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笔尖】老师,感谢一路有你(散文 征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31:20

第一次背上书包是七岁的时候。记得当时我正在亲戚家玩得乐不思蜀,哥哥突然从天而降,把我押解回家,说我该上学了,我本是很不情愿的,但又怕哥哥的拳头,只得哭丧着脸随他回到家里。不料在报到的时候,却遇到了啼笑皆非的事情。大概因为我不长个,七岁的我看起来还没人家五岁的孩子高,所以接待我们报到的老师说,太小了,还没桌子高呢,明年再来吧。下一个!不知是被“还没桌子高”这话刺激了,还是被“下一个”这种明显被漠视给惹火,我竟然决定要读了,这多少让哥哥有点意外,也不记得到底是怎样弄的,反正从此我便背着书包走进了学堂。

奇怪的是,小学一二年级的记忆似乎被无形的手给删除了,学堂什么样,谁教的我,教我什么,学得怎样,我一概没印象。只是隐约记得,学堂门口是一处稻田,我们最爱做的游戏就是从那一丈来高的“窾头上”往稻田里跳。这活并不惊险,因为稻田里铺了厚厚的稻草,只要判断准确,跳到稻草上就绝对安全,因为没有操场,稻田就是我们的乐园。

真正感觉自己读书了,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时大队新建了校舍,虽然没有彻底建成,很多房子都没有封顶,用如今的话来说,就是烂尾楼。但还是搬进来了,因为原先的学堂太不像学堂了,不过是一些普通民房而已,为什么我会对那段时期没有丝毫印象呢,大概这也是个原因。

小学五年里,教过我的老师大多是本地人,走马灯似的,也没个长性。他们大多保持着农民本色,连上课有时也是裤腿高挽,就像刚从地里出来。事实上他们也确实不太像老师。记得有位语文老师,普通话说不好,拼音读不准,还经常写别字,我好长时间都不知道,自己竟跟着错读错写了那么久。直到读四年级的时候,一位姓伍的女老师出现,让我感受到这才是老师的惊喜。

这位老师据说是学校唯一的公办教师,因为丈夫调到本学区当领导,她便也随夫来到我们学校。她中等个头,皮肤白皙,脑后梳着一条长辫,眉清目秀,说话柔声柔气的,虽然孩子大小和我们相仿,可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不说,还以为是个未婚女子。这样好看的女子在我们那里很少见,在我们学校更是难得一遇。不过这位老师是安排教五年级的,和我们阴差阳错岔开了。可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她的特别关注,我们甚至很幸福地想,总会读到五年级的,那时伍老师就会教我们了。我家就住在学校对面,伍老师的窗户就朝向我家,我只需站在自家的台阶上就能看到伍老师房内的情景。

伍老师家里有一架手风琴,这可是稀罕物。在我们那里,纵然有也没人会,可伍老师会弹,还弹得蛮好。只不过,伍老师并不常弹,这让我深感遗憾。伍老师的穿着和别人并无不同,一件普通的衬衫或者一条普通的长裙,只要一到她身上,就显得别有韵味,大家都说人靠衣装,我倒觉得衣靠人靓。不得不说,有人怎么穿都好看,当然也有人怎么穿都俗。没办法,腹有诗书气自华,那种自骨子里散发出的书香之气靠衣是装不出来的。

可惜,伍老师后来也未教我们,因为一年后,伍老师便调走了。大概是我们那里实在太落后,留不住好老师吧,也对,那样一个简陋的学校实在不是一个可以安家的地方。但伍老师昙花一现的美丽还是甜蜜了我小学时的记忆,我想如果没有她,我的失忆症大概会更严重,我的整个小学记忆会成为一片空白。因为有了她的出现,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多才多艺,什么是气质女人。我想,自己要能成为这样的女子该多好。

那时我的成绩应该还不错,因为每期基本都能拿回一张奖状。那时实行留级制度,很多小学同学边读边掉了队,我却一路顺风糊里糊涂地上了初中。其实我不知道为何要读书,也不知道究竟要读到什么程度,能读到什么程度,只是简单地想,大家怎么读我也怎么读吧。家里没人指点,甚至也没有特别要求,我就像路边一颗小草一样自由生长。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成绩在我那个很小的中学似乎依然不错。教我的老师乃至班主任也还是经常会变,但我依然不太敏感,或者说我已经习惯。我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闹在同学的嬉戏里,至于其他与我有何相干,谁走谁来,谁上谁卸我从不在意。不过上初三的时候,我的思想似乎有些改变或者说有些清醒了。

继那位嘴里常常吐着酒气的英语老师之后,一位姓蒋的语文老师当了我们的班主任。这位老师那时应该在四十岁以上,算是年纪比较大的。不知是不是身体的原因,老师肤色有些蜡黄,个子不高,还略显佝偻。我起初也是不大在意的,就好像他们不在意我一样。我一向胆小,凡事总躲在人后,也不太爱发言,就算受了委屈,也不会吭声。以往老师也不说我,谁会在意一个安静到可以忽略的学生呢?但蒋老师则不同,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他竟然做了几个我无法理解的决定:先是说班上前十名的同学无论远近都要住校,尽管学校住宿条件极差。我搬来之后,发现几十个学生挨挨挤挤直接将席子摊放在木楼板上,连个下脚的空当都没有。我觉得有些多此一举,因为我家离学校不过几分钟路程,实在没有必要挤在这里害别人为难。再说食堂打饭还要排队,也实在是麻烦之极。坚持了一个月之后,我逃回了家,也没和老师做解释,心想他问我就说,不问就算了吧。其他类似情况的学生怎样做的,我不清楚,也没去操心。另一个是让我喊课间操口令。那时做操基本都是老师直接口头或吹哨喊口令,时间长了,老师也会培养几个学生代他喊。这种事情通常是班内胆子大的给包了,我压根没想到,有一天老师会让我上台喊口令。不过我虽胆小,但也不好违逆老师的意愿,只得硬着头皮上台。站在台上,我腿肚子发软,且抖得厉害,似乎失去控制不听使唤了。平时嘴巴便不爱讲话,现在舌头更是打架,没喊两句,我便站不住了。众目睽睽之下,我尴尬至极,实在没办法我选择了逃离,就算他们会议论纷纷,我也管不着了,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不烦,管他呢。这还不算,后来老师调整座位,居然把我排到了后头,而且是在一帮男生堆里。我个子矮小,一向坐在前头,平常基本不和男生说话,老师这是怎么了?后来老师告诉我,因为我胆小,因为我怕开口,怕说话,他想要锻炼我的胆量,他要我努力尝试,说越怕就越是要突破,否则一辈子都怕,难免错失良机。虽说我没有改造成功,但毕竟看到了老师的关注和器重,自然是开心得很的。

我终究是个糊涂的家伙。那一届和以前一样,又没人考上中专,老师肯定很失望;但我并不知道,傻乎乎地坐在家里,问都不去问一声。及至后来老师登门送来高中录取通知书,我才知道,我还能继续上学。

高中三年,离家了,也受苦了,会为打不到饭而伤心,会为冬天洗冷水而烦恼。但我依然很傻,依然不知读书为何来,对同学们拼命苦读很不理解。高中的老师年轻的居多,这很奇怪,我变大了,可教我的老师却越来越年轻了。以前老师在我眼里像父母一般,是令人敬畏的,甚至是畏多于敬的。但到了高中,我才发现老师其实就像兄长像姐姐,是不必害怕,也不必特别恭敬的。他们说话似乎和我们一样率真,一样随性。比如我高一时的那位语文老师——他同时也是我们班主任,便是如此。他写得一手好字,我们曾不止一次赞叹。有一次我们问他,说老师的字写得这么好,在学校可以排第几?他不假思索地说,第二!我们惊讶追问,谁是第一呢?他笑着说,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了吧。我们都哈哈大笑,他也跟着我们哈哈大笑。又比如那位高二的班主任,他也是教语文的。因为家里离学校不是很远,而我们因为家远周末不便回家,他会经常把我们一帮留守学生带到他家,说是帮他干点活,然后会好饭好菜招待我们,所以我们都很乐意有这样的美差。心想可以借机打打牙祭,何乐而不为?高三那年是颇为伤感的一年,毕竟同样是学生,有些在摩拳擦掌,准备背水一战;而我们则做好了回家的准备,因为我看到了自己的巨大差距,觉得那独木桥可不是我们能过的。在离校的时候,我很伤感地去征询班主任的意见。这位教数学的班主任给了我最真诚的意见,同时也让我对未来不再那么绝望。他说,你的字写得很好,它会给你带来好运的。

当然,我真正领味这句话的神奇预言性是在两年之后。那时我耐不住彷徨苦闷,随别人一起去报了电大,考上了之后我很珍惜这失而复得的读书机会,哪怕它其实依然像海市蜃楼一般不真实,哪怕自己的前程依然很渺茫,但我没有理由再去自寻烦恼,我选择面对现实,选择走一步再看一步。我们很喜欢说规划人生的话,但其实人生是有很多偶然性的,你若太执着于规划,结果可能会陷入失望而不能自拔。但有一点,走稳脚下这一步,下一步才能迈出。我于是很认真地读,不去在乎旁人的牢骚和苦恼。我几乎是半自学半跟学顺利完成了所有学分考试,还被评为优秀学员。其实,也有一科差点补考,好像是什么社会学,很枯燥,考试题很不好答,我以为会很危险怕要补考。但后来老师宣布考分时,我竟然打了74分,是班里少数几个不用补考中的一个,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师似乎看出了我的侥幸,解释说,有一位同学,答题其实并不怎么切题,但字真的写得不错,为了鼓励她,我给她打了个不错的分数。我那时真的想喊老师万岁,觉得老师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

的确,电大毕业后,老师没有放弃我们,他为我们开了介绍信,让我们去找教育局。我谋得了一个代课的差事,三年之后我终于等来了一场招聘考试,实现了曲线救国的梦想。我因此更相信走一步看一步,走稳一步才能迈出下一步的正确性。我认真地工作,一如既往。

工作后,我又考了北师大的本科函授,三年里短短几个寒暑假的集中培训,让我看到了北师大老师的风采:这里有学识渊博且精通好几国语言的东方文学导师;有连续几天讲课不看讲稿,却挑不出半点错误的古代文学导师;也有虽已六十多岁却依然健朗的民俗研究女导师;还有虽是在读博士后,却已经出了好几本书的年轻讲师。……因为他们我感受到学问的魅力,感受到青春可以不老的童话。

一路走来,老师,感谢有你!感谢我的老师们!

女性癫痫不同时期的护理有什么方法呢癫痫病出现持续发作有哪些危害癫痫诊断主要依据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