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春秋】头发的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1:56:52

十年前作过一篇关于头发的文章,可现在翻箱倒柜再也找它不着,细想来定是无辜葬身在那次大火中了。可要再补起来已与从前味道大不相同了,事过境迁,我早失去从前的兴致.

想来,女人就是头发的事麻烦,尤其是那些讲究体面的女人,一生花在头上的时间占了人生的一半也不止。想必人生“头”等大事,关乎形象。但凡有爱美之心的女人都是如此吧。我也不例外,发型变了一十八种,发店进了三十六家。终于让我望而止步的是十年前在本县桥头的一家浙江老店。

后来才知道那是桥头最有名的发廊。那天,我走进了这老店,泛黄的左右两面墙上都挂着半落地的穿衣镜,瘦瘦的女人招呼我坐在穿衣镜前,简单地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发型后,就按我说的——实际上我也是从一些杂志上看到的一种不知怎么理出的,不烫但可以自然反卷在脖子上的发长齐耳、刘海齐眉的很有传统女性魅力但又不乏现代气息——发型,她就为我细细理开了,一层层地剪去发型外的内容,后脖子的头发在她的抚弄下驯顺服贴地反卷在耳后,又将刘海一层层自然削减至齐眉,剪落的头发如落叶般飘了一地后,她又用吹风慢慢地把湿头发吹得蓬松,不到十几分钟,她就创造了镜前的这个新人——青春而娴静,清纯而聪颖。这是一种外质是传统淑女的文静,内质是现代激进的热烈的发型,也许这就是我要的,这样的发型与我当时的状态正好契合。从这一次开始,几乎每隔一月头发长长时,我就到她那儿去了,与第一次相同的是,她还是细细地理,层层地剪,慢慢地吹,在她来说这一切轻车熟路,娴熟自由,是再将美复制一遍,在我来说,不用再多看镜中的样子,可以闭目养神细细享受这个创造美和收获美的过程。不同的是一进老店,彼此寒暄后,我不用多说一句关于如何理发的话,她自然知道如何让我满意,进了门,就像去了一个老朋友那儿,大家心照不宣,但又别于推心置腹的那种,因为我们只在理发上有默契。于是,每个月我都会去一次,与其说是去理发倒不如说是去放松,去再品味创造美和收获美的全过程。我喜欢她的剪刀捋过我头发时的轻轻的咔嚓声,喜欢她为我细细削减时镜中的一丝不苟、全神投入的神情,我喜欢我们之间因为理发而形成的这种宾至如归的默契。每每于心情烦躁、工作紧张、精神重压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去理发。她为我设计出看似普通而又是别的理发员轻易剪不出的自然流畅的发型,这种既有女性的传统柔美又不乏现代张扬的发型适于我这方圆大脸盘,这中西结合的感觉更适合当时我的人生心理需要。那平凡普通外在的传统正包裹着一颗蠢蠢欲动的像要等待爆发的青春的心。

朋友有次神秘兮兮地说,我怎么看你都像一个人,我说像谁呢,她说,琢磨好多天才确定,就是那个唱《常回家看看》的陈红。我心想怎么会呢,逗我玩吧。后来几个同事也说,你可以去参加明星脸比赛了,配上这发型,就更像陈红,这证明她说的不是瞎话。我是不管像谁的,因为我就是我,不过起码证明这头发确实理得不错。朋友同事都问头发是从哪个店理的,我说浙江老店,还说了这店的好处。“酒香不怕巷子深”,他们就去了,不知是否找回了相同的感觉,据说,去老店的人很多,这店在城里兴隆得不得了,火得发紫。

我开始为头发发愁,头发长了,不知再到哪里去剪,朋友说,你不是在那家浙江老店剪吗?我埋怨说,离学校太远了,我不想自己跑得太累。

其实,头发剪否完全是一种兴致,我不知我为什么不会再兴致勃勃地穿过长长的车水马龙的人群密集的街道,再走进那家老店,再在镜前享受那位美发师高超的剪技。我不知我对那种清纯温柔又不乏现代热烈青春的发型的爱是否可以持久。

不久,老店的美发师不见了。据说,她的爱情受到了挫折,她的身体又染上了恶疾,真是天黑又遇连阴雨,我不知为什么一个好人总是祸不单行。虽与她非亲非故的,可因为理发的缘分,我总想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每次路过老店,就不由得探头张望,招牌还是旧的,可是,先前美发师已换成一个刚刚学艺初试“屠刀”的傻乎乎的莽夫,望望那笑脸相迎的老实的莽夫,就试着走进去,就算是任其“宰割”一回。还是告他去剪先前的发型,虽然,他也用上了十二分的技艺,可再也剪不出先前的温柔、清纯、热烈,反而剪出了无限的苍老、土气、怀念的伤感来。可心里却顾不得在乎这些,借了剪发的机会,向那献上殷勤甚至受宠若惊的莽夫细细打听她的未来。她病了,丈夫被一地痞打回了浙江老家,地痞几乎要霸占她的店,霸占她的人。她的家已四分五裂,她是为了孩子才留下来的,但她赌气不让那人称意,依然决然放弃了开店,放弃了自己倾心于此的美发事业。她爱剪发,她有神奇的技艺,她能剪出顾客的心情,可是,她放弃了,她累了。她要什么呢?她已身心俱疲,她爱的恰巧给她带来无尽的恨。但,她又怎能放弃曾经心血凝成的老店,放弃一生偏爱的剪刀呢?

有一次,我经过老店门口时,见她面色苍白、瘦骨嶙峋地站在店里,心里一阵欣喜,但我不知她是来为自己剪发的,还是要重操旧业的,问她后来怎么样了,在家做什么呢?她苦笑着不说,后又她自嘲道:“开了多年的店,钱挣够了,在家享福呗。有空顺路过来看看。”后来,听人说,她哪里是去看看,只是偶尔去了,碰上老顾客,推辞不下,她就能拿起剪刀给剪剪。我知道,她是忘不了剪发,忘不了老店。

不止于她,生活在我这儿也变味了,我爱从前那种清纯而温柔,娴静而聪颖的发型。可是,这一切和与她带来的美感一样似乎一去不复返了。

于是,再路过那家老店就不再刻意于发型了,就任那个莽夫在头上自由发挥,随着秀发的脱落,像和尚被剃度一样任他剪成了他说是当代流行而在我却是惨不忍睹的“阴阳”头了。然而,我的心却是那样的快意。我把美毁了,可是并不甚惜。因为剪完后,我不知自己是谁,我将变成谁。那短得不能再短的头发已找不到女性的任何可爱与温柔。我不知为什么要杀死从前的自己,为什么要让一个丑陋的自己来回报现实。终于,我像真变成另一个人,以另一种个性回到现实中,似乎告诉人们我是个陌生人,从来都不曾在此生活过,我不再爱美——爱得无瑕,爱得疯狂。因为,我的美早已毁灭。还要一个外在的躯壳来虚伪地掩饰什么呢?

我似乎开始封闭在一个丑陋怪异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就像我的头发。

我也开始尝试屈服于现实,开始敷衍生活,或者说敷衍人生,更或者说消磨青春。但很快,我又为自己变成这样而震惊,我像大病后垂危的老者,不知何去何从。

头发慢慢长长时,我的心情也一天天地康复了,我不再与现实为难,也不再怨恨理想,我变得我行我素,与人为善,可是,我的心依然永远向往着美的理想境地,虽然,我从前是如何践踏它,甚至要毁灭它,可是,我挡不住它美丽的诱惑,我又怀念起清纯,怀念起温柔,怀念起娴静与聪颖。我喜欢女人的这些美得倾城的气质重新回到生活中来。为我自己,为无悔而无法挽住脚步的青春时代。

曾有学生在日记中说,老师的头发剪得很短,具体是什么发型说不上,我们只是还可以看到她永远的微笑。

更有学生在日记中说老师的头发长长了,她终于留着属于自己个性的发型,在她的脸上总可以看到一种伟大的母爱。

头发一天天长长后,对镜梳妆时,对美的渴望一次次升腾起来,不同的是在依然如故的心态中,多了一点成熟,多了一点理智。

爱情被平淡如水的生活磨练得不再如初恋时那么有激情,我一天天地真实地感到爱情更重要的是一种持久的精神,一种踏踏实实的平淡的日子。或许,恋爱的美在于给人无穷的动力和创造的生机,可是,伤失的情感创伤未必不可以让一个人脱胎换骨。

同事说,你有一种“韧”劲,虽然你是柔弱的;你有一种“拼”劲,虽然你已是苍老的。他们哪里知道,我是孤独的,我没有办法让自己快乐起来,虽然,我曾经自负我的精神会永远在快乐里憩息。

同事说,你的头发真好,那么顺,我不知“顺”会怎样,只知我的头发在不间断的洗、染、吹,它实际外在着一种“顺”的假相。

头发的历史,还没有完,正如我的历史一样在待续,但有一点是可以证实的,我的情感永远是真诚的,它像一坯金,甚至超出金子许多。

也许,如果爱情在此生可以划上一个句号的话,会说,你有什么遗憾呢?你的爱情是热烈的真诚的,也是惊世骇俗得可以咀嚼一生的,你得到的也曾同样热烈真诚,一样的惊世骇俗得可以咀嚼一生,这已足够了。

住进宿舍楼后,同事们都反映擦地时光滑的地板上时常会有让人心烦的脱发,“这是谁的头发?”长长的还用问,是女人们的。而一个家庭中的女人也只有那一个,看来,这头发的问题总是有共性的。女人到了中年,脱发已是屡见不鲜的事了。脱,不断地脱,梳一次脱一次,不梳也脱,大有不到脱尽势不罢休之势了。我的头发尤为脱得厉害,有时脱得让人怕真有要脱尽的一天。

柔顺长发是女性美的象征,既已白了,又要脱掉,难道真的已到了衰老无阻的时候了吗?可自己还不到40岁,人生的路要有80年可走的话,才走了一半不到,怎么就要老了呢?

我不想老,于是破例要去护理头发,来延缓衰老,白了的染掉,怕脱就去离子烫,再用广告上最好的护发素去洗头。

同事说,苏老师你白发真多。怕人家认为我老到七八十,我忙说,就要去染。可这话一说就是一两个月。我忙,说实话,我的日子不是按天过的,而是按星期过的,因为代着三个班的课,从星期一开始每天至少三节课两个自习,上下午都有课,一三五上午还要备课,所剩无几的业余时间,还要编辑学校的三张报纸,还要写写东西,还要偷闲地打打乒乓球,还要看看孩子做做饭。去做头发恐怕要等到一大周放假的那个星期天,而到了星期天不知又有什么事要先做了。头发只好将就着,恐怕要等到过年放假才会有空染。我觉得自己活得太累,可同事说,看苏老师,活得真滋润,真充实。我无言以对,只好无奈苦笑。

朋友说,再染不要再染成黑的了,黑的俗了,现下不时兴,染成流行的葡萄红才能赶上时行。可我还是坚守着传统——本色的最好。不知几时,我也会走进流行,享受现代生活的与众不同。当女人们争相脚着前面特尖空洞、后跟高细的时兴款靴时,我依然喜欢穿起来舒服、走起来稳当的圆头坡根皮鞋。我爱这传统的平凡与普通。每日穿梭于服饰各异的人流中,我以普通的款式融入普通人平凡的生活中,我的头发一样不能改变我普通的信念,尤其是融入服饰简朴自然的普通学生的人流中,我平凡得可以同他们一样,这使我们之间没有了距离感,就像年轻时求学生涯的感觉一样,俭朴的装束,本色的头发,我以这样的面目站在日新月异的世纪讲坛上,讲世界变了,环境变了,可是我们人的本性不能变,美丽的前提是健康真实,不是流行和畸形。健康的才经得住岁月阳光曝晒的洗礼,真实的才受得了风雨钙质的磨励。无私无畏的率真才走得出一片宽阔的天地。

然而,不知在什么时候,或是从市里开政协会回来,或是从市里参加作文指导大赛获奖后,除了身心的疲惫外,更多的是别有洞天的新奇感受。同屋的乔老师年近半百都敢入时潮,叱咤商场的老总依旧精神矍烁,人的精神有外在的、有内在的。而二者的统一才是最美。弃美而囿于传统是狭隘的。人是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意在提高人本身的生活质量。

于是,我的头发变了色彩,我也不再固执于传统,固执于自己的坚持,开始从众地学明星们靓丽而有朝气的色彩。想要留住美丽的青春,留住可以再创造的冲动。于是就首先在头发的色彩上与时代接轨。走在街上,碰上多时不见的熟人她们先是惊讶,但很快就接受这个新人,这个曾经固执得不可悔改的新人。再后来,还不止于此呢,流行靴子时也要与刚毕业的年轻人争得一春风光。人生似乎是可以让时光倒流的,我回到了青春勃发的年轻时代。而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时代舞台上,是不讲资历的。我与那些刚毕业的年轻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于是少了外在的苍老,多了内在的炽热。竞赛是最可历练人的品质的,在两度比赛的过程中,少了年轻的浮躁与妄自菲薄的自卑,多了成熟的沉稳与战无不胜的自信。连市里的阎老师都说你这个人似乎没有了人生的大悲哀。其实,历练人生是可以做到坦然面对一切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功名利禄又奈我何。人活到一种自在,活到一种自我,人就活出了自己。

这也令我体会到荀子所谓“人定胜天”之说,人的精神是不可战胜的,除非败在自己手下。参加了市里的政协会议与市里写作指导大赛两度获胜,人生也许就走到了辉煌。下来还要做什么呢,难道要回到从前,做一个庸碌于家庭的小妇人吗。

我深知“乐极生悲”、“月盈则亏”、“福祸相倚”的道理。我又怎么能就此止步,我把自己分隔开来,过去的我和今天的我,就像我的头发,过去的我是保守的,是谨小慎微的,是要稳中求胜的;可今天的我,需要思考,思考一切从零开始后,我如何走下面的路。而这段路应是一段崭新的路,是要超越从前的路,也是一段更加辛苦的路,是重新做一个拓荒者。“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有梦就会有追求,有追求就会跋山涉水地赶路,像夸父生命不止,奔跑不息。

后来,我也融入网的世界,在网的世界徜徉,享受紧张生活之余的多彩,在网的世界里,寻找一份超越红尘的清新自由与抛却红尘羁绊的神仙境界的诗意栖息。在网的世界,神话不再神话,在现实与梦想的阴阳之隔里,快乐无限,活力无限。一个虚拟的世界给人类善思的精灵插上翅膀,飞越千山万水,畅游天上人间。

网在你是美,你就可以创造。人是最可创造的,在网上我发现,人完全可以自己去创设优雅的生活环境,人完全可以主动提高自己的精神生活质量。在网上寻找精神的栖息。人完全可以营造一个愉快的生活环境去生存。不要辜负许多的良辰美景。而爱情是一种神奇的东西,是最可永褒青春的。我相信,每个拥有真爱的人都会从会心的微笑中生出无限的快乐,永远保持青春的心态,因为有爱,生活是诗意的,因为有爱,生活是多彩的。也正因为有爱,我们才可以创造人间奇迹。

梦不息,路不止,追求外在的头发的美与内在的青春的勃发。春暖花开的日子还会远吗?

癫痫发病怎么办癫痫病平时应该吃些什么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羊癫疯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