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八一】小巷的背影(散文·家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15:24

一直清晰地记得那条狭窄的石板路小巷里,老人手拄着拐杖,弓着有些驼背的腰,孤独地注视着我们离去,然后缓缓转过身,一步一步颤颤巍巍消失在小巷的尽头,那一幕虽然已经过去三十年了,然而却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老人那和蔼的笑容和斜阳下的背影,总在我面前闪现,难以忘怀。

那年和夫人还处在恋爱的时期,常常听她提起自己的爷爷,说她爷爷一生可谓跌宕起伏,曾经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地方武装司令手下的副官,后因他的长官投靠日军当汉奸遭共产党和国民党军统两派追杀身亡,而他爷爷因为不愿背上汉奸骂名,提前解甲归田回到老家过平民生活而躲过一劫。在大团老家时,即使他早已不是当年威风八面的副官了,可是当地的土豪劣绅都对他十分敬畏,各方势力都想拉拢他。为了不得罪各方势力,爷爷采取了自残的行为,整天吃鸦片麻醉自己,也麻痹帮派势力,最终被认为是一个废人而得以归隐于小巷民宅之中,过起了悠闲的老百姓生活。

或许正因为当年的这种无奈而痛苦的抉择,解放后爷爷并没有被划入地富反坏右之列,依然是草根百姓,这让他在日后的各次运动中都躲过劫难,否则很有可能难逃厄运。每当提起爷爷时,夫人总是感慨万千,由于奶奶去世早,对于老人家晚年一个人独自的生活感到十分凄惨,可乐观的爷爷却依然过着清贫而有规律的生活。

听说书是爷爷每天雷打不动的事情,每天上午他都会准时去镇上的书场听书,中午就在外面吃点,下午回家睡觉,起床后去茶馆喝茶聊天,几十年不变。

终于夫人要带我这个未过门的孙女婿去见爷爷了,按照家里的规矩首先要带我去拜见家里最长老的爷爷,我清楚地知道意味着什么。当夫人问我准备好了吗时,我淡然一笑说:“放心吧,我会赢得老人家的好感的。”

夫人一直对我这种自信不以为然,她总是问我:“是不是当过兵的人都像你这么牛啊?”

我嘿嘿一笑说:“您就瞧好吧。”

当我们经过一整天的跋涉赶到夫人老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考虑到老人已经休息了,就没有打扰老人。

第二天一大早,夫人就在表哥带领下,七拐八绕地穿越大街小巷,来到一个小巷内的低矮的平房前。

望着破旧的小屋墙上斑驳的石灰和一条条雨水冲击留下的水印,我满腹狐疑地不解问:“爷爷怎么会住在这样的破房子里,以他的身份绝不应该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表哥解释道:“爷爷早先虽然没有答应加入那些帮派,但是为了求太平,也花钱打点了不少银两,后来他为了躲避各派的拉拢而吃鸦片上了瘾,变卖了不少房产,因此钱都败的差不多了。”

夫人接着说:“正因为如此,解放后几乎一贫如洗的爷爷才会逃过一劫,否则他肯定被划入地主富农,那倒惨了。”

我赞许地说:“因祸得福,老人家真不容易啊。”

说话间表哥敲门了,不一会门慢慢打开一点点,里面露出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颤巍巍地拄着拐杖问:“是谁呀?”

表哥把手贴在老人耳边大声说:“爷爷,你看看谁来啦?”

夫人忙上前扶住老人甜甜地叫到:“爷爷,我是你孙女晓红,来看你啦。”

爷爷虽然耳朵有些背,可脑子很好使,眼睛也还不赖。他很快就认出了自己的孙女,脸上顿时绽开了孩童般的笑容,拉着夫人的手不停地晃动着,嘴里喃喃道:“晓红啊,你长这么大了,大姑娘啦,真好啊。”

夫人泪光闪动着,表哥见冷落在一旁的我就忙拉着我到爷爷面前说:“爷爷,还有一个新朋友。”

我也忙上前喊道:“爷爷好!”

正在满心欢喜之中的爷爷全然没有准备,原本微笑的脸一下子愣住了,但是他很快就用落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瞧瞧夫人,又瞧瞧我,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说:“哦,我明白了。”

说完伸出手和我握手,我忙双手接住了爷爷的手说:“爷爷,我和晓红一起来看你啦,你身体好吗?。”

老人脸上泛着红光问:“好好,请问你贵姓?在哪里高就呀?”

呦,这老爷子,一开口全是过去的旧行话,我们忍不住都笑了。

夫人笑着对爷爷说:“爷爷,他也姓黄,自己人,他刚从部队回来。”

爷爷一听眼里放出了光芒,握着我的手晃动着说:“哎呀好啊,我孙女好眼力呀,你也当过兵,嗯,一看就看出来啦,有当兵的味道。”

那天爷爷心情很好,中午我和夫人陪老人到家中吃饭。席间,很少说话的爷爷一直默默地看着我们俩,笑眯眯的不住点头。

当我们要去和爷爷告别时,老人依依不舍地硬要送我们,他拄着拐杖,迈着姗姗的小碎步边走边对我说:“晓红这孩子从小就很懂事,我最喜欢她了,你以后要好好照顾她。”

我大声对爷爷说:“爷爷放心吧,我会的。”

离开小巷口时,爷爷一个人弓着腰,满头白发在一缕晨光的映衬下,显得渺小而孤独,夫人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我强忍着拉着她去车站,回首间,爷爷依然站立在晨风中,令我们心酸不已。

上车后我忍不住问:“既然老人一个人,为什么不把他接到你们家一起过,也可以有个照应呀。”

夫人含泪告诉我,很多年前她爸妈就专程来老家把爷爷接过去一起住,可是那时农场比起老家生活还要艰苦,尤其是没有爷爷喜欢的评弹、说书等文化娱乐场所,最终他还是要去回到老家生活。

我颇为理解,毕竟故土难离呀。

一年后我和夫人又一次来到老家看望爷爷,当我俩兴冲冲地来到爷爷家时,却吃了个闭门羹。邻居告诉我们,老人去镇上喝茶了。于是我们一路寻找,终于在半路上遇到正在回家路上的爷爷。

很远的地方,一见到爷爷更加老了,背也更驼了,迈动的脚步更加姗姗,几乎就是一颠一颠极其困难,可是老远的,老人就发现了我们,停下了脚步望着我们,还用一只手微微抬起向我们招手,我们俩忙一路小跑一左一右搀扶着老人,回到小屋。

爷爷絮絮叨叨地和我们聊了好些话,我们都不停的点头,不愿打断他,末了,老人问夫人:“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呀,我要参加的。”

夫人把嘴贴到老人耳朵边说:“放心吧爷爷,我们结婚一定用车来接你。”

老人乐呵呵地告诉我:“这孩子从小就讨人喜欢,你眼光不错。”

那天我们就在爷爷的小破屋里和他聊了很久、很久,直到表哥来请我们去吃饭,老人依然一路絮叨不完。

两年后我调离农场,回沪工作,开始了与夫人两地相思的日子。一天晚上,夫人忽然带领着全家来到我家,我惊喜地忙着招待,可是夫人却轻轻地悲痛告诉我:爷爷去世了。

我一下子惊呆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许久才喃喃问道:“老人家是怎么走的?”

夫人再也忍不住了,她哭泣着告诉我,爷爷夜里突发心肌梗塞,猝死在地,直到第二天邻居们没有见老人出门,就敲门没有动静,请来派出所警察敲开门才发现,我们的好爷爷,可爱的老顽童已经驾鹤西去了。

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泪如雨下,虽然他不是我的亲爷爷,可是他的和蔼可亲的笑容却给我难以磨灭的印象,我为失去这样的老人而痛心不已。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不知怎的,我一直没有忘记这位只有见过两次面的老人,许多时候,老人那慈祥的笑容和小巷里颤巍巍的背影,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总也挥之不去。

湖北治癫痫医院排名女性癫痫病怀孕期间安全吗儿童的癫痫病早期的症状有哪些玉树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