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荷塘】让青春飞扬(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53:16

【一】

将时光的针拨回一九九四年,北方某高校,二号单身宿舍楼306室,住着六个矿建专业的新生。那就是我们当年所在的学校,所在的宿舍。宿舍里五张高低木板铁床,正对门两张,另侧三张。

走出压抑烦闷的高中生活,来到高校,身心轻松舒畅、心情倍爽。俗话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相聚在这学校,在一个专业,在一个宿舍,是缘分中的缘分。因此我提议,大家要坦白交待,有木有女朋友,进行到哪道程序?

“那你先坦白。嘻嘻。”大家跟着起哄,异口同声,强烈要求二全先老实“交待”。

“交待就交待,有啥子嘛!”二全脸有点黑,嘴唇厚,戴副黑框眼镜,四川人,“我在高中有一个女朋友,比我小三岁,她爸是教师。”二全眼中流露出得意的神情,眼睛眨巴个不停。

女友和爱情,永远是我们感兴趣的话题。我们聊得兴致盎然,睡意全无,驱逐了生分,一下子拉近了距离,气氛变得非常活跃。笑声张扬,招致宿舍长阿姨强烈不满和严厉抗议,脸上像打了霜结了冰,强制我们拉灯睡觉。

第二天第一节课前,班主任李老师在班上宣布高强为一班之长,李老师说,大家刚来他不太了解,不实行民主投票选举,先指定一个负责班里的工作。高强,宁夏人,306室的一员,人牛高马大,长相一般,戴副眼镜。这几天跟着李老师鞍前马后,跟屁虫似的,原来是盯着班长一职,早有图谋。昨晚,在宿舍里他一言不发,只嘿嘿笑。有人不服,发出低低的啧啧声,非常刺耳。大家看着高强,既惊讶又蔑视。但已成定局,反对无效。

过了没几天,又是一个回到宿舍的晚上,我们几个洗漱后坐在床上闲聊,无边无际地聊,这也是我们最放松最安逸的时候。只有高强和作安不在,高强是班长,事情多,当然在宿舍的时间就少至又少,听说,他最近忙着进学生会。我就不明白,他那么热衷当官;作安,河北人,伶牙俐齿,说话快,像打机关枪。我们背地里笑他为何叫“作安”,叫“作爱”岂不更好。他对学习属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吊儿郎当的人,老往校外跑,在游戏厅里打游戏,据说水平不低,赢不少钱,因此经常没好好上过课。

一会作安走进宿舍,站在门口里,往高强的床看了看,挥了下手,清了清嗓子朗声说,“兄弟们安静一下,我跟兄弟们说一件事,请兄弟们务必支持我。”说着看了看门外,声音调低了些,“高强算什么东西!他也配当班长?作为一班之长,做事要光明磊落、为人正派,而他却靠巴结领导,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还好在背后打小报告,告黑状,谁都不服气。我联络了班上其他宿舍的同学,把他赶下台,不让他当班长。”作安说得慷慨激昂,说完看着大家,等待大家的反映。

宿舍里先是静默,再是七嘴八舌,可谁也没表态。我们知道,作安此番行动,是因他多次玩游戏不上课,高强告诉了李老师,被李老师克了一顿,心有怨气,想报复高强。大家刚入校不久,不想惹事,谁当班长都一样,谁想当谁当去。作安看大家反映冷淡,有些失望,仍继续煽情,见大家热忱不高,只得叹气而去。作安倒戈“政变”失败,高强稳坐班长位置,直到毕业。从此,高强与他结下了“梁子”,看高强不顺眼。

【二】

进校伊始,就被校内流行勤工俭学所吸引,一是挣钱,二是锻炼自己,一举两得。新生们蠢蠢欲动,绞尽脑汁,想一展身手。头天有新生兜了领带,利用休息时间在宿舍楼里逐间吆喝叫卖,样子美观,价格不贵,二十几元一条。次日有学生拿了T恤衫楼上楼下每间宿舍推销,再是还有卖袜子的,一拨走了另一拨又来了,宿舍成了学生了贸易市场。总之什么便宜成本低,就兜售什么。看热闹的多,买的少,赚不赚钱只有本人知道。

联保,山东人,平时话多,有时没人搭腔,就自言自语,自娱自乐。住在正对门第一张床的下铺,上铺空着,就成了他的杂货铺,什么东西都堆在上铺。见那么多新生做小本买卖,更是按奈不住,想跃跃欲试。对他来说,零售衣服、领带成本太高,他利用他的聪明才智,找了个成本更低几乎没有风险的小本生意,煮鸡蛋卖。说干就干,买来锅和电炉。中午或晚上下课后,回到宿舍立即煮鸡蛋,咕噜咕噜煮熟后,端个盘子沿宿舍叫卖,五毛钱一个。一开始还卖了不少,联保兴致很高,每天如此,时间一长,鸡蛋吃腻了,后来很少有人买。我们一见他煮鸡蛋就笑着说,“联保同志呀,那么辛苦干啥,挣那么多干啥?”这时联保总嘿嘿笑,“哎,我穷啊,没钱,有钱谁还干这个。”我们买得少,我是一个也没买过,因为我不喜欢吃煮鸡蛋,联保总埋怨我们不照顾他的生意。

这些沿宿舍叫卖做生意,像一阵风,刮过后便风平浪静,可能是挣不到钱,就消声匿迹了。我们的联保同志连鸡蛋也不卖了,不知挣回买锅和电炉的成本没有,我们也不便问他。

尽管如此,勤工俭学的念头未灭。有人去校内小卖部站柜台,有人去食堂打钟点工,有人去校内饭店涮盘子。学校内东南角,拆旧建新,拆下来的一些青砖可重新利用,将砖上粘上的沙浆块刮掉,码放好,一个五厘。拣砖体力活,工效低,一般人不愿干。可包工头叫学生干,这招真高,太绝了。我、二全还有先峰三人干了两个中午,每人挣了三十元钱,累得腰酸背疼。

【三】

青春的情愫,如同被石头压住的野草,冲破重重阻碍破土而出。我们班是“和尚”班,清一色的男生,没有女生,何谈恋爱,我们只剩下羡慕别人的份,有些同学后悔当初没选像物管、土建等女生多的专业。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我们这些“和尚”班也有迎来爱情春天的时候。第二年,学校大量扩招师范类学生,导致女生猛增。真是物多价贱,女生多了好恋爱。

二全就是个不安分的主,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老家有了女朋友,还八面埋伏、四处出击。入学不久,就看上物管专业的一个女生,行动迅速。采取多种手段猛烈进攻,送花不收,再送;请客不去,就去门口死等;那女生鼻孔朝天,没正眼瞅他,他仍穷追不舍,把她周围的女生都感动得不行,就感动不了她,她高傲得像个格格,不答应也不拒绝,弄得二全心里七下八下的。到了第二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女生一下子成倍增加,像从地底下突然冒出来似的,恋爱局面发生了逆转,先前高傲的“格格”现成了“丫头”。

一天,我们正在宿舍里坐在床胡侃。联保走进宿舍,哼着《小芳》,五音不全,唱得没说的好听,显得很兴奋。一进来就嚷嚷,“现在大家都在忙着谈恋爱,你们却没动静,呆在宿舍干嘛!不早点下手,好姑娘被人家抢走了!哈哈。”“那你还回来干啥,赶紧去追!”大家嬉笑一片。“我现在就去。拜拜!”联保说完就走了,看把他得瑟的。

联保前脚刚走,二全后脚跟了进来,“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又来个破嗓子,唱什么唱。“打住,赶紧打住,我们真受不了你那破铜锣。嘻嘻。”大家提出强烈“抗议”,当然抗议无效。“为什么不让我唱呢?我高兴,咚里来个咚。”“高兴个嘛,是不是多吃了一块肉,多放了一个狗屁,还是把小女生搞到手了?哈哈。”大家既好奇又兴奋,七嘴八舌。“当然是谈情说爱的事,我这么帅的小伙子过了村就没了这个店。”二全自我表扬起来。“说说,进展到哪个步骤了?”先峰比谁都急。“我就不告诉你,急死你!”二全换了件衣服,出门去了,边走边说,“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先峰,长得这么帅抓紧找一个,不要浪费帅哥的优秀资源哦!”作安今晚破天荒地按时回宿舍,笑着对先峰说。先峰,贵州人,入校才十八岁,我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最帅的一个,一米八的个子,走在人群中,犹如玉树临风,十分惹眼。在物管班有小老乡,个子不足一米五,偏瘦,来往频繁,俩人若走在一起,犹如长颈鹿与小猫在一起,相对海拔太高,实在有点滑稽。“你那小老乡妹妹不来找你了?”作安嬉笑地问。“她来干啥?”先峰脸有些微红。

学校里的爱情,从地下走向公开,学校睁只闭只眼。到了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想管也管不住。因此,恋爱的春风徐徐地刮着,且越刮越甚。也有几家欢乐几家愁,不是人人都高兴都被爱情垂青和眷顾。

联保就是被爱神丘比特遗弃的可怜儿。他喜欢师范专业的一个女生,叫元元,长相还过得去。一天,联保单刀直入,在回宿舍的路上追上那女生,直接表白,“我喜欢你,咱俩处朋友吧。”把小女生吓得够呛,不知所措,当时还有她班几个同学在场,感到太突兀,没见过如此直白的,这不神经嘛。小女生似乎被当众羞辱一般,被气成大红脸,骂他神经病,泪水涟涟地跑回宿舍。联保却呆在原地,喃喃道,“求个爱,有错吗?我喜欢就说出来,这不行吗?”接着向远去小女生大喊,“我爱你,我就神经了!”

这些天,要算二全最忙,连中午也不休息。这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哼着自编的川歌进来了,满面春风,洋洋得意。“这么高兴,又吃狗屁了?”联保求爱受挫,看不惯二全那得意的熊样,故意戏弄他。“我吃了狗屁,那你又吃什么呢?”二全反唇相讥,笑着反问。二全上床找东西,找到后在墙壁角落里的水管上敲了三下,然后出门走了。先峰笑着说,看来还有暗号。原来自从女生猛增后,女生宿舍楼不够住,就在我们四楼开僻了一处“战场”,作为女生宿舍,男女混居,给那些谈情说爱的提供了诸多方便。

北方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虚晃一枪,就进入了夏天。路边的垂柳,由鹅黄色的嫩芽繁星点点般坠满枝头,转眼变成淡绿色,将柳树装扮得生机盎然。就在这美好的春末夏初之际,学校发生了一件不和蔼的事情。听人说,“神经病”联保做了十分出格的事,在多次表白未果之后,在右手手背及前臂上用刀刻了几个鸡爪子字,“元元我爱你”,字大,像抓伤一样,以表爱情之决心。就在昨晚,他潜伏在从教室回宿舍的路上,趁元元不备,从黑暗处跳出,拿刀逼住元元,要她答应他的求爱,否则同归于尽。元元突遇意外,吓得花容失色,浑身直抖擞,不知所措。幸好有人路过,元元激灵一下大喊救命,把联保吓得落荒而逃。

【四】

联保舞刀求爱之事,在校园内弄得沸沸扬扬,联保也因此名声大震,成了骨灰级的“花痴”。许多女生羡慕元元,感叹自己竟没有遇到如此痴情的男生噢。此事的结果,一是联保被留校察看一年。因性质恶劣,原本要移交派出所处理,学校本着以教育为本,加之他姐姐从千里之外的山东老家风风火火赶来苦苦求饶,最后决定内部从轻处理。二是成全了一个人的美事。为了摆脱联保的纠缠,元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与她老乡高强走在一起,高强更是美得合不拢嘴,顺便兼职当护花使者。

这可把联保气得七窍冒烟,认为高强趁人之危,有意与他过不去。舞刀求爱不成,仍贼心不改。于是对高强咋看咋不顺眼。一天晚上在宿舍里,联保骂骂咧咧,指桑骂槐。高强这几天一直受他的窝囊气,忍着心里憋屈。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从床上跳下来指着联保愤愤地说,“骂谁呢?嘴巴放干净点!”“我想骂谁就骂谁,碍你屁事。你认为骂你那就骂你了,怎么了?”联保不甘示弱,怒目圆睁,针锋相对。“你再骂试试!”高强手指着联保的鼻子,快触之鼻尖了。“把你的狗爪子放远点!”联保同时拿出一把弹簧刀嗖地一声,亮出雪白锋利的刀刃来,对着高强。高强毫无惧色,“你捅一刀试试,只要你一捅,你就别想在学校呆下去。”一听这话,联保像蔫了茄子,收起刀子,悻悻地说,“不同你一般见识。”说完就气呼呼地躺在床上,从此俩人不对付,谁也不搭理谁。

只有二全小日子过得太滋润,中午不午休,晚上回得很晚,美得把人羡慕死了。先锋的小老乡不时光顾我们的宿舍,未进门就在门外大声嚷嚷,她要进来,提醒男士们,将野蛮收起来,把文明摆出来。小老乡太活泼,不是给先锋洗衣就是拉着先锋去外面。洗衣可以,去外面偶尔奉陪一下。我们笑先锋,放着爱情不去谈,挨着美事不享受。先锋严肃地说,“说的嘛话,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人家是小姑娘,‘糟蹋’人家,良心何在?”也是,他俩也太不匹配。不过爱情这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只有用缘分来解释和搪塞吧。

当校园内流行《阿莲》的,时光如流水悄然远逝,眨眼两年快过去了。晚上我们回室宿舍,忙的仍然忙着,闲的照样坐在床上东扯葫芦西扯瓜。联保也在闲者之列,他从话唠到沉默寡言,脸色一直不太好,躺在床上心事重重。快到十点时,突然传来哎哟哎哟的呻吟声,我们探出头一看,只见联保趴在床上,右手捂着肚子,一会儿趴着,一会儿弓起背,十分痛苦的样子。我们忙问怎么啦?联保呻吟说:“肚子好疼呀,疼死我了!”这时高强进来了,一看联保就发出惊讶的声音,“老唐,你给李老师打电话,请他联系校车,联保得马上送医院。要快!”高强毕竟是班长,又是学生会成员,见多识广,临危不乱,指挥我们赶紧将联保送医院。

我连忙给李老师打电话,李老师非常重视。高强二话不说,抱起联保就往外走,我和先锋在后面紧跟着。一路上,联保呻吟不止,痛得全身痉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连夜把联保送到市第二人民医院,一诊断,是急性阑尾炎,要动手术。联保身上没带多少钱,他家境不好,本来就没什么钱。我们几个还有李老师先凑钱,动了手术再想办法。由于联保离家远,我们轮流伺候病号,直到一周后出院,没让联保家里人过来。期间,高强组织班上同学买了花和水果去医院看望联保,联保深受感动,谢谢过没完。

武汉去哪家医院能治羊角风?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有效吗宝宝得了癫痫病怎么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