四年又四个月杳无音信、生死不明的丈夫刘建章。   有多少话要说啊?有多少事想知道啊?可看守目无表情、眼珠都不错一下地盯着他们,许多话不能说,什么事不敢问。孩子们见机围住父母亲,隔开了看守,刘建章此时说话已经有些含糊不清了,可还是努力地把自己在监狱里受虐待、不能申诉的情况小声告诉妻子:他曾几次向毛主席、周总理及中央写申诉材料,都被专案人员当场撕毁。他让妻子想办法将他的情况向周总理和毛主席反映。   丈夫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刘淑清一棵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探视回来后,刘淑清下决心要救自己的丈夫,她不顾可能坐牢的危险,于1972年7月20日上书毛主席,为丈夫鸣冤、申诉,几经展转,毛主席在她的申诉书上作出批示:“请总理办。这种法西斯式的审查方式,是谁人规定的?应一律废除。”   周总理得到毛主席的批示后:于1972年12月18日亲自批示和安排当时的公安部、交通部和国务院办公室负责人迅速处理刘建章的事情。12月22日,刘建章获保外就医。刘淑清的上书,不仅救了丈夫,也救了不少当时关押在秦城监狱的老干部。   刘建章何许人?竟能得到毛主席和周主理的亲自批示。   刘建章是1926年入党的老革命。曾历任东满特委(区委)委员、书记,珲春县县委书记,河北省景县县委书记,华北人民抗日联军第九军区政治部主任,冀南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冀南行署副主任、冀中行署副主任,石家庄铁路局局长,华北交通部副部长,华北军运司令员,北平市军管会交通部部长,天津铁路局副局长。解放后,历任郑州铁路局局长,铁道部车务局(运输局)局长、工程总局局长等职。1968年2月,身为铁道部副部长的刘建章,被受“四人帮”控制的中央专案组从家中带走关进监狱。   出狱后,1975年,刘建章先后任铁道部副部长、部长。1979年11月,铁道部党组为刘建章做出公开平反的决定,恢复名誉。1982年起,他任铁道部顾问、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2004年8月,九十四岁高龄的刘建章重返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所属珲春市,为新落成的大荒沟党史教育基地揭牌;2007年5月,他又将自己珍藏多年的三千余册图书赠给珲春人民,并为教育基地题词:“关心下一代,永葆边陲党旗红,继承先烈志,建设繁荣新珲春。”   九十四岁高龄的老人,为什么这么关心珲春,关心延边这块土地?原来,七十多年前,他曾在这里战斗过,他曾在这里洒下革命的火种,他曾是首任中共珲春县委书记。   2014年夏天,在延边州,笔者有幸陪同刘建章的四女儿刘爱民一行,踏着刘建章战斗的足迹,寻访和聆听他在延边的传奇故事。      【十八岁挑重担】      “在香慈,我父亲十六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那里党支部书记。”刘爱民脸上充满自豪地告诉我。香慈?十六岁入党?我有些疑惑,于是,故事从刘建章小时候说起。   1910年,刘建章出生在河北省景县刘庄一贫寒之家。还未满月,母亲因病辞世。襁褓中的小建章失去母爱,数日后身染重病,没了呼吸,父亲忍痛让人将他埋了。孰料坟坑尚未挖好,他又有了气息!大难不死,被抱回家中。小建章体弱多病,无母乳哺育,家中又缺衣少食,幸亏乡亲们热心相助,靠吃“百家奶”、“百家糊”活了下来。   七岁那年,父亲想让小建章识几个字,于是,送他进学堂。可两年后,家境拮据,实在拿不出那些许学费,他只得辍学。建章的哥哥听说北京的香山慈幼院招收孤贫儿童,几经辗转,建章得以入院。香山慈幼院为民国初年政要、著名慈善家熊希龄所办,建章能入院学习和生活,实乃他人生中的幸事。在香慈,刘建章寒窗苦读,完成了小学至初中的学业。   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社会动荡,民不聊生,内忧外患,民族危机深重,诺大的中国,放不下一张平静的课桌。思想活跃的刘建章和同学们一起走出课堂,参加爱国活动。“父亲爱好广泛,积极参加文体活动,是个活跃人物,在同学中很有威信,常常是学生爱国活动的组织者。”1926年,刘建章被北京的中共地下党发展为党员,并很快成为香慈地下党支部书记。   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受到挫折。在革命的转折关头,党中央为加强东北党的工作,统一东北各地党的领导,于1927年10月24日,在哈尔滨道里区七道街召开的全东北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在白色恐怖与革命低潮的形势下,临委会开始进行艰苦的工作,整顿、恢复和发展东北各地的党组织。   1928年2月初,中共满洲临委派共产党员周东郊到延吉县,开辟延边地区党的工作。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对延边地区实施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全面侵略,延边各族各界爱国人士,为唤醒广大民众,反抗压迫剥削,驱逐日帝,自发筹办了进步报纸《民声报》。报社地址在龙井村(今龙井市),周东郊担任《民声报》文艺版责任编辑,同时还兼任龙井大成中学汉语教员。为便于开展工作,1928年2月28日,在民声报社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龙井村支部,周东郊担任党支部书记,这是延边境内的第一个中国共产党组织。从此,《民声报》实际上成了党宣传革命思想的阵地,其锋芒直指日本侵略者和国内的反动统治阶级。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吉林省教育厅向北平有关当局要求派教师到吉林工作。中共北方区委抓住这个机会,决定从香慈师范班毕业生中选一批党团员到延边地区(东满)工作,闻此消息,不满十八岁的刘建章积极申请。尽管父亲不是毕业生,但他经常带领学生们参加各种进步活动,院方早将他列为危险人物,怕他给院里惹麻烦,就顺水推舟让他提前毕业,将他分配到了东满。   于是,刘建章(又名刘光公、刘光旦)、赵志刚(又名赵暗炬)、王增全(又名王博益)、徐振基等二十八名香慈学生赴东满执教,他们大多是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其中共产党员就有十一名,刘建章任这批党员的临时支部书记。这些进步青年,明知前路艰险,但义无反顾,踏上了征程。   临行前,中共北平西郊区委的同志告诉刘建章,延边党组织会派人来和你们联系,接头暗号是“奉天朋友”。   “1928年3月1日,父亲一行从北平动身,在天津乘船经大连绕道朝鲜到达吉林省和龙县的八道河子车站。当时的县教育局长亲自前来迎接。父亲被分配到和龙县大拉子,与朝鲜隔江相望的图们江边的稽查处村小学教书。”   工作安顿下来了,可党组织还没有联系上。延边的党在哪里?何时才能接上头?这是刘建章的心头最强烈期盼的事。四月的一天,他突然接到了一封从龙井村寄来的陌生人来信:“接到奉天朋友来信,知道你们已经到达延边,请你着便装抽空来龙井《民声报》一叙。”他终于等来了“奉天朋友”的消息。走旱路,从小学到龙井有七八十里路,需坐一天的大车才能赶到。他实在太期盼这一刻了,他等不及,就选近路过图们江,取道朝鲜,然后再坐火车到龙井。在《民声报》社找到周东郊,和党组织接上了关系。   1928年夏,周东郊和刘建章将龙井村党支部及香慈来的党团员情况,报告了中共满洲省临委,并建议以这些同志为基础,建立延边地方党组织。经省临委同意,他们积极筹备在延边地区建党的工作。八月,中共东满特委(区委)在龙井村成立,驻地设在民声报社。书记周东郊,组织委员刘建章,宣传委员赵志刚。刘建章同时还兼任和龙县第一个党支部——中共和龙县三道沟党支部书记,承担了在延边发展河南癫痫医院哪家治疗党员的重任。   刘建章和战友们利用教师的合法身份,在师生中传播共产主义思想,开办群众夜校,走街串巷,深入农村和工厂演讲,散发传单,举行秘密集会,唤起群众觉醒。我父亲在香慈时就练习武术,他利用自己会武术的特长,在和龙县县立六校建立起童子军组织,自己亲自担任童子军教练,以合法名义领导师生开展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并在武汉哪里治疗小儿羊羔疯师生中发展党员。在父亲等党员的努力下,到九月,延边先后建立起十个党支部。   共产党人还利用《民声报》进行宣传鼓动,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暴行和国民党政府及军阀的黑暗统治。党的工作范围越来越大,开始影响到了延边社会的不同层面,越来越多的民众听到了共产党的声音,有了辨别是非的机会,进而希望接近共产党,参加共产党的活动。   就连民声报社“报务委员会”委员长、旧官府的延吉县商会会长姜渭清,报社社长、和龙县教育局局长关俊彦,报社经理、龙井电话局长方芷涵,委员董昆一、张杰三、周东阳等都先后接受了共产党的思想,参加了革命工作。刘建章等成为延边地区党组织的发端者,为这一地区党的建设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为此,中共满洲省临委在给中央的报告中写道,在“区委的领导下,有一民生报在延边各县影响甚大”,日本侵略者也惊呼:“赤色分子大量渗入”延边、“共产主义思想渗透到间岛各阶层”。当时日本人的《间岛新报》曾惊呼:《民声报》和北京“香慈”来的教师是延边地区的两大“魔影”,不除则必乱。   1929年1月18日,区委书记周东郊等共产党员被捕,延边党组织遭到破坏,区委工作受到严重挫折。在这个危难的时刻,年仅十八岁的刘建章挺身而出,主动承担起区委书记的重任,面对敌人残酷的白色恐怖,他没有胆怯退缩,迎难而上。      【狱中传奇】      “1929年2月的一天,父亲外出收集敌伪情报,在龙井火车站遭到盘查,身上被搜出抗日救国的宣传品,不幸被捕关进了延吉监狱。审问时,他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敌人也查无证据,最后以‘共产嫌疑’罪,判了他一年监禁。父亲一生三次入狱,第一次入敌人的监狱,后两次都是入自己人的监狱。”刘爱民有些心情沉重地说。   真正的共产党人从来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苟且偷生之徒。身边那么多的同志被捕甚至牺牲了,刘建章也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了。监狱条件非常差,十多个犯人住在十来平方米的牢房里,可铁窗动摇不了刘建章的革命意志,为了保持体质和敌人斗争,他在狭窄的“蜗牛之地”坚持打形意拳,狱友们从好奇地围观,到也学着比划两下,刘建章利用这个机会开始和狱友们接触,向狱友甚至狱警宣传共产党的真理和爱国思想。   因为只是嫌疑犯,监狱对刘建章看管得没有那么严,甚至还让他做些事。当时监狱里有北京治癫痫在哪好教育队,教务主任和看守长经常给犯人讲课,改造犯人的“思想”。所讲的大多是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要改邪归正”之类的话,犯人们不愿意听。教务主任知道刘建章是小学教员,就让他给犯人讲课。开始讲课时,看守拿枪监视着他,后来看守就不去了。这给刘建章提供了方便条件,可以不照监狱指定的内容讲了。   刘建章的子女们走访了许多当年的当事人,查找了相关档案资料,并根据爸爸妈妈的回忆,编写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正规的《思念无限,大爱永恒》一书,书中对刘建章在狱中的表现进行了详细的记叙。   爸爸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宣传抗日,讲岳飞抗金和义和团反帝的故事,教大家唱岳飞的“满江红”。给大家讲日本怎样侵略朝鲜和延边的,讲“二十一条”对中国的危害……以此来振奋狱友们的民族精神,爸爸先后为监狱八个牢房,还有工厂以及少年牢房讲过课。经过几个月的宣传鼓动,他与很多狱友沟通了思想情感,加深了互相了解。此时,全监狱从上到下,都尊敬地称呼爸爸为“教师爷”,他成了这座监狱中真正的传奇人物。谁能想象,在反动派的监狱里,一个被关押的共产党员,竟然能够把周围的人心都拢在一起。   真正的火种是永远不会熄灭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不论身在何处都会发出他的声音。上述书中记载:监狱里有个勤务兵叫申守义,他经常到爸爸的牢房里聊天,时间一长,爸爸发现他思想比较进步,就想发展他入党。当然,这是一件冒险的事。但爸爸迫切需要有人给联系上外边的党组织。在申守义的帮助下,爸爸同外边组织接上了头。不久,东满区委派赵志刚、李晓露(朝鲜族,亦叫王耿)二人来监狱探望爸爸。监狱让申守义监视他们的行动,趁这个机会,爸爸把申守义介绍给他们二人,并请区委批准他入党。不久,中共东满特委批准申守义入党。他后改名王生,在满洲省委当交通员,不久调到上海党中央机关交通站交通科任负责人。   不久,刘建章在监狱里建立了党组织,这样,同难友们的联系更密切了。他不仅要把“牢底坐穿”,更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他就像是一颗火种,点燃了狱友们的民族自尊心、爱国心和向往建立一个没有剥削和压迫的新世界的决心。在刘建章的影响下,许多狱友出狱后参加了抗日和革命活动,一些狱友和他成为好友。后来,狱友龙井人白道吉、珲春人季国璋,还为了掩护刘建章而牺牲了生命。 共 675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