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春秋】旧院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0:17:12
1
   燕子住在雨石街西北角一所古旧的小院子里。
   燕子在一家大型超市做收银员,活儿轻松,就是时间长,整天站着,双脚就麻麻的酸痛。燕子每天被手里的钱晃花了眼,有时惦记着女儿,心也就跟着眼睛花了,错把十块钱当一块找给了顾客。燕子梦里见到的也是钱,燕子发现自己又多找钱给了顾客,燕子想喊,喉咙卡死,想追上去,双脚黏住。燕子就拼命挣扎拼命挣扎,顾客回头朝她扮鬼脸,脚下像装了轮子,哪吒一样嗖一声就不见了。
   燕子离开了超市。同住一起的三个姐妹,也先后搬离了小院,一时间,阴凉幽静的院子就愈发显得空荡和寂寥。斑驳的围墙上爬满了丝丝缕缕的藤蔓,吐出些许红白相间的小花。院子西北角的桂花树枝叶茂盛,有只小鸟在上面哔啾哔啾地叫,每叫一声,长长的尾巴就抖动一下,燕子仿佛听到了女儿虚弱的哭声,燕子的心跟着揪痛起来。
   燕子在外面奔波了一个来月,还是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想到女儿和自己现在的处境,燕子的心就慌乱慌乱。在一个深夜里,燕子决定不再出去找工作了。
   黄昏的颜色涂满雨石街的时候,燕子把自己从头到脚精心拾掇了一番,然后搬出一张竹制的老式躺椅,模特那般半卧在院子门口,醉眼睨视路上过往的男人。正值桂花飘香季节,阵阵花香溢出院门,有个男人在夜色里止步,男人夸张地把鼻子吸得风一样响,说真是香啊。燕子朝男人勾勾手指头,说院子里更香。男人就被燕子指头里勾着的“线”,一步一步牵进了院内。
   这是燕子接的第一个客人。
   以后的每个黄昏,燕子穿戴整齐,脸上略施粉黛,安静地侧卧在竹椅上,显得慵懒而妩媚。有男人就在院门口探头探脑,嘻嘻笑,燕子也职业性地回报一笑。燕子从对方的眼神里,清晰地扑捉到了一场交易的前奏。燕子轻轻把院门关上,牵着客人的手进了屋里。客人猴急地褪去燕子的绿色连衣裙,双手在燕子洁白滑腻的身上放肆地驰骋。燕子对每一个客人都有耐心,燕子想,男人来这里图的就是个乐,理应给他们满意和快乐,所以燕子从不催促客人,任由他们细细欣赏慢慢把玩。
   有些熟客来找燕子的时候,他们给燕子提袋水果,甚至还捎带来宵夜。有的客人说爱上了燕子,并提出要把她养起来,像养画眉鸟那样养起来。燕子对这些人的话从不去辨别真伪,只是对他们笑笑。燕子不相信自己还会有爱情,所以就不去奢望爱情这个空气一样的东西了,也不会给人当什么鸟养起来。燕子一心只想赚钱,等把钱赚够了就回老家给女儿治病。想到女儿,想到大夫口里说出的那个天文数字,燕子的心就凉了。燕子轻叹一声,身子就跟着软了下去。客人趴在燕子身上问,燕子你怎么啦?燕子看着从屋外射进来的丝丝亮光,无奈地笑笑,继而摇头。
   白天没有客人,燕子睡醒了就倚在桂花树下想心事。这棵桂花树少说也有五六十年的光景了,枝枝桠桠酷似一把巨型大伞,延伸到屋顶上,把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浓密的树叶下,隐约看见有个椭圆形鸟窝,里面发出鸟儿唧啾唧啾声。燕子笑了。燕子想,莫不是鸟儿在跟自己打招呼?于是燕子抬头,口里也唧啾了几声,算是回应。
   看着桂花树上跳过来跳过去的鸟儿,燕子想到了女儿,又想到了毕多。燕子和毕多是在浙江一个鞋厂认识的,两个人未婚先育,生下了一个女儿。看着得了怪病软塌塌的婴儿,毕多在一个夜里悄没声地离开了燕子母女。燕子疯狂地在大街小巷找了好几天,终不见毕多的踪迹。燕子抱着襁褓中的婴儿,抽抽搭搭地哭了好几天,泪水秋雨那般止也止不住。平日里毕多是个诚实可靠的男人,燕子把自己的身子交给毕多的时候,毕多像在冰窖里一样抖擞着说,燕子,我发誓,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我们到死也不分开。听着毕多唱歌一样的誓言,燕子感动得流泪了。可是燕子没想到,毕多这样的一个老实人,在困难面前还是选择了逃离,毫无征兆地人间蒸发了。
   从此燕子不再相信爱情。燕子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燕子在那个慵懒的午后见到了安丁。阳光把小院洗得明净透亮,燕子坐在桂花树下翻看一本过期杂志。燕子还是姑娘的时候,听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人胖多运动,人丑多读书。燕子读过初中,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燕子觉得自己的脸蛋不错,就是身上还少了那么一点儿东西。是什么东西呢?有人告诉她说是气质。对,是气质,城里人那样的气质。于是燕子就开始看书,什么书都看,心灵鸡汤,散文诗歌,小说故事,甚至带有点色情的杂志燕子也看。燕子希望通过读书,让自己的气质从一个个细小的毛孔里散发出来。燕子走路时目不斜视,燕子有点忧郁地看着前方,颌下的胸脯就显得傲慢而诱人。
   徐徐的风从南面吹来,趴在燕子身上的树影就精灵一样轻轻舞动起来。这个时候,燕子抬头看到了一双似曾相识会笑的眼睛,这双眼睛在院门口闪了几闪,星星般明亮。燕子的心就忽地突突跳了几下,好迷人好熟悉的眼睛呵!燕子快速打开记忆的阀门,对,这双眼睛曾在梦里出现过好多好多次。顿时,一种叫温暖的东西倏然间遍布了燕子的周身,如同舞台上的聚光灯,满满地把燕子照了个透亮。
   看上去男人有些疲惫,微黑的国字脸上泛着一层油油的光,像上了蜡的家具。男人不急,不像有些客人一上来就猴急猴急。男人坐在床边的木凳上跟燕子说话,声音低沉浑厚,如同轻击了一下点鼓,咚咚响。男人说我叫安丁,你呢?说完瞟了燕子一眼。燕子看到了男人的局促,高高大大的男人也这般害羞,想必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看他那年纪应该和自己不相上下,燕子心下笑了笑,递给男人一杯柠檬茶。燕子低吟了一句:安丁。燕子心里活泛了起来,抬头说,我叫燕子,飞来飞去的燕子,说着起身学燕子飞翔。
   安丁笑。燕子也笑。
   燕子慢慢地褪尽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安丁的眼睛放出光芒,洁白如玉的身体使他的呼吸急促。安丁上前去,把眼前瓷质般光滑透亮的艺术品,轻轻揽进了怀里。安丁吻遍了燕子的全身,当安丁吻到燕子的唇时,燕子闭上眼睛,情不自禁地配合起来。往常燕子是不允许客人吻她的嘴唇的,安丁是第一个吻她嘴唇的客人。安丁的吻毫无章法,东一下西一下,像刚出栏的小猪拱田埂,缺乏经验的笨拙和滑稽,安丁两次差点咬到了燕子的舌头。燕子心下扑哧一笑,说,你还没结婚么?安丁说,没呢。燕子又说,有女朋友吧?安丁说,处过两个,都没成功。
   安丁仿佛是个跋山涉水的探险者,安丁在燕子身上饱览了奇峰异石,森林小溪。燕子穿衣服的时候,安丁也下了床。安丁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盒烟,晃了晃说,可以抽烟吗?燕子点点头,说你抽吧。
   燕子坐在床沿上,安丁坐在刚才坐过的木凳上。随州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远处的汽车喇叭声时不时传了进来,显得飘渺而空灵。两个人静坐了一会儿,安丁从裤兜里掏出一大把钱来,都是些二十块,十块还有五块的。安丁点好钱递给燕子。燕子犹豫了一下,她想不接安丁的钱。安丁又把手向前伸了伸。燕子接过了钱。安丁走到窗前,把手里的烟蒂弹向了窗外,烟蒂就在空中翻了翻,画了个漂亮的弧线,悄没声地落在外面的过道上。安丁看到了外面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黄昏下,安丁还看到了东北角那所如笋一样尖尖的教堂。
   安丁离开的时候没说什么,一句话也没说。路过桂花树时,安丁回头看燕子一眼,笑了笑。燕子也笑了笑。看着安丁远去的背影,燕子莫名地涌出一丝惆怅来。燕子想安丁说“我还会来看你”。安丁没说。燕子又希望,安丁走出院门时回头再看她一样。安丁没回头,一直消失在路对面的拐弯处。燕子失落地关了院门。燕子打算今夜不做生意了。
   夜色如期而至,古旧的院内影影绰绰,一阵风吹来,桂花树发出呼呼声响。
   这所院子曾经住过一个叫素歆的女子,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时雨石街还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全村只有三十来户人家,主要靠种些水稻为生,也有人去几十里外的海里捕鱼。几十年前的雨石街,除了低矮的院落,就是一望无际的稻田。
  
   2
   深秋的风在漆黑的田野里来回奔跑,像是十几个孩童在游戏,跑过来又跑过去,呼呼呼地直喘气。素歆不喜欢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夜晚狂野、放肆、不安分,让人心慌害怕。素歆喜欢月圆之夜,喜欢风和日丽,喜欢村边静静流淌的溪水。素歆还喜欢秋天,喜欢秋天柔和的太阳和空旷的田野。地里的庄稼早已收割,稻谷、黄豆、番薯也晒干入仓了,村里人清闲了起来。素歆一有时间就纳鞋底,给暗藏在心底里的贵贵纳鞋底。贵贵有一双宽大厚实的脚板,踩在地上啪咚啪咚响,整个雨石街的人都能听见。素歆就说贵贵是一匹壮实的野马。贵贵就学马叫,就把头撞进素歆的怀里。
   素歆是个安静的人,贵贵是个狂野奔放的人。素歆想不通,想破脑壳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就爱上了这匹野马。想不通素歆就不再想了,素歆觉得想不通的事情还要想就会很累。素歆怕村里人看见,也怕家里人发现,素歆和贵贵的幽会,每次都是偷偷偷摸摸。贵贵不老实,见了素歆又抱又亲。素歆害怕,每天又盼着见到贵贵。素歆和贵贵私下有个秘密,每回要幽会时,贵贵就经过素歆家的院门口,老远就开始大声唱歌: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听到这歌声,素歆的心就不安起来,素歆就偷看家里人,看看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待歌声远去后,素歆假装在桂花树下站一会儿,然后就悄悄溜出了院门。
   素歆来到小溪旁,贵贵斜靠在一棵柳树下朝她笑。月亮悬挂中天,风从旷野吹来。素歆说我有点冷。贵贵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素歆的身上。过一会儿,素歆又说我还是冷。贵贵拉起素歆的手就走。素歆说去哪呀?贵贵不说话。月光下,素歆见贵贵的脸在笑。素歆停下不走了。贵贵说有个地方很暖和,你去了就知道。
   贵贵拉着素歆来到村子背后的一片小树林里。树林里堆了许多稻草,贵贵说这里暖和吧,我前两天来侦查过。素歆笑着说,还侦查呢,我看你像个老特务。贵贵就一阵坏笑。贵贵抱起素歆钻进了草垛。暖和不?贵贵问。暖和。素歆把头靠在贵贵的怀里说。两个人说了几句就忽然不说话了,草垛外的草丛里有只虫子在唧唧叫,有一声没一声地叫,孤孤单单的。月光透过草垛的缝隙,一束巴掌大的光正好打在贵贵的脸上,素歆就看见贵贵的脸一半清晰一半模糊,一半是白一半是黑,像电影里的变脸人。
   素歆对贵贵说你像个鬼。
   贵贵说我就是个鬼。
   素歆说雨石街所有的男人就你最坏。武汉看小孩癫痫哪家好
   贵贵说男人就是要坏。
   素歆拿拳头擂贵贵的胸膛,素歆听到贵贵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咚咚,擂鼓一般响。贵贵亲素歆的脖子、下颌、耳垂和嘴唇。贵贵喘着粗气含混急促地说,素歆,今夜我要吃掉你。素歆嗯了一声,接着素歆又说,你是老虎呀。贵贵口里像含着一块麦芽糖,黏糊含混地说,我就是,老虎,老,老虎......
   素歆感觉自己在梦里一样飘了起来,浑身软塌塌的,素歆怀疑自己的骨头是不是叫贵贵偷偷给抽了去。
   贵贵开始剥素歆的衣服,剥了一件又剥一件,像剥冬笋的壳。贵贵的手在发抖,素歆捉住贵贵的手,喘着气说,我还没过门呢,不能,不能贵贵。我,我们不是都说好了的吗,要过门后,才可,可以的。
   贵贵的耳朵聋了,脑子也给烧坏了,他不顾一切地把素歆的衣服剥了个精光。接着贵贵又把自己脱个精光。巴掌大的那束月光移到了素歆身上,素歆的身子像一个睡觉时会抽搐是否是癫痫圆润饱满的玉米棒子,散发出晶莹剔透的光亮。素歆是第一次,贵贵也是第一次。贵贵笨手笨脚,手上、脸上、身上还出了汗。两个人翻来覆去折腾了好一阵,素歆就感觉下身一阵疼痛。
   素歆害羞、惊喜、害怕。素歆一听到贵贵的歌声,又会情不自禁地尾随而去。贵贵每个晚上出来唱歌,素歆就每个晚上跟着出去。树林里的那个草垛,成了素歆和贵贵两个人的窝。
   一连过了好几天,素歆听不到贵贵的歌声了。素歆心里就烦躁,就乱,就胡思乱想。贵贵怎么不出来唱歌了?
  
   3
   燕子希望安丁再次踏进院门。燕子没事的时候走出院子,看外面来来往往的路人,燕子希望在人群里看见安丁的身影。燕子不知道安丁住哪儿,也不知道安丁是做什么的,但燕子知道安丁是个没钱的男人。燕子猜想安丁应该在某个工厂上班,看他那黑黑的皮肤,又像是经常在太阳下走动的人。燕子想,只要安丁再来,她就不会要他的钱了,一分也不要。这个时候的燕子,就会奇怪地听到另一个燕子在跟她说话。
   另一个燕子说,燕子,你发神经了么?
   燕子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莫名其妙地喜欢他。
   另一个燕子又说,你不为了钱又为了什么?难道为了情?
   燕子说,我是为了钱,我要把女儿的病医好,为了女儿叫我去死都可以。
   另一个燕子叹息了一声。
   燕子说,我还会有爱情吗?
   另一个燕子说,你没爱情了,你的爱情早就死了。

共 915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