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丹枫】白领导之死(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37:21

白领导走了,就在今年大暑的那一天,走得非常安祥。

白领导刚到我家时,只是很小的一个小棉团,仿佛一粒洁白的雪球,走路还不太稳健,有些跌跌撞撞的,两只小眼睛水汪汪的,声音又甜又奓,显得特别软萌。

虽然外表非常娇弱,但白领导攀高爬低的本领一点也不弱,那天妻子刚把它从纸盒里拿出来,它蹒跚着在客厅走了几步,便扯住窗帘非常利索地爬上窗帘杆,动作矫健娴熟,一气呵成,全无幼弱之态。

也许是出于惊惧,白领导猴子一般悬吊在窗帘杆上,喵喵喵地嫩声叫唤着,任我们千呼万唤,就是不肯下来。无奈,我只好踩着凳子费了好大劲,才把它从窗帘上弄下来。

我摸了摸白领导的身子,发现白领导簌簌发抖,便用小碟子盛了点牛奶给它,白领导把粉嫩的鼻子伸到碟边嗅了嗅,嘡嘡嘡几下,很快就舔干了小碟中的牛奶。我不断用手抚摸它的头颈,白领导慢慢安定下来,并很快做出积极回应,伸出它薄薄的刀片一样的粉舌,痒酥酥地舔着我的手指,闭上水蒙蒙的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白领导浑身雪白,但四个脚爪却是金色的,头顶正中还有一分钱币大小的一撮金毛,尾毛也是一圈黄毛紧套着一圈白毛,金圈与银圈相间而生循环往复,仿佛一条镶金错银的虎尾钢鞭,显得华贵尊荣,气宇轩昂。

白领导的派头尽管很不俗,甚至可以说自带王气,但它的出身并不显赫,并非什么门阀世族。它自己也不是王孙公子富二代,而是地地道道的草根阶层屌丝男。但它不俗的外表和轩昂的仪态,很能镇唬人,致使许多初见者皆误以为它出身名门,谱系高贵,常常询问它的身价,弄得我颇显狼狈,苦笑不得。

白领导是妻子从娘家抱养来的。那年女儿高考,压力山大。为了减轻女儿的学习压力,妻子建议给女儿买只宠物。尽管其时我尚未真正接触过宠物,也没有饲养宠物的经验,但对猫狗之类莫名地有一种嫌恶,对城市里那些无所事事,整天牵只宠物满大街晃悠,掉膀子瞎胡转的狗男狗女,也没什么好感。所以心底里虽然对养宠物很不情愿,但事关女儿的前程,加之女儿也欢呼雀跃,非常愿意养,只得委曲求全,对妻子的提议表示赞同。

正在一家人讨论究竟养什么宠物,并议而未决时,恰好妻子的娘家侄子来作客,闲聊中说起他家的老猫生了一窝小猫,其中几只还非常可爱,虽然尚未断奶,但已被邻居们预订了。妻子听了后对女儿说,我们就不要买名贵宠物了,养什么都是养,就养一只家猫得了,那些名贵的宠物太娇气,我们侍侯不了。我也同意妻子的意见,于是妻子交代侄子无论如何都给我们留一只,并且言明必须是白色的。

这样,一个月以后,白领导就落草我家,坐次排我之后,坐了第四把交椅。女儿还为她的小宠物买了条系满小铃铛的绸带围脖,戴在小猫的脖子上,使它在房间里奔来跑去时,叮铃铃一路清音,显得非常悦耳动听。

“宠物”有了,但起个什么名字好,让一家人颇犯踌躇。因小猫的头顶有团金毛,我提议叫“金顶”,被女儿以俗气为由,一票否决。后来我又从金庸的小说中剽窃了一个现成的名字,说小猫头上那团黄毛像只太阳,长在头顶上,因此可以叫阳顶天,这个名字非常威风,而且阳顶天还是明教的掌门人,武功绝世,罕有其匹,以之称小猫比较合适,又被妻子以阳顶天死的不明不白否定。女儿说小猫的白毛洁净无瑕,就叫“棉花糖”或“雪球”,我反对说,棉花糖黏黏糊糊的,雪球容易溶化,起这么个名字,不吉利,兆示小猫有可能寿命不久。妻子说要不就叫“雪绒花”或“蒲公英”,咋样?也未得到我和女儿的首肯。我心有不甘,便从小猫的尾巴作文章,说猫和老虎是本家,老虎的全部本领都是向猫学的,猫长得又像老虎,加上小猫尾巴很像一条钢鞭,叫金鞭大王好不好?女儿说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不妥。这样,关于小白猫的命名问题,就暂时搁置了下来,悬而未决。大家暂时皆以“猫猫子”或“尕猫”相呼,虽然土气不时髦,但叫着亲切顺口。

半年以后,外甥女带着她三岁的女儿薇薇来家,其时我正坐在电脑前写东西,小猫头上戴着女儿小时候玩过的黑色塑料眼镜,爬在台式电脑上,一边呼噜噜地打着鼾声,一边懒洋洋地监督我劳动。小薇薇见了小猫威严不凡的模样,大呼“领导、领导,白领导。”弄得我们全家都莫名其妙,直到外甥女赶过来看了,哑然失笑,说小猫的神态非常像她们单位的领导,所以薇薇才如此大叫。于是女儿说,要不,干脆就叫猫猫子“白领导”好了,我和妻子都表示赞同,认为这个名字挺别致的,不妨一叫。我还特意补充说,这名字很不赖,听着像个官儿,有点意思。再说我家累世布衣,贱为草根,有了白领导,多少与富贵沾了点边,我本俗人,不能免俗,就叫白领导得了。

于是一家人为小猫举行了隆重的冠名仪式,为它加官晋爵,小猫也因名得福,猫因名贵,在我家的坐次有了翻天覆地的提升,从第四跃居第一,坐了头把交椅,成了我家职务最高者,晋升为全家人的领导。全家也乐意唯小猫猫首是瞻,为他牵马坠镫,供其驱使。闲暇的时候,一家人都围着“白领导”打转,为它理毛梳背,端食喂水,沦落为它的奴仆,成为可怜兮兮的“铲屎官”。“白领导”心满意足地享受着我们为它提供的优质服务,满眼睥睨一世的神态,连句声儿都不吭。

起初,全家人以为白领导不过是只普通的家猫,没什么了不起的,便对它没抱太多的希望,只以平常心待之。但白领导非常聪明,天赋异秉,不得不让我们对它刮目相看。

首先它的语言模仿能力非常强,来我家不到一个月,它就学会了“嗯”和“啊”两个虚词,而且发出的声音和人几无差别,完全是自学成才,无心插柳,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们呼唤一声“猫猫子”或“尕猫”,那怕它正呼呼大睡,都会立即用“嗯”和“啊”答应你一声,但也只是一声,之后无论你再呼唤它多少次,它都懒得回应,惜言如金。后来它有了“官名”,晋升为领导,也很快适应了姓名的变更,只要叫它一声“白领导”,它还是会或“嗯”或“啊”地答应一声。这让我非常惊奇,我不知道它是如何学会应声的,心想如果对它进行适当训练,也许它会学会更多的词,但由于我的懒惰,没有对它进行专门训练,所以终其一生,它也只会“嗯”和“啊”两个应声词。

白领导听力非常惊人。由于工作关系,我和妻子过得是早出晚归的日子,早上老早出去上班,直到晚上七时左右才回家,而这段时间,白领导基本在家中睡觉。但无论我们什么时候回来,都见它蹲在玄关处的镜台边,热烈地迎接我们,扑上来用前爪蹭蹭我们的胸脯,把头偎到衣襟前摩挲一阵子。我以为它是掌握了我们回家的大概时间,为了讨吃讨喝,便早早等候在那儿的。直到女儿放寒假后呆在家里,我们才知晓,其实它是能听出并分辨我和妻子脚步声的。女儿说,我们走后,它基本都在睡觉,只在饿了渴了时,会叫唤着向女儿要点吃喝,接着又去睡觉。但在我和妻子即将进门前的两三分钟,它会突然站起来,快步跑到门口,跃上镜台急躁地转来转去,等我们进门。女儿细细观察了许多次,如果外面的脚步声不是我和妻子的,它便无动于衷。由此证明,当我和妻子在楼道甚至小区园子里时,它就能听清并分辨出我俩的脚步声。

白领导最大的本领,是善于观颜察色,体察人的眼色,并看眼色行事。白领导非常能粘人,但我们忙着的时候,它总是一声不吭,乖乖地睡自己的觉,从不来打扰我们。即便没有给它按时开饭,它有些饥肠漉漉,也忍着不叫不闹,一旦我们闲了下来,它就会不声不息地粘上来,扑到脚边撒娇,当然,它最大的希望是有人把它揽在怀里,温柔地摩挲它的脑袋和脊背。有时,因为多种原因,我们会显得心情不好,脸色不够晴朗,尽管没有互相发脾气,也没有给它发脾气,但不知它是如何知晓的,总是怯怯地躲到一边,非常小心地瞅着我们,审慎的眼神像追光灯一样,眼巴巴地追随着我们,不声不响,直到它认为危险解除满天的云彩散了,才会一脸甜腻地挨过来,使我不得不对它的智商和情商叹服。白领导最大的享受,是晚餐后的那段幸福时光,这时我会坐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白领导不失时机地偎过来,坐到我的怀里,眯缝着眼睛假寐,电视看不了多久,我的嗜眠症会不知不觉中发作,人慢慢地颓倒在沙发上进入黑甜之乡,呼呼大睡,鼾声如雷,而白领导则懒洋洋地睡在我身上,呼噜声比我尤响。

白领导成天呆在家,闲得无聊时,只能蹲在窗台上,看看外面的景致,抑或看看窗前走过的漂亮的女人和丑陋的男人,或者几个淘气的小孩在院子里疯闹,一眼羡慕的神情。后来白领导终于有了重大发现,它看到有一对麻雀夫妻,在我家墙外的通风管里安了家,麻雀们出入巢穴时,喜欢栖在窗外的防盗栏上,叽叽喳喳地闲聊上一阵子。白领导于是对这对鸟夫妻觊觎了许久,总想把它们攫取过来,作为自己果腹之物。它趁麻雀夫妻不注意,偷偷地跳上窗台,把身子尽量地伏得低低的,瞅准攻击的时机,出其不意跃起来,敏捷地向麻雀扑去,麻雀们丧魂落魄,惊慌失措地逃走了,落下几片纷乱的羽毛,而白领导的爪子,则重重地击在窗玻璃上。白领导低头看看自己的爪子,有些疑惑不解,它认为自己选择的出击时机恰到好处,行动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两只爪子也足够犀利,为什么偏偏失败了。但它毫不气馁,屡战屡败,直到遭遇了多次失败后,白领导终于明白,窗外的那几只麻雀,对它来说,不过是水中之花,镜中之月,它只能远观,不能亵玩,更不要说以之裹腹疗饥了。但白领导心有不甘,只要看到麻雀们在窗外扑腾,就会跳上窗台,眼巴巴地瞅着玻璃外的那些能飞能叫能闹腾的小精灵,满眼艳羡。但麻雀们的胆子却越来越大了,不仅不再害怕白领导发动攻击,而且还敢站在窗外,睁圆小而溜黑的小眼睛,和白领导对峙,公然挑衅白领导的权威,对白领导张牙舞爪的恫吓,也置若罔视,让白领导颇感无奈,觉得这领导当的实在寡淡,恨不得高吟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屋内兮囿窗框,安得利爪兮攫飞鸟!这样过了不久,我发现白领导竟与两只麻雀缔结了互不侵犯和互不干涉内政条约,白领导允许麻雀们在窗外的铁框上啼叫扑腾,麻雀们也不在从外面故意挑衅和招惹白领导,双方和平共处,有时甚至隔着一块玻璃,友好地凝视一会儿,互致问候。

白领导也有刁钻和狡狯的一面。有次女儿回来说,她的一位同学家里也养猫,那同学说小猫最喜欢吃猪肝,她们家的小猫就喂猪肝,并建议我们也买只猪肝给白领导开开荦。于是我从菜市场买了只猪肝回家,准备给白领导加餐补充点营养,碍于生猪肝太腥气,又不便存放,便煮熟后,切了一小块给白领导。白领导闻到肉腥味,一下子扑过来,两只前爪紧紧地护住小碟子,口里发出呼噜噜的威胁声,一边贪婪地狼吞虎咽,一边不时扭头警惕地盯着我们,好像我们要抢它的食似的,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块猪肝吞进了肚里。我以为它没吃饱,又切了一小块给它,白领导故技重演,又几下就吞了下去,直到连续吞了五小块,合起来有我半个巴掌大的一片猪肝,直吃得肚皮圆鼓鼓的,脚步都有些蹒跚,实在吃不下去了,还依然眼巴巴地盯着放在桌上的猪肝,一副肚饱眼不饱的饕餮模样。大约半个月后,一整只猪肝都被白领导吃光了,我们又给它恢复原来的伙食水平,投放些猫粮、馍馍、面条之类的东西给它,但这时的白领导开始作怪了,它默默地走过来,闻闻食物,又懒洋洋地走开,到后来,干脆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面对递到它鼻子下的食物碟子,头扭向一边,瞅都不瞅一眼。即使饿着肚子,白领导也干挨着,每天只喝点水或牛奶,如此干耗了三天后,白领导还是粒米未进。妻子说,这个奸嘴刁馋的东西,还真以为自己是领导了,给我们闹起绝食了,谁也别惯它,再饿它几天,看它认不认输,如果还不吃,今后就叫它乞丐得了,都是叫领导这个名字给叫坏了。但三天过后,白领导依然非猪肝不食,一身威武不能屈的凛然正气,宁愿饿得奄奄一息,也绝食“周粟”,妻子心疼了,终于应允给白领导恢复高干待遇,继续飧之以猪肝,这样,白领导和我们一家人的对峙,以白领导的大获全胜告终。其实,买猪肝和猫粮的费用相差无几,只是猪肝比较麻烦,得到副食品市场或水产店去买,买回来后还得煮熟,切成火柴盒大的小块,放到冰箱里冰冻起来,等到喂食时又得拿出来解冻。但麻烦归麻烦,既然家里养了只长嘴的东西,就得为它负责,不能让它受冻馁之虞,何况人家还是领导哩。

由于全家人的骄纵,白领导在我家上飞下落,窜高伏低,无所不为,猖獗得不可一世。但白领导也有害怕的事物。一是怕洗澡,白领导很小的时候,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每当它发现什么新鲜玩艺儿时,就会小心翼翼地靠过去,静悄悄地蹲在旁边,歪着脑袋认真打量上半天,然后用前爪试探性地拨弄一下,立即警觉地后退到一旁观察,看拨弄对象有何反映,若果对方毫无动静,它便靠上去再拨拉几下,复又退到一边观察,如此反复多次,直到确认无危险后,才会扑上去抱着该物撕咬玩耍起来。此外白领导还洁身自好,非常喜爱干净,闲下来时,常做的事就是用自己薄薄的舌头清理毛发,把自己拾缀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很少有不修边幅的时候。但白领导怕水,对水有一种天然的警觉,即使看见地面上有一坨不大的水渍,也会远远地绕开,好像水是什么不祥之物,一旦沾上一星半点,就会惹来麻烦似的。所以白领导特别怕洗澡,每当我们给它洗澡时,白领导总会竭尽全力反抗,四个脚爪死命地扼住澡盆边沿,死活不愿将自己的身子浸进水里,当它的身子被强按进水中时,白领导便瑟瑟颤抖起来,不断高声惨叫,并用充满无辜的眼神盯着人看,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希望我们放过它。非但如此,白领导似乎还有未卜先知之能,每当准备给它洗澡时,它都事先早早地躲进猫舍里,死活不肯出来。

太原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哈尔滨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怎么样湖州有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