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荒原】童年往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06:26

(一)童年往事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残阳的余辉还没有完全散去,地面被白天的太阳考得灼人,街上的路灯还不到照明的时候,童年的我坐在父亲的那辆飞利浦自行车的后架上,迎面吹来的风打在身上使我感到很凉爽,听着父亲嘴里哼着跑了调的小曲,我高高兴兴地跟着父亲串门去。

为了躲避交警,我们穿胡同走小路终于来到了一户人家。进门后父亲并没有像以前带我串门那样让我称呼主人,主人是个比我父亲年纪还大不少的老头儿,好像个儿不太高,似乎还带着眼镜,我那时候才几岁,还不太懂事,也不知道父亲带我来干什么,只知道这人家是我从没来过的,而且主人也不认识。

只见那个老头从他家桌子上的什么东西里拿出两块糖递到我的手里,我犹豫着并没有接过来,只是低头看着包着彩色花纸的糖块儿,心里其实充满了想吃的欲望。父亲看出了我的想法,对我说:“拿着吧,上外面玩去,别在屋里呆着,我们有事说呢。”

我不好意思的从那个老头手里接过糖说了一声“谢谢”就跑到院子里去玩儿了。只见那个老头和我父亲说了会儿话父亲就带着我出来了,他们说的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还有一次我母亲住医院没人管我,我随父亲上班,在单位院子里又看到了那个老头儿,他还冲我笑笑和父亲说:“这孩子长高了啊!”这一次我还是没有称呼他,只是觉得比上一次见他稍微熟悉了一点似的,我也对着他笑笑,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人就是末代皇帝溥仪。

也不知道我父亲为什么没让我称呼他呢?是不知道应该怎样称呼还是有其他原因我一直不得而知。只印象中觉得溥仪是个很随和很平常的老头儿,看上去有点文人气质,对人说话也非常客气。也许因为我那时候还小,对溥仪俩字脑子里没有概念,不知道末代皇帝意味着什么。

其实那时候经常能看见这些知名人士,没觉得他们有什么与众不同。他们看电影和看戏的时候都打车来。后来国家照顾他们,有活动车队会派车接送他们。在当时那个年代,他们也没有什么特权,也和普通人一样每天上班下班,靠着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

因为和我父亲在一个单位工作,我家也是旗人,那些人和我父亲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溥杰的夫人每次见了我父亲都要弯腰行礼,那时我就很奇怪,心说这女人怎么见人老鞠躬呢?长大以后我才知道她原来是个日本人,出于尊重给人行礼。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逗啊,我居然还吃过皇上的糖,也不知道父亲当时怎么想的,有事儿串门还带着我,呵呵。是不是他想让我瞻仰一下末代皇上的风采啊?可惜我一直也没想起来问过。印象中溥仪家的房子不太大,就连房子的方向我也不记得了,只知道离我家不算太远。七十年代末单位分房子的时候,还把溥仪的房子分给我家住,只是原来住着的那家人占着房子不想搬离,因为他们官大,单位也不好得罪他们,这才作罢。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我也由一个黄毛小丫头变成了半百妇人,童年的往事有时想起来也觉得很有趣。呵呵,那时候我要是知道溥仪是中国历史上最后的皇帝,我一定把他的言谈话语记下来贴到这里让大家欣赏,那我也就出名了哈!其实那时的人们把溥仪当个普通人一样交往,并没有现在人们的那种势利。

说起来我也算是很见过世面的了,近代史上有名的人物我还真见过不少呢。从末代皇帝到国民党的很多高级将领,不过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只以为他们就是和咱们一样的普通人呢。

(二)蔡老头

“蔡老头儿”是我父亲对蔡锷将军之子蔡端老先生的昵称,我是管老先生叫叔叔的。

那时候他们的单位整个搬到了湖北,年年的探亲假大家都是分拨走的。彼此关系不错的往往不在一拨,这也是为了给家里带东西和互相关照方便一些。

大概是70年代初的一天,我家里来了一个和我父亲差不多岁数的老人,他瘦瘦的,个子不高但人显得很精神。他只说他姓蔡,是从湖北干校来的,我父亲托他给我家带回点土特产,顺便来看看我们生活得怎么样?我母亲的病是不是好些了?

他很健谈,和我母亲聊的挺热乎,把我家的情况和我母亲的病情都详细的问了一遍,还夸我母亲包的饺子好看秀气,透着老北京人的讲究。那天中午,在我母亲再三的挽留之下,蔡叔叔在我家吃了一顿饺子。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蔡端,更不知道他是蔡锷将军的儿子,甚至连蔡锷是谁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我父亲的同事,只不过和我父亲关系走得近罢了,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

直到我父亲探亲回来,告诉我谁是蔡锷,还讲了小凤仙和蔡锷的民间传说,说了这个“蔡老头儿”就是蔡锷将军的儿子,也是一个民主人士。我才知道原来蔡叔叔还是一位将军之后,那时我还为他的平易近人,为他的真诚善良而感动。

后来蔡叔叔就成了我家的常客,每次回北京都到我家来看望。虽然知道了他的身世,但我们也没把他当成什么特殊人物,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招待他。听我父亲说,曾经问过他蔡锷和小凤仙的故事,他还矢口否认,说这都是民间传说,并不是真的。

八十年代时出了一部电影,写的就是他父亲的故事,还把他作为特约顾问请去参与拍摄。蔡叔叔那时才和我父亲说,当时不敢说是怕找麻烦,因为在那个极左的年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那时候我很佩服他的心思缜密,觉得这个蔡叔叔人很不简单。他和我父亲做了几十年的同事,也是几十年的朋友,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里,他并没有嫌弃我父亲是文革中所谓“历史有问题的人”,他是个很淡然看待地位高低的人。

在他们退休后,由于两人年纪都大了,联系也就少了,但对彼此的情况还是很关注的。听父亲说过,蔡叔叔人很好,正直善良且不攀附权贵。他比我父亲小两个月,他俩人私交很好。

父亲去世后,我们一直也没有蔡叔叔的消息。当我在报纸上看到他去世的报道时,感到很震惊也很难过。他的为人处事可以说做到了宠辱不惊,是一个值得相交的好人。

(三)我认识的沈老先生

凡是看过红岩这部小说的,应该会记得国民党军统中将沈醉。我说的沈老先生就是他。

我和沈醉老先生就住在同一栋楼里,曾经比邻而居20多年。

我父亲写得一手好字,记忆力又极强,退休后被单位安排在秘书局通讯处工作。沈老先生和我父亲可能因为工作关系后来成为了好朋友,他每次出差前都会委托我父亲把他的信件收集起来保存,等回来后再转交给他。

在我的记忆里,他长着一张小国字脸,肤色比较白,175左右的个子,金丝眼镜下的眼睛稍陷,眼眶显得很突出,说着一口湖南官话,每次在院子里看见熟人他都主动点头微笑着打招呼,一点也没有咱们在电影和电视里看见的那种国民党大官的架子,其实更像个彬彬有礼的教书先生。只有当他走路的时候,那挺拔的身材和迈步的动作让你觉得他曾经是一位职业军人。他的腿稍有点瘸,但并不明显,据他说是年轻时抓共产党的时候从房上掉下来摔的。

平时我看见他并不理睬,即使他冲着我微笑我也漠视着走过去,心里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红岩这部书里,对他曾经是大特务头子迫害共产党人而耿耿于怀。

因为他和我父亲关系不错,每次他写了新书出版后都要签上几个字送我父亲一本。我父亲都当做珍贵的礼物保存起来。他的夫人杜雪洁我是叫阿姨的,人很热情也很有气质。和他们住邻居的时间长了,就是再不说话,也变得很熟悉了。

就这样我和沈老先生就如同我们院里那棵大槐树上不同的树枝一样,同处而不同语。

后来,我结婚有了孩子,仍然和沈先生一家住邻居。我儿子是个嘴甜的孩子,非常有礼貌。他每次见到沈老先生都叫爷爷,每当这时候,沈醉老先生的脸上就露出了那种长辈对孙辈喜爱的表情。慈祥的笑着答应,并和孩子说一些家常话。我在一边只是看着并不搭茬儿,而沈老先生每次都冲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他似乎并不计较我对他的冷漠,一直原谅着我的没礼貌和漠然的态度。

唯一一次我和沈醉先生面对面的说话,就是在庄则栋夫妇到他家来拜访的时候,那天傍晚我和平时一样带着孩子在院子里玩。他送庄则栋夫妇出大门回来之后问我:“刚才的那个就是庄则栋和他新婚的日本夫人,你看见了吗?”

由于他的口音很重,我一时没听明白,还是我家先生听懂了他的话,详细的问了一下,然后又告诉我。我说:“怪不得我看刚才那个人眼熟呢,一时没想起是谁,敢情是庄则栋啊?那个日本女人长得可不好看。”

沈醉一听就笑了:“还可以吧,俩人挺般配的。”说完话又逗逗我的孩子就回家了。

这就是我和沈醉住邻居20多年说过的唯一一句话,尽管他和我父亲关系很好,可还是受到了我的冷落。我观察过别人,像我这样年纪差不多的人对他都不友好,基本都和我一样的态度,我想这可能是和我们从小受过的教育有关吧,骨子里痛恨那些国民党反动派,而对于像沈醉这样生活在身边的人,我们也抱着那种说不清的情绪呢。

那时候我还年轻,待人处事还有着一种偏激的态度,要是现在估计不会这样做了。我儿子曾经问过我:“妈妈,您怎么不理人呢?也不和沈爷爷说话,还教育我要有礼貌呢!”

我当时只是笑笑,并没有告诉孩子,他认识的沈爷爷是个大特务头子,是个响当当的国民党大官……

天津医治癫痫病医院哪家更专业?癫痫病早点治疗癫痫病治疗要点都有啥?长春市癫痫治疗医院在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