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红叶】美丽与孤独的并存(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38:33

冬季的美丽是萧条的孤寂的凄冷的,一切都装点在淡墨素裹里。没有太阳,天空灰蒙蒙的,我们一行五人两部摩托躯车前往乡下去买土鸡蛋。前几日在超市门口卖土鸡蛋的老妇人那知道她家在山里有个养鸡场,于是我们便顺着她说的那个地方前行,我们一路打听寻找,沿着公路行驶了二十分钟后便进入了乡村小道,继而拐入到一个小山坡上,来到一处山野之地。举目望去,不高的小山,山上没什么树,只有稀疏的杂草丛生,两山之间有一处开阔之地,象是人工开发的,中间一条能过汽车的黄土小马路直通山里深处,我们顺着土路前行,是下坡路,一直下到坡底,就见靠右山坡上有三栋平房,走近了看,里面传出猪啼之声,原来是猪舍。待要往前行,却见黄土马路直达坡顶,徒峭的几乎没有斜度。我们只得下车徒步前行,而没带人的摩托打至一档轮底有些打滑好艰难的才上到坡顶。

坡顶是一片平坦之地,四处寻望,右边是不高的小山,沿山是我们上来的那条黄土小马路一直伸向远方。左边坡下几十米深处有一块低洼之地,周围是低矮的小山,中间一块足有几百平米的洼地,象是一个硕大的隋圆形澡盆。从洼地里传来鸡的啼叫之声,我们走到坡边随声望去,啊!眼前的一切真让我们叹为观止呀,简直就是个世外桃源啊!山洼里星星点点的白色在游动跳跃飞舞,尤如天空中飘落在地的团团雪花,还有些散落游移在旁边的小山坡上,在杂草小树的绿色陪衬下好似一丛丛一朵朵盛开的洁白的山茶花。

此时不禁让我想起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难道此处就是那个与世隔绝的仙境?乌托帮式的乐园吗?人间真有此地吗?

这一景致让我们兴奋不己,吸引着我们想看个究竟,四处寻下去的路,只见洼地右侧紧靠山墙边有一条弯曲的小路直斜下去通到洼底,只是路太窄,路岸边没有护栏,离地足有十几米高,我们得小心奕奕的驱车下去。快到洼底时一条狼狗狂叫着扑将上来,吓得我拉住车不敢让车前行,主人连忙过来将狼狗牵走锁进屋内。我们这才下车观望。四周是不太高的小山,中间是个山窝,象个硕大的鸟巢,鸡场就坐落在巢内。周围全用二米来高的网子圈围起来。一直蜿蜒到半山腰,西头至山道旁,东尾至水塘边,约有半里地之远。内围足有几百平方米的空间平地,场地中间建了栋百多平米的鸡舍。总有几百只之多的纯一色白毛鸡放养在圈内洼地上,满世界都是,一片咯咯蛋的母鸡鸣唱此起彼落,和行走在山坡上的鸡遥相呼应,其间只有五只公鸡夹杂,如鹤立鸡群一般别致。那公鸡报晓的鸣啼和着母鸡下蛋的预报声交织着一首乡村交响曲在山野回荡,给这个隐蔽的远离人烟的静寂空旷的角落增添了几分秀色和活力,纯净的自然,自然的纯净。

一阵山风吹来荒草树叶沙沙作响,洼那边传来几声吠叫,继而不知从何处窜出一只野狗站在远处朝这边吼叫。顿时惊散了鸡群,呼啦啦竞有些飞上了树稍,有些往山坡上窜,有些却钻进了草丛。如果没有网围还不知鸡要跑多远呢。野狗的叫声激怒了屋内的狼狗,便狂叫着扑到窗前,野狗闻声急忙逃离。鸡场又恢复了平静,鸡也镇静了下来,慢慢的又聚拢来,只有树上的鸡似乎还不放心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幕,真让我们惊诧不已,没想到鸡也能飞上树,真应了那句话,鸡也能变成凤凰了。奇怪的是鸡场的树几乎没有了树叶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我们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主人住处。在外围靠山墙的地方由主人自已建了一栋平房,进到屋内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大概四五十平米的住房,一间屋是狼狗的住所,另一间是主人卧室,里面除了一床一桌外,就全是一匡匡的蛋,几乎堆满了整个房间,我真为主人发愁,这么多蛋销往何处呀。

主人是个五十开外的近六十的男人,中等偏矮的个子,墩墩壮壮的,憨憨实实的神情迎接我们。脸上白里透红,象是营养很充足的样子,穿一身洗退色的蓝单棉布衣,里面只穿了件白色低令棉毛衫。我真佩服他的抗寒力,就象他门前的鸡。我们带着一连串的疑问与好奇待要问他,他却先向我们介绍起所有的情况。他原是附近钢厂的工人,家住在厂子里的生活区,这个鸡场是儿子三年前与人和伙办的,一年后那人撤出了,现只他一人办。他们办鸡场主要是销蛋为主,所以了解到这种白毛鸡是高产蛋鸡,便买了五百只在此山地放养,每年都要换一批新鸡。场地租金一年三千,他们签了十五年的合同。所有花费总共投资了将近二十万,三年下来都没挣到什么钱,主要鸡蛋找不到销路,每天只能靠老婆在超市门口卖些,批发价一元钱一个,零售价一元伍一个,市内也只有两个单位小量地收购一些,但解决不了大问题。主要是销家不相信是土鸡蛋。所以他们也不想再养了,想转行。儿子要上班,也没先前那般努力了,所以这摊子就丢给了他,他还未到退休年龄,只得办了退养来管理这个鸡场。

主人一边跟我们介绍着情况,一边把我们带进鸡场。,入口处就在他屋门前,没有门,只是在入口处掀起网子钻进去,满地是鸡,长条的鸡食糟布在鸡场中央有好几条,糟内散着玉米粉和糠粉,有些鸡在糟边啄食,有些鸡却在场地周围的草丛觅食,有些鸡却在小山腰上寻食,还有些却在东面尾上的旱塘里找食,它们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不时地扑打着翅膀,悠闲地哼着咯咯咯的小调。山腰上不断地传来咯咯蛋的啼叫声。走进鸡舍却看见沿墙的长条的窝糟里卧满了一只只正在下蛋的鸡,我们走近身边都丝毫没有惊动它们,那份专注执着尤如书生在考场考状元般严肃认真,不管风吹雨打,我自归然不动。看着真让人爱怜又好玩。主人每天傍晚都要去鸡场检蛋,我们也就地在窝巢内每人检了几十只热乎乎的新鲜鸡蛋买下。

走出鸡舍主人指着树上的鸡说,这些鸡一点也不怕冷,不管是冰天雪地刮风下雨,总有些鸡喜欢呆在树上,赶都赶不下来,即使是身上的毛被雨雪淋湿粘在一起也不愿下来,树上的叶子全被它们吃光了。主人担心它们会生病,可结果一点事也没有,依然悠然自得地呆在树上。也许它们觉得这里是最安全的吧。因为这里经常有野狗过来咬鸡,有次主人到那边猪舍去了一下,就跑来一只野狗咬死了十几只在网边和钻出网外的鸡,当时入口处的网脚没用砖头压住,所以有些鸡便钻出了网跑到外面来了而遭了祸殃。从那起鸡只要听到狗的叫声便会受惊四处逃窜。后来主人就把养在家的狼狗带来守卫,这才好些。久而久之狼狗和鸡便成了一家人,狼狗也不会咬鸡,而鸡对狼狗的吼叫也不惊慌,相反的似乎产生了一种依赖。主人只要临时出去一会,便把狼狗放在门口护卫。主人说狼狗每餐都要吃一大碗蛋炒饭,一餐一个蛋,把那些鸡生下的不合格不能卖的蛋给它吃。这狼狗是主人花两千元钱从外地买来的小狼狗崽养大的。如今主人狼狗鸡成了相依为命缺一不可的一家人。除了这鸡场主人还在猪舍养了几十头猪呢,每年以八元钱一斤的毛猪调给屠夫。另外在后山半山腰还种了西瓜和蔬菜。主人邀请我们收西瓜的季节去他那吃西瓜。我们筹划着到时找个附近的鱼塘钓鱼,中午就在鸡场吃饭,买只鸡炖着,吃着鲜鸡土蛋,吃着农家饭菜。饭后在塘边一边享受鱼儿上钩的快感,一边品尝着西瓜,听着主人讲述着飘着泥土气息的远古的故事,感受一天短暂的桃源里的田园生活,那真是别有一番情趣,说不出的侠意呀。这可比去名山大川名胜古迹旅游要自由自在轻松浪漫得多。

我们听着主人的叙说,置身于这个半人工雕铸半自然的山野之地,心旷神怡,飘然自逸,如归仙境。长期处于渲啸糟杂之地,忽归自然,心境极度超然脱俗。不再想回到那个你欺我榨的是非之境,只想以求清静过完余生,可能否耐住这等寂寞呢?但这一处静美的景地无人绻顾实为可惜,我当今日却要观遍此山野也不枉此行。四野寻望,就见鸡场东面尾上两山间是一条长长的水塘又似水库直至山里,绕过山弯,被山弯挡住,看不到头,在塘岸的这边紧靠山边有一条蜿蜒的窄窄的小路,路岸有几米高。我们沿着小路往前走,走了大约半里地便看到了塘的岸头。待要过去,却见路边座落两座坟墓,其中一座靠路边的坟包上的土象是新土,坟头上插着好几杆灵旗,杆上的白纸旗在寒风中摇曳,象逝者在向路人挥动着招魂的手。坟旁树叶在风中鸣咽,象是阴灵在向路人哭诉冤情。四野沓无人烟,只有坟头前一间旧木板搭起的简陋小屋,象是瓜地里守瓜人搭起的临时窝棚。我急忙止步不敢上前。可他们都往前去了,就剩我一人在后面,后退也不是,前进也不是,犹豫了片刻,只得壮着胆眯着眼急速跑过去。

我们才走到头上塘岸边,就见一男子挑了满满一担匙羹白菜下到塘岸边,我猜这可能是塘主了,便上前去问,果然是的。塘主一边把白菜用刀划碎往塘里扔去喂鱼,一边跟我们介绍情况。这塘是他儿子承包的,花了六万元钱成本,买了两万元钱饲料,其余买了鱼苗放养。到如今只卖了一万元钱鱼,还有三万在塘里没收上来,年前要干塘卖鱼。现在儿子出去打工了,就把鱼塘交给他管理。有本地周围政府的和钢厂的垂钓者经常来此塘钓鱼,如钓小鱼不管钓多少都不称,只是十五元半天,一天得三十,比别处要贵十元一天。他说他塘里鱼好钓,比别处要约得多。这样算起来就不贵了。如钓草鱼要八到十元一斤,别处只要七元一斤。他说他塘里鱼好吃,鱼也大,大的有十几斤,小的也有五六斤。如是公家出钱就十元,私人就八元。我们一边听着他介绍,一边问起他年龄,。他说他己六十五了,但看上去只有五十岁左右,壮壮实实,脸上红润光鲜,精神焕发。身穿黑色溥袄,脚穿中统套鞋。他说他还种了好多菜,种了好几亩地的庄稼,从栽到收全是他一人,一百多斤的谷挑在肩上好玩样的。我们真佩服他的身体和体力呀!我看见他的筐里好大好嫩的匙羹白菜,宽厚的菜埂,阔阔光鲜的菜叶张开象一朵盛开的莲花,真是爱不释手啊!便忍不住问主人要了几棵。塘主说他种的菜没施化肥的,相当好吃。我也最爱吃乡下的菜了。我想主人这么好的身体一定离不开这么好的环境,真的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呀!

除了这鸡场主人还在猪舍养了几十头猪呢,每年以八元钱一斤的毛猪调给屠夫。另外在后山半山腰还种了西瓜和蔬菜。主人邀请我们收西瓜的季节去他那吃西瓜。我们筹划着到时找个附近的鱼塘钓鱼,中午就在鸡场吃饭,买只鸡炖着,吃着鲜鸡土蛋,吃着农家饭菜。饭后在塘边一边享受鱼儿上钩的快感,一边品尝着西瓜,听着主人讲述着飘着泥土气息的远古的故事,感受一天短暂的桃源里的田园生活,那真是别有一番情趣,说不出的侠意呀。这可比去名山大川名胜古迹旅游要自由自在轻松浪漫得多。

我们听着塘主叙说不觉天已近黄昏,我们也该回家了。我看着塘岸上山边那两座坟墓在暮色里显得更加阴暗,我越发不敢前去。问塘主怎么坟墓埋在路边?塘主说那里面埋着的是前不久被车压死的一个青年男子,是个孤儿,还未成家,说他的尸体找了好久才找到,造肇司机也不知去向,案情不了了之。还是村上出面把他埋在他亲人的坟墓旁。我听了后越发不敢向前。便问起坟前那屋,塘主说那是守塘人住的,那男子是六四年出生的,无儿无女,老婆早己离异,自己的房子也倒了,无家可归,只得帮他守塘,临时搭这棚子给他住,勉强有个栖身之地。他白天在外做临时苦力,夜晚过来守塘,三百元钱一个月。守塘人的对岸是塘主养的一条狗用链子拴在狗窝旁,只要夜里有偷鱼的狗便会狂叫,对面守塘人就会立即起来。塘主真是良苦用心呀,狗与守塘人竟然安排得如此得当,两岸遥相呼应,真有意思呀!可怀疑这是否有用,机关算尽也敌不过小偷呀?你有你的法,他有他的术,碰上反侦察的小偷就无用了。一只狗一个男人就能敌住多人盗鱼者吗?塘主说这只不过是以稻草人吓麻雀之举而己,自我安慰罢了,总比没按插强。他说不过这年代夜里盗鱼的也少了,一般这种情况几乎没有,过去还是有发生过。我们听完塘主的述说就随他一起上了塘岸,来到板屋前,门已上锁,没挖糟的不规格的门根本就合不拢,门和门框间隔开有二寸多宽的间隙,从间隙朝里看,只见里面空间好小,只有一张破旧的小床和床上单溥的旧被,一巾一盆,一只小电炉一口小锅,一碗一筷,就什么也没了。木板墙都有缝隙,寒风必定会钻进去,可想而知,屋内会有多冷。见到此景我一阵心寒而又心酸,这才是真正可怜的人儿呀,他的苦,他的孤独,他的生存,他的命运,他的人生……真是无法言喻的呀!他面对着无尽的孤独还要与死人为伴啊!这样的日子又如何过下去呀?这工作又能维持多久呢?这板屋又能住多久呢?他今后的家又在何处呀?我想就是在街上扒在地上乞讨的乞丐也会有个家有个根据地有个有老家的房子吧,而他可真是一无所有呀!我真是佩服守塘人顽强地生存意志和坚实的胆量啊!我想一般人是做不到的也呆不下去的,宁愿流落街头也不敢独自一人夜晚长年累月面对如此境地。

天渐渐昏暗下来,我们载着土鸡土蛋和白菜驱车下山回家,一路上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鸡场的闲静和鱼塘的沉重交织着在心中翻腾。好多天都不能释怀。我转展难眠,憋闷压迫的情绪让头脑膨胀,想要即刻发泄出来。于是止不住提起笔把这个真实的故事告诉那些在追求幸福和正在享受幸福的人们。

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更好?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医院河南比较正规的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