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eevx.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柳岸】月光下的收获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12:13
我们的童年苦乐参半;苦是因为我们饥寒交迫,困顿无助,空虚迷惘;乐是因为我们抱朴守拙,乐善好施,孜孜以求。   奇怪的是,我们已到知天命之年,苦难于我们的脑海中,并没有多少划痕,可是,快乐在我们的记忆里,早已入骨入髓。      一   夏天的黄昏,瑰丽着,神奇着,如梦似幻。我常与伙伴们赤身裸体,沐浴着绯红的晚霞,总是忘了父母“早归”的叮咛,以及腹中的战鼓擂响,乐此不疲地用一双双小手,在淙淙的浅滩上,刨出一条条像倒置鱼篓剖面图样的豪沟。然后,我们才在父母的千呼万唤中回家,以示自己没有被河水吞噬。虽然,有时免不了父母的一顿双打,但是第二天,我们又会“好了伤疤忘了痛”。   我们稀里呼噜地吃了五谷杂粮粥,就会你呼我喊地来到河滩上,远远地等,等鱼儿上滩,等鱼儿进入我们刨好的豪沟。彼此不敢大声喧哗,只是细细碎碎、神神叨叨地说着悄悄话。   月儿如害羞的新娘,扭扭捏捏地爬上了树梢;如银的月辉,把故乡的小河妆扮得迷离而诱人。   在坐立不安与跃跃欲试中,我们幻想着鱼儿上滩时的激灵,鱼群不甘落后的拥挤,以及猜度着今晚上滩的鱼,该是哪种鱼类为主……终于,月光下传来悦耳动听的别样水声,渐次跳跃起一片银白,如民间艺人玩耍的花样小刀。   短暂的几分钟过后,我们终究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情,手提着鱼篓,欢呼着冲向自己的领地。什么扁鱼啦,油弹子啦,鼓眼睛啦,趴石儿啦,蓝花鱼啦等,应有尽有。细碎、浅薄的笑水,活蹦乱跳的小鱼,我们的大呼小叫,以及被我们手忙脚乱溅起的水花,都在浪漫的的月色下灵动和亮丽了起来,这就是我们的“拣滩”。   “拣滩”捕鱼的原理很简单,就是深水缺氧或产卵的鱼儿,有追逐急流或逆游的习性。当鱼群沿着豪沟的涓涓细流逆水而上,于尽头受阻时,就会密密匝匝地簇拥着,生怕谁会走散或落伍了似的。而到了十点钟左右,上游沿河两岸生产队的碾房,都会统一放工而停止碾米。河水突然遭遇截流,令进入了豪沟的鱼儿,因为水量锐减、干涸而成了我们月光下的收获。   在我们“拣滩”时,也曾收获过许令人啼笑皆非的趣事。   一次,大人们去晒场开会抓阶级斗争了,必如往常一样夜半三更方回,可我们依然在河里守滩。奇怪,月上三竿了,竟然毫无动静,大伙便躺在河滩上数起星星来。   俗话说:“一天一个澡,狗子赶不了;一天两个澡,洗得刚刚好;一天三个澡,走路歪歪倒”。我们几乎是整天待在河里,不是在水中打闹,在沙滩上折腾,就是在浅流中经营“拣滩”的豪沟,过度的体力消耗,让我们很快地进入了梦乡。我们那乌黑发亮的胴体,被月儿姑娘反复地偷窺着,直到清凉的河风将我们拂醒。当我们揉着惺忪的睡眼,再去察看豪沟时,河水淙淙,全然没有鱼儿上滩的迹象,大伙只好不得其解地悻悻回家了。   翌日醒来,幡然醒悟,大人们都去开会了,哪来的碾房截流?上滩的鱼儿激情过后,自然又返回到深水区了。“吃一堑长一智”,自那以后,我们拣滩时,偶尔会带上一把虾趴(拾鱼的竹篾工具)。即可做装鱼用,万一上游不截流时,我们又可用虾趴堵在豪沟口拾鱼。   还有一次,拣滩晚去的刘家妹儿,因她豪沟的鱼儿被众伙伴儿哄抢了,她一气之下抱走了我们的“遮羞布”。当我们一手提着鱼儿,一手捧着隐秘处从她家门口路过时,只见她环抱着我们的衣物,柳眉倒竖:   “每人在我的脸盆中放下十条鱼,要大的,否则,不还你们的裤子!”   那晚,邻家妹儿赚了个盆满钵满,其余者得不偿失,皆在大人们的戏谑中,狼狈而逃。      二   我们小的时候,穿不暖不说,总是有做不完的家务事,也总是吃不饱。整天,除了做家务、带弟妹,就是趁着扯猪草、砍柴、找副业时,想办法填饱那饥肠辘辘的肚子。   某个周六的黄昏,依然是秋高气爽。长我许多,与奶奶住的同父异母的大哥,偕同我、安安儿、烟荷包、平子悄悄地出发了,目的地是近十里外的王公塔――“偷梨”。   其实,早在春夏找副业砍构皮时,我们就意外地发现,离公路很远的荒山野岭,有一棵高大繁茂的雪花梨树,枝头上挂满了鸡蛋大小的青果。那时,我们就心有灵犀地相约,秋收后一定要去那儿“偷梨”。因为梨子是集体的,而且是相邻生产队的,那只能算是“偷”了。   当大哥的想法与我们不谋而合时,我们是欢欣鼓舞的,毕竟他嘴唇上稀疏着几根胡须,胆儿大些。不过,我们还是约法三章:要守口如瓶,如有万一,要学王二小一样宁死不屈;不准带任何人,特别是藏我们裤子的妹儿;除了用衣服装而外,只能背上自己的小书包。   “穷人的孩子懂事早!”为了让家人多吃上几天水蒸的梨子充饥,出发前,我特意换上了那条松筋腰的长裤。它是我与(同父同母的)哥哥共同的财产,是“能装得下十二个柚子”的吊裆裤。   为了避人耳目和躲开路途家狗的吠叫,我们尽可能地绕山绕水。借着斑驳的月光,我们穿树走林,连滚带爬了近个把小时后,终于抵达了那棵雪花梨树下。   俗话说“做贼心虚!”,即使在荒无人烟的深山腹地,我们同样不敢大声喧哗,只是喑哑着嗓子强调“铁律”。   仲秋时节,梨树叶早已所剩无几,因此,透过皎月看上去,树上的果实清晰可见。   “偷梨”开始了,平时爬树有素的农村娃儿,个个如猴般敏捷。彼此先蹲在各自的枝丫上,如母猪咂食一般狼吞虎咽,后又选果实硕大的装满书包及衣裤。   因为紧张与忙碌,伙伴们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从梨树上溜下来后,我将松筋长裤脱了,把两只裤管贴牢,装满地上摇落的梨子后,再把裤腰捆扎个结实。这样,我那“吃撑”的裤子,就成了一个倒置的“Y”。当他们模仿我时,可怎么也达不到我的绩效了,裤裆浅不说,有的还是穿着短脚裤。   那晚回家的路上,我是历经了千辛万苦的,因为梨子的重,也因为光着下身的不便。但得庆幸的是,那件补丁很厚的上衣,着实充当了铠甲的角色,否则,伤痕累累、奇痒无比的我,不仅仅是大腿以下的范畴了……   在此,我要申明的是,在那个年代因为生活所迫,娃儿们类似的“偷”,其实应该很多。只是对于我来说,那是我的“初夜”,也是一次快乐、刺激、劳累、幸福的月下收获。      水常流,月如旧,河中鱼儿有几许?   王公塔,千秋在,雪花梨树尚存否?   人已老,眷回顾,事过境迁堪挽留? 郑州癫痫病哪里治疗黑龙江癫痫病哪里最权威武汉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哈尔滨的医院哪家可以治好癫痫病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