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柳岸】太阳有刺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07:15
出差一个月,她想他了,顾不得等其他同事,提前飞回来了。没有通知他,只说下周回家。从前给过他类似的惊喜,他都开心地抱起她在家里转上几大圈,那一种幸福是令她眩晕的甜蜜。他们的爱一直没法退温,结婚近十年,无论去哪里,他牵着她的手,深情地对她说:只有我牵着你,你才不会迷路。若遇雨天,他会为她遮挡汽车飞驰而过时溅起的泥水。他们喜欢夜里散步。那时刻,世界不吵闹,他牵她去林荫小道,静享夜色氤氲的安然。那一条小道,栽满梧桐,嗅不到花香,他会咬着她的耳朵告诉她:你就是花,你的身子散发着醉人的迷香。他的影子重叠她的,人影和树影,交织着缠绵。两个身影漫过小道,向更深的远方延伸。   开心地打开家门。无需想象,这个时辰他不在家。今天周末,他应该早早地用过午饭,去河边喝茶,或约上几个朋友,切磋一下牌技。一向如此。她呢,打算泡个澡,换上他喜欢的那件月白色梦幻纱睡衣,躺在床上再给他打电话。用甜软的声音对他撒娇:老公,晚上吃火锅哦,我睡一会儿,六点钟回来接我。一想到此,她心里一阵突突,说不定一见到她,他就会……这鬼天,真热!这阳光,太灼人!   卧室门关着。出门前拉上卧室门,是他们无厘头的习惯,没有什么说辞。客厅很亮堂,乳白色的纱帘垂落出一贯的绝世姿态,这是他喜欢的况味。当初买这幅纱帘时,她总觉太过透明,犹豫了许久。似乎,阳光照进来,便会摄去屋里所有的秘密。这些秘密又于云层里堆积,某一天,或以另一种形态,狠狠地砸下来。   屋里的家具擦得异常洁亮,出乎她意料。有几样小物件被挪了位,沙发上那个她最喜爱的狗狗抱枕不见了,莫非老公洗了?咦,电视柜上怎么有个女人的包包,灰色的,像一坨烂泥。她不喜欢灰色。大红色才是她的色彩,张扬但不卖弄,她的情怀可以在那一袭艳丽里得以释放。   不对!有悉索声从卧室里传出,偷食的老鼠在啃噬床脚?抑或在贼溜溜地打望,肮脏的四肢在地板上谨慎地穿行。家里许久不见老鼠出没,略感讶异地往卧室走去……傻眼了,果然有两只老鼠,居然大白天出来偷食!   她把他们堵在床上了!当然不是故意!从来不曾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她身上,这是一场意外!绝对!这样的画面该出现于某部电视剧里,而非在她的家里直播。他如此爱她,怎么可能去偷吃!她给予的爱还不够么?!她身体里流溢的芬芳,撩人的幽韵,足已令众多男人倾倒。这……超出了她的想象,哈哈,真是好大一个笑话!   确实是个笑话,她笑了。笑里没有任何内容,笑点一过,苍白而空洞,极其的蹩脚!是的,仅仅是个笑话,不需要极力去渲染那个笑话的由来和引发笑话之人小丑般的情态。   那个女人,她认识,一个漂亮的空中小姐。姓什么忘了,在某个酒吧见过或于朋友家里一起吃过饭,记不清了。她说过邀请来家里玩之类的话,这个女人果真践约,趁她不在家的时候光临了她的床榻,正玩着她的男人。哈哈,这难道不是笑话?这张床是她亲自挑选的,价格不菲,天然的木纹里能嗅到大自然的清新恬然,每每令她睡得香甜。她当然不想别的女人与她争睡,何况,床上还有她的男人。即便他的身体零部件需要检修,也是她的事,与这个女人何干!   也许那时,他们趁她没留心的时候在桌下踢了一脚,或是握手道别时特意挠了一下手板心。可能是,她从不在意那些细节。她又笑了,这次的笑容有点夸张,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嘴。这是个大事件,要严肃正视。想来也无妨,她喜欢笑。她笑自己的粗心,家里分明有老鼠,她的反应偏偏迟钝,嗅觉和听觉都不灵敏,任由它们在她的床上胡乱搞。或者,还在她的浴巾上留下了污秽的印迹。她的手移到了胸口。她庆幸没吃飞机上的盒饭,不然,她会出现类似妊娠的一系列反应。   卧室里的窗帘没拉严实,深蓝色的帘布被光箭洞穿,齐齐地射进来。晃得她眼睛干涩着疼痛,疼痛后又溢出润润的分泌物。一路风尘,眼里还是进了沙子。   他们一直没吭声,那女人站在床前,头发乌糟糟地散乱,唇上的口红多半进了他的肚里。可以想见他们昨夜的激烈。那女人的底裤和文胸没来得穿上,轻薄透明的连衣裙难掩一股糜烂之气。一只高跟鞋躺在她眼皮下,土黄色的鞋面,边上有两个金色的搭扣,极像一堆臭狗屎,狗狗吃坏了肚子后拉的屎。臭,好臭!热,太热!阳光很刺眼!犹如置身沙漠中,快被烤焦了。   那只鞋好似臭狗屎还呼呼地冒着热气。她嫌恶地瞧着,“啪”,一脚踢到了梳妆台旁,他站立的位置。没有正眼瞧他,不想记住他整张惊慌的脸。她的男人,理应挺直腰板跟她说话,而非一个被抓了现行的小偷样。他赤裸着上身,裤子的拉链还没拉上。那条裤子是她买给他的,他竟然脱给别的女人看,这个笑话有点低俗、过份粗俗。他裤裆里那玩意儿一定受惊不小,恐怕得很长时间没法正常上班。   她终于憋不住,蹲下身子哈哈大笑,眼里的分泌物愈发多了。回到家没顾上净手,手心里已有黏黏的汗液。罢了,不擦眼睛,免得弄脏了她一双清亮的眼。他就站在那里,像一只即将被处死的老鼠,四肢已被割去,露出泛着恶臭的内脏。似又不甘心,想挣扎几下。他轻轻地向她走来,不敢发出任何声响,脑袋耷拉着。上下一致。   在她开门的刹那,他们已慌乱,她的好习惯给了他们几分钟的穿衣时间。不然,她会见到两只被剥了皮的老鼠。他清楚她的习惯,回来先去客厅,靠在她心爱的抱枕上躺一会儿。今天,她的抱枕被另一个女人放到了那张被褥零乱的床上。这是她决不允许的!她向来恣情任性,属于她的东西都会打上烙印,包括他。但凡别人用过了,即使心里舍不下,也会决然地丢掉。她放在单位里的茶杯被一个同事用过了,一下班她便扔进了垃圾桶。她没有洁癖,只是属于她的东西,别人不能染指。这些,他都知道。   他当然爱她,从没想过要跟除她之外的女人睡觉。十年来,他很用心很小心地爱着她,她值得!想当年,她父母不同意他们交往。那时候,他不过一个小混混,常在夜店里喝酒,在那里,他们相遇了。他身上有吸引女人的风仪。他话不多,总是淡淡地看人,眼神明澈。有一次,他笑了,望向她笑,朝她走去。她坐在酒吧的圈椅里,没有抬头,她不想在这里邂逅爱情。终究,她没能躲过他情深的双眸,毅然跟随了他。他赞美她的眉毛,比柳叶多几分风情,比弯月更添几丝妩媚。还说她笑起来脸上有一圈炫彩的光,明媚了他的心,让他想要振作起来。后来,他做到了,努力工作,给了她一份坚实的爱和一个暖心的家。   结婚那天,她对他说:我喜欢帅气的男人,你,符合我的审美标准。你能吸引我,定然也躲不过其他女人的目光。人生是一场赌,不外乎输和赢。我知道,你不会让我输!假如有一天我输了,我会离开。   现在好了,她输了!输得干净、惨烈、彻底!在与那个女人上床的瞬间,他对她的爱,轰然崩塌。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已然分离,其实他脑海里想的依然是她,他爱这个娇俏可爱说话不留余地的小女人。但他没能自律自己,那个女人滚烫的唇烧坏了他的心智。尽管心里一再告诫自己不可再次放纵,甚至关掉电话,可是,那女人早已掌握了他的行踪,还打听到她不在家。因此,为了他特意休假,给他做饭,打扫卫生,俨然妻子般。他也不知哪根筋坏掉了,竟然说不出一声拒绝的话。   窗外的阳光,烈烈的,从房间的各个缝隙间透射进来。屋里的三个人仿似被置放于烧锅上,蒸煮。屋里的空气,沉沉的,身体着了火,心内却高耸着一座冰山。冰火两重天的境地,在这间屋子里,碰撞着,极致再现。月光下精瓷的深爱,在这样的阳光浴场里蒸发着。   她,依然蹲着身子,抬起头望着床头上她心爱的抱枕。抱枕上那条白色的狗狗睁着一双黑亮的眼,哀怜地瞧她。它白亮的绒毛被弄脏了,原本翘着的长尾巴,已软塌塌垂着。它恨自己躲不开那双涂满指甲油的手,躲不开那个女人尖尖的下巴在它细密的绒毛上磨擦而带来的刺痛。它无比委屈地看着它的主人,这个把它从商场里抱回来疼爱着的主人。它看到主人一直在笑,它分得清她的笑容。它多么想跳出来抱抱她,想砍去那双涂满指甲油的手。那双手划伤了它,它不清楚自己以后的归宿,只希望主人能带它一起走。她,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它愿意陪她,直到再也陪不了!   他走过去,想把她拉起来,被她拒绝。想着那些被移位的物件,这个女人在家里已非一日。她略摇晃地站起来,眼里的分泌物越来越多。阳光也在晃动,金灿灿的,投射入她的眼里。很疼,淌血了,今天的太阳,有刺!   那个女人已把衣服穿周正,迟疑着是否从她身边逃开。这时候,她说话了,冰火交融的霎那,她的语调异样平缓:你,可以改行做地勤,家务活干得不错。想必你把他也伺候得很好,他早说过要请个钟点工,你真会掐点,还不用给工钱。你,真是好女人的典范。好像我扫了你们的兴,你们继续。   她转过身子,拉开大门准备离开,他一把拽住她,抱枕上的白狗狗亦巴巴地看她。那个女人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客厅,抓起那个烂泥样的包包夺门而出。刚走到楼梯口,她听到“咔”的一声,想必那女人的鞋跟断了。他关上门,紧紧抱住她:我错了!我知道解释无用,请求你给我个机会,好吗?   只有误会才需要解释!这不是误会,我们结束了!就这两天去办,我性子急。哈哈哈,她又在心底笑了,笑容里有了内容。莫非他要解释为他们脱了衣服在床上聊天,或探讨人体学,滑稽,简直滑稽透了!在她这里没有机会,没有可是、但是,没有机会主义!   他太了解她的脾性,简单、纯粹,她要的是一份没有杂质的爱!而他,受一时撩拨,结婚十年来碰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体,很不走运地被她撞见。她头一回出差这么久,他根本没料到事隔两年,她竟然再一次给他“惊喜”,跟他玩了一场最不好玩的游戏。不是说好下周才回来吗,她在电话里说得那么笃定,他信了。不曾想,这个“惊喜”毁掉了他们的城。   她没有撒谎,只是因为想他,想着给他一个惊喜,提前回城而已,爱情里应该有这种稚纯的快乐。他的出城毁掉了她的快乐,一个短暂的午后,所有的都随城里家具的位移被挪位,她的,已经被玷污被摔碎。共同度过的时光,在这个夏日的午后,被阳光蒸发了。她如此虔诚守护的爱情,跟着那个女人飞远逝去,他许过的诺言如海浪般击打着她已昏沉的脑袋,在不停嘲笑她。诺言,哈哈哈,不过一道不成文的口头约定,不受法律约束。他们的爱情故事,在明晃晃的阳光下,炙烤得焦糊了,只剩下零星的灰尘,在阳光下的热风里打转、浮起,无可依归。   她离开了,拖着一箱衣服和那个狗狗抱枕。她原谅了那只白色的狗狗,它是无辜的,纵然被那个女人抱在怀里,它心里想的却是她。她会给它好好洗个澡,让它恢复从前的洁白。而他,身上一旦长了痈疽,就会慢慢扩散、化脓,让他自己去寻良方吧,她又不是医生。当他抱着那个女人,干着想的只是那些破事。她的男人,岂能容许别的女人觊觎!她认定,病毒会蔓延,有了一次,那些馋涎的口水,会再次侵蚀她的门窗。   走出那个不再认可的家,她仰天长笑:让爱情见鬼去吧!让他去作吧,反正作不作都得死,时间早晚而已。她永远不选择宽宥,她不可能像很多女人那样,希望自己的男人从别的女人身上爬起来,指望男人的心重新回到自家的床榻,期待他会产生一种久违的新鲜感,渴望的眼神,一如枵腹的猎犬。她的婚姻里,容不下多余的人和一颗不安分的心。婚姻靠的是真诚和挚爱,没有原谅一说,不存在从头再来!握子之手,方知子丑,不要也罢!   三年后的夏天,他死了。溺水。在一个度假区的大河旁,他跳了下去,遇上涨水,将他吞没了。接到他朋友打来的电话,她无一丝惊诧。她是知道的,他那点本事,只适合在泳池里扑腾。被捞上来时,他全身已泛白,身子直挺挺的,躺在砂石遍布的河边,那一双勾魂的眼,闭上了。他就那样死了,死在那片漾着金光的河水里,身上扎满了镀金的刺。也是阳光给的。   那天夜里,徘徊于林荫小道,想起三年来他每一个痛哭的夜晚,想起他的每一句忏悔,想起他说过的话:你像天上的月亮,朦胧里透着娇羞,懒洋洋地卧着,静美而孤冷。我愿意做你边上的星星,围着你转,永远!   湖北颞叶癫痫病能治好吗武汉治癫痫专业医院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才能好现在治疗癫痫的方法是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