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行走日志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31:51
武汉羊羔疯哪里治的好破坏: 阅读:1930发表时间:2013-05-19 02:06:54
摘要:行走感悟

上班到车站通常要步走一大段路程,下班的时候通常也走一大段路程,目的地是自己的家。
   说“通常”是因为这段路也是可以坐公交车的,但是我坐的不多,在挤嘈杂的公交与溜达之间,我更多的时候选择的是步走,当然如果时间足够的话。
   时间充裕能让人放松许多,难怪梭罗说人一周只要上班一天,一年上班一周就可以了,那是因为他知道懒惰的美妙。事实上,于现代人而言,这更大程度上只是一种遐想而已,在这个世界上几乎只有很少的人会相信悠闲是最好的生活方式之一,“忙里偷闲”成为一个贬义词,像我这样的懒汉时常会有莫名的负罪感,好像自己辜负了自己的青壮年岁月滞后乃至背叛了这个时代以后没准会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似的。
   我知道那倒不会,历史与我这般小人物之间是没有关联的,历史更大程度是英雄之间轮番挤兑的游戏,即便受过正统教育的我们相信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但那个“人民”是汪洋大海,作为个体的我们就是一个水滴随时都会被冲到沙滩上而挥发殆尽。
   所以,我们这些随时被冲到海滩准备被蒸发的个体大可不必太过多情,多给自己一点宽松的理由,多给自己留一些时间走走、逛逛、玩玩,然后再慢慢地变老,最后走进属于自己的历史。
   所以,面对距离不是很长的路程,我一般选择的是步走,毫无目的地走走看看,走过了也就忘记了,看过了也就不再瞎想了,走只是一种状态,而不是达到某种目的的途径。
   习惯会通常会扼杀一个人的热情,将新鲜、激动、热情之类的感触慢慢消磨,直至最终的平淡。对于已经走过几千次的路径而言,我看过了与之相关的上千次的风景,竟而也不觉得那些属于风景了,它们充其量只是一种与我平行的存在而已。
   我可以不关心它们,它们事实上也不关心我,它们和我都是不以各自的意志为转移而成为构成世界的一部分。我们是平行线上的两个点,相互观望着,却永远不会相交、融合。我们都有各自的能力来观望着对方、记述着对方,我们各自的旁观者角色会让我们觉得有责任、也有能力把对方或多或少地储存一部分到自己的记忆里。
   我不肖说伟大的思想都是来源于胡思乱想或是胡说八道,但是,我还是觉得那些在创造伟大思想以及伟大艺术作品的先头动机往往并非就是给后人拨云见日渐而拯救苍生的,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因为忠于自己然后才是对得住后人的,就像梵高可能留给了世界温暖的黄色,但是却留给了自己一颗子弹而已,生命的亮色对于他而言,更是一种奢望,所以他把它留给了后人。
   我们作为生活在我们时代里的人,面对着乱七八糟的程式化生活方式和猴急一般的生活节奏,很难提炼出许多温暖和感动——我说的是真实的感受而非应景的发言,当说谎成为一种习惯进入血脉的时候,许多说谎者都很难判断出自己是否在说谎。
   可是我为什么要从中提炼感动呢?这人造的欢乐与感动究竟又有多少实际意义?就像很多家庭明明是躺着同床异梦的两个人却在各自的场合违心地编造着浪漫与幸福呢?掀开一张张或是崭新或是发黄的纸片,都是生与死的感动,情与爱的纠葛,人类的情商因为有了文学而开始不断地发育,结果发现不过依然是占据在走向成熟的路上而已。
   这有点像爬台阶,我们总是攀爬,结果发现攀爬只是一种姿势而已,因为我们始终没有爬到更高的台阶上,我们总是爬上了一个台阶,再收回来重新开始,所以我们一直达不到第三个台阶。
   幸福和快乐是什么,是一个人走路走的满头大汗的时候,忽然迎面吹来的一阵微风。微风本不是快乐的源泉,只是它刚好出现在浑身乏力的时候而已。
   快乐和幸福是各自劳累或痛苦到一定程度时,出于对于需求的心理暗示而滋生的一种自我慰藉,纯粹是一种个人的心理感觉,是一条征途上的某一两个点而已。
   同样是这条我走过几千次的道路以及道路上的风景,寂静间或着喧闹,都只是行程中的点而已,他们不代表美与丑、好与坏、喜与悲,相反的这些带有情绪性的词汇只是我们的一种内心的需求,然后依托某一个点上,把功劳记在它们身上而已。
   这与主观或者客观没有多少关系。
   如同,这些我闭着眼都能想象出来的路径,它的起点在哪儿,终点在哪儿,会经过哪儿,每个地方会有一些什么人,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都几乎在自己的预料之中。然而,那又怎样呢?我依然在步走,依然在观看,依然在没有任何动机支撑的情况下在胡思乱想,直到走上属于我的四路公交车。
   三十分钟左右曲曲折折的路程,路旁无数个商店超市把自己映衬的很渺小,就像天上飞过的飞机。在两旁高楼大厦的夹击下,我会转过四五个拐弯,穿过个六七个红灯和四五个公交站牌,这些都是我必须要减速或暂停的地方。而每个暂停的地方会积聚一堆人,他们或是衣冠楚楚的上班族,或是衣衫褴褛地的打工者,或者是上学的孩子,背着各式不同的书包,展现着各自家庭的经济状况和现代教育的沉重负担,还有可能就是拎着菜篮子准备买菜的家庭妇女,她们可能正在养精蓄锐准备着新一轮的讨价还价。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不同的表情,每个人都在酝酿着各自的下一个动作,而每个人似乎都与我无关。
   上班高峰期,路上塞满了行人和车辆,空气中充斥着噪杂与汽车的嚎叫,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是何其的不易。
   为什么要找寂静的地方呢?吵闹和喧嚣原本是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活在五行三届之内,就得按照如来佛的规矩出牌,没有什么选择可言。
   不过还是有一两个地段是相对寂静的,一个是公园,一个是寺庙。
   闹市当中有个寺庙是很奇异的,尤其还是庵堂,里面是一拨比丘,一色的深黄色在城市的森林里相当乍眼,在远处看还有点起伏,样子颇为雄伟。庵堂门口青烟了了,香炉伫立,善男信女或弓腰作揖,或伏地磕头,极尽虔诚。身前身后的的行人车辆兀自行走或行驶着,相安无事。
   我从来就没有进去过,我也没有想象过自己进入庵堂会产生什么样的错觉,会不会无端地觉得这些女子干嘛要坠入空门,然后乱发一些感慨引来阵阵谴责乃至于一顿暴扁,都是有可能的。大家都是在意各自的方式在生活着,我们不是她们,也就无需惊扰她们。
   再说,在如斯的闹市中修炼一幅佛性禅心也非一般人所能为,对她们,我们更多的是需要敬仰至少是尊重。
   公园里倒是水榭回廊,柳条抚地,夹杂着柳絮轻舞和春水荡漾,可那些地方不属于我们,我们都是匆匆的路人。除非是刻意,否则我们的脚步只能向前。那儿的主人是一拨老头老太太,蹒跚的步子,缓慢的身形到处可见,他们要么坐在某一个石桥上,要么站在某个绿地中,随身携带的拐杖不规则地靠在回廊上,还有什么长剑啊、扇子乃至腰鼓和大红绸子散乱地堆放着一起。一端的录音机里传出新近流行的凤凰传奇,部分老太太还迎着《荷塘月色》或是《最炫民族风》的旋律吃力但是看起来属于很乐意的样子扭动着腰肢,旁若无人。朝阳升起,霞光铺地,在春日温暖的阳光眷顾下,他们正书写着各自一天当中最好的状态。
   毋庸置疑,这当中的老人来自不同的家庭,有着各自的经历,身体的状态也不完全相同,岁月的侵蚀让他们不少人背负着身体的各种不良的讯息。但是,就现在而言,他们没有了职务的区分,也没有了背景的区分,甚至性别的区分都不怎么突出,他们正在利用一天当中最好的时间在书写着各自的晚年,放松、通透是他们给我们的启示。
   可为什么偏要到这个时候才能做到呢?是不是迟了一点。
   我们不能打扰他们,就像我们很多时候也不希望别人打扰我们一样,我们只能祝福他们身体健康,虽然不一定有人在祝福我们健康。并非是别人的不善,而是好像我们还够不着,四十来岁羞于谈论健康是一个误区,对于人的身体而言,四十岁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还得硬撑是很不好的,我们看来只有自己善待自己啊,毕竟这很重要。
   那些或静止或流动的风景每天尾随着我们来,引领着我们去,它们最大的意义可能是在提醒着我们,想一直陪着它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世界的构成需要他们,也不见得就讨厌我们,我们最好还是要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越好。
   到了该到的时间时,我会等到公交车。别人喜欢挤,我喜欢最后上,我干嘛那么急呢?别人喜欢坐,我喜欢站着。站着就可以看到窗外,尽管那同样是看了上千次的风景,可是我为什么感到厌武汉治疗癫痫贵的医院烦呢?
   再说,看只是一种形式,胡思乱想会同期降临,多想想,挺好的。

共 3199 字 1 页 首页1
武汉看癫痫医院哪个好cle/showread">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